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连遭陷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kelian88 书名:超级配种师
    胡一饼绪低落,随便找个住处,又到鞋帽批发市场,把虎头鞋交给一个卖童鞋的摊主代销。摊主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虎头鞋做工精细,样式新颖,五五分账,卖不了退回,两个月结一次帐,不担一点风险。

    第二天,胡一饼给柳翠华买了药,给叶子草儿买了点东西,就回到养殖场。一到养殖场胡一饼就感觉气氛不对,别人看他的眼神,有的暧mei,有的不屑,有的嘲弄,还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的,看他转脸立马不吭声了。靠!爷才两天不在农场,农场的人都丫的中邪了!

    “兄弟,爽吧?”和他一起搭班的小李,神秘地贴过来,向他挤吧眼睛,一副猥亵的样子。

    “什么爽不爽的,去了一躺城里,就爽啊?你小子太没志趣吧。”胡一饼瞪了一眼小李,子撤得远远的,生怕沾了小李的包气。

    “哎呦,兄弟别装了,没想到你人模人样、人五人六的,居然和兄弟我有同好,咱们要多切磋,多交流啊。”小李还是一副猥亵的包样。

    “什么意思?”

    “还装纯呢,你piaochang被抓的事,整个农场都知道了。别不好意思,兄弟我最能理解你了,一个单的爷们,整天看这些畜生爽,出去找女人发泄发泄,很正常的哦,兄弟我给你介绍几个场子,美女多多,包你去了还想去。”

    胡一饼傻了眼。草他祖宗十八代,谁在造我的谣,我杀了他全家!胡一饼一把拽过小李,砰地一拳,打得小李鼻口窜血。

    小李挨这的一拳是替人受过。胡一饼去市区的时候,侯副场长到滨宁县出差,中午要了间钟点房,不多会来了一个嗲声嗲气的电话,先生需要服务吗,美女靓,花式多,只有你爷们没想到的,没有咱姐们办不到的,双fei还打折。

    侯宜斌毅然决然地拒绝了,作为曾经的人民教师,他一向对自己有很高的道德要求,并深谙律法的镇慑力。双fei是聚众yin乱,敌我矛盾,要刑事拘留的。况且自己的小板也折腾不起,还会增加出差的费用,公司的钱能省的还是要省的,所以侯场长只要了一个小姐,单飞是piaochang,人民内部矛盾,是治安处罚,一般交点罚款了事。侯宜斌老婆在外地,好长时间没占女人了,见了小姐就侯急侯急的,还没来得及换个姿势再来一次,就蔫了。侯宜斌给小姐加了钱,让小姐再给他撸一撸,啄一啄,准备发动二次大战,刚要推炮上镗,门被一脚踹开,被抓了个现行。

    “姓名。”警察开始录口供。

    “胡一饼。”侯宜斌这个人内毒,一肚花花肠子,他说他叫胡一饼,有两手打算,一是不曝露自己,保全名声,二是即使警察弄清他的份,他也可以推说警察听错了,自己说的是“侯宜斌”,因为口音重谢些“侯宜斌”和“胡一饼”读音差不多,而且两个人都在中大养殖场。一般对piaochang的处理,有工作单位的,交点罚款就通知单位给人带回去,凭和朱大洋的关系,朱大洋肯定会维护自己。侯宜斌把朱大洋的号码告诉警察,警察通知朱大洋,有个叫胡一饼的职工piaochang被抓了,赶紧交钱领人。

    朱大洋放下电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个胡一饼,居然请假去piaochang,不过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把他开了,拔掉这颗钉子。朱大洋出去接人时,故意嚷了一句:“这个胡一饼,太不像话了,居然跑去piaochang,害得老子去给他擦股。”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下午的时间,全农场都知道总部新来的胡一饼piaochang被抓了。

    朱大洋见到侯宜斌什么都明白了,交了罚款,不声不响地回到了养殖场。可胡一饼什么都不明白,打了小李一顿,就找朱大洋告状,说场里有人诬陷他,要朱大洋赶紧开大会给自己澄清。朱大洋语重心长告诉胡一饼,这种事是越描越黑,以胡一饼的人品,大家都不会相信胡一饼会去piaochang的,只是几个小人嚼舌根头,去年还有人传言自己贪污呢,现在自己不照样在当场长。

    姜是老的辣,胡一饼听了朱大洋的话,也不好说什么,丫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爷有什么好解释的,不跟你丫的一般见识。

    胡一饼长出了一口气,来到叶子家。草儿看到胡一饼给她买了薯条、果冻从没吃过的东西,高兴地又叫又跳。胡一饼交给柳翠华四百六十七块钱,说是卖鞋的钱,还有些钱顺便给她买了点西药,让她配合中药一块吃。柳翠华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原来三十多双鞋只能卖一百多块钱,没想到拿到在市里能卖这么多,柳翠华这辈子除了去过两次县城,其他地方都没去过,真以为卖了高价钱。

    胡一饼给了叶子一个小巧的Mp3,叶子扭捏地不要,其实她做梦都想有一个,经常看同学耳子上挂着耳塞陶醉的欣赏音乐,自己只能羡慕的看一眼。她不愿意欠胡一饼太多,她怕越来越还不起这份感。胡一饼以为她嫌贵不愿意要,就说现在这东西几十块钱哪里都是,权当到叶子家吃饭的伙食费,整天吃食堂的大锅菜,以后常到叶子家来改善下伙食。叶子知道胡一饼故意这么说,家里的伙食比食堂差远了,叶子最后还是收下了MP3,她不愿看到胡一饼失望的样子。

    piaochang门没有影响胡一饼多少的好心,还有一个月就满试用期了,如果顺利通过考核就能转正,工资就会上涨一大截。朱大洋的好心却少了不少,最近接连有猪莫名死亡,场里的和县里的兽医多次联合会诊也没有结果。忽然,朱大洋想起胡一饼刚到养殖场时,告诉他应该立即对所有的猪采集样本,进行病毒检测,及时分离病猪的事。看来是被这家伙说着了,朱大洋顿时一冷汗,如果这样的话,自己是严重失职渎职了,弄不好还被中大公司送上法庭。朱大洋赶紧召来铁杆军师侯宜斌,侯宜斌鬼点子多,他可能有办法破解这个难题。侯宜斌现在对朱大洋是感恩戴德,言听计从,没办法,自己的小辫子攥在人家手里呢。还得说侯宜斌这个家伙内毒,眼珠转了几次,便有了主意。

    “小胡啊,你来场里有一段时间了,工作上,生活上有什么问题吗?”朱大洋亲切地招呼胡一饼坐在沙发上,亲自给胡一饼倒了杯水。

    “谢谢场长关心,都还行。”胡一饼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不知朱大洋要唱哪出戏。

    “你刚来的时候,我就非常看好你的能力。为了以后给你压担子,让你全面了解场里的况,才安排你去打扫猪舍,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啊。这段时间你表现很好,场里经过慎重研究,任命你为首席技术师,享受特岗津贴,任命时间吗,就从你报到时算起吧,等会你到财务室把上两个月的特岗津贴补领了。”

    胡一饼不知朱大洋是开了天眼,还是发了善心,居然任命自己为首席技术师,还补发特岗津贴,管他呢,有钱不拿是傻瓜。胡一饼到财务室领了二千块钱,签了字,高兴走人。

    朱大洋看到胡一饼领了钱,舒了口气,你小子还嫩了点,给点甜头你就上钩了。

    胡一饼回到宿舍越想越不对劲,朱大洋为什么突然转对自己这么好呢,不会有什么谋吧。胡一饼不幸言中了。朱大洋和侯宜斌现在正篡改会议记录,增添了研究任命胡一饼为首席技术师的记录,朱大洋提出要对猪进行抽检的记录,胡一饼不同意抽检出了事自己负责的记录,等等,总之,就是把责任全部推给胡一饼,胡一饼成了刚愎自用、失职渎职的罪魁祸首,而朱大洋则成了谦虚谨慎、英明论断的好领导。有会议记录,有胡一饼的领款签字手续,有朱大洋、侯宜斌亲口指证,相信胡一饼百口难辩,就等着当替罪羊吧。侯宜斌甚至把朱大洋的检讨书都拟好,主要是批评自己,虽多次提出进行病毒检测,但盲目相信胡一饼是总部派来的高级人才,没有坚持到底,负有用人失察的领导责任。瞧人家这水平,“负用人失察的领导责任”,这是把总部的责任扛在自己上,真是深刻领会了“有了功劳往领导上推,有了过错往自己上揽”的真谛。

    胡一饼回味过来,一切都晚了。养殖场的猪接二连三大面积死亡,回天无力了。胡一饼终于明白被朱大洋摆了一道,自己是首席技术师,出了这么大问题,首先是自己负责任。胡一饼又想起补领特岗津贴的事,那是朱大洋挖坑让自己跳,签字单上的领钱期,证明自己不是刚上任的,加上朱大洋侯宜斌的指证,这里人生地不熟,没有谁会帮自己,这下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配种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