第四章 豫统大战(一)

    公元三十三年冬。许都。

    曹看着眼前的豫州,有些忧心。

    帝国继承人少觞坐在曹旁边,看着眼前的形势图。

    “豫州那些人开始争权了。”曹叹了口气道。

    “他们因为大帝而尽忠,为大帝而英勇,为大帝而团结。如今大帝修仙而去,人心就散了,都想当豫州老大了。”少觞淡淡说道。

    “豫州,是帝国的根本啊!荆州,扬州,是帝国的手足。如今根本不稳,不是好事啊!”曹点了点豫州,又点了点扬州,荆州。又将视线转到了青州。

    “青云盟子牙已经递交了国书,于今年秋天改旗易帜,归入我们帝国。帝统打战就从那里正式开始吧。豫州也同时行动,让战争吧把他们的分裂缩到最小。”

    “如今帝统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也只能如此了。”

    公元三十五年夏,帝统战争正式爆发。【(战争长达。。。年)主战场为豫州,幽州,青州,荆州,交州,益州,凉州,徐州等。】

    三十六年,豫州府。

    元帅中军帐。

    总指挥官的位置还是空置着。那曾经是一代NB人物豫州大帝的位置。两边分别坐着豫州四盟的各位盟主军师以及统帅部豫州代表等二十人。

    “执政大人曹到!”

    唰的一声,在座诸君全部起立,向曹敬礼,曹亦向诸人还礼。

    曹入座,(豫州大帝位置)“今,帝国各州将对一统天下宣战!决定天下的归属!而我们豫州是帝国的腹地,必须在短时间内将豫州一统消灭!巩固京畿,同时,也将在此次豫州战争中,根据在座诸君的表现选出新的豫州牧!”

    听到选新的豫州牧,众人精神更加振奋了。这让曹感到一丝欣慰,又感到一丝隐忧。欣慰的是众人斗志更高,在战争中胜的几率必然加大,损失也将减少;忧的是众人这么想得到豫州牧,定是谁也不服谁,再加上众人水平都相差不多,即使成为豫州牧,服他的估计也很少。一旦自己也修仙离去,豫州就真的没人坐镇了。

    虽然雍州牧小子龙会听从豫州大帝嘱托,分担豫州事物,终究难以根本解决啊。

    “我命令,一盟盟主与四盟盟主率军攻打一统南军大营。二盟盟主与三盟盟主率军沿黄河而下,攻打一统东军大营。统帅部及其他人马佯攻一统豫州城,待一统东南大营破后,合兵一举击破一统豫州城!”

    “领命!”

    “下面商议具体的破敌对策。诸位有什么想法?”

    笑三浪起道:“执政大人,我们倾全州兵攻打豫州一统,但是西面还有【乱】豫霸天下的扰,这怎么解决啊?”

    曹看了看地图,【乱】在豫州雍州的领地越来越大了,确实是一个大威胁啊。忽然想到一个妙招。曹道:“传令下去,在西面黄沙关都插上豫州大帝旗号。豫州大帝离开之事不得外泄!”

    ……

    【乱】,天下城。

    乱王,看到刚接到的边境急报,十分郁闷。边关上,满山遍野尽是豫州大帝旗号。

    豫州大帝疯了?又要来找他麻烦了?上次把他从豫州腹地追到豫雍边境,差不多要完蛋时,豫州大帝突然撤军了,一时间让他摸不着头脑。后来打听到是帝统纷争扩大了,估计是回防了。

    但是,如今他们要开打了,怎么又来了?难道是最近扩张豫州惹的他不爽了?可是都好几天了,豫州大帝又不打过来。真是奇怪了。

    抑或豫州大帝真象传说的那样修仙去了?越想越郁闷。以前掌管大汉,被豫州大帝压着打,现在建国了,成立了【乱】,还是怕豫州大帝,尴尬啊。

    “传令下去,在黄沙关前暗中隐藏大军,悄悄防守,不许主动生事!只要他们过来,就灭了他们!”乱王说灭的时候口气不小,但终究不敢打过去,汗啊。更关键的是他不能确定豫州大帝是不是真的修仙去了。曹简单的插旗计策就拦下了乱的大军,实在是高明,同时也体现了豫州大帝的威名啊。

    乱王这样也是谨慎,不是庸徒。后奇袭帝国雍州府,使得雍州牧小子龙战死修仙离去就是一大例证。

    回到豫州战场。

    笑三浪如往出征一般,嚣张的把大军向一统天下南军开去。

    岂料一统豫州大将早已知晓,特地在笑三浪必经的开元城设下伏兵,只等小子龙一入城,来个瓮中捉鳖,一件大美事啊。虽然一统的这位将领想的周到,但没料到笑三浪后还有三支军马,这开元城之战胜负难料啊!

    烈炎炎,笑三浪率领大军到达开元城下。

    “一统的给我听着,向本将军投降!可保尔等命,如果抵抗的话,到时就是城毁人亡了!”笑三浪骑了匹高头银鬃骏马,以马鞭指着城上叫道。

    “阁下就是笑三浪?我看也不过如此吗?打仗哪来那么多废话!有种你就上来啊!哈哈哈!”旁侧的一统将领见老大都笑了,便一起附和着嘲笑笑三浪。

    笑三浪一直以来都是个高傲的人,哪忍得住气。立时拔出佩剑,高高扬起,向下挥去。

    “杀!”三军齐吼!震得开元城城楼都震起来了!

    豫州大帝调教的帝豫军果然了不得!一统大将不由的佩服到。

    “杀!”

    回应杀声的是一统密如蜂蝗的箭雨。

    “盾阵前进!”帝豫指挥官高声吼道!

    一时间帝豫大军以方盾掩护整齐的前进着,偶尔几个马虎的家伙被缝隙间进来的箭伤倒地,一旦倒地面临的将是同伴的踩踏,没人会去弯腰救人,一旦弯腰就意味着更大的间隙,更多失去的生命。

    终于到达护城河下了。面对七丈深,五丈宽的护城河。帝豫军士毫不犹豫的跳进护城河中游向对岸。怎么这么油腻腻的?

    已经晚了。众多河中恐慌的帝豫士兵混乱了。

    城楼上,一统大将微笑着挥下了他的令旗。

    一阵火箭下。护城河起火了,火焰三丈余高,无数帝豫军士在油火中丧生,哀嚎声传遍四方。笑三浪的脸都青了。

    “吗的!霹雳车!给我砸!”

    三十余辆霹雳车推出来,一个个巨大的飞石撞击在开元城上,一时间一统军士损伤不小。等得三十余分钟后,才停止下来。一统大将看着受伤的军士以及被破坏的城墙,脸也青了。这小子够狠!

    发泄了一会,笑三浪鸣金收兵,准备来再战。

    第二天,笑三浪再次率军来到城下,执鞭骂战。一统大将拒不理会。

    于是恼羞成怒的笑三浪再次下令霹雳车炸城。一统大将也找来二十余辆霹雳车,两军对扔炸石,一时间双方互有损伤。

    打了半,笑三浪无奈地再次收兵休息。

    第三,四盟盟主率大军赶到,二军合到一处,声势更大,攻城更猛,死的更多。悲剧啊,仍然没占到什么便宜。再看一统大将在城上得意的嚣张的狂笑声,帝豫军将领郁闷啊,愤怒啊,可是没办法,有本事就登上城去,杀出一条路来。

    第四天,帝豫军只在城下骂战。骂一统军是缩头乌龟之类。一统也毫不嘴软,回骂帝豫军是腿短的蛤蟆,跳不上城楼。

    第五,依旧是骂战。

    直到第九清晨,四盟盟主与笑三浪再次来到开元城下,城上旌旗依在,却不见一名一统士兵。偌大的城,十分安静,安静的过分了。

    “报~~~!”一斥候快马飞奔到两位将军面前。

    “开元城南门附近发现大量车马痕迹。”

    两位将军相互微笑的交换了下意见,大笑起来:“一统小儿跑啦!”随即挥师进城。

    城内果然没人了,连老鼠都难见,猫狗之类也是不见。

    笑三浪已到集市附近了,心中突然不安稳起来。不对。“快撤!”

    “轰!”响炮响起,城门倒塌。瞬间将三万八千余帝豫军围在城中。箭矢流雨,街道上的帝豫士兵惨叫着倒地。

    城中一时间大乱。

    “不要慌!不要慌!弓箭手,对准屋顶!重步,保护好弓箭手!”

    帝豫军的勇猛不是一统军所能想象的,他们虽然深陷重围,但仍然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和一统军拼命。

    “杀!”城外突然又是一阵喊杀声,没错,是帝豫军一盟盟主和四盟副盟主所领的三万军马到了。一统大将猛拍了一下作战军事图,愤恨地道:“五军后,其余撤军!”

    “下次一定把你们的命留下!”一统大将说完,抓起帽子带领众人撤军了。

    又是二个小时,战斗结束了。血淋淋的四盟盟主被人从人堆中拉了出来,已然重伤难愈了。清理下战场,统计得知有三位帝豫军将领修仙而去,多位重伤。继续前进的途中,四盟盟主也修仙而去了,与之同时的还有三位。

    帝豫军获得了开元城的胜利,却没有多少兴奋了,独有淡淡的哀伤。

    一统编史记之为“开元大捷”。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