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原来是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kelian88 书名:超级配种师
    听到侯宜斌的指控,江孤帆眉头一蹙,转向胡一饼。江孤帆不知是敏感还是预感,从第一次见到胡一饼,就觉得这个男人不像他外表那么简单,有些看不透,甚至有可能是自己潜在的最大对手,这个对手是指追求樊晨的对手。认识樊晨这么多年,没见她这么高兴过,这种高兴是发自内心,毫不掩饰,胡一饼离开西餐厅后,樊晨谈的都是小时候的趣事,不时跳出胡一饼的名字,江孤帆感觉到这时候的樊晨,才是真实的、不带一点修饰的,江孤帆有些苦涩,樊晨在自己面前第一次真实呈现,却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

    胡一饼仍旧波澜不惊,他打开文件夹,拿出一叠材料,是有关于这次事件来龙去脉和分析,还有自己搜集证据的复印材料,参会人员人手一份。

    “各位同仁,对朱、侯二位场长的指控,我绝不认同。各位手中的材料是我这段时间搜集整理的,对其真实,我愿承担任何法律上的责任。可以怀疑我的人品,可以践踏我的人格,但我决不许侮辱我的专业素质。我是一名高级配种师,绝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真相只有一个,是有人为逃避责任,栽赃嫁祸,寻找替罪羔羊,可惜打错了如意算盘。我有错,错在相信场领导有能力解决问题而没有据理力争,错在没有越级汇报况任由事态发展,但是我要特别强调的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作为一名打扫猪舍的工作人员,已经尽到提醒的职责,对于越级汇报,这是不符合管理原则的,我不去做的,就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我还是如此。”胡一饼一副慷慨激昂、大义凛然的模样,还真唬住不少人。大家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会场秩序有些混乱。朱大洋、侯宜斌两人面面相觑,被打个措手不及,丫的,这个家伙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呢,突然玩出这一手。

    “咳,大家静一静。这件事的是非功过,未有定论,也不是本次会议的主题,我再强调一遍,我到这里不是为了处理谁,追究谁的责任,这些与公司的发展大业相比微不足道,最重要的是汲取教训,杜绝下一次。”江孤帆处理事成熟老道,三言两语就把尖锐的问题搁置下,避免了会议现场失控。到底责任在谁,双方各执一词,而且都事先做足了功课,这个问题不可能在会议现场得到解决,先冷处理,等待会后详查。江孤帆这次到来的最大的任务是对养殖场进行彻底整改,包括人、财、物各个方面,是处理这次事件的钦差大臣,有先处后报的权力。江孤帆是个谨慎的人,也是个公私能分得开的人。虽然对胡一饼抱有敌意,这只是个人感上的,与工作无关,甚至从胡一饼的表现看,更倾向于相信胡一饼。

    与会的都清楚,最关键最重要的事,刚才当事人都已经讲过了,对其他人来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都说了些不痛不痒的话,会议就结束了。

    中午,调查组在食堂简单吃了饭回到临时住处休息。江孤帆认真比对手里的两份材料,一份是胡一饼的,一份是朱大洋的。江孤帆是江氏集团的大公子,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江氏未来的掌门人,为了追求樊晨,他将江氏总经理的职位让给了妹妹江远影,孤一人从上海到东滨就任一个副总,是个不江山美人的痴种子。但江孤帆并非是个只知道谈的公子哥,否则也不可能担任中大副总。外资公司可不搞裙带,不是管理那块料就拿干股等分红,像希尔顿美女继承人那样,没事旅旅游,拍拍luo照啥的。江孤帆可是真材实料,不好糊弄,他看完两份材料基本上就能明白个大概,要弄清事实也并不困难。

    “请问江总在吗,我有事要报告。”小李鬼鬼祟祟的找到江孤帆的房间。江孤帆一看他就知道要曝料,很温和很客气的招呼他坐下,又从水果盘里拿个香蕉给他,让他吃根香蕉歇歇再说。小李受宠若惊,股沾点板凳基本是半蹲着,三口两口把香蕉吞进肚子,酝酿一下感,又润润嗓子开始报告。

    “江总,我要举报胡技术师是个衣冠禽兽,他piaochang,强bao妇女,玩弄女人,道德败坏,品德下流。”小李自那次被胡一饼海扁一通后,对胡一饼恨之入骨,这次总部来人调查他,正好报一箭之仇。说胡一饼piaochang是自己听说的,说胡一饼强bao妇女,玩弄女人是他猜测的,因为他经常看到胡一饼上叶子家去。江孤帆点点头,对小李的表现表示赞赏,告诉他这个况很重要,要他做好保密工作。江孤帆突然感到小小养殖场风起云涌,居然这么大风浪,必须慎重解决这个事件,不能留下后遗症。

    第二天,江孤帆代表总部宣布暂停朱大洋和胡一饼的工作,等候调查处理结果,养殖场由副场长侯宜斌暂时主持工作。鹬蚌相争,侯宜斌捡了大便宜,侯宜斌开始盘算怎么既能把朱大洋赶下台,又能把胡一饼赶出养殖场,还能不暴露自己的狼子野心了。

    调查组两天后离开了养殖场,朱大洋和胡一饼都如坐针毡等待处理结果。朱大洋对场长职位并不抱有希望,毕竟出了这么大事,作为场长肯定难辞其咎,他怕的是总部追究他失职渎职的责任,弄不好还要进班房,所以朱大洋这几天利用朱家的关系四处活动。

    看完江孤帆的调查报告,楚嫣然陷入沉思。江孤帆的能力真是不一般,不仅查出朱大洋在这次事件中失职渎职,还查出他有贪污挪用等行为。胡一饼对危机早有预见,但知已报,并不承担什么责任,而且江孤帆对胡一饼不管况如何绝不越级上报的态度还是赏识的,只有尊重原则的人,才能被原则尊重。对胡一饼的个人作风问题,江孤帆还是一并上报了,只是简单提了下,并未核实,毕竟这种事不在江孤帆此次调查范围。江孤帆对处理意见很慎重,只是提出几点建议,一是朱大洋虽然问题严重,但他在滨宁的社会关系盘根错节,如果处理严重,会一触而动全,对养殖场长远发展不利。二是胡一饼专业素质很强,但在场里声名狼藉,不堪大用。三是养殖场全面改组,领导层全部更换,重要岗位中层干部调换轮岗。

    胡一饼,楚嫣然想起这个家伙,不觉莞尔,那次面试这个家伙竟然用一窝猪的比喻回答了全部问题,深入浅出,合合理,而且是个高级配种师,虽然并不在招聘范围,但感觉他是个人才就破格聘用了。没想到他刚到养殖场就卷进这场风暴,而且处于风暴中心,在朱大洋环环相扣、步步紧的陷害下,还能绝地反击,的确不简单。只是个人生活糜烂,这种人用或不用是个问题。

    “楚总,外面有个叫胡一饼的找您,他没有预约,他说不见到您,就在门口打地铺睡着等您。”值班秘书打来电话请示。

    “你让他进来吧。”楚嫣然稍微思索一下,安排秘书让胡一饼进来,她想再次会会这个让她既难忘又为难的家伙。

    胡一饼等了几天不见结果,预感况不妙,现在对他来说,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朱大洋不管怎么处理都有机会翻,自己不行,一旦认定自己的责任,不说会不会吃官司,就是违约金二十万加上担保的十五万,卖房子摔锅卖铁也还不起。所以胡一饼决定孤注一掷,要找公司老总亲自说明况。国人都有告御状的传统和结,认为一把手都是青天大老爷,坏事的都是手下办事的人,所以我们有中国特色的信访办。胡一饼不相信这个,丫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什么将,什么兵,手底下人坏,上面的人更坏,因为搞的好处大部分被上面拿去了,办事的最多跟着喝汤。胡一饼虽然不相信,但也没办法,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所以要试试,就像许多人那样,明知这次买的彩票不会中五百万,但还是买,哥买的不是彩票,是希望。

    胡一饼来到中大总部要求见总经理,值班秘书问他有预约吗,胡一饼说没有,请秘书联系一下,就说有个叫胡一饼的要见她就可以了,至于能不能见就不管秘书的事了。秘书当然不会联系,必须要弄清胡一饼的份、目的等况,胡一饼不愿意说,他知道如果说了,秘书更不会给他联系了。最后胡一饼撒出无赖的态势,作状要打地铺,秘书没办法这才联系。

    “请进!”一个悦耳清脆的声音,胡一饼应声推门而进,只见一个美女低头看文件,白皙的脖颈下面,微微露出深邃的沟,绛紫色的裙,橘红色的发髻盘在头顶,高贵清雅,不可方物。她居然是面试自己的美女考官。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配种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