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临淄血战(三)

    当天中午,刚吃完午饭王贵与岳飞就一起去救护队中看望汤怀,刚到战地医院就听见汤怀在里边悲伤地吼叫,“别说了,都给我出去,我是不会走的,我是绝不会丢下201师走的,就算是死,我汤怀也要死在战场上,”王贵和岳飞走进大帐就看到汤怀包得跟粽子似的,脸色惨白显然是因失血过多所致,躺在上喘着粗气,旁边站着的王六正在低声劝说着。

    汤怀一看到王贵和岳飞挣扎地要爬起来,王贵赶忙走上前去轻轻的按住他说“别动,要不伤口裂了就麻烦了。”汤怀看着王贵只叫了声“大哥”就开始放声大哭起来。王贵看着脸色惨白全好多处还在渗着血水,泪流满面哭泣的汤怀,泪水也不流了下来,他知道汤怀在哭什么,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他们大多都才20出头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因跟着王贵整天不是训练就是剿匪,好多人多年了都没见过父母连婚都还没结,还有许多就算能活下来也是终残疾。岳飞站在旁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看着王贵和汤怀眼泪也不住往下掉。

    王贵等汤怀哭了一会儿后,说道:“好了,别哭了,把眼泪擦干,你不是常说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吗?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哭了,把眼泪留给敌人,让敌人哭去吧。201师没有垮,你放心过会我和岳飞就去帮你重新整编下,我相信重新站起来的201师必定会像浴火重生的凤凰一样变得更加强大。”

    汤怀停止了哭泣,但还是流着泪说道“我还是不放心,在他们最痛苦的时候我不在他们边,我感到很心痛,我很想和他们在一起。”

    王贵轻轻地拍了拍汤怀的肩膀说道:“你什么也不要想了,好好的把伤养好,201师我会让你二哥先帮你带着,你的伤很重,不要乱动,也不要多说话,要不伤口老是裂开,会很难好的,为了你能早点回201师,你一定要好好养伤。还有待会你四弟整编完301师后也会来看你,你可不要再哭了,他的301师伤亡也很惨重心也很不好。我和岳飞先去帮你整编201师防止金兵又开始进攻到时指挥不便,为了不要让我们担心你可一定要好好配合治疗,尽快把伤养好。”

    说完之后王贵就和岳飞回去整编201师,并且指示野战医院让汤怀留下治伤,因为汤怀的伤虽多但主要还是皮伤,血流太多怕伤口裂开不适合搬动。

    下午王贵和岳飞很快就在201师原有的基础上把201师重新整编好了,整编后的201师虽然人数变少了,但王贵相信201师的战斗力并没有下降,经过金兵战火的洗礼201师变得成熟了,从士兵的眼神中能看整个201师充满着一种不屈不饶。蔑视死亡的精神,也有了些像金兵一样的杀气。至于河对岸的金兵下午除了正常巡视外也没有别的动静。

    到了晚上,王贵召开了团以上战后总结大会,在大会上王贵首先做了自我批评,指出对金兵的做战能力估计不足,对自己士兵的战力估计过高,在没做好调查研究的况下轻易做出判断,王贵看到会上的气氛太过沉重话锋一转说道“我们战略上藐视敌人是做到了,但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却忽略了,”会场上不传来几声干笑声,气氛马上活跃起来,大家争相发言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指出战斗时犯的种种错误和部队编制中一些不合理的地方,并提出了改进方法。

    这次战斗值得表扬的只有一点就是政治工作做的很到位,要不是部队不怕牺牲,在伤亡如此大的况下没有溃逃,顽强的抵住金兵的进攻,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大会结束后,王贵要求各团回去后都要召集排以上的军官举行战后总结会议,并要求旅以上的军官留下共同商议今后的作战方案。会上提出了许多新的作战方案权衡利弊后都被一一否决了,最后还是决定在淄河阻击金兵,乘河对岸的金兵不是很多把金兵当磨刀石把我军磨练成一把利剑。

    十一月初一早上,王贵见金兵还是没动静便把201师重新进行了整编,整编后201师的机构为;

    1个师作战部,成员由旅以上军官组成,负责制定战略,战术等。

    1个师政治部,成员由旅以上政委组成,负责全师的政治宣传指导工作。

    1个骑兵团,直属师部指挥(加上这次收获了些战马,刚好两个师能组建1个骑兵团)

    1个后勤团,负责全师的后勤工作,约每团配一个后勤连。

    1个师部救护队,包括野战医院,宣传部,援交营等。

    3个做战旅,包括211旅,212旅,213旅,每个旅辖3个团,每个团辖1个侦察排,1个弓箭营包含火弩炮连,2个作战营,每个营辖3个连,每个连辖3个排,每个排辖3个班,每个班辖6到12个人。

    政工人员的配备还是每团一个政委,每连一个指导员。

    警卫人员配备,连长,指导员都是1个,营长2个,团长和团政委共一个班6到12人,旅长,旅政委各1个班,师长,师政委,各1个排.。

    整编完后,王贵也要求101师和301师也按201师一样整编,到了中午301师也完成了改编。

    到了下午,王贵看金兵还是没动静,战士们的遗体已放置超过24小时,于是命令各部都把自己所部战士的遗体火化,并做好记录小心收拾好骨灰等战后重新安葬。

    火化时很多同志都悲伤的哭了,哭声能传染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哭起来,王贵觉得不能再哭了,要把眼泪留给敌人,让敌人去哭吧,便带头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很快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唱歌的行列,“把我们的血,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等歌声一直传到河对岸,由于现在比较安静大多数人都能清楚地听到解放军到底在唱什么,一会后对岸明显地发生了一场小乱。

    到了晚上金兵也一直没动静,一直到子时,突然河对岸传来战鼓声,河中大批拿着火把的金兵向这边冲来,负责警戒的哨兵吹起了敌袭的军号,全军都赶忙爬起来准备战斗,可是过了好久也没见金兵攻过来,反而退却了,过了一个小时后又搞了一趟,一个晚上共搞了3趟直到凌晨3点金兵才收工回去睡觉。

    一个晚上王贵都没睡觉,气得王贵差点吐血,看来金兵真的是把王贵当阿斗了,用这么低级的战术来玩弄王贵。第二天早上王贵命令201师的212旅213旅和301师的313旅3个旅往后退到金兵无法看到的地方,并要求岳飞的独立旅

    秘密赶来要求天黑后才能到达,并最少带来1000支火弩箭。

    白天王贵让211旅,311旅,312旅,和2个师部的骑兵团,后勤团等进行例行练,有意让金兵看到王贵能动的兵只剩1万多些,王贵知道按金兵以往的战例王贵剩能战的士兵1万多些是很正常的。

    到了晚上,王贵命令212旅和213旅的埋伏在离河岸150米后靠路左边的小树林内,晚上都装备好睡觉直到吹响冲锋号才能起来夹击金兵,313旅和独立旅埋伏在离河岸150米后右边的小树林中,晚上也全装备好睡觉直到吹响冲锋号才能起来夹击金兵,两个师的所有火弩炮连也都隐藏好只要求冲锋号吹响时每架火弩炮能发3枚火弩箭向金兵。

    王贵还命令311旅和312旅分别把守河的上下游,离河岸每隔50米安排一个团防守。要求每晚就河岸边的那个团防守,要是金兵真的攻击就吹偷袭号并放开中路让金兵前进3个团都往旁边靠,等冲锋号想起在夹击金兵,211旅从离河岸边200米后开始设路障与2个骑兵团一起守中路最多撤退至离河岸400米。(两个旅从150米开始埋伏一直排到离河岸400米)

    王贵摆了个大口袋准备给金兵一个大教训,现在王贵的总兵力加起来共2.5万,金兵就算是上岸前进了400米他的兵力肯定也不会超过1万,王贵就是想拉长战线以多欺少狠狠的打击下金兵。

    一连过了5天了金兵都只是扰没有真正行动,双方都在比耐,到了第6天晚上金兵也向以晚一样扰了3次后退却了,可到快天亮时大批的金兵突然从河边冲出,守在河岸的311团与314团慌忙迎击并吹响了偷袭号。

    金兵的攻击非常凶猛,311团与314团损失惨重纷纷向河岸两边败退,他们后边的312团与315团也很快向两边败退,十分钟后313团与316团也不敌向两边败退,很快金兵就前进了200米与211旅相遇211旅也是不敌边打边退,金兵边前进边清理路障进度也不慢,直到前进了快400米时,四面八方都突然想起了冲锋号,紧接着大批的火弩箭向中间的金兵,大路两边突然冲出大批的解放军。

    爆炸声不断地在金兵方阵中响起,各营的弓箭手也在后边向金兵得方阵轮,金兵虽然凶狠但也知道中计了,忙向后败退,这次败退可没上次那样轻松了,到处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队,弓箭手也跟的很紧一直在后边抛对金兵后退

    影响也是很大。

重要声明:小说《北宋红旗如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