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豫州战乱,帝国清场

    几位英武非凡的将军走入中军帐,面向正中上座的豫州大帝齐行军礼:“见过将军!”声音铿锵有力。一位随军记者在旁看的直赞:“帝国豫州军不一般啊!”

    “几位将军请坐。”豫州大帝起,站在豫州军势图前,指了指豫州东北部与东部,“想必诸位近憋的慌吧。”

    诸将见了那几块区域,原先的愁云与怒容消失了。

    豫州大帝会心一笑,“现在兵也不多,只能给你们三万人,前军九千,每部各三千,中军一万二千人,后军九千。你们看着办。但有一点记住,灏海暂时不要深入,先灭掉动我们的那几个。”

    “领命!”各盟盟主领了令箭喜笑颜开。以前小打,这次打的才爽。

    豫州大帝再次拿起战报对着军势图研究起来。心中暗道:“这次震一震你们,不加入帝国,就当羊吧。”

    “我们是豫州帝**,远征兖州,路过贵地,希望借点粮草!”一名军士站在桃园惠阳城下,对着守城军士喊道。

    “你们等着,我去禀报太守大人!”守城将军回喊到。转急急命令副将道:“你立刻调集人马守城,帝**刚出大门就来借粮草,非即盗,这次绝对没什么好心。”

    “是,大人。”一队队弓箭手登上城楼,紧盯着城下的帝国大军。

    帝国前军将军笑三浪骑在马上,左行右转,心中道:“时间差不多了。”对着城楼上的魏**笑笑,挥动右手。

    旗兵立刻扬起进攻的旗语。大旗挥下,似乎掩盖了天空的光明。

    杀声震天,鼓声震天,气势冲天。城楼上守军一时被吓的失神,手中弓箭也险些落地。城中后方军士听的杀声,急急往城楼上冲,一时不成行伍。全城陷入慌乱状态。

    笑三浪更加高兴,再次挥手。冲城车快速向城门冲去。

    “嘭!嘭!嘭!”

    飞箭流雨,巨石火油,一时阻住了帝**的脚步。帝**前仆后继,并不退缩。看着损失的兵马,笑三浪也皱起眉头了。好在一声门破声,让他舒了舒眉,五百余军如鱼般

    涌入城池。后续军队紧随而进。

    “放石堵门!”城上一声巨吼!

    哗啦啦一阵落石声,城门前的军士尽皆被砸死掩埋,城门被堵。五百军士遂成瓮中之鳖。

    “笑三浪。你们帝国不要太嚣张,今天你这五百人马我就留下了!”城上桃源守将子龙突然出现,对着笑三浪哈哈大笑。

    笑三浪握着马鞭,脸上一阵青红,怒气冲天啊。

    这时又一女子在城墙上亮相。道:“笑三浪,今此间是你覆灭之处!”

    一骑兵疾驰而来,插着传令兵的小旗,骏马一嘶,停了下来。

    “将军捷报!”远来的传令兵到了笑三浪面前。

    笑三浪接过战报,大叫三声好。战报上写着:“帝国杀手联盟在帝国左军的奇袭下大败,斩获颇多,国门大开,目前左军正直插其国都。右军大破挥戈落

    “老子也放开手打了!”

    笑三浪拔出长剑举起:“帝国豫州军人听着,昨,桃园伙同挥戈落等袭击我们的城池,黎民百姓遭殃,家园遭灾!今,我们要将这一切返还!我们要打破桃园,为战死的兄弟们报仇!为了帝国的荣誉!杀啊!”

    军马齐鸣,冲杀过去。大军齐动!

    双方人马杀的血大起,都红了眼睛。城上城下,尽皆惨烈的尸体。南门,西门已经被攻破了,帝**已经杀进来了,形势危急。

    “二位将军,你们快走吧!这里有老将顶着。”

    MM看了子龙和老将军一眼,凝神看着城下。

    “快走吧!”

    “哈哈哈!兄弟们杀啊!桃园主将在那里!”

    桃园子龙大惊,拉住MM道,“快走!”

    平原上,千里疾驰。子龙不听搭弓放箭,一箭一人,可谓神!笑三浪在其后追的也是心惊:“吗的,这厮也忒猛了点啊。”

    为了颜面,也不忘打压对方士气,笑三浪大喊道:“MM啊,你做外交非常好!只要投诚我帝豫,一切恩怨都一笔勾销,我在州牧面前保你做我豫州外交大臣,帝豫外交大事都将由阁下处理。”

    MM大怒,回头呸了一声,“就是飞仙,也不投降你们帝豫!”

    笑三浪兀自不停:“子龙,你也是一表人才,只要投靠我帝豫,保你副盟主或者一军团长,如何?”

    又是一箭,笑三浪险而又险的躲过。

    “停!”帝国轻骑停下追击的脚步。桃园逃兵也停了下了。只见路的另一端,亮起一面大旗,上书“HIT”。一支军马缓缓行了出来,桃园人马寒暄了一下,归入其中。

    “笑盟主,别来无恙啊!”HIT驾马上前,假惺惺地做了一揖。

    “哈哈,原来是你这野匪啊!真是失敬。不知道你前军大营着火,诸多将领死之事,阁下收到没有?为兄我为你担忧啊!”笑三浪笑的更是猖狂了。

    HIT面色沉下来了,前军大营被帝豫军屠杀的一干二净,如何不让他窝火。

    “桃园这几人就交给兄弟了,改再会!哈哈哈!我们走!”笑三浪回马带兵快速撤去。

    几位将领想带兵追赶,却被HIT拦了下来。“不用追了,这厮狡猾,我们的骑兵也少,暂时回去计议。”

    公元二十三年,帝豫军大破挥戈落。挥戈落不久在帝豫的追剿下灭亡。

    “大帝,挥戈落已经灭了。”军使向豫州大帝禀报道。

    “恩。...灏海的反应呢?”

    “灏海徐清林够狠,直接把那几个进攻我们的城主划出灏海,任我们攻击。目前那几个原灏海的已经给我们灭了。但是...”

    “但是什么?”

    豫州大帝有些不悦。

    “我们一些小将不听指挥,侵入灏海,正遇上徐清林,被徐清林一枪一个全挑了。徐清林还传话过来,无意与帝国为敌,灏海以诚对待帝国,希望帝国也以诚待灏海。这几个不守军规的就当是两国开诚布公的祭品好了。”

    “啪!”豫州大帝大拍了一下案桌。怒视着使者,使者战栗不安,小小步往旁侧移动。

    “此事以后再说,你去通知外交出使灏海,暂时和灏海签订和平友好条约。”

    “是,大人。还有这是雍州牧小子龙发来的信件。”

    “恩。”大帝看了看信,笑笑。喊道:“来人,取我兵符,点兵五万,老子要亲自灭了桃园和帝国杀手联盟!”

    同年秋,豫州大帝重兵围桃园国都桃都与帝国杀手联盟国都HIT城。连续攻城三月,进入隆冬。帝豫后续增援部队也不停地增援过来。

    HIT披着军衣,走在都城城墙上,巡视着寒雪中戍卫的士兵们。不由感伤起来,面临大战,又不由维系着严峻的面容。

    “将军!”“将军!”......士兵一一向HIT问好,HIT也一一回礼,“好好休息。”

    一只白色飞鸽落下。HIT接住,是桃园的。

    “我桃园苦战三月,士兵多饥寒冻死,战况愈苦。公元二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二,帝豫细于城中放火烧粮草,同时杀伤城门军士,放敌入城。我军苦战无果,大败,城破,我等无颜苟活,遂修仙而去。桃园国主敬上”

    昨之事,今之果。但是即使没有昨天的事,也会有今天这一天吧。

    冬天的夜,雪很大,也很寂静。飘飞的雪花吸去了裹着布轻轻地马蹄声。HIT趴在雪地上,小心观察着山坡下的帝豫军营。

    伸出两个手指,指指左右,以及一些暗处。几位弓箭手领命离开。

    一箭封喉,箭箭封喉。暗哨明哨都来不及发出声音,就死去了。

    HIT再次挥手,掩藏的众多军马立时放开形杀向帝豫大营。帝**一时大乱。

    烈火纷飞,鲜血横流,染红了白色的雪地。许多帝豫将士就在睡梦中失去了生命。

    豫州大帝披甲持枪立在中军帐门口,冷眼看着这一切,周围是众多警戒的亲兵。

    “取马来!”豫州大帝喊道。

    一匹白色骏马牵了过来,豫州大帝立时上马,大呼道:“众将士!随我去杀敌!”

    “杀!”

    混乱的军营更加混乱,在豫州大帝的指挥下,两军在大营中一时僵持了下来。豫州大帝与HIT也相遇了。

    “HIT,可敢与我一战!”豫州大帝以枪指着HIT。

    “有何不敢!”HIT将长戟一挥,跨马厮杀过来。豫州大帝长枪相迎。

    三十回合下来,豫州大帝杀的血大起。大呼一声:“痛快!”HIT也喊道:“痛快!”戟枪再次相交。交兵之声彻响大营,周围的两军将士不由停下了,让出更大的场地看着两军统帅的战斗。

    豫州大帝趁着HIT的破绽,一枪向HIT腰间刺去。HIT大惊,将戟一收,格挡长枪,奈何豫州大帝膂力极大,此枪又是精准。HIT虽然避过被伤,却被豫州大帝打下马去了,一时失了面子。豫州大帝没有趁胜追击,喝道:“上马与我再战!”

    HIT怒视豫州大帝,跃上马来,持戟再战。又是百余回合,二人各出了破绽,豫州大帝腾空刺枪,HIT将戟一横,硬是挡住枪尖,戟之上留下一个微小白色小坑。这戟可是乌金铸造,牢固堪比神器。可见豫州大帝之力。HIT隔开长枪后,挥戟如风,击向大帝,大帝不防,伤了左臂。兀自不管,又是一枪,将HIT的马拍倒在地,HIT坐立不稳,跌下马来。二人再开始步战。雪花飞舞,寒风刮耳。众人惊与两位统帅威力,不由再退。

    又是百余回合,雪花静了下来,风也息了。豫州大帝受多处创伤,HIT也是满是血,狼狈之极。

    “这仗打的爽!HIT,你果然是条好汉!”豫州大帝赞道。

    “你也不赖啊!”仔细的可以看到,HIT脚下的血是越来越多了。“当初就算我不打帝国,也会有今天吧!”

    “呵呵,不错。”

    “豫州大帝爽快!今我败了!哈哈哈!”HIT颤动了下,倒地修仙而去。

    豫州大帝看了看雪地,持枪回军。

    大营中的战斗在继续,帝国杀手联盟诸多将领自刎修仙而去。

    第二清晨,帝豫军破城,将城中掠夺一空,班师回归。豫州大帝受创过重,途中遇寒气侵体,倒在病上了。汗一个。

    公元二十四年,豫州府。

    豫州大帝坐在阳光下休息,翻看其他军发来的战报。

    “《幽冥大帝,豆腐哥哥》公元十九年秋,幽冥大帝率部袭击豆腐哥哥,豆腐坚守,两军互有胜负,然我军损失惨重。公元二十二年,我军三万反击幽冥大帝,出车二十五辆,大战三次,幽冥大帝大败,修仙而去。公元二十三年,豆腐突然遭袭,敌军数万,守军再次损失惨重,豆腐受创,三后修仙而去。同年秋,我军灭敌二万。敌军退败。”

    放下战报,豫州大帝走向豫州府城楼,远望豫州四方,“或许,不久我也要离去了。走之前,还是让豫州一统先消失吧。”

    斜阳,残霞,粼粼水波。

    几年后,豫州大帝退出州牧位,修仙而去。帝豫军失去气势,乱霸,灏海与龙鲁等势力相继进入豫州,帝豫军内乱而衰败。这是后话。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