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同学少年

    二怪梦事件

    王员外他们并没想让王贵他们参加科举考试,因此周侗的教学也和别人不一样,上午文,下午武,文主要以孔孟之道和孙子兵法与吴子兵法为主,武;包括骑,,拳法,枪法,战阵等。

    王贵王贵每天都感觉很充实,白天上学,晚上练的大无相功。周侗教的都是以前没学过的。还有那大无相功也有些小神奇,练后神清气爽,记忆力也越来越好几乎过目不忘。只不过有点难练比家传的小无相功法复杂多了,还好有周侗指导。

    周侗教学已有两个多月了,王贵耍了个心眼,因王贵是成人的思维理解能力比小孩好的多,导至周侗教学加快了,(周侗教学以王贵为主,主要是看王贵父亲王明的份上留下教他们的,还有王贵表现出的聪明好学也很得周侗喜欢)。

    因教的太快,那两个几乎都跟不上,包括从第二天开始风雨无阻一直在窗外偷学岳飞也跟不上,王贵每天课后都帮他们讲解,直到他们理解或勉强理解。古人讲究尊师重道,王贵虽然不是他们的老师,但也赢得了他们的尊敬,称呼从胖子变成了王大哥,他们都是同岁。

    而王贵的两书童王发,王财,王贵也让他们和岳飞一样站在外边听讲,有空就教他们认字,讲解,还把家传的小无相功法传给他们,(小无相功法相对简单易学不容易出错)王贵对这两书童也是很看重,这两人可是目前真正属于他的班底。

    在宋朝请名士教学可是一笔大开销,岳飞的家境不算太差也算有几亩自己的田地,但还是请不起教书先生的,特别是象周侗这样的名士。但岳飞特别勤奋好学,很小的时候就在他母亲的教导下学会了识字,长大些后他就常站在私塾学堂外偷听先生为王贵他们讲课。至于周侗教学后除第一天外,更是一天都不落。周侗也很奇怪,当都没看见也从不理他。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曾益其所不能。”窗外下着今冬的第一场雪,岳飞和王发,王财,剁着脚跟着读《孟子·告子下》。王贵看着他们心想按历史周侗可是收岳飞为亲传弟子。很多东西特别的武艺可不是靠偷听,偷看就能学好的,可别把岳飞给耽搁了。

    古时的名士教的亲传弟子都不多,因为那要发很大的精力,而且亲传弟子的表现也代表着师傅的脸面,关系类似父子绝不轻易乱收。

    可为了岳飞王贵还是决定求周侗收岳飞为弟子。

    课后王贵跪求周侗“肯请先生收岳飞为徒”,周侗看着王贵好一会才说道“为何?”王贵说道“岳飞乃人中豪杰,神力过人,力气比我和张显大多了,而且聪明好学,任何事几乎一学就会,人还很讲义气,也从不见他欺负弱小。他还非常仰慕先生,肯请先生能收他为徒。”

    周侗看着王贵一会后笑着说“好吧,你叫他明天辰时到学堂找我,我收下就是,还有你那两个书童就让他们以后都站在后边不要发声就是”。

    王贵一听高兴极了忙说“谢谢先生,谢谢先生。”赶忙告退去找岳飞。事后王贵才知道,周侗观察了岳飞好久,岳飞又确实很优秀,早有心收他为徒,不过王贵认为主要是岳飞长的帅。谁不想自己的徒弟又帅又有本领呢?

    当王贵找到岳飞告知周侗明天辰时收他为徒时。岳飞高兴极了,眼眼中充满泪抱拳道“多谢王大哥”说完转就走了。岳飞如此惜字如金简直就是装酷,王贵就搞不懂如此之人能和别人很好地沟通吗?能很好地指挥千军万马吗?能让人都甘心为他卖命吗?不过王贵还是感觉到了岳飞深深的谢意。

    第2天,天刚微亮王贵就起来带着发财两兄弟晨跑,现在的王贵对自己的体特别看重,他深知体是革命的本钱。当他们跑到学堂时就看到岳飞父子提着礼品站在学堂门前。岳飞看到王贵也不说话,就朝王贵傻笑了一下。王贵心里特别高兴,尽然能看到岳飞傻笑,另一方面也为岳飞高兴。

    到了辰时周侗如期收了岳飞为徒,并传给他一功法,叫“降龙决”一听名字就很霸气,把王贵羡慕的不得了,两眼放光,直盯着岳飞手上的“降龙诀”。周侗见了笑着说“王贵别看了,你的不比岳飞的差,只不过侧重点不同,岳飞的“降龙诀”主要对武功很有帮助,你的是对体帮助更多。

    王贵想想还是体和智力更重要也就释怀了,那些功法最重要的就是持之以恒,就象运动员要训练一样,而且练多种也没任何好处。

    今天的天气特别好,晴空万里,地上银装素裹,几朵红梅傲立风雪之中,周侗的兴致也特别高,笑着说“过几天就要教你们枪法,今天趁着高兴舞一下给你们看看,也让你们感受下什么是枪”说完周侗抓起一把钢枪舞动起来,在嗖嗖的风声中,他手中钢枪一会如怪莽翻,一会如飞燕穿林,枪尖到处如繁星点点,红樱搅动,有如红云翻滚,声似翻江倒海,手捷如戏水游龙。

    把王贵他们都看呆了,真没想到枪还能舞成这样,电视上演的跟这比就是一个渣啊。

    最让王贵称奇的是,周侗舞完枪,都七老八十的人了也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原来古时候练武都是有配合吐纳功法,只有那样才能长时间地厮杀。

    据说周侗最擅长的是箭,王贵心里充满了期待,真没想到古代的生活也能如此精彩,王贵的心中又充满了希望。

    一切都向着王贵希望的那样走向了正轨,王贵开始规划以后的道路。王贵知道目前他自己还没能力做任何事,而他又有很多事要做,最有可能帮他的只有他老爹,想要他老爹帮他就要取得他老爹的认可。想要取得他老爹的认可就要拿出让他老爹认可的实力。

    王贵决定编个弥天大谎以求得父亲的帮助,正好这2个多月王贵表现太好了,弄得他老爹有些疑神疑鬼。

    晚餐后王贵来到他老爹的书房拜见口称“父亲,孩儿一直被一件离奇的怪事困扰不知当不当讲?”

    “你且说说,何事令你困扰”王明有些奇怪地看着王贵回答道:

    “两个月前就是孩儿摔破头那天,孩儿梦见自己飞上了天,到了天国,天国里的人住着比山还高的房子,能坐在铁鸟里在云中飞翔,速度比快马还快百倍,孩儿不知在那呆了多少天,好象人也突然明白了很多,孩儿现在还记得那儿的许多事

    在那梦中,突然有一天一条金龙找到我,口吐人言说大宋将有大祸,华夏子民有大难,说我怎么还有空跑到那儿游玩,接着就向孩儿扑来,过后孩儿就醒了。本以为此梦过于怪异当不得真,可是孩儿感觉自从醒来后,人突然明白了很多,还有在那学的东西好象真的很有用,接着就把阿拉伯数字0到9的各种用法还有加减乘除的符号都写了出来并讲解给王明听。

    王明听得目呆口呆,好一会儿才说,“贵儿你做的梦过于怪异,不要向别人说,先去休息,我和你周伯伯商量后明天再和你说。

    王贵心想,对不起了老爹,今晚你肯定要头疼了,因王贵知道他醒来后表现太过优秀。早有好事的家丁,奴婢相传王贵醒来那天有一天金龙窜进王贵的房间,笑称王贵被附体了。

    第二天晚上,周侗,王明,王贵在书房内谈了一个晚上,终于完全弄清了0到9和加减乘除符号的用法,发现确实非常实用,可这种方法要由一个9岁的孩子提出又太过惊骇世俗。最后还是决定先内部使用由周侗提出。

    周侗和王明马上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这是真的,那大劫难也很有可能是真的,王贵最有可能就是那应劫之人,王贵醒后的表现更象是一种验证。

    他们两人同时看着王贵不知要说什么,最后干脆把王贵赶了出去。

    第三天周侗教学对王贵特别严格,还讲了许多君王之道:如:“尊贤使能,俊杰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矣。”“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等,搞得王贵郁闷不已。

    通过做梦事件王贵取得了他老爹的初步认可,并且知道了家里的实际况。王明原本是武官因受人迫害辞官回老家,汤怀和张显他们的父亲原来就是王明的部将,家中的家丁,大多就是原来的亲兵。村中的佃户大多都是原来王明,汤文仲和张达的士兵,也就是说这个村就象一个兵营。

    交谈后王贵发现王明并不是走生意的料,雄心壮志也早就磨灭了,家产也不算很多,除不动产外拿现在来说也就是几百万,其实古时田地很值钱王明真算起来几千万还是有的。

重要声明:小说《北宋红旗如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