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害羞的杨再兴

    王贵对宋朝的社会结构进行了解后,发现古代不象那些网络小说所说的那样商人地位很低,农民地位很高。

    原来古时所谓的’“士农工商”都是上层人物。

    士;是指官员。

    农;是指员外,大地主(中国古代本就是一个以农为主的农业大国),这些人大多都是官宦子弟或本就是辞官归隐的官员。真正种田的农民,不是

    佃户,就是贫民。根本就没什么社会地位,属于下九流的人物

    工;是指那些杰出的工匠头头,就象现在的厂长,或科研所所长。(宋朝工匠的地位很高,当时的科技给国民带来巨大的好处)而真正在那扛木头,或在工厂卖苦力做苦工得工人也是没社会地位的。

    商;指商人,古代由于交通很差,运输能力超低下,信息不流通,人员很难管理,再加上道路也不是很平静。商业很不发达,商人排在工之后也是很正常,但毕竟是有钱人还是有些许地位的。

    不过也许是宋朝的工商业相对发达,阶级观念不是很深。

    当然有些当官的看不起商人很正常,就算现在也有这种况。了解之后王贵发现根本没有块速赚钱的方法。暴利行业,黄,赌,都是官商勾结外人跟本插不进去,,矿,盐等都是官府控制,别的没有专业的执行人根本行不通。

    至于科学创造王贵明白,自己所知道的一些皮毛不一定有古人专业人士做的好,宋朝也能用小高炉练钢,也懂的齿轮的运用,村头那用于灌溉的水车,设计之巧妙王贵自信自己无法造出。至于造酒周侗带来的好酒根本不会比现代的五粮液差(中国有着几千年的造酒历史,不知哪个无知的**谣传中国古代只会造低度的劣酒,更好笑的是居然还有很多人信了真是无语)本想做些冰糖,可以问周侗才发现已能够做出冰糖了。

    王贵想了好几天终于决定了目前能做的事,当然是要他老爹做。

    一,在附近的大城市各开个小饭店,理由是收集信息和以后王贵游学时有个落脚点,办事也方便。最后选定了;隆德府,大名府,开封府,河南府,应天府。每个地方都精挑细选精明的人物带上500两百银,只要求能立足。

    二,在相州开个镖局,理由是能有个小型的武装力量可当保镖用,也可收集信息,了解各地的况。最后决定由管家王安精挑原先的精兵组建。

    王想目前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安排好后便全心的投入学习了.

    光似箭,流光飞逝,转眼间4年过去了。王贵他们都快长成壮小伙了。

    通过4年的学习王贵发现不同的功法配合不同武器才能发挥出更好的效果(如太极配剑比较好,配个大刀就不合适了)

    王贵的功法磅礴大气最适合的就是青龙偃月刀学的是刀法。

    岳飞的功法充满着霸气最适合的是兵器之王;枪,学的是枪法。

    张显学的是钩镰枪,汤怀和王发,王财,学的也是枪,看来枪的功法最流行。

    今天王贵家来了个小客人,是王贵的远房表弟,因父母双亡要去江西投靠叔伯路过永和乡就来看望表姨何氏,王贵一问竟然是杨再兴。

    王贵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学了4年的武艺今天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王贵知道想要留下武痴杨再兴最好的方法就是投其所好也就是击败扬再兴。

    王贵对自己的武艺还是有自信的,到目前为止他可是和岳飞不相上下,再说杨再兴比王贵还小一岁,才12岁。在这时间段差一岁可是差别很大哦。还有杨再兴生的一副小白脸像,看起来有些害羞,笑起来有些腼腆,真的很欠揍(王贵长的不咋样,妒忌)

    王贵心里很舒坦能虐待杨再兴的感觉真的很好。

    满脸堆笑地对杨再兴说“表弟,听说杨家枪法独步天下,表哥我也学了几年不知能否见识下呢”?

    “真的吗?太好了,呆会你自己可要小心点”杨再兴一脸兴奋,象个小恶魔。

    看着杨再兴那兴奋的脸,王贵有个不好的预感,果然一开始王贵就发现杨再兴的枪法非常爆裂,冲满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完全就是一个暴力男,哪有一点儿小白脸的样。

    因为不是生死搏杀,杨再兴的枪法说难听点简直就是拼命的枪法,王贵打的很辛苦,王贵的刀法大气磅礴,也是以快为主,好几次都差些两败俱伤,王贵真是打的冷汗直冒,心惊跳,为了击败他又不能喊停。打了好久,杨再兴可能气力的原因开始出现小漏洞,王贵抓住机会,使用了一招败刀式,终于胜了。人也累得不行,主要是太惊险了,精神高度紧张。

    杨再兴坐在地上直喘气,高叫“太好了,真过瘾,等我修息好了明天再来。”

    王贵一听急忙说道“明天我有事,我看你还是和我兄弟岳飞比试好了,而且他也是用枪的,武艺不下于我“。

    扬再兴一听,双眼冒光“真的,你这还有和你一样武艺的枪手?明天一定要带我认识”同种兵器比试更有好处,能互相借鉴。

    第二天王贵带着杨再兴去找岳飞,没想到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把王贵晾再一边。

    不过王贵心马上又变好了,因为他们俩开始比试了,只见两条银龙飞舞,很快就变成飞沙走石,漫天都是枪影,只闻其声不见人影。撞击声有如放鞭炮似地噼噼啪啪不绝于耳,王贵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心里不骂道,坑爹啊,不带这样玩啊,看个比试都看得冷汗淋漓,心惊跳。过了好一会儿,他们终于分出了胜负,结果和昨天一样,杨再兴气力不续,岳飞胜。

    下午,汤怀和张显也忍不住和扬再兴比试了一场,与岳飞或王贵比试他们都是一起上的,下午他们也是一起上,结果打的不分胜负,打了好久,差点把他们三人都累得快脱力了。

    事后杨再兴非常兴奋提议要结拜,王贵心想这个提议不错,他比岳飞还大几天这样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哥了,便极力赞成,(事实上这几年王贵有意,无意地帮助他们三个,他们早就把王贵当大哥看待了。)岳飞他们也没意见,便决定隔天在王贵家中桃园内结拜。

    次王贵家中桃园内闹非凡他们的父亲包括周侗一起见证了他们的结义,结义的顺序是,王贵,岳飞,汤怀,张显,扬再兴。

    杨再兴在王贵劝说下也决定留在王家,和他们一起学习练武。

    转眼间到1117年了,刚过完年,周侗就把他们叫来告知他们,他们学的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主要是靠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到各处游历。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古时游历也是学业里很重要的一环,好比现在的实习但又重要的多。

    王贵一听非常高兴,长这么大他还没出过汤县,现在终于有了自保的能力能亲眼去看看这个大宋到底怎样。周侗因年纪有些大,再说也想不出天下还有谁能拦得住这五兄弟,还有王贵表现的完全就和成年人一样稳重。于是商定由王贵带队,出去游历两年内回来

    经过3天的准备王贵他们终于上路了。上路之前王贵要他老爹帮忙做些事,通过那5个在城中的饭店收留些10到15岁机灵的孤儿,再通过镖局把他们带到村中,由王发和王财带领教他们识字,练武,最主要的是教他们忠心,其他等王贵回来再说。因为王贵的出色表现王明坚信他儿子肯定不是池中物,对他提出的事都是尽力满足。

    一个风和丽上午,河南府即西京,(也就是今天的洛阳市),来了五位全贵公子打扮骑着高头大马神仙似的少年。

    走在最前边的少年满脸笑意,长的非常壮实白白净净,面目有些肥头大耳,眼睛不大却非常有神,一脸富贵相,一把很唬人的青龙偃月刀斜挂在马上

    左边一位少年一脸威严,就是又酷又帅的那种,倒提着一条象全钢的超唬人的长枪,不怒自威。

    右边那位少年一脸兴奋,长的也很壮实,国字脸,大眼睛,偏黑,也提着一条唬人的长枪。

    紧跟这三人的是一位提着钩镰枪看上去有些精瘦,却也神采奕奕的翩翩少年。

    最后一位最夸张,长的斯斯文文,一附小白脸相,看上去还有些害羞,年纪看上去最小,却也提着一条和左边那位一样的超唬人的长枪。原来这五位就是,王贵,岳飞,汤怀,张显,杨再兴五兄弟。

    还真别说西京给王贵他们的震撼真是太大了,一个城市内没有高楼大厦,却住着近百万的居民,那景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得到。岳飞,汤怀,张显,杨再兴他们一进西京就完全蒙了,分不清东南西北。街上人来人往,街道四通八达,两边都是店铺,叫买声讨价声,响成一片,真是闹非凡。

    还好有王贵,王贵前世是生意人,方向感特强,还不至于慌了神,分清东南西北后王贵决定还是先找家中安排在这开饭店王风。花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才找到王风开的小饭店。

    王风一见王贵,高兴的泪盈眶连说“少爷来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刚收到老爷的信说少爷近就会到,没想到今天就到了,真象做梦似的。”古时候因交通问题在外地遇老乡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王贵问了些西京的一些基本问题,并要了王风所能收集到的地图包括西京城内图,从前年起王贵就通过他老爹要求他们收集地图。王贵一路来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核实地图,并在地图上标名以些特殊的地形和河流。王贵他们吃过一餐饭后就离开找客栈住宿去了,王贵不想这个小店引别人注意。

    今天王贵想找家最好的拳馆试试,看看大宋的武艺怎样,也想看看几兄弟的威力,老是兄弟几个一起打来打去没感觉。

    最后他们选定了一家号称天下弟一的霸天武馆,一开始还没人理,王贵火了,提出要是能胜他们兄弟几个愿献上百两白银结果对方马上答应了。王贵有些心安,看来钱在古代也是好用的。

    王贵想第一场先探下虚实,叫汤怀上场,想到对方的名头和块头,便教汤怀要拿出全力,打起十分精神,要是实在坚持不住就认输可别伤了自己。汤怀也就是个14岁的少年,最听王贵的话,慎重地说“大哥放心,我决不轻敌一定全力以赴。”

    比试终于开始了,只听见“啪”的一声巨响,场上就只剩下一个目瞪口呆汤怀站在那儿,那个长的象健美教练号称天下第一的枪王整个人正挂在墙上,双手都是血,枪也掉了,在那直喘气。王贵,岳飞他们一看也呆了,怎么也没想到是这种况啊。

    还是王贵反应快些,乘着馆内一片混乱忙带着汤怀他们跑了。这时王贵才意识到他的几个弟弟不是普通人,都是天生神力还有配合的高级功法,要是全力暴发怕可能有上千斤的力气。(很有可能,我爷爷有练据他说从深山老道学的吐纳功法,普通材却表现出完全不可思议的强壮,据老一辈人传,我爷爷能一个人抱起要4到5个人才能抱得动的大树,负重100多斤行200多里,还有很多例子就不说了。小时候他老是以学武之人出头,肯定死的早为由就是不肯教我,他自己却活了90多岁。当时年龄太小不知道这功法的宝贵没学到真是可惜。)

重要声明:小说《北宋红旗如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