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年华 cup。1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芸镧の訫 书名:别样人生
    流离梦中



    只为了忘怀现实



    谈笑过去



    不过是虚伪懦弱



    那最终班车



    你选择离开



    我选择留下



    然后我们檫肩而过



    然后没有了然后



    明天没有了明天



    -----------------------------------------------题记



    我离开了教室,跑到了场,那个,曾经我们相的地点。泪水肆意的滑落,渲染空寂。我蹲坐了下来,双手抱膝,把头深深的埋在腿臂之间。曾经的曾经,我可以依靠着他的肩,听着他柔声的安慰,轻声哭泣。而如今,诺大个场,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终于,我可以放肆的哭泣。“呜呜。。。。。。”“别哭了,女孩子哭了,会变难看的。”不知道是谁,在这个时候说了句,这么不知趣的话。我只是对过去一句冷冷的“不用你管。”他仿佛还是不肯退去,索坐在了我的边,似乎听见拍肩膀的声音,可是,我还是不想抬头,只听见他说:“那,这个肩膀,你要不要靠一下。也许比你现在强。”好熟悉的对话,难道是炎晟哥,不,不可能的,他的声音不是这样的的,邪魅中带着一丝温柔。炎晟哥的语气一直是宠溺的。不怀着好奇心,我抬了抬头,只见放大的精美绝伦的脸庞出在我的面前。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却说不出来。带着点尴尬,毕竟一个陌生男子坐在我边,多少有点不习惯,于是说:“我们见过?”怎么听着那么像在近乎呢。不管了,先搞清楚他是谁再说。只见他,眼珠微微放光,但是却带着一丝无奈,说:“你,不认识我了?”我心底顿时犯嘀咕。他是谁啊?我怎么会认识啊?于是漫不经心地说到:“你是谁,我怎么会认识啊。”嘴角勾勒出的弧度,告诉我,他笑了,只见他站了起来,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你好,我复姓皇甫,名东辰。你可以叫我东辰。现在,怎么样,认识了把”我点点头,说:“哦,我叫慕容若雪,你可以叫我若雪。”他听完,边优雅的又重新坐回我的边,说:“哭够了?”我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望着天际,发呆。“喂,你怎么了哦”他用手推了推我的肩,还把手在我的眼前使劲晃悠,我不经哑然,拍掉他的手,说:“你干嘛啊”我不有些郁闷,我和他没那么熟吧!干嘛这样啊。他两眼带着笑意,说:“嘿嘿,看看你准备发多久呆啊。”这,扯得上关系嘛。“我乐意,要你管。”说完这话,他竟然用力地扳回我子,霸道地使我面对他,“我就要管,怎么样”我生气地甩开他的手,说:“有病!”说完,立刻站了起来,连坐都不想和他坐在一起。



    开始跑,很疯狂,也迷惘。因为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曾经,我停歇的港湾,是炎晟哥,可是如今,他不要我了。他被我伤害了。我不知道,我还可以靠谁。在忧伤落泪时,我没有人可以倾诉。找佳洋姐,我怕她为我担心,找茗儿寳贝,我怕她一冲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所以,我没有了方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该找谁。就这样泪水又一次滑落。而且越来越急,连头发上也沾染了丝丝点点。抬头,望了望天空,越来,老天也和我一样,充满悲伤,瞧!他也在伤心落泪。心中,暗暗的想,雨,就让我们一起点亮,忧郁的烛火。开始我们的单party把。



    渐渐地,雨小了,然后干脆隐进了乌云中。天地间,黑压压的一片。朦胧中,我看到一把深紫色的雨伞,在天地间晃动。我不知道是谁?但是,仿佛是一种地心引力,在把我推向他。不知不觉地走近了。他仿佛也是朝着我这个方向来的。他看到了我的脸,只是激动的抱住了我,其他,什么都没有说。我有些愕然,除了炎晟,没有人抱过我。而这拥抱,显然是夹杂着担心,焦虑的。不同于以往的幸福,快乐。我僵硬地推开他,说:“那个,别这么激动。你是来找我的?”我不解地望着东辰,我们才认识不到几小时,没必要,这么熟悉吧。仿佛打小就认识似的。他,渐渐地放开了我,说:“是啊,我看见你跑开,本来想来追你的,可是,我看见天上乌云黑压压地一片,所以有些担心你,就回寝室拿了把伞,结果却找不到你的人了。而天又那么黑,我怕你出事,就到处找你。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你”他,撒谎了。我看见他的头发上,有慎密的汗水,而那些衬衫也完全湿透了。估计,是跑了很久吧!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他真的让我很感动。正要说谢谢。却听见头顶传来一句讽刺的话语:“没想到啊,慕容若雪,你那么快就好到新欢了啊!看来你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啊!”不用想,我也知道是谁,在这个校园里,除了他,没有人会这么对我,也没有人会伤我那么深。我急忙上前一步,拉住他将要离去的子,说:“炎晟哥,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好吗?”他狠狠地甩开了我的手,没有一丝感。说:“你还想说什么!慕容若雪,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水杨花的女人。看来,没有了我,你活得比以前更舒服了啊!哼。。”他那张俊脸,看起来那么的狰狞,我知道,他很生气,那么,他是在乎我的吗?打量了他一下,那受伤,拿着一把伞,是我最的紫色。我轻声的问了句,“炎晟哥,你是不是也担心我,所以来给我送伞的啊!”他的答案,让我顿时心灰意冷:“你别天真的,我对你,没有感觉了,这伞,我是拿去扔掉的。”说完,他狠狠地砸了这伞,还用力的踩了几下。然后决绝地转离开。只留下我,在雨中,静静哭泣。一边哭,我一边抚摸着那把,被他狠狠踩碎的伞,仿佛,那是我的心,被他狠狠踩碎的心。东辰蹲了下来,在我的边,柔声安慰我说:“别哭了,这伞坏了,可以再修的。我帮你啊”他刚要去动那把伞,我立刻拍掉了他的手说:“不用了,既然已经破了,就再也用不了了。”说话间,我已经站了起来。不小心被伞架勾到了眼睛,疼痛感立刻传到了我的神经。“啊”我轻呼出声。“怎么了?”他心疼的问道,用手轻轻地拿开了,我在揉眼睛的手,说:“是勾到了吗?走,去医务室上药把”我抽出被他紧握的手,说:“不用了。”然后转,离开他的视线,跑回了寝室。



    打开寝室门,佳洋姐,宇妹妹,茗儿寳贝都睁大眼睛,看着变成落汤鸡的我。佳洋姐首先跑了上来,说:“雪儿宝贝,没事吧。快到上去,你这样会感冒的。”我任由她搂着,木偶似地到了上,再木偶似地用棉被裹住自己。只是却一直瑟瑟的发抖。茗儿寳贝,一下子就扑到了我的上,眼角噙着泪水,说:“若雪姐,对不起,是我的错,要不,我去向炎晟哥道歉,求他原谅我。不要迁怒到你上,好不好”我没有说话, 只是使劲的无声哭泣。头发上的泪水,也顺从的不断滴落。宇妹妹,有些按耐不住了,说:“若雪嫂,你倒是说话吖,你这样,我们大家会急死的。要不我去把炎晟拉到你的寝室,你们两个解释清楚,不就万事大吉了嘛?”佳洋姐似乎以他马首是瞻,连声说:“好好好,你快去把,让他们两个人把话说清楚。”于是他快速了拉开了房门,而就在那一刻,一直沉默的我,带着哭腔,说:“你。。。不。。要。。去。。找他。。我。。不想。。见他。。我们之间。。结束了。。呜呜”佳洋姐,使劲地哄着我,说,“没事的,雪儿宝贝不哭,你还有我们呢!炎晟哥不要你,还有别人要你的啊,我就不信,你会没人要了”我没有回她,只是说了声,:“我真的好累,想要睡觉了。”于是就躺在了上,不肯动弹。而佳洋姐,则开始唠唠叨叨起来了:“这不行,你要先洗个澡啊。,不然,你会感冒的。。。快起来啊,赖猪”脑袋变得昏昏沉沉地,我隐约听见,佳洋姐似乎在叨念着什么:“呀,怎么这么烫。不会是发高烧了吧。看来要送医院啊。。。”我还累,好想睡。



    



    流光转



    岁月逝



    曾叹惋



    当年痴



    青如果要命名为一首歌



    它的名字该叫豆蔻



    花似的年月



    我们曾虚度几何



    流失的青



    我们可以用什么买回所有



    那年,罂粟花美



    那时,人似桃花



    过往的足迹



    若说,可以用一首歌来叹惋



    它的名字该叫流年



    不知何时,你是否会想起



    曾经,那个同桌的你



    如今,她成了谁的同桌



    她又为谁,在翘首企盼



    ---------------------------------------------------------------后记

重要声明:小说《别样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