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动 已婚女人

    他接着和我说,她叫艳丽。



    第一天,中午休息的时候,他一个人去报社的他路过雪地的时候,她和同事们正在拍照。他觉得她美,她觉得她应该是她的妹妹,或者是毕竟要成为恋人的那一个人,他没想到她的年轻会被她呵护的那么好。年轻时自由心里的一种写照。她是他见过最美丽的。



    他就那么看着,极短的目光,但是那个印象却深深的印在脑海了,这个印象后来被偶然的相逢逐渐地强化。在楼梯里,在办公室里,在食堂里,早楼梯,在过道,在办公室……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对边漠视的人。也不想陷入固定的忙碌而忘记了自己,他甚至不太会生存,但是他生活,就像他她一样。



    他心动,就是那一眼,他心动,只要往前,就是的悬崖。他愿意跳,这出乎他自己的意料。



    他觉得她美,在这样的年龄的时候,她的美显得那么年轻,那么自然,端庄,那么恰到好处。不快不慢,不那么但也不那么冷淡。



    他在楼梯里的时候,迎面碰见她了,他鼓起勇气看着她的眼睛。



    她也看着他,一秒,两秒,三秒……



    他说,去吃饭啊?



    恩。



    这颗糖果你吃,他说。



    她伸出手,接住了,是你的喜糖呢?



    不是,就是给你吃的。



    她笑着下楼去了。



    



    她后来和他说,因为那颗糖之前的眼神让她的心振了一下。她告诉他,他的眼睛很美,睫毛长长的,像女孩子一样,能说话。



    他问,那你听见它说你了么?



    她说,有些事不要说出来,那才是最好的。



    她开始叫他小男孩,这也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去广东的半个月,为一些事提供了自由的空间和时间。



    他们隔着一道墙,他觉得她很近,他给她电话,说晚上一起出去走走。她说好的。



    他们一起去附近的小街吃了天麻排骨汤,又吃了螃蟹粥,他们一起往宾馆走。他走在和她近的那一侧,和她说话。他问她喜欢吃什么,去过哪里,问她有没有好,喜欢哪个作家……一路上只有他在问,她在答。



    走在荷塘边的时候,知了叫声振聋发聩。他说真吵,他说这话的时候,有顺便说了一句,你真美。她没听见,也可能听见了。她笑了转过,俯在栏杆上,看着远处。



    他和她站在一起,他问,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她笑着,许久没答。然后侧过对他说,我不是小姑娘了,有些话不要说的好,心里懂就好。



    那你懂么?他心跳得很厉害。



    你说呢?



    他悬下手,停了好久,他试着鼓起勇气去勾她的手。



    她知道他正碰着她。她收回手,抱在前,说,回去吧。



    他呼出一口长气,像一个被扎了得气球,顿时瘪了。



    在房间门口,他对她说,你很美,是我见过最美的,正是因为你的年龄,才会有这样的美。我希望你快乐,就像你带给我快乐一样。



    她问,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我不快乐么?



    你快乐么?其实酸甜苦辣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嗯,你年纪轻轻,倒是会讲理,来事的,好了,休息吧。她怕自己说的太多,透露心里柔软的信息太多,于是自动结束了谈话。



    



    他回到房间,无法入睡。



    她也回到房间,他那句你快乐么的话一直在她心里想着。是的,我快乐么,她想。她似乎很久没思考过这个问题了。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她还很关注自己的内心。在意自己的快乐,她也是一个乐意跟着自己的感觉走的人。不强求,不刻意,不那么努力,也不那么固执。那时候,边有很多追求她的人,但是她行云流水,独来独往的作风,似乎边很少有一个男生真正能走近。她试着谈过一场恋,那个公认的不错的男生,成绩好,家庭也不错,还是学生会干部,会谈钢琴,还会画画,为人也不滥。最主要的是愿意为她在寒假骑车400公里走了40多里的山路到她家里看她。



    她父母喜欢这个男生,村里的老人见了也觉得这个男的好。



    后来她们就在一起了,男生牵她的手,她对着他笑笑,就随他牵着。他放开了,她也就放开了,男生陪她坐着,她就坐着,没有说太多的话。男生要吻她,她推开了,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她都推开了,但并没有说为什么。



    后来实习的时候,他和她就突然不联系了,直到有一天回到学校,男生在宿舍楼下拦住了她,问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这几个月去哪了?



    于是她问,你去哪了?



    我生病了……男的没说下去。



    那你现在好了没?她还是那么冷静。



    好了。说完,男的转就走了,直到毕业,分配,直到现在就再也没出现过。



    直到现在,想起这一段,她都没有回忆起真正过的感觉。



    是自己当时年纪太轻,还是真的不懂,还是真的没碰对人。



    在报社一晃五年,边似乎出现过上百个各种款式各种份的男人说喜欢她,她,要和她在一起。有和表姐聚会时认识的赌徒,有有妇之夫,有官宦子弟,有做生意的,有老师,有医生,有编辑,有作家,有买鸭子的,有开旅馆的,有讲师,有教授,有造桥的,也有卖水果的……



    有多少人真的喜欢他,有多少人只是勾引她,有多少人只是寂寞了,她不清楚,她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她回绝的态度并不冷漠,相反还有一些理解,但是这样的冷静足以让一个男人对此望而却步。



    直到29岁,她觉得自己是该结婚了,报社主任给他介绍的省宣传部的一个科长。能说话,也能写字,家里也不错,关键是可以和她聊聊茨威格,聊聊伍尔夫。这些是她内心真正想和别人交谈了。



    主任问,可以么。她没说。主任着急了,又问,你不行也给我个话,我好回了他去。



    她说,那就行吧。



    什么叫,那就?



    行吧。



    主任嘿嘿笑,行了就好,行就好,他可是真喜欢你。他爸爸可是我的老上司,你们能成,事我来办。



    于是她和科长开始交往了,科长牵她手,牵完马上就开始抱她,见她也没拒绝,就开始亲她脸蛋。等科长再要重点进攻的时候,她竖起右手挡住了,她说,等等,慢点。



    科长说,不慢了,都半年了,亲都没亲过。



    她开始笑,一笑科长就更来劲了,说,要不去我家吧,爸妈都不在。



    



    后来,科长带她去了趟北京,在**广场,科长单膝下跪向她求婚了,说,嫁给我吧。让**,让国徽,还让**老人家见证我对你的



    她有点意外,又有点窘迫,广场上巡逻的人朝他们走来。那场浩浩的自由之政治风暴还未过去,她有点害怕。她说,你先起来,你先起来。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好,我答应,你起来。



    她伸手去拉他,他却把戒指戴到她手上了。



    一个月后,他们结婚了,她有些迷惑,也有些差异,总感觉这里面少了点什么,她觉得自己做错了,但是好像又该是这样做。



    宣誓的时候,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她听见自己的老母亲在下边哭,科长的眼里也有泪水。牧师问她愿意么?她说愿意的时候,就突然止不住掉了下眼泪,一种说不清的绪在那一刻蔓延……



    全场的人都在为他们鼓掌,为他们祝福。



    生活总是平淡的,她有了女儿,叫豆豆,上班下班,做饭,写点小文章。



    



    她总是在丈夫抽烟的时候,大声咳嗽,但是她从不埋怨什么,她觉得女人就该这样。她觉得丈夫就是丈夫的,是女儿的父亲,是家人,是家人就要好好对待,就是这样,科长偶尔会接她下班。偶尔会带她出去吃饭,但是偶尔也会消失,带着满嘴的酒气冲进屋子,扑在她的上。无所谓好还是不好,生活就是该是生活,如果责任还能容忍,还能看淡这样那样的不如意,那就是该这么安静的平静地过下去,不要去改变什么就是幸福的。



    她也在回忆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算过,还是自己根本不能



    她喜欢西方现代作家,特别是对女有特别洞察力的作家,茨威格也好伍尔夫也好,哈代、小仲马都喜欢。她也喜欢印度的哲学,一个人在菩提树下,一个人想着自己奔跑在丛林里面,阳光把自己照得斑驳。她仿佛能看见自己细细的汗珠。她喜欢那样,想象着露珠从花朵上滴落,她能从那里看见一个全新的事。和任何时候相比,她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即便有女儿有家人在边的时候她也觉得幸福。安宁地让她觉得安心,或者忘记了自己青时候对未来的幻想,甚至忘记了自己真的是在活着,为自己活着。



    



    其实在广东那些天,她没有接受他任何的关于的表白。每一次她都主动地把他将要说的话压了下去,或者直接告诉他,这样的话不要说了,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



    



    她只是来到他的边,告诉他她愿意和他在一起走走,听听河水在夜晚拍岸的声音。她说时间很少,要赶回家去照顾家人,但是她愿意和他走走。她从未埋怨什么,即便生活真的不像她期待的那样完美。



    他告诉她一定要好好生活,像一样美好地生活着。既然迟到了,就不要再错过了,在余下的时光里,细细雕刻彼此的内心,让生活变得充实点,变得期待多点,变得更加宽容,更加美丽,就像她在他眼中的那样。



    



    故事在火的夏天,总是有汗涔涔的形象,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他坐在河边,一个人,捡起树叶,在手中旋转着,他想着她,时间仿佛停止了。她就是那个世界,住在他的心里,想她的笑,想她远行的背影,想她骑车的样子,想着她给孩子买早餐的样子……他在那个报社庆功的黑夜,真想和她一起逃走,逃到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去,只要告诉他,他是和她在一起。



    他只要吻她,他觉得自己是有点醉了,他在她怀里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不是因为离别,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在这个时候他那么着她,那么地深不测地着她,即便是一刻的温柔,也会使他心满意足。他想就这样吧,不要向前了,不要索取了,他怕自己掏空了,怕不起,怕等不起,他对自己说慢下来,慢下来……让走慢点,好走完一生。



    



    她说,我只信任你的眼神,也信任自己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女人该特有的吧,我相信了你说的每一句话。我也相信了,生活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可能的感也不可能发生在我最年轻的年龄。我觉得我错过了什么,我现在遇见了你,不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你给我糖时,我看见的眼神。我相信了它。



    



    他一直想告诉她自己的成长,好告诉他内心的不安与自卑,以及那桀骜不驯的来源。想告诉她是多么地想早早赶来,在合适的时候遇上他,着她,和她走上红地毯。但是对生活的不自信,对现实的了解,使得他不得不变得小心翼翼,即便他一直是一个粗心的人。他对她说,无关乎季节和年龄,无关乎其他,只是在这个时候他遇见了他,他觉得心里温暖,觉得心动,觉得自己就该那么去做,去等她,或者作为一个她的人出现。

重要声明:小说《爱的一瞬间之西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