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 第六章 被揭伤疤

    淡青色琉璃瓦上一片烟光,晴中的风儿吹着柳絮飞在檐廊,绿树丛中鸟儿欢快的唱着歌。欢喜的坐在院中的秋千上,思琪妙玉分站在秋千两边,一脸笑意的替我摇着秋千。她们两个使的劲很小看,秋千的很低。我自知她们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虽然心里很想她们摇高了,但也只能默默不语,只呆呆的看着空中的云。云儿漫卷漫舒,变化无穷,阳光很是刺眼,不一会儿便有种晕晕的感觉,紧紧的抓住秋千绳,但秋千却突然越摇越高,越摇越急,心下不由一紧,赶紧将秋千抓得紧紧的。可是,我抓的越紧,秋千却的越高。心不由慌了,忙叫道:“思琪,妙玉,你们放低点,放缓点!”



    “呵呵,你不是想要她们摇高点吗,现在如你所愿了,怎么又想低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我背后幽幽说道,如鬼魅一样,有些蛊惑人心的意味。我只觉得头脑突然变得迷迷糊糊的,心扑通扑通的,手更是不听使唤的松开了秋千。子变得轻飘飘的,如小鸟般朝前仰去,脚底却越来越沉。我赶紧闭上眼睛,双手紧紧地抓住裙角,但在快落到地上之时,却有一双手将我接住,然后拉入怀中。我瞪大着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刚才恶作剧的竟然是当初在墨林初见的那个男子。我双眼圆圆的盯着他,他却一脸不在意的样子,相反还伸出手替我理了理额前的秀发。他的动作*无礼,仿佛我是他的女人般,心里不由一阵气,慌忙推开他,心扑通扑通的跳得格外厉害,两腮也变得红红的,赶紧转过头去,向四周看了看,思琪妙玉已经不见了。心里好奇着这两个丫头去哪里了,刚准备开口,却听到他的声音——



    “在生我的气?”



    他走到秋千上坐下,然后旁若无人般自在的摇了起来。他脸上的表越看越讨厌,想起刚才他的恶作剧,我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怒火,快步走到他后,使劲将他往前一推,秋千飞快的了起来,本以为可以杀他个措手不及,害他从秋千上摔下,却没想到他在半空中来了个侧翻,不仅双手抓稳秋千,而且还抓着秋千在半空旋转了一圈。我呆呆的望着他,真没想到他手竟会如此之好。他在我的惊讶中,漂亮的从秋千上跳下,然后稳稳的在地上站稳。我白了他一眼,算是扯平了,遂转准备离去,却被他拉住左手。我有些生气的从他手中将自己的手抽回,掏出手绢细细擦了擦。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应该是被我的举动激怒了。他快步朝我走近,用力将我拉进怀中。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双手推他,却被他紧紧抓住,只能与他面对面的互相仇视着。他的脸色在注视我的过程中慢慢缓了下来,而我也看清了他的长相,他并没有八阿哥的温润如玉,也没有揆叙的潇洒风度,而是一脸冷硬深沉,冷的就像那千年寒冰,寒透人心。



    “我们扯平了,不是吗?”



    我淡淡说道,他却像没有听见一样,只是默然看着我。我的脸在他那炽的注视下不由红了,心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他一定是魔鬼,只有魔鬼才能如此蛮横不讲理。见他对我不理不睬,我顿时明白过来与他讲道理是没用的,要摆脱他也许最好的方法就是用权利来恐吓他。



    “你快放开我,我是太子未过门的侧妃,你不能对我如此无礼?”



    我虽对太子没有好感,可这时候也的确只有他能够帮我,但他却像没有听见我在说什么似的,而是继续望着我,许久之后,方开口说道:“原来竟是这样,原来这就是你要嫁给他的原因!”他边说边用手抚起我的脸,我挣扎着用手打她,却被他反手钳住。他吐出的气体一丝一丝灌倒我脸上,连火辣辣的难受。他见状,冷笑了一声,然后在我耳边冷冷道:“如果此时是纳兰揆叙抱着你,你一定会开心无比,是么?”



    “揆叙?他竟然知道我与揆叙的事?”



    闻言,我的子顿时软了,手也一动不动的垂了下来。我难以置信的望着他,心里对他的恐惧也在每分每秒中加深。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心中最难以愈合的伤口能被他只言片语揭起?我瘫倒在他怀中,脑中又想起了揆叙。那个时候的我们真心相,可是现在却只能劳燕分飞。这是命,命!命运让人不由己,也让人痛苦不已。



    “还在想你的纳兰揆叙,想着他如何如何你,而你去如何如何抛弃了他?”



    他边说边在我唇边轻轻一吻,我如梦初醒,用牙齿重重的在他唇上留下一抹血色,他生气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将我推倒在地。



    “别把我当成你的纳兰揆叙,我才不会像他一样被你随意伤害!”



    他用手擦去唇边的血迹,怒声骂道。我双手撑着地慢慢爬起,一双眼睛恨恨的盯着他,心里虽有万种委屈,但仍是强忍住泪珠。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心里觉得好委屈,我与他素昧平生,他凭什么揭我的伤口?



    “觉得很委屈是吧,但这世上,比你委屈的人多的去了,比方说——”



    他的眼底里流出一丝恨意,但很快他将那抹恨意深藏眸底,走到我边蹲下,讽刺的笑了笑,然后在我耳边冷冷道:“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他顿了顿,重重的抓住我的肩膀,让我定睛看着他,接着道:“告诉你一件更加残忍的事——你的纳兰揆叙马上要和云珠郡主成亲了!”



    “你骗我,揆叙不可能娶别人的!”



    “不可能?是他自己亲自请求皇上赐的婚,宫中人尽皆知,你可以随便去找个人问问。我还有事,就先不陪你玩了,不过我要告诉你,我们还是会再见面的,因为我还要看看你的痛苦呢?”



    他说完后放下我离开了,望着那抹湖青色的影越走越远,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揆叙,纳兰揆叙,你真的要狠心的娶别人么?你不是说非我不娶的么?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的花言巧语?”



    以前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这样的可悲,即使深在皇宫,我也始终抱着一丝自由的希望。可是此时此刻,当往的誓言变得不堪一击时,我才发觉自己会这样痛苦,会这样卑微。我好想恨,好想去死,但才恨了一分一秒,想死的心都没了。他没有错,他一点错都没有。是我先离他而去,先伤了他,他就算娶别人我能怪他么?



    可是,我分明是不甘心,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作者题外话: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我背后幽幽说道,如鬼魅一样,有些蛊惑人心的意味

重要声明:小说《大清后宫之宫廷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