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执子黑白

    “可恶!这家伙的咒术好诡异…”感受着咒星能量流速不断变慢,闫谦顿感难以正面硬抗夏焕,后者实力比之他本就强上半分,此刻式灵未召唤完全,其必杀咒术自然无法使用,因此落败几率极大。

    还是太小看他了!

    蓦地,闫谦顿感体变得僵硬,一股酥麻感流遍全,他定睛一看,只见皮肤表面不时闪过一道青白色电流…

    而此时,闫谦发觉有一硬物顶在自己额头,目光一瞥,那硬物赫然便是夏焕手中由能量凝结的AK47!一丝丝电花在其上闪烁;一滴滴汗水自闫谦额前滑下…

    “你输了…”

    夏焕脸色平静,他知道自己与胖子全盛的差距,他能使用的咒术不超过五个,能正面冲到此处也算运气使然,若是闫谦的式灵全数出现,那胜负便难料了…但世上并没有那么多若是。

    “不,我还没输…”

    闫谦嘴角挂起一抹讪然之笑,令夏焕一阵皱眉,思索间一件似金属刃之物已靠在自己颈下动脉。两条红色触须在眼前不断扭动。

    夏焕瞳孔一缩。到五星,能量便能外放,因此他也在思索适合自己咒术的咒技,而电流外放恰恰符合他的观念(AK47远战,电流近战),如此攻守兼备。但新的问题也来了,那就是外放后电流的弊端!此刻尽显无遗!

    滞留拳的电流是集中与一人或一物上,因此效用发挥到最大,能令对手暂时完全失去战斗能力,但外放电流则不同,它的电流直接覆盖到两丈面积,电流强度大大削弱,若是与多人对战,自然是出奇制胜的奇招,但他的对手不是人!而是昆虫!

    相比于人,昆虫的导电显然不佳!虽然其能量流动同样减慢,但不妨碍虫体行动!先前突如其来的电流让木羽一滞,但此刻二者已适应了电流环境,这就是蟑螂!

    “谢谢你提醒我这个弊端…”

    但接着,夏焕笑了,其嘴角弧度咧得更高,他的右臂青芒亮度瞬然达到极致,无数指粗的青色雷电在其上疯狂暴窜。顷刻间,靠在夏焕背后的火色蟑螂已掉落在地,六支虫足还不住的抽搐。

    “外散的电流对虫类影响不大,但虫类对雷电的抗也是有极限的,现在它已经失去战斗能力,这场战斗,我赢了…虽然胜之不武。”

    “惺惺作态…”

    闫谦十指一动,两只的蟑螂下均出现一白色五芒星,两只昆虫瞬间被召还,其后那巨大五芒星也转眼消失。夏焕双手一摊,以示无奈。

    “好,现在开始第二场,念株对苏湘琪…”辟祯依旧对比赛毫无兴趣,随手抽出两张纸签后随意摊开,嘴唇轻启后再次闭眼。

    念株依旧淡定异常,从名字中他已了解对手是一名女子,心中虽感无奈,但也必须上场,他需要扬名法僧威望,以便坐禅宗东山再起。

    光罩消失后,夏焕便从五芒星阵走出,望向念株的眼神自然露出一丝异样,同时心中暗叹运气好没有和女人打架,显然谢舞瑶对可怜的主角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影”。

    只见第七组中走出一窈窕影,紧的腰带将她的玲珑材勾勒的近乎完美,白皙如玉的手掌自宽大袖袍中若隐若现,她将黑袍帽檐拉下,墨色长发无风自飘,漆黑的眸子给人以神秘之感,最令人惊疑的便是她那白色瞳孔!

    此女子神秘的气质令在场多数人惊愕,一举一动不带一丝风尘,那双眼眸极具洞察力,似早已窥视这场比赛的胜负。

    两人入阵对立,念株倍感无奈,此女子似早已将胜利定位于己。

    “这位女施主,贫僧法号念株,五阶禅境法僧,请不吝赐教…”念株双手合十向前方少女作揖,这是最基本的礼节…

    “五星阵灵师…”苏湘琪见和尚如此有礼,亦是还礼对方,同时转头望向阵外的导师,“比赛可以开始么…”

    见导师点头,苏湘琪纤长十指便开始结印,其双眸异彩连连,她可不想浪费时间,她必须速战速决,父亲及家族的厚望令她不得在任何战斗中失败!

    临京城外某树林。

    数百道黑影在此处排列阵形,他们皆着覆盖全的黑袍,仅露出一双泛着寒光的眼眸,队列最前,十数道人影显然在商量些什么。

    “内应怎还未至此接应,难道他想毁约不成!”黑影之中,一满带威严的男声传出,言语间不带丝毫怒意,但其后听闻此声的数十黑影皆被其震跪在地。

    “据可靠消息,内应之人早已因不孝罪名被人监,如今应另想他法,强攻是最不现实的,城楼上被施放了咒术的火器可不是观赏之物,我们的手下还死不起…”

    此时,一幽然女音悠扬传出,先去那发出威严之声的男子在后者面前唯唯是诺的点头称是。他与之前的威风简直判若两人。

    “没有内应我们自然有法子进城,现在原地休整!”幽声女子那不容违抗的声音顿时令在场所有人神色一惊,一股莫名之力已然在场数百人尽数倒地。

    虽然如此,竟无一人怒目相视。

    “黄家小子,现在表示你诚意的时候到了,你知道该如何做了?”幽然女声的女子转头,一清秀青年已从地上爬起,那与夏焕毫无相差的眼眸略带一丝冰冷,听闻前者话语,他的嘴角不自然的上翘。

    “阵灵师?”望着阵中少女,夏焕一阵不解,阵灵师又是啥玩意儿。一旁的霜亚淋轻笑一声,“阵灵师说起来算是最早的辅灵师分支之一,他们最擅长使用各种阵法,困阵,杀阵,幻阵是他们的拿手绝活,和结界师不同,前者是道家阵法的缩影,而后者则是传之于禅宗,因此阵灵师极不认同结界师。”

    “原来如此…”夏焕轻点下颚,其目光早已飞至林月,只有她在的地方他才能感到安心,在巨蛋中能逃离,她的因素占了一大半。

    “阵灵师是以符或晶石做阵基,而结界师是纯粹的五芒星咒术,你有没有听我说啊…”霜亚淋眼角一阵抽搐,自己为他将的如此详细,他不听便罢了,居然还在看女人…

    “纵横黑白,人生如棋吾坐观…”苏湘琪双手双指一晃,一黑一白各子已落入其手,双指飞弹,两颗棋子已脱手而出。

    念株目光一凝,两颗棋子并未向他攻来,却以一诡异弧度向他两旁落去,照先前苏湘琪所说,她是“阵灵师”,现在定然是在布置某种阵法。

    念株无名指一屈,兰花指已然形成,金色梵印自其前缓缓旋转。结界阵法本就出于坐禅宗,念株自是对其了解颇多。坐禅宗的结界术便是以南伏魔为主。

    虽结界于道家阵法稍有区别,但都是划定某一区域为其相助,因此从本质上有异曲同工之妙。

    念株连退三步,同时双手结印,前的梵印顿然旋转,四周大量天地能量自梵印中心凝聚,一圈圈如状如莲花的光纹在四周围绕。宛如菩萨降临。

    苏湘琪蛾眉一皱,念株看似平常的步伐已乍然间打乱她的棋子布置,看后者手印,定然是在凝聚一攻击法咒,若是此刻待他成功用出,她必然会陷入被动。

    两指轻动间,一黑一白两子再次飞出,棋子由能量凝聚,呈半透明质感,转眼间便已飞至念株后的左右两点,蓦然间,四道光线以将四子相连。

    苏湘琪不容念株有喘息之机,一颗颗棋子飞速抛出,更多更大的方形棋子阵相继形成。黑白相间的透明光罩不自将念株从里到外包了几层。

    顷刻间,足有九九八十一层棋子阵悄然完成。多重阵法完成时,苏湘琪双目紧闭,修长白皙的手指不住的结出印结,其脸色极为凝重,口中时而有咒语脱出,视其阵势,显然是要释放中阶咒术!

    “梵印菩提,佛然开光,金光咒!”念株双手印结一停,同时印结向前一推,旋转的梵印自前破空而去,急掠间,似有一金佛陀虚影浮现。梵印所过,毫无一丝威慑之势,却将棋子阵法层层破除。

    “天地纵横手中执,阳黑白指尖落,围棋天成,对弈…”苏湘琪口中念动,一奇异的黑白相间咒纹浮现她前,五颗咒星亦是如此。

    粗大的能量光柱自咒星中至地面,一道道黑白交错的线路自五芒星阵光罩内显现,先前落下的棋子皆在两线相交的点中,一股隐晦的神秘力量遍及光罩每个角落。

    “阵中阵…小姑娘竟能发挥如此绝学…”双目紧闭的辟祯蓦然增开双眼,其眸中惊讶之味并不强烈,但能将他惊醒,苏湘琪的阵法实力可见一斑!

    念株赫然发现,他不能动了,且四周的一切能量包括空气,全部止!一抹骇然之意浮上他心头!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