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逮了兔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kelian88 书名:超级配种师
    这次政府常务会开得很顺利,大家各抒己见,特别是几个土生土长的宾宁县干部,根据宾宁的实际提了几个不错的建议。欧阳晴雪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动,又平添了几份信心。

    县委常委会对欧阳晴雪的方案也给予了肯定,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胡一饼这股东风了。兔子也完成了囤积居奇工作,只欠胡一饼这股东风了。当胡一饼慷慨地贡献出祖传中药养猪配方后,这股东风吹得更加猛烈。县委宣传部从正面,也就是党政媒体主战场发起鼓吹,欧阳县长麾下的秘书们从侧面,也就是各大网络论坛发起鼓吹,胡一饼从后面,也就是民间小道消息发起鼓出,宾宁县的中药养猪好似一夜间风靡起来,一时间宾宁猪贵。

    在全球猪市场低迷的况下,宾宁能够逆势而上获得成功,是有独特背景的。猪流感甲型h1疫苗就是宾宁研制成功的,加上中药养生的理念在张悟本等大师的鼓吹下,连绿豆都跟着风生水起,何况有十几味中药的秘方猪呢。最重要的一点,宾宁的猪的确有独特的风味,因为是山猪,主要以草和杂粮为主食,而且多是放养的,大多数农民把政府盖猪圈的补贴用了给自己盖房子了,也是,人还没地方住呢,畜生到先住上了,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当然不会甘心了,就像领导还没住上三居室,下属先住上了一个道理。

    “独眼,这次咱们赚大发了,中药全部脱手了,净挣一百多万哪!”兔子声音中带着难以置信的颤抖。胡一饼赚了个盆满钵满,没有一点发国难财的愧疚,人家这是凭知识吃饭,知识就是财富,知识改变命运,胡一饼给知识无用论的那些家伙上了活生生的一课。

    “瞧你那点出息,一百万就拿不住了?很快我们就会有一千万,一百亿!”胡一饼聊发少年狂,顿时豪气万丈。这是可以理解地,就像二十多岁就提拔处级干部一样,感觉国家主席也不够干的,几个跟头一载,街道的工会主席也可能就干到头了。

    胡一饼很快就载了一跟头。兔子被逮了,涉嫌非法经营。中药销售国家有着严格的规定,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倒腾的,胡一饼当然知道,但他存些侥幸,宾宁地处偏僻,政策宽松,不会这么较真,鞋厂的经营就是这样,啥手续没有,照样干得很火,胡一饼尝到了一点甜头,很快就吃了很大的苦头,他不知道,鞋厂的生存没有危害到其他人特别是利益集团的的既得利益,而倒腾草药却让很多人不爽。最不爽的就是朱大洋,侯宜斌的天然盟友。

    朱大洋被免职后,在畜牧局局长弟弟的朱大虎的支持下,自己搞了一个养殖场,规模也不小,特别是有朱大虎的庇护,养殖场发展很快,眼看就到开花结果的时候,结果被中药猪搞得残花败柳,几千头猪在栏里无法销售。没办法,本地市场饱和,外地人来收购,人家只认中药猪,就是联合国秘书长打招呼,也还是只认中药猪,商人吗,说的好听点就是在商言商,说的俗点就是认钱不认人,没钱赚,谁认识谁啊!朱大洋急得抓耳挠腮,突然想到侯宜斌。

    侯宜斌对朱大洋的召见不敢丝毫怠慢,现在虽然朱大洋不是自己领导了,但自己小辫子在人家手里握着呢,况且朱大洋是地头蛇得罪不起,以后也有仰仗的地方。侯宜斌听了朱大洋的诉苦,不动声色,沉思不语。其实侯宜斌没来之前就知道朱大洋要找他干什么,早就打好了注意,现在装出这幅模样,无非表明自己平时没有揣摩领导的心思。领导的心思和女孩的心思一样,没事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一旦你猜明白了,他(她)也就很快和你说拜拜了。

    “朱场长,这件事的确很难办,现在都在炒作中药养猪,你我都算养大半辈子猪了,当然知道这不过是噱头,但大多数人不知道啊,大家都认这个。现在还没办法辟谣,这是县政府搞的富民工程,谁敢搅这个局啊,难啊,难啊。”侯宜斌装模作样地想了半天,叹了几口气,十分为难的样子。

    “老侯,你就别卖关子了,你的弯弯绕,我还不知道哇。”朱大洋都火烧眉毛了,看到侯宜斌还慢条斯理的,心里暗自恼怒,他还不知道候宜斌吗,这个老猴子,精怪得很,一肚子的坏水,一肚子弯弯绕,还装清高,要不是事关重大,自己和老弟的全部家都押在上面了,赖地去招惹他,弄不好真怕他把自己绕进去,这种人不得不防啊。

    “中药养猪这件事,十有**是胡一饼搞得鬼。”提到胡一饼,候宜斌毫不掩饰自己的恨意。

    “妈的,又是这龟儿子,老是给他爷爷我过不去!”面对共同的阶级敌人,朱大洋怒火浇油,把自己都骂进去了。

    “听说中药的配方就是胡一饼搞的,有个外号叫兔子的,在炒作之前就囤积了大量的中草药,这个兔子是胡一饼老乡,两人来往密切。据我所知,兔子没有资格购销中草药,如果把他搞进去,再做些工作,使些手段,让这小子招认胡一饼幕后主使,为的就是囤药发财,这样中药养猪的噱头就不攻自破。”候宜斌毒计一出,朱大洋连声叫好,这就叫蛇鼠一窝,狼狈为啊,这两只蛇鼠或者说两只狼狈,开始密室密谋了,男猪脚又要遭难了。

    兔子终究没有逃脱蛇鼠狼狈们的暗算,如约地进了号子。朱大洋的工作做的很到位,兔子就像被秘密逮捕似的,当胡一饼知道消息的时候,兔子已经进去三天了。一切就像候宜斌算的那样发展着,除了没有算出兔子的硬气和义气。兔子一口咬定是自己想挣钱,就倒腾点草药,正巧赶上当地政府发展中药养殖,仅此而已,自己顶多是投机倒把而已,投机倒把这罪早没有了,你说非法经营就非法经营,该逮该判该枪毙,爷都认了,咋地咋的吧!案件进入僵局,检察院和公安局也无招了,准备移交起诉。

    为了扳倒胡一饼,朱大洋这次动用了国家司法的力量,没想到咱们的男猪脚就像打不死的小强,又过去了。如果说在中国,还有一样东西可以对抗司法,那就是夹带了强大民意的党委政府了。维稳压倒一切,神马浮云都要为稳定保驾护航,党委如此,政府如此,军队如此,司法亦如此。胡一饼在处置东滨中大超市群体**件中,同感受地体会到民意的强大,结果引导的民意,简直就是摧枯拉朽的洪水猛兽。

    艳阳高照,风清气爽,真是个上访的好天气。宾宁政府门前,黑压压的几百人,坐在地上,打头的几个人有米大发,柳万宗,廖桃花,竹竿上挑这几个横幅,白地红字,猪血写的,“亲商富商不能放狗!誓死保护投资人!”“谁砸我们饭碗我们就砸谁吃饭的家伙!”“吃水不忘挖井人,过河拆桥不是人!”这些标语不知谁撰的,很有杀伤力,几百口人齐声喊出来,更具震撼力。米大发到底是村长兼族长,上访打头阵丝毫不含糊,夫唱妻随,廖桃花也还不输阵势,尖亮的嗓子喊得都沙哑了,太给力了,搞得米大发都有些吃味了。

    不用说,这次群体**件的策划人是胡一饼。兔子进去后,胡一饼一直在想办法把兔子捞出来,但是在宾宁人生地不熟,门路也不多,虽然和美女县长有些瓜葛,也限于公事,兔子到底是因为什么进去的,事大不大,这都不清楚,怎么向美女县长开口啊。胡一饼隐约感到这件事肯定和自己脱不了干系,兔子在里面时间长了,事只会越来越大。急之下,胡一饼想到中大超市那次上访事件,本来中大超市从法律上不负什么责任,但最终还是补偿不少钱,说明民意的强大,合理利用民意可以达到很多看似不可能的效果。胡一饼找了柳万宗面授机宜,一如既往地甘居幕后。按照胡一饼的要求,柳万宗告诉米大发,鞋厂要关闭了,厂长被人陷害关进号子了。米大发一听,比亲娘老子进去了还着急,自己明天还要去隔壁县作招商引资的报告呢,你跑来说鞋厂憋了,我怎么给人家说呢,还不把我这张老脸瘪了。再说了,鞋厂给自己的实惠也不少,逢年过节的还主动来慰问村干部,那次不千八百的。米大发立即召开族群会议,注意是召开族群会议,而非村委会,而非支部会,米大发同志浸农村数十载,扎根基层几十年,什么时候开什么会,绝对错不了。

    米大发简明扼要地说明了况,最后强调一点,厂长进去了,以后要想三六九吃顿不可能了,伢子女娃上大学不可能了,小伙姑娘找好媳妇好婆家不可能了,太多的不可能,让米家洼村群激昂,血沸腾,恨不能立即把陷害厂长的人弄来一人咬一口。消息很快在周边村散开,那些指望鞋厂过上好子的村民,自发的集中在鞋厂门口,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件就要上演了。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配种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