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既来之则安之

    公元1112年,9月9晚,相州汤县永和乡孝悌里(今河南省安阳市汤县菜园镇程岗村)昏沉沉的苍穹下,大雨滂沱,草木在狂风中不由已的摇曳着,天空中银蛇飞舞,闪电的流光洒了一地,几乎把夜幕中的林际村落,映照得清清楚楚。突然一声特大的惊雷响彻大地一条粗大的金色闪电象要把天空劈成俩半,又象一条金龙直扑王家大院。

    “醒了,醒了”房内传来一阵低沉的欢呼声。王贵只觉得头痛裂,又仿佛做个一很长的梦,在梦中他一会生活在古代,一会在现代。

    耳边一个苍然且略带嘶哑的声音响起“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真是上苍保佑”紧接着门外传来既亲切又陌生的哭声;“贵儿,贵儿”一会儿王贵就觉得手被一双温软的大手紧握着。

    强忍着剧烈的头痛王贵睁开眼一看,满屋都是穿着古代衣服的又感觉很熟习的人。王贵感觉好象还在梦中,接着又闭眼忍着头痛继续做那一会古代,一会现代的怪梦了。

    第二天清晨王贵很早就醒了,头也没那么痛了,他睁眼就看见趴在头睡觉的妇人。他也没叫她,自己也不动。他现在感觉很奇怪就象还在梦中。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开始想事的始末。

    王贵原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私人企业老板,钱不算很多也有大几百万,也是有车有房一族,那天也是晚上,王贵喝了不少闷酒(因看不惯那个贪官,贪的没了规矩说了些不该说的话,结果被那贪官整,亏了一大笔钱。)借着酒劲在中华网上大骂政府各种贪官,骂的那个难听连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正骂着起劲,窗外传来阵阵雷声要下大暴雨了,就起去关窗户,结果被一条金色的大闪电给劈了。醒来后就在这了。

    王贵抬起自己的小手看了看,又看了看周围;知道自己碰上了最狗血的穿越了,那梦中古代生活肯定是这也叫王贵的小孩的。不过这小孩的记忆很模糊几乎都记不清,只有非常亲近的人记得,比如正在头熟睡的妇人就是这小孩的亲娘何氏。

    王贵说不清现在心的好坏,前世快40了为了赚那些钱。又抽烟又喝酒体都快垮了也才赚几百万家产,可物价越来越高那也值不了多少钱。最主要的是感觉人生没什么希望,只不过是混子。王贵在高中时父母相续去世。30多了才结婚,婚后关系也不怎样,就是为了结婚而结婚那种也没孩子。王贵通过呼吸发现目前这具体很好,就是很虚弱,王贵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渴望。

    突然头上又传来一阵剧痛,王贵忍不住“哎呦”地叫了声,此刻天已大亮,头的何氏一听声响就醒了,睁着半开的眼就抓住王贵的手说“醒了,贵儿哪儿疼?,很疼吗?饿了吗?吃点东西好吗?王贵看着一脸慈脸色却依旧苍白,但细微处却又略显红润,显然是受过惊吓的何氏,心里一阵暖流涌过。忍不住说道“娘亲没事,就是有些饿。”

    “你躺好休息娘马上去给你准备”何氏一脸高兴急忙跑了处去。看着何氏的背影王贵感到很温暖。心想既来之则安之,也许这辈子能活出精彩来。

    王贵在上又躺了三天休养,只想起和弄懂了一些事,老爹叫王明别人都叫他王员外,是本村的首富,村叫麒麟村。他是家里的独子,今年9岁,是个小胖子。他躺在上的原因是他和他的两个发小一个叫汤怀,一个叫张显,他们三个人把好不容易请来的老师给气跑了,还把老师的胡子都给弄没了,罪魁祸首就是王贵用狗皮膏药把老师的胡子给粘在一起。据说方圆百里都请不到老师来教他们。他老爹气得拿木棍要打王贵,逃跑时从山上滚下摔破了头,昏了过去。

    第四天,王贵感觉体大好,便想到屋外走走看看古代的风光和弄清现在的具体时代,自己所处的地点。刚一出房门就碰上他老爹带着两小孩迎面走来。王贵赶忙走上前去请安“父亲安好,孩儿想到外边走走”。

    王明眼神有些复杂有愤怒,有慈,有心疼地看着王贵。过了一会说“出去走走也好,这两个小孩以后跟着你,做你的书童,以后做什么事都要小心,别惹祸。”说完摇了摇他那胖乎乎的头走了。

    王贵低头看了看这两小孩,这两小孩生的倒是眉清目秀一脸机灵相,约7到8岁的样子,看上去有点怕王贵。王贵知道这肯定是父亲派来的眼线。王贵也很快弄清了他们的底细,他们更大的一个叫王发,偏小些的叫王财两人都是8岁,一个年头生,一个年尾生都是管家王安的儿子。

    王贵带着这发财两人出门了,一拐出门口还没看清眼前山清水秀的美景,就听见“胖子,胖子”的连声高叫,一看原来是好朋友,汤怀和张显。看着汤怀和张显,王贵突然想起他们是谁了,王贵,汤怀,张显不都是岳飞的得力部将吗?接着他脑海里又出现一个叫岳飞的带着微笑又满脸倔强小孩形象。

    王贵惊呆了,也一切都明白了,这是北宋末年是中华民族悲惨的开始,对王贵来说也是一个天大的机遇。前世王贵就是一个理想主义着,有着巨大的野心,最佩服的就是**,最喜欢的词就是**的沁园雪。王贵感到的不是害怕,而是莫名的兴奋,他不想起一句经典台词,一切皆有可能。

    望着这两个满脸兴奋边跑边叫的小破孩,王贵一阵无语。发了好一会呆才骂道,“你们两个家伙,我都快摔死了,也都不来看我”

    “冤枉啊,胖子我们都被关了3天,今天才能出来,一出来就跑来找你了,”那两个小破孩跺着脚急忙辩解道。王贵想自己忘了太多东西要了解还要靠他们,便对他们说“算了,不怪你们了,我这次摔了头忘了好多东西,一会你们给我讲讲,好多天没出来了,我们到处走走看看怎样?

    于是王贵就带着4个小破孩开始逛起麒麟村来。此村有一条宽约5到6米的小溪从西到东横穿而过,小溪清澈见底能看到小鱼在水中遨游。小溪靠南边是村中维一的一条宽7到8米得大路。村民大多都住在南边,北边主要是田地。村的四周被群山环抱,最高的山就叫麒麟山。村算是大村了有200多户人家约有1000多人,村民以种小麦为主。河边还有高大的水利水车用于灌溉用的。一副安静祥和的农村景象。本想去看看岳飞,可是王贵心又点乱,他对岳飞很看重,不想草率见面。借口有点累回家了。

    一进家门就听见客厅里边传来老爹王明兴奋的笑声“真是太好了,一切都拜托周大哥了”王贵心想谁能让老爹如此高兴,赶忙走进客厅。一进客厅就看到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精神焕发,神采飞扬。旁边,汤怀和张显之父汤文仲和张达也是满脸堆笑。

    王明见王贵进来很高兴拉着王贵的手说“快来拜见你的先生,你这先生可了不得,他可是你爹的好大哥,关西名士,文武双绝的周侗。”

    “弟子王贵拜见老师”王贵一听是周侗心中大喜赶忙上前叩拜。周侗见王贵长的看上去有点胖其实是壮实,因成年人灵魂的关系,王贵的眼睛冲满着稳重和智慧,又听那3位员外所说他们三个小孩都是天生神力。周侗心中很喜欢王贵,就是有些奇怪这王贵怎么看都不象玩劣的孩子。等王贵叩了3个响头后,周侗笑着说“好,好,贤侄起来我这有一本强健体的运气吐纳之法,送给你做见面礼”(中国古时的气功配合运动确实有神奇的效果,但没有武侠小说写的那样夸张)王贵一听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还有这东东,呆呆地接过一本古朴的线装书,封面写着,“大无相功法”。

    “还不快谢谢你周伯伯,他的功法肯定比我们家的强多了”,原来古时候很多大户人家特别是习武人家大多都有一到几种配合武艺的运气吐纳功法。各有各的侧重点,威力相差不是特别大,主要在持之以恒。就象我们训练,普通体育老师和国家级教练教的肯定有差别。

    “谢谢先生”王贵赶忙道谢,周侗:“无妨,功法好坏尚在其次,贵在持之以恒,你晚上先看看,明天再和你讲解”。王贵起站在一旁点头说“是”。

    接着门外就传来了,汤怀和张显的声音。原来他们也被他们的父亲找来拜周侗为师的。他们开始还有些不乐意被他们的父亲一瞪眼,就乖乖的拜了。因他们的父亲原来都是武将都有功法,周侗也就没给他们新的功法。

重要声明:小说《北宋红旗如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