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于真相(—)

    黄蜂不成多想,就看到门又被轻轻的推开,一个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和一个端着药盘得护士走进来。

    看着满脸诧异眉头紧锁的医生,黄蜂心里七上八下的,想想刚才迷迷糊糊的时候那阵疼入骨髓的刺痛心想自己不会真处什么问题了吧!

    看着医生上上下下,给自己来了好几次的全是检查,黄蜂终于忍不住了,用舌头轻轻干瘪的嘴唇,开口问道:“医生我怎么样了”黄蜂还想多问不过干渴都喉咙突然一阵发痒黄蜂剧烈的咳嗽了了几声,那个一直在黄蜂边上站着的护士连忙,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黄蜂。

    黄蜂一口气把水吞到嘴里,然后慢慢的以点点咽下,体会着吞到嘴里,然后慢慢的以点点咽下,体会着那蕴含着生命活力的水滴一点点流过喉咙,就像一条大河流过干涸了很久的沙漠,那种滋味然黄蜂差点忍不住呻吟起来。

    一杯水喝完,黄蜂把杯子递还给那个护士,然后又满脸期待的看着那个已经停止了检查的医生,黄蜂现在最迫切的想知道的就是自己的体怎么样了,要知道在灾变过后最重要的不是女人,不是金钱,也不是食物,而是体,没有一个好的体,在末世里往往代表着死亡的的到来,以前自己也不是没见过出任务受伤残废的人,在失去自保能力后悲惨的命运。

    黄蜂当然不想自己变成那个样子。

    怪,太奇怪了,那医生先是自言自语的连说了几句奇怪,然后才抬起头看了看黄蜂。然后说道:“这个,我刚才给你检查了一下,总体而言你的体没什么问题,只是有点虚弱而已,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还是等明天你去做个具体的检查,然后再看看吧!”说完然后又转过头对边的护士说道“对了,小徐现在他人也醒了,你叫他去把住院费先交了吧!虽然你给他担保着但是一直不交我们医院也难做的,这个你是知道道的”

    说完医生也不再理会黄蜂,整理好东西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黄蜂在听了医生的话后长出了口气,毕竟黄蜂差点就挂掉了,也算是死过一会的人了,他更加看重自己的生命,现在听到医生的话虽然不能确定但是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了。

    不过才放下心来之前的烦恼又接踵而至,自己为什么回再医院,到底是谁救了自己,他是什么目的,这里为什么又会叫武夷山市。许多的问题一起涌来,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子虚弱,黄蜂的脑袋好似又大了一圈,隐隐的又开始作痛。

    啊~~黄蜂用力的敲了下自己脑袋,算了不想了,先休息一会吧,反正自己都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车到山前必有路,最重要的是自己还活着不是吗?

    黄蜂揉了揉头发正准备休息,看见那个最新发现自己醒来的护士还在整理药盘没有出去,黄蜂回想起那个护士好像说是什么护士长送他到医院来着的。

    于是黄蜂叫住整理好药盘正准备出去的护士,想询问下那个护士长的况,没想到不巧的是在黄蜂醒来前她已经下班了。

    黄蜂无奈只好躺下休息了,不知道是消耗过大还是体虚弱,没过一会儿黄蜂就陷入了昏睡之中。

    是梦,还是虚幻亦或者是真实,黄蜂迷迷糊糊好似又回到了那一刻,自己是那么的无助,是那么的彷徨,是那么的恐惧,但是一切的一切都还是不能阻止死亡的来临,那无限的黑暗以及灼的烈焰,还有背叛者的话语深深的烙印入黄蜂的灵魂。

    啊,黄蜂猛地从病上做起,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黄蜂随手从病边上的柜台上抽了几张纸巾把头上的冷汗擦了擦,看看窗户外已经蒙蒙亮大楷是凌晨,黄蜂摸了摸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病号服,黏糊糊的十分的不舒服,黄蜂拉开抽屉,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又翻了翻黄蜂才从底找到医院送的劣质脸盆以及一条白毛巾。

    黄蜂轻轻的推开门,走出病房,一阵微风吹来,闷在房间了不知道多久了的黄蜂,深深的吸了口略微带着点消毒水的空气,虽然消毒水的气味令人不能感冒,不过相比于病房里的那种死闷的空气而言已经是好了很多,凌晨的医院显得十分冷清24小时亮着的光灯,一丝不苟的散发着自己的光芒,雪白的墙壁在白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刺眼,偶尔的一声轻声交谈也很快就会寂静下去,黄蜂依着标示一点点走向浴室。

    温的水从黄蜂健美的躯上缓缓流下,一丝丝的白色水汽从地上蒸腾而起,不过奇怪的是喷头上流出来的水确是一点水蒸气都没有的冷水,水一流到黄蜂的上就好似被加过一样冒起了气。

    黄蜂享受着水流过体的那种温暖,在灾变后他虽然因为怀A级异能呗收入狼盟这个庞大的组织,伙食待遇还是不错的,不过灾变过后水源的紧缺有些散人或者小组织吃水都是问题,虽然黄蜂时常可以洗澡不过每次洗浴也都是匆匆的漂洗过就算了,还真没这么奢侈过。

    黄蜂看着哗哗流淌的清澈水柱,不由想起这个地方的安静和谐,就和灾变前的一个普通医院一个样子,不管是奢华的用水还有这里的安宁和平和,无一不证明了此地主人的实力虽然黄蜂现在还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救了自己,不过救了自己这条命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原因,黄蜂自认自己都死过一次,那其他这些也没什么好怕了。自己已经醒来一天了,想来救了自己的那个人也会很快出现了吧!到时候什么都清楚了。

    对于哪个小护士说是她们护士长把自己送到医院来的黄蜂很华丽的无视了,也许是那人的手下吧,想来这么一个犹如世外桃源的地方,名声应该不小,自己既然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那么就说明这里至少不在狼盟所控制的那几个基地辐范围里。

    能在那种况下就下自己的绝对是一位人族大能,其实力可想而知黄蜂可不相信这样一个人会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医院的什么护士长。

    黄蜂甩了甩头,转过头看着自己后那栩栩如生的火焰纹,红艳的色彩在黄蜂眼里是那么的可,人在品尝过权利的味道以后就会像吸毒一样喜欢上他,同上当你拥有过异能强大的力量后你觉得不会希望自己失去那种掌控一切的感觉的。

    双手一张黄蜂手心上的水珠开始气化,隐隐还伴随着空气被燃烧后的视觉扭曲,黄蜂轻轻的呼出一口废气心放松了很多,

    呵感觉手中灼的感觉好像是什么东西要冲手心里喷涌而出的感觉。

    2级顶峰的实力黄蜂,轻轻的笑了笑,等着豹子还有你那只自以为得逞的猴子。不久好似3级的实力吗,很快的狠快的不用再过多久我就回追上你的,拿回我失去的和你从我这夺走的,以前因为散漫和无知我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要不是老子遇到贵人相助,还真就着了你们的道了。

    哈哈,不怪你们,要怪只能怪我自己坐拥宝山不得自知,明明拥有A级的天赋确因为琐事虚度光,最后被你们的谋得逞。哈哈等着吧看最后鹿死谁手。

    今生今世我不杀你们誓不为人。

重要声明:小说《重启编号一九九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