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庆功酒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kelian88 书名:超级配种师
    “下面播报一组简讯:我国甲型M1病毒疫苗研制成功,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CCTV《新闻联播》播出这条新闻时,胡一饼正在参加庆功酒会。中大公司在下属的五星级酒店中大国际酒店召开庆功酒会,庆祝中大研制的甲型M1病毒疫苗首批下线。作为最大的功臣——的下属,胡一饼对着一瓶叫不出名的红酒猛灌,这酒估计贵的,多喝些,找点平衡,要不太憋屈了,个熊,自己辛辛苦苦搞的东西,成为别人家的,等于老母猪怀仔怀了几个月,下的猪仔争赶着往草驴叫娘。

    胡一饼真是遇人不淑,又被摆了一道。前不久,胡一饼拿着撰写的《关于在野猪血清中培养甲型M1抗病毒疫苗的可行研究报告》,兴冲冲地找到唐基业,建议唐基业协调农业部和卫生部的专家对野猪进行病毒抗体研究。胡一饼作为一名高级配种师对病理学、病毒学和防疫学的知识只能是了解,要靠他自己研制出疫苗,他还没那个实力。

    听了胡一饼的介绍,唐基业不置可否,让胡一饼先把报告放下,容许有时间再考虑。胡一饼走后,唐基业的心狂跳起来,搓着手,不停地在办公室来回走动。唐基业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这个绝好的机会要不要利用。唐基业刚听胡一饼的介绍,就明白了胡一饼的意思,作为畜牧业博士的他,清楚地知道这件事的重大意义。唐基业是个学者,最大的追求不在商场和官场,对他来说,最大的乐趣还在科研,他之所以出任场长,是因为这个份可以给他的研究提供更多的便利。做中国最年轻的院士,一直是唐基业的最大追求,这个追求是没有错的,但是为了追求,不择手段就说不过去了。可惜世界上这样的人太多了,一将成名万骨枯,为了成名人命就如草芥,就别提什么良心了。唐基业本来是个谦谦君子,是个受人尊重的领导,也曾经拒绝很多惑,金钱的,美女的,地位的,但这次他动摇了,因为惑他的,是他人生最大的追求和梦想。这个抉择太难了,他开始浑发抖,手脚抽搐,额头冒汗。一个好人变成一个坏人,绝不是一念之间的事,有时候做坏人真的比做好人难。

    几天后,胡一饼又找唐基业,告诉他研制疫苗刻不容缓了,应该马上进行。唐基业淡淡地说,疫苗研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非常严肃的,至于胡一饼写的报告自己一直没有时间看,这事等等在说吧。胡一饼没词了,皇帝不急太监急,人家正主不担心,自己怕个鸟,还是端自己的碗,吃自己的饭吧。

    可是胡一饼碗里的饭还是让别人吃了。这天他接到科学院研究所陈修教授的电话,陈修就是上次到中大养殖场调查的专家之一,和胡一饼亦师亦友,陈教授让他找最新一期的《科学家》杂志,上边有一篇论文可能对胡一饼的研究有帮助。

    “这个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猪狗不如的东西!”有关用畜生来骂人的话胡一饼想了遍。胡一饼骂的是唐基业,因为胡一饼发现杂志里一篇署名唐基业的论文,和他交给唐基业的关于甲型M1病毒疫苗研究报告大同小异。

    剽窃,**的剽窃!胡一饼气冲冲得找到唐基业,当面叱问论文的事。唐基业很平静,根本不像做了亏心事,他很大度地说:“胡技术师,你先冷静。我很能理解你的心。实话给你说,对甲型M1型病毒的研究,两年前我就已经进行了,在野猪体内提取抗病毒血清,我在中农大养殖中心时就做了实验。上次听你的想法,我没有表态,是因为我的研究还没有完全成熟,我担心研究成果提前泄密。你还年轻,有些东西你可能还不清楚,其实这种事很平常的,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谁先行一步,谁就是胜者,优胜劣汰是科学法则。我们的研究是各自进行的,你的研究论文为了避嫌,我根本没有看,你交给我后,我就直接交给杨秘书了。当时不给你说明,是怕你有想法,会打消你的积极,作为一名中农大博士,作为一名场长,你认为我会剽窃你的东西吗?”

    唐基业说得真意切,在在理,胡一饼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冲动了。回到宿舍,胡一饼把两篇论文一比较,唐基业的论文水平明显比自己的高几个层次,说他剽窃自己的东西,别说别人不信,就是自己也怀疑。但胡一饼还是发现了问题,一个很大的问题,他发现唐基业引用的数据完全和自己的数据一样。这不可能,特别是生物实验,温度、湿度、个体的差异,必然或多或少地会造成数居的差异,这说明唐基业剽窃了自己的论文,只是在自己论文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和拔高而已。胡一饼有苦难言,只好吞食自酿的苦果,怪不得别人,三十岁的人了,还玩天真,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凡事要留个心眼,要不那天真是被宰了,还给人打醋蘸酱吃。

    对“名”胡一饼还是能看得开的,“名”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钱花。很快胡一饼因为这句话,恨不得抽自己耳光子。唐基业论文发表后,立即协调农业部卫生部等部门对疫苗进行研发,很快就出了成果,唐基业作为第一功臣不仅被威力集团和中大公司通报表彰,还奖励现金100万元。100万元,是100万,胡一饼疼死了,这100万本来该属于自己的,可现在眼睁睁看者装进别人口袋。

    尽管如此,胡一饼作为技术人员还是受邀参加了酒会,胡一饼很窝火,很窝囊,但仍表现出男人气度,不就是吃吃喝喝吗,给钱过不去了,还能再给吃喝过不去吗,所以胡一饼还是参加酒会了,咱不能让姓唐的看扁,今天你摆爷一道,他爷连本带利捞回来!

    对着红酒撒了一通气,胡一饼眼睛开始不够使的了,今天这是来对了,美女荟萃啊,一个个着晚礼服,漏肩的,漏背的,漏腿的,总之是能漏的都漏了,能给看的,都给看了,不能给看的,也藏着掖着得给看了,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波峰浪,肥腿长,争奇斗艳,各显芬芳。在这群美女当众最耀眼的莫过两位,一位是中大公司当家人总经理楚嫣然,一位是中大养殖场所在地的父母官滨宁县县长欧阳晴雪。两位美女,一位袭拖地黑色礼裙,高贵典雅,只可远观,一位着白色露背礼服,感迷人,不可亵玩。中大公司邀请领导出席酒会,是对领导表示感谢,地方领导出席酒会,是对企业表示支持。所以楚嫣然和欧阳晴雪一起出现在酒会很正常。

    胡一饼躲在一个角落里,吃着美食,喝着美酒,对诸位美女逐一点评,既饱口福,又饱眼福,正在自得其乐,发现楚嫣然向他走来。

    “总经理好!”胡一饼很礼貌地主动向楚嫣然打招呼,充分表现男士风度。

    “你好,胡技术师。上次的事还没当面向你表示感谢,今天借这次机会,向你郑重表示感谢。”楚嫣然既表现出礼贤下士的虚怀若谷,又表现出领导威严的神圣不可侵犯,恩威并施,拿捏得正是好处。

    “不敢,不敢,那是下属应尽的本分。”胡一饼仍旧发挥优良传统,保持不卑不亢。国企的工作经历,让他有深刻体会,当领导要感谢你的时候,你的时候可能就不多了。

    楚嫣然对胡一饼的表现很满意,面对自己还能挑挑美食,品品美酒的下属,胡一饼还是第一个。这也让楚嫣然对胡一饼更加感兴趣。女人啊,千万不要对男人感兴趣,否则你会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可惜知道这句话的女人不多。

    楚嫣然刚走,欧阳晴雪走了过来。这是胡一饼第三次见到这位熟女县长,这位熟女县长却是第二次见到胡一饼,因为那次会议人太多,胡一饼坐在最后角落,根本见不到他。胡一饼依旧表现男士风度,很客气地向欧阳晴雪打了招呼。

    “你是中大的技术师吧,我看你很面熟。”欧阳晴雪毕竟是领导,见过的小人物不计其数,胡一饼这样的能有印象,还感觉面熟,已经是胡一饼莫大的荣幸了。

    “欧阳县长好眼力,这么长时间还能记得,不胜荣幸。”胡一饼表现的很卑谦,在美女领导面前,前后尾巴都要夹起来,除非美女领导有特别需要。

    “你是养殖专家,不知有没有时间,我想听听你对滨宁养殖业有什么建议或者说有什么想法?”其实欧阳晴雪对胡一饼何止是面熟,自己履职滨宁差点闹出大笑话,就是拜这位仁兄所赐,而且胡一饼讲解时的博征旁引,如数家珍也要这位熟女县长暗自折服,感觉这个家伙在养殖方面绝对是个专家,所以对胡一饼是记忆深刻。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配种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