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在此!

    五芒星阵内,巨大的花龙卷自阵心疯狂旋转,其顶部不住的与光罩穹顶摩擦,无数能量光点如同四散抛飞的火花。

    感受到如此庞大的能量积聚,金香心中不免升起一抹骇然,那龙卷的能量,俨然以超过四星初阶,达到了四星巅峰的程度!

    可怖的巨大花瓣组成的花龙卷,此时如同绞机般向前方冲去,恐怖的气劲在阵内乱窜,犹如一场真实的龙卷风暴来临。

    金香发现,前的金属盾,根本不足以抵抗那比钢刀还要锋利的花瓣所组成的花龙卷,若是与其接触,不足片刻,定是会被其斩成数十片!

    她暗自后悔先前为何不使全力将郁兰击败,此刻完全陷入被动,除了在心底自责大意之外,便是思考应对之举!

    慌乱间,她竟想不出能对其进行有效抵挡的咒术!

    花龙卷可不给她思考的时间,旋转的花瓣瞬间掠过,已将她前负责防御的金属盾切成数十份,数片巨大的花瓣破裂,顿然间再次重组。

    “我认输!”

    面对如此强势的攻击,金香顽抗的心瞬间瓦解,双手抱头呈害怕状,那紧张的惊呼不自觉的发出,因她知道,若继续进行,她极有可能被切成块。

    认输之声落下,那强劲的花龙卷蓦然消散,一声闷响过后,金香发现前方的郁兰已然晕倒,心中顿时醒悟,当时的郁兰已是强弩之末,能击碎金属盾定然是先前的花雨攻击造成的损伤,不过,此刻后悔已然无用。

    时间一分分过去,第六组的比赛进行的十分顺利,林月的运气也是极好,比赛中仅是遇到一名四星强灵师,因其不擅战斗,亦是成功晋级。

    比赛进行到现在,第七组成员出场三次,均以完胜告终,而霜亚淋观察,他们都未使出全力!他们与半年前所见的锋芒毕露完全不同,均着宽大的长袍,将自遮罩,仅露出两只凌厉眼眸观看比赛。

    “第九场,第四组严述对第六组霜亚淋!”

    此刻,第四组未进行比赛的最后一人缓步而出,这是一精壮男子,他脸上的数道狭长刀疤,更增添了他的彪悍之气,单薄的外衣下,结扎的肌已然凸显。

    “四星巅峰力符师严述,请阁下指教…”严述如同标枪般站立于五芒星一角,他右手背在后,左掌自前方微微抬起,做出某种拳法的起手式。

    “四星巅峰术符师霜亚淋,请指教…”霜亚淋踏至阵内,遥望远处对手,一抹强烈的自信从心底浮起,唇角微微翘起,似乎第六组成员都已学会沐形的标志笑容。

    两人刚刚站立,那包裹五芒星的光罩便笼罩二人,匆然间一声轻喝便已落下,“比赛开始!”

    话音刚落,两人各自结出唤铭印,两道明亮的光芒自阵内升起,霜亚淋手印不停,依旧不住变化,而严肃述则不同,他的咒纹出现后,便化为一道幻影,径直向霜亚淋冲来!

    冰刃!霜亚淋心中轻喝,十余把锋利冰刀已在周形成,与三星时的冰刃不同,此时的冰刃不但更锋利,且蕴含的能量更多,而他的距五星仅一步之遥,外放的能量直接聚集天地能量,消耗大大降低。

    去!

    十余冰刃在霜亚淋一念间已破空而去,严述能闪躲的所有死角,尽皆被包围,冰刃疾掠间,方位不断变化,在场的术符师均发现冰刃中藏有暗招。

    前冲的严述自然也发现冰刃中潜藏的奥秘,双手印结一动其影再次虚幻,移动间已穿过数道冰刃。此次虚化,他的速度蓦然提升一倍!

    五棱冰刃!

    严述变化印结的同时,霜亚淋的手印也在变化,空中的冰刃瞬间液化连接,五芒星形的冰刃在严述冲入冰刃群那时顿然形成。

    由五片巨大薄冰形成的五棱冰刃瞬然压下,严述心头一愕,若是继续前冲,定会被冰刃斩成数段,若是停留原地,亦会被困于五芒星中心!

    可恶,只有用那招了!那可是配合攻击咒术准备的,也是我最后的底牌,本想在第二轮使用,但我不能成为瓮中之鳖!

    叠影步!严述手印再次变化,他不顾头顶压下的五棱冰刃,兀自向外踏出步伐,每踏一步,便有一道幻影从其体内掠出,幻影出现的频率极快,十数道幻影已在空中重叠,而此刻,时间仿佛静止,那五棱冰刃还未落地,严述的影已至霜亚淋不足三米!

    影突刺!

    严述心底轻喝,全所有能量均在右手凝结成一灰黑色尖刺,尖刺长约一尺,其尖部闪烁着黑光,尖刺出现后,他的影已凭空消失。

    而先前出现的十余道幻影手中均如前者所作,黑色尖刺闪现后,那些幻影顿然消失在半空!

    霜亚淋心中暗叫不妙,那是法咒术衍生出的攻击咒技,那些幻影均是由能量形成,且都是具备攻击能力,虽只有一击,但攻击结束后,自己上必然会留下十几个窟窿。

    难道要在此处使用先天咒术吗,不行,第七组那些家伙,具体的实力毫无所知,先前仅使用了几个低阶咒术,根本无法判断其准确实力,若是用出先天咒术,定然处于被动。

    ……

    “据说,那家伙是第六组最强的术符师,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做出攻击时竟不知使用防御咒术…”

    “哼,第三轮,就是第七组的内战了,到时候,我不会手下留的…”

    “你试试看!”五芒星阵外,第七组中的数位彼此交谈,其嘴角带着轻蔑之意,显然,他们对第六组的实力大失所望。

    ……

    此刻一股莫名之力涌上霜亚淋心头,他发现那力量竟是从咒纹处传来,隐隐有着一股强大的能量蠢蠢要爆发。

    这股力量是…咒纹韧度达到月级二等!我突破了!那一瞬间,霜亚淋兀自发现,自己的咒纹出现些许变化,周遭的能量均在此处聚集,那是平时全力引动能量的数倍之多!而此刻,咒纹自发引动竟有如此之多的能量!

    时间如若静止,只有那水蓝色的光点在霜亚淋边聚集,光点越聚越多,很快便液化为清澈的水流,水流包裹霜亚淋全,一瞬间,厚达三尺的四面冰墙便在他周形成,冰冻三尺,仅眨眼之间!

    咔!

    清脆的破冰声清晰映入在场众人之耳,导师们均瞪大眼睛望着眼前场景,那三尺冰墙被黑色尖刺突破二尺有余,却未能伤到冰内的霜亚淋!

    “这就是月级二等的咒纹所产生的力量吗,好强大…”霜亚淋的声音透过冰墙悠扬传出,其言语顿时令在场众人愕然,在战斗中进阶!月级二等,就表明他拥有能量外放的能力!

    严述放下贴在冰墙上的手,心中浮起一抹骇然,同时也感到四星与五星的差距!能量外放后,不但吸收的能量是四星的数倍,甚至还能借用周边能量形成中等范围的中阶咒术!从先前的冰墙,就着实证明!四星与五星,亦是一个小型分水岭!

    “还要继续吗…”

    霜亚淋淡淡道,其周的冰墙均化为蓝色光点融入咒纹,它们需要被净化,因他打算凝聚出自己第一颗液态咒星!

    “我输了…”严述低下头向五芒星边缘走去,他知道霜亚淋仍在隐藏实力,因他根本没有使用强力的咒技,没有咒技是不可能的事。

    形式骤然变换数次,最终仍是霜亚淋获胜,这是大家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最令人惊异的便是他在此战中晋级!

    谢舞瑶心中暗喜,这些学生让她一惊一乍的,霜亚淋能在此战中提升实力,且不暴露底牌的咒术咒技,她自然是喜悦无比。

    一旁的杨露做了谢舞瑶多年的死对头,自然知道此刻她心中所想,前者嘴角挂着一抹玩味弧度,若是你知道第七组全体成员实力均在五星以上,你又会如何…

    最后三场比赛,第七组最后三人均轻松胜出,令霜亚淋眉宇紧锁,他能隐隐感到,那七人的实力均在他之上!且有三位他无法看透!

    十二场比赛全部结束后,那闭眼的导师主任辟祯蓦然睁眼,他环视留下的十一位(郁兰已经清醒)选手,眸中露出一抹满意之色,同时还伸了个懒腰,似乎先前在睡觉。

    导师们纷纷无语,这主任站着也能睡着,果然是强势人物,他甚至连正眼都没看比赛一眼,此时竟能装出一副满意模样,导师们暗自钦佩…

    “好了,第二轮比赛马上进行,根据比赛规则,上轮轮空的选手,在第二轮必须第一个进行比赛,第二轮轮空的选手现在开始抽签…”

    霜亚淋几人一惊,若是如此,他连凝聚第五星的时间都没有了…

    辟祯拿起空空如也的水晶箱,箱盖似被某种力量牵引飞起,其左手自衣襟内抽出十三张白纸,黑色笔迹凭空撰写,十三个人名俨然在瞬间完成。

    除了那张带有‘黄铉’二字的纸张,其余皆自动叠好坠入水晶箱内,箱盖也随即落下。无形力量在箱内滚动,纸签的顺序瞬间便被打乱。

    “第二轮轮空者,郁兰!”

    此刻郁兰脸色稍显苍白,听到辟祯的声音后顿然松口气,之前她因能量殆尽而晕倒,若是进行第二轮,定然无法持久。

    “黄铉那小子不在,就由我代他抽签!”

    辟祯的声音再次落下,第六组几人及谢舞瑶均是一惊,夏焕封困巨蛋,根本无从脱出,何谈进行比赛?此刻定然会成为他们晋级之物。

    带有黄铉二字的白纸飞快折好,转瞬已飞至水晶箱内,莫名劲力再次兀现,几个旋转间,辟祯的赫然手中多出一张白色纸签!

    “第一轮,黄铉对闫谦!”

    辟祯话音刚落,第七组内一稍显肥胖的黑袍人影踱步而出,犀利的眼眸中带着失望及轻蔑的失落感,当初进入瞻星,第一个与夏焕对话的胖子就是他!他本想看看夏焕的能耐,但是夏焕中异蛊的消息早就人尽皆知…

    “若五分钟内不入场比赛,判其失去比赛资格!”辟祯晾出一句话,其眼眸再次闭上,似乎要继续之前未做完的秋大梦。

    就在第六组及谢舞瑶紧张之际,一道清冷笑意遍在密室中传,其言语中带着些微欣喜,更深的则是自豪,“我魔渊的学生,怎会不战而败!”

    此时密室一角,两道人影乍然浮现,那满是精壮肌的健美男子魔渊侧,一光头青年如同标枪站立,一袭白衣无风自动,明亮的星眸正释放着微弱的毫光。

    “黄铉在此!”

    一声淡然轻喝,令所有人震惊!那闭眼的辟祯赫然睁大他那铜铃大眼,不可置信的望着那兀现的光头青年!

    PS:中秋快乐,今提前更新,完毕。。。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