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五星巅峰!

    胶质层每一次光芒闪动,其包含的寿元便会减少一分,而夏焕体内正疯狂修补着因强力破开周边岩化寿元而消耗的寿元!胶质层逐渐稀薄,似乎每过一刻,便减薄一分。

    当夏焕体内寿元达到饱和时,那胶质层厚度已不足一厘米,只是他无法进而吸收,从正传来的疼痛感已让他毫无再续之力。

    再次陷入僵局的夏焕不知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就在意乱之际,他突然想起一个词,丹田!道家所言的丹田!丹田乃藏精之所,若是将寿元藏于其中又会如何?而寿元不就是人体精力及潜能组合成的特殊能量么?

    想到此处,他将寿元引导而出,从较为宽大的经脉送入丹田之中,只是那些能量却如泥牛入海,消弭的无影无踪!

    夏焕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脸色露出一抹狂喜,如此看来丹田的空间无比巨大,那些多余的能量送入此处再合适不过!

    时间一分分过去那层胶质已残破不堪,多处部位已破损出数个缺口,随着时间流逝,缺口面积不断扩大。

    最终,连接入夏焕体内的白色丝线也被其化为寿元吸入体内,他睁开眼,在咒纹光亮下,查看着此时巨蛋内的景。

    残留的些微胶质还贴在最外层的岩化寿元内层,现在的夏焕失去了胶质层传导的养分,呼吸已然变得极为困难,他必须立刻打开一层通道!

    此时夏焕发现道内贮藏着约有近三百先天值的寿元,虽其中大部分不是他的本体寿元,但此刻却是他最好的助力!

    我必须要出去!第六组的兄弟们!林月,还有这世界的亲人!等着我!夏焕双眸紧闭,一道道由寿元为代价产生的雷电在其右臂内不断闪现,先前的意识扩散,他兀然发现最外层的岩化寿元乃是最为厚实,蛋内空气似有则无,此时他毫无后天能量闭气及护住心脉,若是不能一拳打穿,那便有可能永远留在此处。

    原本施放滞留拳的能量在其手臂不住凝聚,若是此刻他内视右臂,定然能发现,他右臂手骨的不同,常人的骨骼乃是白色,而他的尺骨与桡骨竟是碧色!

    被封困巨蛋后,夏焕早已将先前包裹于手上的两块青色木板所遗忘,而在他一次次昏迷间,木板中的精华已一点点融于他的骨骼!

    那碧色骨骼顿然便将聚集于此的能量全数吸收!能量进入后,碧色骨骼散发着通透的莹光,宛如一块完美的翡翠。

    处空间有限,夏焕亦难以将体拉开,仅仅将右手轻轻抬起,他的手与常人毫无区别,仅是在寿元包裹下变得更加白皙嫩滑…

    蛋内空间几近中空,夏焕右手接触岩化寿元竟无半丝声响,狭窄空间内,寂静的可怕,两滴汗水自他额间滑下,他已然用尽了全力,只是右手处却无丝毫异动…

    夏焕的头开始发晕,没有新鲜氧气供应,此刻大脑已处于缺氧状态,若非体内细胞吞噬着体内的七色光点继续运作,恐怕他早已窒息而亡。

    就在夏焕不着力即将摔倒那一刻,一股强烈青芒自右臂爆发,青芒集结于一道青色光线,直径约鸡蛋大小。只是那鸡蛋直径的光线却轻而易举的将厚达一尺以上的外层岩化寿元击出一个窟窿!

    一股清凉新鲜的气息透过窟窿向巨蛋内部灌入,那是空气!那是新鲜的空气!夏焕大脑一个激灵,时隔不知多久,他再次品尝到外面世界的空气!

    ……

    密室内,夏焕睁开眼,先前就是他在巨蛋中的全部历程,至于随后的画面,自然会将其揭晓。他环视在场众人,心中顿然浮上一抹莫名念头,无论是第七组的对手,还是第六组的伙伴,在此刻的他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经过密室内的空气不比室外,但对于夏焕来说,是多么美味!

    经过巨蛋事件,他的心境已产生莫大变化,恐怕很难再会因某件事一惊一乍,巨蛋内一次次的希望与失望不住磨练他的心,半年内他坚持了下来,他一直没有放弃求生的信念,亦是在漫长孤寂中保守自己的本心,他归来了!

    五芒星赛场内,那叫闫谦的胖子望向夏焕的目光稍有变化,他不但收起先前那轻蔑之色,眸中亦闪烁一抹兴奋的精芒,不怕对手强,就怕对手是草包!此刻归来的夏焕显然不是草包!胖子亦是好战之人!

    “咳咳,比赛不能再耽搁了,两位速速进行吧,另外,黄铉比赛结束后和我走一趟…”主任轻咳一声,其脸上那惊愕之色早已收敛,他目光转回,随即再次闭上双眸。

    “那好吧,闲聊有的是时间…”夏焕一声轻笑,望向谢舞瑶等人的目标流露些许歉意,最后,他将目光移至林月,其俏丽朱颜浮上一抹欣喜之色,墨色长发垂至间,玲珑曲线在青衣包裹下若隐若现…

    他心中顿然浮上一抹释然之感,若是为了救她,再被封上一年,他也愿意!

    后者那如秋水的眼眸微微波动,逃避着他的目光,因她不知如何去面对夏焕,亦不知对他是如何的感,以往的一幕幕浮上心头,那特殊感觉令她不知所措,如今再见,亦是极其欣喜,却是不知从何开口。

    “加油…”半响,林月望着要进入五芒星阵内的夏焕,红唇轻启。

    夏焕驻足,他没有出声,仅是点点头,他的内心汹涌起伏,一股必胜的信念浮上心头。从巨蛋出来后,几乎没有能让他的心如此波动的事,可见他是真的上林月。

    夏焕踏入阵内,圆形光罩瞬然便将二人笼罩。

    “你叫黄铉是吧,第一次任务就遇到蛊咒师,且被其以邪蛊封困的倒霉鬼,学院第一废材,术符师世家黄家大公子黄铉,我说的没错吧…”

    闫谦拉下黑袍帽檐,露出稍显肥胖的圆脸,一头单寸短发根根竖立,其眸中仍带有一丝轻蔑之意,毕竟夏焕,或者说黄铉本就是量修的废材。

    “快开始吧…”夏焕打了个哈欠,其表带着一抹慵懒,他直接无视了胖子的话,对于他,被封困半年后最想做的事便是与亲友相聚,或是…林月。

    “你…”闫谦刚想用更激烈的言语讽刺夏焕,五芒星外的导师之声却兀然响起,一声“比赛开始”清晰落入除辟祯外的每一人耳中。

    导师话音刚落,夏焕的神蓦然一变,原本满是睡意的眸中焕发出慑人光彩,一道青白色精芒从中出,十指一动,唤铭印悄然形成。

    “五星巅峰术符师黄铉,请阁下指教…”

    五星!!还是五星巅峰!!!夏焕的声音不大,在场众人均被此话震惊,谢舞瑶、林月及郁兰巧的小嘴长的能塞下两个鸡蛋,霜亚淋与念株则是不敢置信,从两星巅峰在半年内连跳三级达到五星巅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四星与五星的分水岭虽不及突破六星,但也将大部分咒师硬生生拖慢!

    夏焕一声轻笑,脑海中浮现出破开巨蛋之后的画面…

    ……

    常时没有异动的白色岩块终于有了变化,淡淡白光自其上闪烁,细细一看,一片更为微弱的天青色光芒似风中火烛般点亮在白光之内。

    叭——

    蛋形岩块表面,一小型岩块蓦然剥落,未落至地面,便化为白色齑粉消失在半空。紧接着,岩块散发的光芒尽皆消散。

    这时,一蓝发人影,浮现密室之内,深紫色眸子着重扫视那蛋形岩块,其崩碎的伤口正在缓缓修复。

    怪事…魔渊目光低沉,巨蛋异动不是第一次发生,此处尤为剧烈,甚至表面上还出现鸡蛋直径的缺口。他眉头紧皱,外敌入侵?绝不可能,若是如此,怎能不惊动守卫学院的护卫导师及暗堂长老的监视就潜入此处,那人的实力究竟多强?

    带着满心疑惑,魔渊消失在安置巨蛋的密室中。

    叭——

    又是一声轻响,一块乒乓球大小的白色岩块从之前被打穿的缺口中飞出,紧接着,一闪烁着青白色异芒的玄奇符纹便从中脱出,符纹周遭,两颗黯淡的天青色小球正绕着前者缓缓做出公转。

    巨蛋内,夏焕龇着牙抚摸右拳,先前巨蛋内残留的胶质寿元竟开始修复岩化寿元,若非他及时发现,被修复面积尚还浅薄,否则他不知道要消耗多少寿元才能再次打穿。

    有了这个缺口,夏焕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他无多余时间察看周边景况,忍着右拳疼痛,十指悄然间已变化数个印结。恍然间,无色天青色光点已被瞬间聚拢,咒纹疯狂的吞噬着周遭能量,那吸收的胃口足足比两星时增大了五倍不止!

    咒纹中心处隐隐出现一泾渭分明的双色漩涡,天青色光点进入咒纹后,会被其快速分解为凝实的能量,呈青白色,可见咒纹凝练能量及锻炼杂质的功能亦大大增强!

    大量青白色能量灌入咒星后很快便形成一青白色光柱从咒星出,青色能量在巨蛋缺口镀上一成天青色薄膜,薄膜形成后,那残留的胶质寿元与前者对抗着,缺口再出修复之势。

    夏焕不断加固着巨蛋缺口,以便自己在巨蛋内凝聚更多咒星后破蛋而出!因其如今没有破岩而出的能量!

    他修长十指不断变化,心中暗喝:咒星,凝聚!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