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年华 cup。1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芸镧の訫 书名:别样人生
    最后的别离



    我换了方式



    眼泪的流淌是最懦弱的表现



    我没有办法



    看着你们的亲密



    除了离去,



    我别无他法



    落花的鸣奏



    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弹奏的琴曲



    此曲名为



    断



    -------------------------------------------------------题记



    “当你的泪水滑过侧脸 我只能像朋友地体贴 想揍他一拳 更想叫他滚远 他不配站在你眼前 你的痛怎能看不见



    为什麽最迷人的最危险 为什麽会让人变残缺 为什麽那麽痛 还敢拿口再挡锐利伤悲 我的心已经等你好多年



    不说满到自己快淹灭



    那是无法解释 矛盾的死结 如果说没察觉就是欺骗 我很抱歉让信赖和相模糊了界线 你挣扎感觉 我也难过地了解



    我不配站在你眼前 你的痛怎能看不见 为什麽最迷人的最危险 为什麽会让人变残缺 为什麽那麽痛 还敢拿口再挡锐利伤悲



    你在我眼中真的很特别 可惜却不在我的梦里面 是无法解释 矛盾的死结



    



    我们 暧昧地 明白著 逃避地 面对著 绝望地 盼望著 幸福地 孤单著 让 混乱心翻滚著 继续 贪心地 担心著



    椎心地 痴心著 做不了抉择



    暗恋就好像 越背越沉重的壳



    为什麼最迷人的最危险 为什麼会让人变残缺为什麼那麼痛 还敢拿口再挡锐利伤悲。。。。。”手机铃声不知不觉的换了,我明白,我们之间不知不觉地远了。你,让我如何习惯,没有你的早晨。“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我的眼角噙着泪水,从梦中惊醒,看了看寝室四周,以往赖的伊夏,不见了,而佳洋姐自然也不在了,拿起了手机,翻开一看,已经8:30分了,我连忙从上“蹭”地起来,从衣柜里拿出一趟校服,麻利的穿上。10分钟后,我奇迹般的出现在了教室门口,好巧,老师不在,可是为什么同学们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不有些发怵,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校服没有穿反,校牌也没有忘记带,鞋子也没有没系鞋带啊,头发也不乱啊。我于是嘟囔个嘴巴,自顾自地走到了佳洋姐的旁边。然后抬头才发现,原来我后站了一个大帅哥啊。只见他穿着一整齐的校服,可是却不想普通的人那样散发出学生气息,而是一种高贵的犹如王子的气息。仿佛穿在他上的不是校服,而是代表王子的最贵份的礼服。当我抬眸,对上他的眼光,才发现,他是蓝眼睛的,难道是混血儿?心中不暗想,挠了挠我的脑袋,仔细的端详了他一下,棱角分明的脸庞,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总体来说,算个帅哥,可是,不好意思,本小姐正在失恋中,没什么心看帅哥。于是拿起一本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不和那帮花痴女一起犯花痴。边的佳洋姐推搡了我一下,说:“这家伙可真帅,只可惜,不如东宇”我只是笑笑,带着坏坏的表:“人眼里出美男啊,我怎么就没觉得宇妹妹有多好看啊。”故意耸了耸肩,谁知道佳洋姐够狠,竟然掐了我一把,以威胁的口气说:“不准这么说东宇,我家宇最帅了”说完,就陶醉了。她一定想起了宇妹妹对她的一系列甜蜜把。呵呵,我真的很可悲吧!如今,只有我一个人了。扫了扫全班,我发现没有自己想找的那个人,佳洋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她轻声说道:“炎晟交论文去了。听宇说,他昨天一夜没睡,总算是写完了,今天一大早红着眼睛去交的。”我有些心疼,可是,我能怎么办,他应该是恨透了我把。可是,我的本意不是这个,原想着要帮他一起想的。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我们就已经转,背对背走了。



    “大家好,我叫东辰。是新来的转校生。”下面的人早就众说纷纷了,我依稀听见几句“都快高考了,还转校。不是有什么后台吧”“我看,估计是有病。”“会不会是有什么目的才转来我们学校的啊”“是不是为了我啊”说话的是月璃,我不转头,看到了她脸上的两团红晕,我明白,那是少女的羞涩,曾几何时的我,面对炎晟,我也是这样的。他说,他喜欢这样的我。可是,现在呢?他在哪里。甩甩头,不去想那些让我伤心的场景。但是不容置疑的是,那个叫东辰的同学,好像真的是为了某一个女生才转来我们班的。而且。。。“那个女生,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为了一个女生才转来这里的。我想和她度过,这段最艰苦的岁月,和她一起走向我们的未来。”月璃,当时就从座位上起来了,走到了他的边说:“你是说真的,难道你。。”她话还没有说完,东辰就制止了她,一句冰冷的话,让我对这个男生没有什么好感。“可是,绝对不是你,别痴心妄想了”月璃顿时哭的梨花带雨,我不有些心疼。望了望周遭,伊夏不在,不然,她早就冲上去给他一拳了。看来这个光荣的使命只能在我的上了。我立马离开了座位,尽管,佳洋姐拉住我的手说:“他,我们是惹不起的”我没有管他是什么,份,可是,欺负我的朋友就是不可以。于是我上前,抱住了正在哭泣的月璃,对那个人说:“你叫那个什么东辰的,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一个喜欢你的人呢。就算不喜欢她,也不能这样说啊”东辰被我这样一说现实愣了愣,然后才回答我说:“那又怎样,是她自作多而已,我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话音刚落,月璃哭得更凶了,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真的很想给他一个巴掌,告诉他,不准欺负月璃。可是,巴掌还没有落下,我的手就被抓住了,而抓住我的不是东辰,是炎晟,他,真的憔悴了好多,眸子里,没有了以前望我的温柔,变得那么冰冷。紧抿的嘴唇,吐出的话语,也是那样伤人。“你,不就这样一个,把别人对你的,践踏在脚下的人吗?你没有资格说这句话。”顿时,我搂着月璃的手变得僵硬了,我好像上前,告诉他,我不是,可是,我却没有这样做,只是任由泪水划落,滴落在地上,与大地弹奏一场悲剧。强忍着大哭的冲动,我对炎晟说:“即使,我没有资格,可是,我不能任由别人欺负,我想要守护的人。”而炎晟,好像被我激怒了似的,捏我的手,变得更紧,好像要把它捏碎似的,我吃痛的说“疼”可是,他仿佛是一座难以消融的冰山,没有一丝怜悯,只是冷冷地说:“原来你也会痛,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心,永远不会为了谁而痛。”我顿时变的委屈万分,“我怎么回事铁做的呢,我也会哭啊,就像昨天。。。”我话还没有说完,炎晟的一句:“难道你想用这一招来吸引这位新同学的注意,让他对你产生同吗?虚伪的女生。”哼,他甩开了我的手,那么重,手臂传来的疼痛,那么深。我再也忍受不了,于是疯似的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哭着说:“不,我不是这样的女生。我不是,我不是。。。。”跑着跑着,我离开了班级的视野。我没有发现,我的后,在我离开教室的几十秒钟后,也跟随出了一道影子。



    



    你,那么轻易地说再见



    我,毫无准备的接受你的宣判



    那么深那么真的



    为何那么脆弱



    循环一首歌,只为一段



    而我,为你谱写的悲歌



    你是否懂得,



    那最初的美好,



    来自于你的微笑



    --------------------------------------------------------------------后记

重要声明:小说《别样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