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瞽目神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kelian88 书名:超级配种师
    三后,中大公司和东滨市政府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东滨市电视台、广播电台、东滨政务网等多家媒体现场直播。调查组组长卫生部防疫中心副主任弘毅宣布,中大养殖场发现的病毒为甲型M1型病毒,从目前研究看,这种病毒不传染人体。通过研究死者病理标本,可以肯定死于重度急流感。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号召群众保持冷静,不信谣,不传谣,要保持来之不易的大好稳定局面。中大公司现场表示向红十字会捐款一千万,设立困难家庭救助基金。至此,这次病毒事件有了各方都满意的结果。

    中大养殖场的整改也提上程,江孤帆召集全场干部职工大会,代表公司宣布了几条决定:一是免去朱大洋养殖场场长职务,予以解聘。二是任命唐基业为养殖场场长。三是任命侯宜斌为食加工厂厂长兼养殖场副场长。这个决定是楚嫣然和江孤帆经过慎重研究作出的。朱大洋虽然失职渎职而且贪污挪用,够得上送进班房,但他在滨宁势力很大,强龙不压地头蛇,中大养殖场要在滨宁长远发展不得不考虑地方因素。唐基业是中国农业大学畜牧业博士,任过农大养殖中心的主任,既有专业知识又有管理经验,是中大通过猎头公司挖掘过来的,由他出任场长可以迅速打开工作局面。侯宜斌虽然有些小问题,但在养殖场工作多年,对养殖场况熟悉,也有工作能力,人至察则无徒,所以仍可使用。

    胡一饼眼巴巴地等江孤帆宣布自己的任命,可是等到会议散了,江孤帆坐着专车滋溜溜一下走了,也没人提自己的名字。丫的,爷当自己是盘菜,人家当爷是个小虾米啊。胡一饼有些愤愤不平,转眼又一想,自己一个扫猪舍的,还丫的试用期,还想着怎么着,要高官厚禄啊,老胡家祖坟没冒过那股白烟。

    中大究竟还是没忘记胡一饼,试用期还差几天就发了通知,胡一饼考核合格,即起转正。胡一饼终于松了口气,心愉悦起来,俗话说好事成双,又一个好消息传给胡一饼。经过灯泡的协调,银行同意与胡一饼和灯泡签订还款协议,约定每人承担十五万的本金和利息,五年期还清。这就给胡一饼缓和时间,只要工作稳定下来,还款不成问题。丫的,这个兔子,要让老子逮着了,非活剥不可,一分钱没见你的,还平白贴你十几万。

    好心没维持多久,窝心的事又来了。胡一饼被安排到养殖场繁育中心任技术员,说白了就是配种师,丫的,转了一大圈还转回来干老本行,怎么办,认命吧。

    “胡一饼,你明天到县城开会,在县政府第二招待所大会议室,八点半会议开始,别迟到了。”场办秘书杨笑笑电话通知胡一饼。这个唐场长一上任就给自己配了媚的小秘,这个小秘名字真没起错,看谁都笑眯眯的,搞得胡一饼开始还以为她对自己有意思。

    第二天,胡一饼准时出现在会场。这个会议是全县农村养殖工作会议,会议规格很高,畜牧局全体职工、各镇分管畜牧的副镇长、畜牧站站长、副站长,各养殖场的场长。出席会议的县领导有分管副县长和县长。中大养殖场的场长自然不屑参加这种会议,所以随便安排了技术员参加,这才使胡一饼有机会再见那个摄人心魄的熟女县长。

    欧阳晴雪端坐在领导席上,一庄重的灰色裙把骄人的材修饰得格外人,前的两团圆滚恰好被台花遮住,看得胡一饼心痒痒的,这样的女人跑来当什么县长,简直暴殄天物,应该去拍Av,造福广大狼友。胡一饼YY着,台上的讲话一个字没听进去。

    “在农村推广现代化养殖,刻不容缓,我们滨宁还有30万农村人口处于贫困线一下,作为县长我每天都食不甘味,如坐针毡。如果每个农户一年能养殖两头生猪,可以改善生活,如果一年养殖五头可以实现初步脱贫。县政府决定县财政拨出一部分资金,各镇自筹一部分资金,免费给农户修建猪舍,免费提供猪苗。这是一个富民强县的民生工程,是今年县委、县政府一项重点工程。在这里,我先代表30万农民兄弟感谢大家,请大家回去做好汇报,能争取到各方面的大力支持,谢谢了!”欧阳晴雪讲到关键处,有些动,站起来真诚地向大家鞠躬致谢,现场响起一片烈的掌声。欧阳晴雪站起来又坐下,前波涛澎湃,差点让胡一饼当场窜鼻血。

    会议结束后,胡一饼来到滨宁高级中学找叶子。叶子已经开学一个多星期了,她打算课余时间制作虎头鞋,既不耽误功课,又能赚到学费。胡一饼给门卫上了包烟,请他帮忙叫下叶子。

    叶子看到胡一饼有些诧异,但更多的是高兴,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欣喜。胡一饼说自己到县里开会就顺便来看看,将给叶子买的熟食递给叶子,叶子伸手过来接,胡一饼看到叶子雪白的手上有几处红点,明显是针眼。胡一饼知道这是叶子做虎头鞋时扎的。胡一饼很心疼,也很生气,他一把抓过叶子的手放在自己眼前,仔细察看,有的针眼有点发炎了。胡一饼皱着眉头,盯着叶子,冷冷的,“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我是怎么说的,要你只管上学,别的事你别问,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

    叶子从没见胡一饼生气过,别看他平时笑嘻嘻的,可生起气来还真吓人。叶子嗫嚅着,低头不敢看胡一饼,像做了错事被家长抓到的孩童。胡一饼拿着叶子光滑白嫩的小手,有些心猿意马,他暗唾一下自己,赶紧把叶子的手放开,忽然不知说些什么,顿时一种异样的愫在两人上漫开。

    “我知道错了,刚开学没什么功课,就做了几双,晚上宿舍灯光暗不小心扎了几下,没什么的,又不疼。”叶子的脸有些绯红,低头小心地说。

    “你感觉不疼,但我感觉……感觉你妈妈会疼。”胡一饼及时调整绪,摆出一副长辈教训小辈的态势。

    “下次不敢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叶子忽然勇敢的抬起头,看着胡一饼,撒似的请求胡一饼原谅。

    胡一饼不好再说什么,叮嘱叶子几句就离开了。叶子望着胡一饼远去的背影,怔怔地出神。

    “别想了,走远了。他是谁啊?”一个胖胖的圆脸女生,用小胖手在叶子眼前晃了几下,暧mei的问。

    “我……我哥哥。”叶子说完,俏脸一红。

    “哥哥吧……哈”

    “讨厌,你才有哥哥呢……”

    胡一饼第一次到滨宁县城,就四处逛逛,看看风景。在城河边,他发现一个熟悉的影。他看到了兔子,别看兔子带了副墨镜,粘了一把胡子,穿个长袍,一副风仙道骨的卖相,丫的,光股玩到大,你股上有几个痦子爷都知道,化成灰也认得你。

    “大师,能给我算一卦吗,最近老不顺。”胡一饼装作没认出兔子,来到兔子算命摊前,虔诚的问。

    “这这,我要给人家看风水,下次吧,下次吧。”兔子看到胡一饼突然走过了,急忙念起急急如律令,请求祖师爷保佑胡一饼别走到自己跟前。可惜祖师爷也是混饭吃的,不灵了,只好捏着嗓子回话。

    “大师,你别走啊,我就请你算。”丫的,还想跑,胡一饼一把拽住兔子,生生地给他拖回来。

    “好好吧,你快说,我赶时间。”兔子只好捏着嗓子继续捱下去。

    “我给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同学兼兄弟担保了三十万,这家伙自己跑了,银行找到我,我现在房子卖了也没还起。你给我算一卦,这家伙跑哪去了!”

    “独眼,我怕了你了,任你怎么着,我承认还不行吗?”兔子一听胡一饼这么说,就知道胡一饼已经认出他了,只好举手投降。

    兔子真不想跑,那太不仗义了,可不跑就会把命丢了。兔子为了承包一个大工程,除了自己老本和找银行贷款外,还借了高利贷五十万,月息5分,谁知道那个做好工作,准备承包工程给自己的医院院长贪污被抓了,自己前面做的工作全泡汤了,钱也打了水漂。借高利贷的每天追着要债,限期三天,不给就废了他,兔子只好跑了。大城市不敢去,怕人多被认出来,太远又惦记家里老婆孩子,所以就到滨宁混。兔子的爷爷曾经摆摊算命,在当地是个出名的神棍,*时差点整死,后来就不干了,没想到多少年后这手艺能给孙子逃命挣口饭吃。

    胡一饼听了兔子的解释,心中怨气消了一大半,毕竟是从小到大的兄弟,兔子这副落魄像也算受了惩罚。

    “兔子,你可愿意将功赎罪?”胡一饼看到兔子这装扮突然有个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配种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