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一罐禽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kelian88 书名:超级配种师
    眼看欧阳晴雪就要栽倒地上,胡一饼眼疾手快,一下抱住欧阳晴雪,直觉幽香扑鼻,沁人心肺,更要命的是,胡一饼感觉到手里软绵绵的、滑腻腻的,居然一把抱住了欧阳晴雪的脯。胡一饼虽然头脑一片空白,仍感觉到一股血直往脑门涌,鼻腔火辣辣的,不会窜鼻血吧,处男的火气大啊。

    “我没事。”欧阳晴雪被一个血青年抱着,又羞又窘,好在是过来人,强迫自己调整好绪。

    “对不起,我……我……”,胡一饼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本能地把手松开。

    “谢谢你,我休息一会就没事了。我有个不之请,还请胡技术师答应。”欧阳晴雪脸上病态的绯红,愈发的滴。

    “请讲。”胡一饼心头怦怦直跳,不会把我“潜规则”了吧,要是这样的话,我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我生病这件事,还请胡技术师保密。”欧阳晴雪恳求地望着胡一饼,美目中闪过一丝忧虑。

    “你放心,我会守口如瓶的。”胡一饼有些自嘲,感自多多了。对欧阳晴雪这一要求,胡一饼还是能理解的。关于领导的健康状况,这里面学问大了。国家领导人的健康况是最高国家机密。比如朝鲜的金老大,打个喷嚏被美国谍报人员知道了,就是如获至宝。当年我们的毛老大,有事没事在长江扎几猛子,也就是为了告诉世人“我能”!一般领导人生病的时机、严重程度等等,更是高深莫测。

    吹面不寒杨柳风,胡一饼出了医院,清徐的风,温煦的阳光,步履匆匆的行人,让胡一饼回到了现实世界。就当一场绮丽的梦吧,了无痕迹,与美女县长的交集只能限如此了,总之,我来过,看过,搂过,没错过。

    一夜没休息好,胡一饼又累又饿,打算先找个地方吃个饭,再休息一下。一家饭店一下子吸引了胡一饼,吸引胡一饼的是这家饭店的名字,居然叫“一罐禽兽”。这是一家以野味为主打的饭店,起这么名字倒也形象。因为是早上,这家饭店还没营业,几个小伙计在门口处理一些野味,像野鸡,狍子,野兔,种类还不少。胡一饼准备中午带叶子品尝一下,让小丫头也打打牙祭。

    随便吃了早点后,胡一饼困意消了,盘算这次因公进城,怎么假公济私,办点自己事。老是窝在养殖场搞益生菌,与叶子联系也少了,叶子已经有意见了,上次回家居然没有到养殖场找自己,以前可从来没有过。叶子每月回家一次,第一件事是先到养殖场找胡一饼,也没有别的事,就是给胡一饼宿舍打扫一下,把塞在底的鞋子衣服找出来洗洗,和胡一饼聊聊学校的趣事。这时候的胡一饼就像一个快乐孩子,与叶子天南海北的扯,还不时爆一些童年的糗事,这些糗事从来都是闷在胡一饼的心底,只有在叶子面前才肆无忌惮的讲出来。可是上次叶子回家,没有找胡一饼,胡一饼有些不安,这次到宾宁县城正好找叶子出来吃个饭,拉补一下关系。

    “你来了。”叶子见到胡一饼,心里很复杂。到现在,她还不知道怎么称呼胡一饼,草儿喊他叔叔,妈妈喊他大兄弟,按道理自己也应该称呼他叔叔,可她打心底不愿意。每次见到他,都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候,可开心过后,就是不由的担心,担心自己的开心不会长久,担心自己的开心一睁眼会是梦。上次回家,自己故意没有去找他,就是要看看自己不去看他会怎么样,结果自己变得更糟,这段时间干什么都不在状态,本来一直是自己强科的英语,摸底考试居然才考了八十多分,以前都是满分的。

    “叶子,我中午请你吃大餐吧。”少女的心事,胡一饼怎么能明白,讨好似的邀请叶子,生怕叶子拒绝。

    “不用了,要请就请我吃米线吧,擀面皮也行。”女孩子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能省还是省的。所以判断女孩子是处在正追求状态,还是已追求状态,吃饭的时候看女孩的点菜就**不离十。

    “这次吃饭不单是吃饭,还事关我们事业发展大计。”胡一饼这话倒不是哄叶子的,他的确有个想法。这个想法就是受到“一罐禽兽”的启发。胡一饼在城市生活过一段时间,知道城里人对吃非常的讲究,为了吃到一口新鲜货,不惜开车上百里,找农家饭庄,饭钱还不够油钱的。不过这几年,农家饭庄的饭菜也不地道了,一方面,长菜的菜地受到的污染越来越重了,另一方面,种菜人的心地受到的污染也越来越重了,所以城郊边的农家饭庄遍地都是,但能正常营业的并不多。现在又流行野味饭庄,不过这种野味饭庄是半地下状态,毕竟许多野生动物都是国家保护的。但“一罐禽兽”饭庄能在县城堂而皇之的开张,胡一饼有些好奇,想看看这家饭店有什么法宝。

    胡一饼把自己的意思大致给叶子讲了下,叶子不再说什么,默默地跟在胡一饼边,听听胡一饼讲一些在宾宁县城的见闻。叶子还是第一次和胡一饼逛街,看着边年轻的侣,挽着胳膊,在街上幸福的偎依在一起,叶子的脸有些发烫。

    “一罐禽兽”饭店的生意,没有胡一饼想象的火爆,现在正是中午吃饭的高峰,但这家饭店人并不多,三四桌人的样子。胡一饼找了一个靠窗的桌子坐了下来,服务员上前递过菜单。胡一饼翻看了一下,上面的野味还真不少,油炸的,煎炒的,红烧的,胡一饼把菜单递给叶子,让叶子点菜,叶子没接菜单,说自己不饿,让胡一饼点。胡一饼点了野鸡,野兔,还有两个野菜,不一会饭菜上齐了。菜做的不错,口味也很地道,量也足,最后结帐还不到一百块。这样的饭店生意应该火爆的,怎么没多少人呢。

    “叶子,你觉得这家饭店的菜做得怎么样?”胡一饼看到叶子对这些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胡一饼有些诧异。

    “还行吧。不过没妈妈做的好吃。”叶子不知道胡一饼为什么对这些野味这么感兴趣。

    “对啊!”胡一饼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些什么。这家饭店的生意不好,不是饭菜不好,也不是饭菜不便宜,而是没在正确的时间开在正确的地点。宾宁是座山城,有打猎的传统,就是生活在县城的人,假期没事的时候也到乡下打两枪,对野味并不稀奇。虽然现在很多地方猎,但宾宁,一来地处偏远,山高皇帝远一些政策到这里,力度就大打折扣了,二来宾宁有不少少数民族自古狩猎为生,特殊的民族国策,使这里到现在还有猎人这一古老的职业。如果这家饭店开在东滨市,一定会火爆。只是在东滨开这样的饭店,麻烦不少,经营野生动物许可证的办理,环保人组织的抗议,哪一条都不好解决。不知兔子有什么高招,这家伙脑袋活,擅于打擦边球,钻政策空子。

    胡一饼把叶子送回学校,给兔子打了个电话,让他晚上到自己的宿舍研究重要况。兔子现在就是胡一饼的狗头军师,办个什么事还真少不了他,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三教九流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人,要不他能找**借高利贷吗,不过兔子这个人还是讲究个知恩图报的,胡一饼帮他还了高利贷,还让他负责鞋厂,他对胡一饼是死心塌地的跟从。

    胡一饼回到养殖场,意气风发,自己可是美女县长亲自召见的,用官场上的话说,自己就是县长的人,别人对待他之前,就要掂量掂量了,丫的,有后台的感觉就不一样,为啥呢,走路腰杆直呗!

    “唐场长,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侯宜斌汇报完手头工作,半起子,要走的当口,好像临时想起一件事似的。

    “哦。”唐基业低头看着手里的报告,未置可否。

    “最近有很多人向我反映,胡一饼技术师经常绕过场部和县领导接触,风言风语很多啊。”侯宜斌皱着眉头,很为难的样子,好像这件事自己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不过到底很是说了。

    “这是我安排的。”唐基业淡淡回了一句,头也不抬地继续看报告。不管怎么说,唐基业还是有些良知的科学家,没有找人敲挡自己门路人的脑袋,加上对胡一饼心存内疚,对胡一饼的事都是听之任之的,所以在听到侯宜斌的报告说,给胡一饼打起了掩护。

    “是啊,我想胡技术师也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些小人乱嚼舌根头。”侯宜斌恨恨地说,其实乱嚼舌根头的小人就是他自己,侯宜斌心理有个结,这个结一直在折磨他,就是他冒称胡一饼piaochang的事,一看到胡一饼就想到这件事,恐怕胡一饼知道这件事找他麻烦,所以一直找机会想把胡一饼赶出养殖场。研究疫苗的事,以侯宜斌的老巨滑,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他认为唐基业和他应该是统一战线的,没想到唐基业居然维护了胡一饼,所以顺着唐基业的话,立即改了口风。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配种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