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下群分,两雄并起

    三顾茅庐开服,天地鸿蒙辟,各路英雄豪杰败类小人相继进入。

    小城林立,如雨后笋。当时有曹主帝国,定都荆州。在天下各州划地,建☆帝国☆益州战区,☆帝国☆翼州战区☆帝国☆雍州战区☆帝国☆司州战区☆帝国☆幽州战区☆帝国☆豫州战区☆帝国☆徐州战区☆帝国☆青州战区☆帝国☆荆州战区☆帝国☆并州战区☆帝国☆交州战区☆帝国☆凉州战区☆帝国☆兖州战区☆帝国☆扬州战区☆帝国☆扬州战区②,声势甚为浩大。

    与此同时,一统天下,定都交州,建立一统天下益州荆州冀州交州青州徐州两周兖州并州扬州等战区,争夺天下。

    同时出现的有彡國風雲,青州狼盟,灭世皇朝,雄霸九州,灏海国际,华夏,青云盟,oO傲世Oo,天下无城,至尊堡(并州),四叶草联盟(并州,徐州)等。

    各州中小盟夹在帝国,一统之间,生存艰难。

    公元元年秋,青云盟立。

    公元九年,青州府。

    “大王,帝国使者又来了。”相国向王座上沉思的青云盟主子牙道。

    “恩,知道了。让他进来吧。”青云盟主子牙挥了挥手。

    “宣帝国使者进!”帝国使者进入,儒装长袍,俊逸潇洒。

    “帝国使者勋见过将军。”勋躬一拜。

    “恩。不用多礼了。先生此来何事?”青云盟主子牙淡淡一笑。

    勋直立道:“此来为大王谋划。”

    “哦,腐儒也好谋?”

    勋倘然一笑:“将军你已经危险了,难道不知道吗?”

    “我有什么危险。儒家喜欢夸夸其谈啊。”

    “一统天下觊觎青云已久,其徐州军已经跨过黄河与青州军会合了,两支大军在青云门口,您应该不会不知道吧。一统天下名则合诸侯,实际却是吞并。狼盟之事大王不会不知道吧?倘大王加入我帝国,帝国将奉你为青州之主,为青州牧。青州帝**都将都听将军所调遣。即使一统兵至,也将铩羽而归。他您可以挥军直指一统青州。”

    “一统天下使者傲慢而不尊重,帝国使者虽然傲慢却愿奉我们为青州之主,不如归帝国吧。”军师说道。

    “虽然这样,一统在青州兵强马壮,不是等闲。一旦我们加入帝国,他们来侵伐呢?”

    “到时,合帝国青州军还怕他们不成!”

    “如果帝国让我们做替死鬼又会怎样?”

    。。。。。。

    一众将军谋臣在大之上争论不休。许久,青云盟主子牙从沉思中摆脱出来,“改再议!”

    女将军葱葱步入军营大帐,这葱葱着实不简单,手握重兵,深有谋略,是个女中豪杰。

    青云中除了葱葱还有个女中豪杰,此人是风儿。风儿此刻正坐在军中,翻阅着军。抬头看了看表怪怪的葱葱,“盟主想合并了?”

    “恩。...”沉思了下,“国中想和帝国合并的比较多,到时候就要改名帝国青州了。这些都将成为幻影了。”

    风儿翻了翻军道:“最近边境况也不大好啊。”

    “我带点兵去看看吧。”

    某老先生,鹤发童颜,神采奕奕。握了一根细棍,手捋长须,看着眼前的地图。棍指徐州,徐州是相当闹,曹的帝**马已经安营扎寨,一统天下的大军也占了块地盘,同时还有天下无城,紫电盟等等。此刻他们是徐州的主角,国际惯例,战火未起,大家都假惺惺地相互结盟,“号称”“友盟”。然而私下里都在招兵买马,招揽谋士,商议如何吞并对手,统一徐州。

    一,帝国徐州军一支巡逻小队遇到了一统天下的巡逻军。两支小队相遇,互相吃了一惊,各自警惕起来。

    帝徐巡逻队长上前道:“原来是一统天下的友军啊!失敬失敬!”边说边瞄向对方小队,观察兵种,嘻,蜀国民兵,难怪这么破,老子手中可是魏国朴刀兵啊,思量着是不是干他一票。

    一统天下巡逻队长也是个礼貌人,上前答道:“帝国友军啊!有礼有礼了!”又看了看对方的朴刀兵,乖乖,个个有钱人啊。但老子兵多,也不怕你丫的。

    相互各自寒暄了许久,依依相别,颇有惺惺相惜之

    一统天下的兵没走多久,那巡逻队长觉得哪里不对劲了,大喝一声:“列阵!”

    一个鸳鸯阵快速的摆了出来。帝国巡逻队长刚率队冲过了见了这阵势也吃了一惊,顾不得了,挥兵直上。

    兵戈相交,火星四溅,鲜血飞洒。片刻之后,独剩下了两位巡逻队长,一统的那位道:“小样,敢我!”

    帝国的道:“丫的,你还真不赖!”

    沉默片刻,异口同声长叹道:“兄弟厉害啊!”

    相互嘿嘿一笑,都倒下了。

    如此边境摩擦事件越来越多,徐州战火开始起来了。

    咦,老先生惊诧了一下。战火炙烤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处好地方,真是山清水秀,桃花遍开啊。此地叫桃花村,中立联盟,盟主天涯,此刻正赏花赏月赏烟花,好不快活。盟中也有许多高人雅士美女,个个不凡。老先生直赞,好!好!好!

    再看荆州,帝国中枢之州,兵马强盛,非一般可比。比邻的交州乃是一统天下的大本营,其军马之强不弱于帝国荆州,且荆州中一统荆州战区也不是吃素的,自然而然,两军对垒,只等各方统帅一声令下,杀个天翻地覆。

    东北三州也是闹,一统与帝国对峙着,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帝国帝都,帝国统帅议会厅,酒席已布好。

    帝国第一任执政曹坐在主席位,开口道:“帝国今之繁荣多赖诸位兄弟了,为帝国今之繁荣干杯!”

    帝国各州州牧起干杯。

    豫州牧豫州大帝道:“豫州近宵小许多,不过却是不经打,如今豫州尽在我的掌握中了。”豫州大帝很是猖狂,但是他还真有猖狂本钱,豫州在他治理下,只有帝国打别人的份。

    青州牧道:“青州发展状况还算不错,与青云盟的谈判进展很大,相信不久青云将并入我们帝国青州,到时候可以一举拿下青州方面的一统军了。”

    荆州牧飞雪无痕一挑眉:“荆州军是目前最强的几支军队,一旦与一统大战,荆州将完全掌握在我们手中。”

    幽州牧昨夜星辰道:“东北三军发展不错,一统方面作乱也起不了多大事。”

    益州牧不说话,人家本钱多,自己本钱少,还是慢慢打拼了。雍州牧小子龙,凉州牧也不说话,凉地远且荒凉,还有个凉国虎视眈眈,其他几个小盟也跟刺猬似的,子过的苦啊。

    扬州牧马修,徐州牧二人讪讪,手中兵马虽然多,但面临的局势也麻烦,二人也不多说。

    曹说道:“扬州有几个本地大盟,傲视与灭世,扬州牧还要多结交,收归帝国啊。后,抵御交州也是强大的军马啊。至于徐州战区,有劳兄弟多费心了。”

    曹再次举杯:“今,我们与一统天下摩擦越来越多,离大战也不远了,希望诸位今回去能多收编周围中小盟,收编零散的强大城池,准备与一统天下决战天下!”

    众人举杯齐喊道:“决战天下!”

    皇霸天,神刀不良等一干一统天下高级官员站在荆交边关城墙上,远望荆州。

    一统天下荆州牧道:“荆州,迟早是我们一统天下的。执政勿忧。”

    一统执皇霸天政冷眼看着北方连绵的山峦,大笑道:“曹小子,无论搞什么鬼,我要看看他有什么部队可以阻拦我的大军铁骑!先灭荆州再伐扬州,南北会师,一统天下!”

    “一统天下!”“一统天下!”军势浩

    公元十六年

    一锦衣华服,颇有王者气概的年轻诸侯站在土台之上,向着台下众多来相会的诸侯道:“风扬(作者杜撰)不才,今蒙诸公抬举,主持此次会盟。近,帝国与天下一统之间的摩擦愈来愈大,我们这些中小国夹杂在其中生存艰难。帝国与一统欺人太甚,以兵胁迫我等加入其国,绑上两国之间的战车,不从者,即遭兵灾,成为羊城一个,使得我等苦不堪言。其国小城主,如果弱小,就被踢出,成为羊城,更令人所不齿。虽然他们之中一些将领还是令人钦佩,这与我们的生存毫无关系。今起,我等韬光养晦,一旦兵强,就合兵一处,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只有战死的英雄,没有投降的狗熊!要他们知道我们小国也是不好惹的。今,如有退让者,我等也不追究,只希望保守今会盟的事。我知道下面有几位是帝国与一统天下的人,回去告诉你们的将军高层等,你们会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诸多小国君主在此台歃血为盟,共同抗击帝国与一统天下。

    之后不久,一统天下与帝国各地均遭到袭击。

    司州境内,帝国与一统在遭袭后竟然联合进攻该地策划袭击的小国,让人大跌眼镜。小国君主风站在国都上,看着城下人山人海的帝国一统军队,大叹一声:“悲剧啊!”

    回转过,大骂一声:“卧草!”命国中死守,再派信使到邻国求救。信使图中被劫,帝国与一统分兵阻击。几后,城中只剩残兵,救援也没到。城破。小国国君修仙而去,余下众臣死的死,逃的逃,或者投降帝国与一统。

    不久帝国司州对当地封神开战。

    几年间,中小国联盟在帝国与一统的打压下,再以此沉寂了,只剩下零散的反击声。当然还有一些仍在韬光养晦,等待时机。

    公元十八年,豫州府。

    “大人,灏海国际特使求见。”门人进府向正看军报的豫州大帝禀报。

    “让他进来。”豫州大帝淡淡地道。

    “灏海特使见过豫州牧大人。”特使恭敬地道。

    “恩,不用多礼。只说吧,找我有什么事?”豫州大帝见这特使乖巧,心中高兴。

    “大人知道我灏海是一中立国家,承蒙大人照顾,在豫州与贵国也算和睦(灏海当时主要占据豫州并州兖州等地,其他州中零散分布),结交诸国,却也顺利。怎奈近一些国家,觊觎我国之财富,劫掠我等,我国兵少,不能周全。更甚者,有国入豫州,扬言要夺豫州之地,为大人之安全,特来相告。且希望两国的和好能够继续保持。”

    豫州大帝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笑笑。“我自有主张。”

    “谢大人。”特使退去。

    豫州大帝再次拿起军报等,嘀咕着:“徐清林是个人才,若大的灏海果然厉害。扬州,少觞这小子到是强,扬州牧和下任帝国执政应该是他的了。凉州的一统和我们的人开始闹起来。十分麻烦啊。好在凉的郭奉孝不太在意争霸......”扔掉战报军,“把2盟的两位将军请来!”

    “是。大人。”

    “灏海,我打残他,看你们怎么说。”

    混乱正在持续,帝国与一统的战火已经开始,诸多小国与两大强国的战争也在持续。预知豫州战事结果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二区春秋战国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