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临淄血战(二)

    看到金兵的动作王贵知道金兵准备过河了,战斗很快要打响,由于刚才的撤退对全军的士气有些影响,加上有些想争取对面的宋人,王贵命令全军开始唱军歌: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

    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

    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刀箭

    前进,

    冒着敌人的刀箭

    前进!

    前进!

    前进!进!!

    歌声越唱越大声,士气也开始慢慢高涨起来,河对岸的金兵动作也很快,大部队一会就已到河中间,前边铺路的宋人部队也把路铺道离河岸约70米处,抛石车也到了离河岸约200米距离,双方弩炮都进入对方程(因王贵的是火弩炮,箭太重靠高度差和金兵的弩炮与投石车距几乎一样)

    王贵命令开始发炮,双方几乎同时开始发炮,金兵的弩炮和抛石车由于距离太远由下向上攻,杀伤力不是太大,灵活的能跳开躲避,可王贵的火弩炮可不一样一轮急后,河中宋人方阵一片混乱有几架投石车直接被炸坏了,河中黑烟弥漫看不亲,不过传来许多哭喊声和战马的嘶叫声,王贵知道这是金兵开始杀人并开始进攻了。

    王贵命令201师211团到218团共8个团跑步前进,进入原先的做战区域,全军跟进到达原先各自的区域。当那8个团跑到离河岸约200米时,火弩炮的第二轮刚发完,这时从黑烟里跑出大批宋人约有2千多人向201师直奔而来,各团都自动让开一条通道准备让他们通过,双方很快接近。

    王贵突然感到不对劲,心猛的提了起来,那2千多人跑动的气势太强了,根本不像普通的宋人,而更像王贵侦察兵训练时跑动的样子,王贵大叫“小心”可惜前边听不到,也太迟了。

    对方刚一靠近就从后背直接抽出弯刀就砍,并分别直扑火弩炮连,很快黑烟中不断有金兵骑兵出现都是一边直接朝前方抛,一边散开朝那些假扮宋人的金兵奔去。

    双方接触不到10分钟,战况就进入到白化的程度,其实是汤怀的201师损失惨重,主要是士兵在气势和经验上都比金兵差一大节,就好比一个凶残的黑社会打手和普通平民对打,体条件虽差不多但在气势和经验上就相差太远。

    还好王贵军的政委,指导员政治思想做的好,201师在这样的冲击下不仅没有崩溃还死死地顶住金兵的攻击,金兵的进攻确实很有章法,前边几个人看似各自为战其实也是像王贵传授的一样进行小范围内互相配合,较远的就放箭抛阻止王贵士兵向前增援,个个都非常凶狠。

    201师的士兵与金兵相比就显得嫩得多了就像新兵一样,不仅动作变形,战术配合也几乎没有,完全凭着拼命的架势,顶住了金兵的进攻不让上岸金兵的骑兵能跑起来。战况非常惨烈,靠近河岸150米内血流成河,简直就是个炼狱,有的战士肠子都流出来了,有的只剩下一只手,有的腿断了只要还能动都死命缠着金兵不让他前进。

    汤怀看着他的士兵一个个被砍死或被箭死急得快哭下来,109团的3个营也被他分别派出增援那3个接触最早也损失最惨的3个团,打了差不多半小时,汤怀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叫王六指挥自己带着侦察连冲了上去,汤怀上去之后双方渐渐打成相持状态。

    这是因为,从开战后,王贵就叫火弩炮队,不停地往河中无差别发,还叫301师和岳飞的军部等部署在第二队的部队唱军歌鼓舞201师的士气,金兵在连续半个多小时猛攻下,没攻破201师的防线,士气也降了下来,201师经过半小时的战斗也有点适应了,后来又加上师长汤怀亲自带侦察连助战士气大涨因此战事打成了胶着的状态。

    战斗一个多小时后,王贵看双方都很疲惫,便命令吹响冲锋号,301师全线出击,岳飞也带着他的警卫连随张显的301一起向前冲,王贵要求最少要冲到河中间毁掉金兵的投石车和弩炮。

    岳飞一听到能出击的命令,只大喊了一个字“杀”,便策马直冲敌方阵地,岳飞的警卫连都是骑兵便都跟紧岳飞直向前杀去,前边201师官兵也都开始收缩阵型,每团都让出一条路,岳飞早就想冲向前去厮杀,在一个多小时的战斗中,看着一个个从麒麟山上走下来的学员死在自己眼皮底下岳飞早就悲痛异常,那些人岳飞不是把他们当部下而是当兄弟,想起当时大家都还年少,在一起学习训练的景,岳飞不泪流满面。

    当王贵吹响冲锋号时,对方也雷响了战鼓,可能是对方战鼓离这太远,冲锋号几乎都掩盖了战鼓声,原来金兵也投入了后备军想一举摧毁王贵的军队。

    很快更加惨烈战斗又开始了,岳飞有如神助一杆银枪舞得如风车一样快速飞转带着他的警卫连就像一把尖刀直插敌军一重要主将,前进的速度很快,挡者几乎都是一招就被岳飞击飞,但金兵也是一样不要命地向前冲很快岳飞的攻势也慢了下来。

    王贵的眼神特别好,整个战场发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看到麒麟山上下来的弟兄一个个倒了下去王贵的心在滴血,强忍着眼泪指挥着战斗。

    当又看到一王姓子弟被金兵砍倒后又被金兵的战马践踏时人还没咽气体不停的抖动的样子,王贵再也忍不住了,那些倒下的王姓子弟生前的笑容一一浮现在王贵眼前,他们那发自内心亲近的声音仿佛又在耳边响起“谢谢少爷我明白了,我听少爷的,是的保证完成任务,真是太好了”

    王贵马上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把指挥权交给王实拔,提起那86斤的青龙偃月刀,带上警卫连直奔金兵看上去最大的一位主将而去,王贵每喊一声”杀”全警卫连就跟着喊一声“杀”,特别是边的李逵声音特别大,越来越多的人跟着王贵的节奏喊“杀”。

    由于王贵的参战,中国人民解放军士气大涨,在王贵和岳飞这两猛将带领着警卫连猛攻下,首先这两路的金兵开始败退,由于解放军的兵力本就比金兵多,现在全军又士气高涨,金兵开始向多米罗骨牌一样随着那两路金兵的败退,开始大面积的败退。

    很快河对岸传来铜锣的敲打声,金兵开始撤退了,王贵带领全军抓紧猛攻,准备痛打落水狗,可王贵很快又发现进攻的形式并没有因为金兵开始退兵而好打起来。

    金兵退兵也是边打边退,层层防护像海浪退潮一样,边进边退,边退边进,后边的弓手也是一样向前抛,阻止解放军前进,要是没注意还不怎么发觉他们在撤退。

    王贵发现下河后和金兵对攻并不占优势,因此命河岸上士兵放箭抛,全军停止追击。很快金兵也退回河对岸了,王贵忙命令全军帮忙救治伤员,各团,各营整理战场把自己所部的士兵遗体领回,还要求每团派一个后勤排,把重伤员先带回青州治疗。

    不久对岸金兵用旗语发来请求,要求收回金兵尸首。王贵想了想还是同意了,战争归战争现在还不是侮辱对方人格的时候,没想到金兵这么强,还好金兵打下济州时分兵了,还有那16万的金兵要是吃错药都跑来打王贵,王贵想到时新成立的中国政府就要灭国了。于是便要求对方过来人数不超过1000且不能带武器。

    到了中午各部的伤亡报告出来了,总共战死8648人,重伤3566人,轻伤8575人。

    201师,死亡4333人重伤2566人轻伤4227人,其中师长汤怀重伤,3个旅长都轻伤,团长死亡1人,2人重伤其余都轻伤.。政委死亡1位,重伤1位,指导员死亡9位,重伤6位,其他营,连,排,的官员(省略)死伤约3成。

    301师伤亡也很大只比201师好一点点,只接减员近5000人。(死亡3000多,重伤1000多)

    其余各部损伤不大约1成。

    据估算金兵损伤也不少最少占王贵兵的一半,(相对来说解放军还是占了金兵地势不少便宜,还有火弩炮功劳也不少,不过各连也几乎都没火弩箭了)还好是金兵进攻,要是解放军也渡河进攻,王贵想很有可能全军覆没。

重要声明:小说《北宋红旗如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