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熟女县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kelian88 书名:超级配种师
    从叶子家回到养殖场已经下午五点多,胡一饼到猪舍例行巡查一番后,准备到食堂吃晚饭。

    “胡一饼,你下午跑哪去了,朱场长四处找你都找不到。”说话的是个瘦了吧唧的猴子,叫候宜斌,是农场的副场长,四十多岁,原来是一所畜牧学校的讲师,因为对收入不满意,跳槽到中大农场,是朱大洋的铁杆军师,基本上农场的大小事务都是他们两个咬耳朵咬出来的。

    候宜斌知道朱大洋对胡一饼很不待见,但侯宜斌这个人心眼比较多,是个七窍玲珑,八面见风的家伙,他知道胡一饼毕竟是上面派来的,谁知道会有什么来头,所以对胡一饼既不表现太过,也不表现太过冷淡,明哲保,保持两边都不得罪。

    “啊,侯场长,我下午到场外边熟悉一下环境,我初来乍到的,有很多况要了解一下。”胡一饼保持不卑不亢,这是胡一饼的一个优点,就是对待领导跟对待同事一个样,这让得他一向很有群众基础,原来在劳改农场,只要是大家投票评选先进个人,胡一饼都是先进,奖状领了一大捆。当然,这也是他一个缺点,你把领导混同于一般群众,那领导自然也把你混同于一般群众,要不胡一饼工作十来年,也没混个一官半职,毕竟领导不是拿票选出来的,除非你拿票子选。

    “朱场长叫你赶紧到他办公室去一下。”侯宜斌传达指示后,不带表地转离开了。

    “叫爷去,爷就去啊,回来晚了,爷喝剩菜汤,看你喝小酒,开小灶啊。”胡一饼不理他那,靠,工作不积极,吃饭再不积极,那这个人就真的没治了。胡一饼吃饱喝足后,踱这四方步,来到朱大洋的办公室。

    “小胡啊,你一下午跑哪去了,年轻人可不能有组织,无纪律,不过念你是初犯,这次就算了。明天有个很重要的事,我要亲自给你交代一下。”明天欧阳县长陪同客商到这里参观,他那个当畜牧业局局长的弟弟朱大虎,再三叮嘱一定要安排好接待工作,中大养殖场是滨宁县畜牧业一个样板工程,也是他朱大虎的政绩工程,特别是这个新来的欧阳县长,明天是到滨宁履职以来的第一次媒体亮相,县政府为了这次参观专门开了几次协调会,所以这次接待工作绝对不能有一点闪失。

    其实朱大洋交代胡一饼的事很简单,就是要他每半小时清洁一次猪舍。朱大洋怕胡一饼有绪,消极怠工,会影响明天的参观,所以专门找来胡一饼,再三强调这次参观对中大公司的意义,就好像是如果这次猪舍没扫好,中大就会破产倒闭,他胡一饼将永远钉在中大的耻辱架上。

    “朱场长,你放心,在工作上我向来都是保质保量的。”胡一饼才不管你哪个领导来参观,就是联合国秘书长来了,自己工资又不长一个子儿。不过,不管在哪里工作,干什么工作,做好自己的本分,才是立之本,所以在工作上胡一饼向来是不含糊的。

    第二天一大早,养殖场来了一中巴车的人,在前面带队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烫着半卷的短发,着暗紫色竖宽条纹西裤群,戴着黑色细丝边框眼镜,坚部像要冲破上衣的束缚,浑圆的部走一步颤一抖,好个熟女惑!这个女人叫欧阳晴雪,刚上任的滨宁县县委副书记兼县长,从东滨市委副秘书长位置下来镀金的。作为一名政治女,如此感,颠覆了大家传统印象,好像搞政治的女人应该是吴仪、莱斯、撒切尔夫人那样的铁娘子形象。其实欧阳晴雪也不愿意自己这么感,对一名女领导来说,会让人增添一些遐想,编出一些无中生有的段子。但是没办法,人家欧阳晴雪天生资本就这么雄厚,难不成为了从政,就把自己的丰抽脂吗?对女人来说,有两间房总认为应该再大一点,一个是住房,一个是**。

    胡一饼还是第一次在A片以外,看到这么感的女人,以前都在电脑的小窗口里看,还没有多少感觉,今天一个活生生的美熟女出现在自己面前,胡一饼尚能保持平静,但“胡二饼”却“腾”地硬起来了,搞得胡一饼很被动,只好躬着子装作仔细地检查猪舍。

    胡一饼很被动,朱大洋更被动。原先安排全程讲解的技术员小周,现在不知跑哪去了。为了搞好这次接待,朱大洋是下足了功夫,专门成立了一班子,制定了一方案,进行了一次排练,特别是负责讲解的小周,按照实战状态模拟了三次讲解,光讲解词就改了八遍。现在真正上场时,却掉了链子,不见了人影。小周现在正在厕所蹲着呢,为了抓住这次讲解的大好契机,小周自加压力,昨夜又实地演习了一遍,没想受了风寒,跑了一夜的厕所。因为小周感觉辜负了朱场长的信任和栽培,实在没法给朱大洋交代,干脆关了手机,装起了大憨,躲在厕所不出来了。

    朱大洋急得冒火,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出,看来以后工作还要再细一点,应该搞个AB角啊,现在换人已经来不及了。虽说自己也是养猪的行家,但那是以前的事了,自从走上领导岗位主抓行政工作后,业务工作早就生疏了,何况现在都是高科技现代化养殖,很多东西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了,只好赶猪上架,自己上了。

    “那是我们场的采精区,就是采集公猪*的地方。采集到*后,通过检测选出优良的精子注到母猪*。现在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不需要公猪同母猪交配就能受精怀胎了。”讲解人是胡一饼。胡一饼原本没打算讲解,但在自己边的美熟女,突然指着公猪们最爽的地方,问那里是干什么的。在场的当然有人知道那是干吗用的,不过可不敢解释,要是唐突了美女领导,让她认为是有意猥亵,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大家都沉默是金。所以胡一饼为了打破尴尬局面,不让美女领导失了脸面,义无反顾,而出。

    欧阳晴雪听了解释,顿时面红耳赤,虽说三十多岁的女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但这么多人面前,这么郑重的场合,还是让她有些无所适从。大小记者又是照相又是摄像的,幸亏不是现场直播,要不然自己的第一次亮相就让全县人民看了个大笑话。朱大洋额头直冒冷汗汗,使劲瞪了胡一饼一眼,怪他乱说话。

    “哈哈,科学技术可是剥夺了猪这一福利啊,老王啊,你老提什么科学技术,小心科学技术把你这一福利也剥夺了啊。”参观客人中一个秃顶的矮胖子打趣边的一个络腮胡小个子。

    整个参观的气氛立即高涨起来,欧阳晴雪赶紧岔开话题,问农场有多少头猪。朱大洋一愣神,作为场长他当然知道有多少猪,但是上几天刚出栏了一批猪,有关况的报告还放在办公桌上没时间看。

    “目前存栏商品猪2312头,仔猪2111头,母猪328头,种猪136头。”胡一饼脱口而出,笑话,打扫猪舍还不知猪有多少的人,只能打扫一辈子猪舍。

    “这位师傅对场里况很了解啊,不如就请他跟我们一起走走,好给我们讲解一下。”刚才打趣的矮胖子邀请胡一饼作讲解员。欧阳晴雪也点点头。美女都点头了,还有什么犹豫的,胡一饼立即进入了状态。

    一路上,胡一饼充分发挥高级配种师的专业水平,把整个养猪的流程深入浅出、幽默风趣地讲解一通,大家就像在听郭德纲的相声,周立波的脱口秀,不时发生哈哈的笑声。朱大洋也不得不佩服胡一饼是有两把刷子的,这小子能侃的,也算有点本事,不过,在我这一亩三分地,我说你行你才行,我说你不行你就是在行也不行,朱大洋想起了牛群冯巩的一段相声。

    胡一饼可不管你朱大洋怎么看,他整个心思都放在欧阳晴雪上,在讲解的时候,不时偷偷地瞧欧阳晴雪一眼,有几次还和欧阳晴雪对上了眼,旋即两人眼神分开。胡一饼甚至在想,如果自己是小说中的男猪脚就好了,因为按照小说的发展思路,美女领导会因为穿高跟鞋一下歪倒,说时迟那时快,男猪脚一个箭步抱住美女领导,美女领导压在男猪脚上的同时樱唇会贴在男猪脚的大嘴上,奉献自己的初吻,当然,这么成熟的美女领导不可能是初吻,这只能是自己的初吻。

    可惜的是,直到参观团驾车离开养殖场,胡一饼渴望的一幕也没发生,不过美女还是给了胡一饼一个安慰奖,欧阳晴雪走的时候,像所有的领导一样,对工作人员亲切的逐一握手告别。那温润的小手,沁人心肺的幽香,特别是欧阳晴雪坐进车里,那一低头的回眸,有意无意的看了胡一饼一眼,风万种,让胡一饼的心此起彼伏,久久不能平息。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配种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