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黑暗中的光

    每年四月二十七,是皇家学院挑选精英咒师学员的内部测试,而拥有内部测试资格的学员,均是在一年训练中表现突出,且实力明显提升。

    内部测试并不隆重。

    由代理院长南宫阙、导师主任辟祯及七大组学员教师监督观看。二十五名获得资格的学员,必会有一人轮空,比赛采取个人挑战模式,也就是说,极有可能与自己的同伴相遇。

    比赛场地是一间宽大的密室。

    在密室中心,有一巨大五芒星阵,奇异的符纹自五芒星中心辐散十丈开外,数十颗各色晶石或镶嵌在五芒星一角,或镶嵌在某个符纹中心。

    此时二十四道人影按各自组别分成七列队形立于五芒星阵外,对面,代理院长及学院导师肃穆站立,南宫阙望向队列心中轻叹,其中并没看到当初与自己谈心的小青年。

    谢舞瑶等女导师站立于男导师一侧,她的脸色流露些许担忧,夏焕被封,方世御失踪,第六组实力已然大减,虽然夏焕名额在册,但极有可能成为他人晋级之用。

    “怎么,你害怕了…”

    听闻一柔之音传来,谢舞瑶偏转稽首,只见侧一妖媚女子正看着她,此女名叫杨露,是她多年的死对头,且成导师后年年成绩均在她之上,那种被超越的感觉让她特别不爽,本想在今年一雪前耻,哪知…

    “那个没来的就是被蛊咒师临死攻击,后被封印的夏焕?”杨露一副若有所思之样,第六组成员少了两个,且还有一个白送的晋级名额,若是能够得到…

    谢舞瑶默然无语,与往格大相径庭,不令杨露极其郁闷。

    此刻,站于角落的魔渊神色一惊,之后诡异的消失在密室中。

    密室寂静无声,一股沉闷气氛压抑在比赛学员心头,蓦然,南宫阙向前一步,所有压力顿然便消,稍显浑浊的眼眸扫过每位学院。

    对面,沐形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前者记得后者仅是看守瞻星的学院长老,哪里知道后者竟能成为本院的代理院长!

    前任院长驾鹤西去,正式院长根本无从任命,而皇家学院基本属于当今朝皇之势,是稳固皇权重中之重,自然不能群龙无首,因此暗中任命能够信任的南宫阙。

    在场学院基本是今得知有位代理院长。

    “你们都是本院优秀的青年学员,弱冠之年而也刚好符合,此次比武目的很简单,就是两年后的大陆立冠大比,换句话,那场比赛就是为咒师的你们真正的立冠成年礼!

    到时,全大陆的精英青年均会汇聚一处,为的乃是争夺大赛的奖品“咒冠”,“咒冠”无特殊之处,仅是一个份,那便是同龄人之最强者!”

    在场学院均被南宫阙一番话所震撼,争夺“咒冠”,同龄人最强者等几个词汇印入他们心中,对于年轻人来说,那就是一个证明自己的舞台,只要在比赛中表现突出,就算没有得到“咒冠”,他们的名气也会在大陆传播!

    同龄第一人之称谓乃是莫大荣耀,有了它,在任一国家均能居高位,定是当做精英中的精英进行培养,到时天灵地宝、咒元晶石,还不任其挥霍?“咒冠”之妙,尽在不言中。

    南宫阙暗自一笑,脚步向后一退,整个影已移至后三米处!

    此时,一酷似关公男子从导师中走出,在场学院均能认出,他就是学院的导师主任,最喜欢教育学员,却屡屡弄巧成拙…

    “比赛方式很简单,一对一晋级模式,因全体二十五名选手,所以第一轮轮空一人,第二场再次轮空,依次类推。

    比赛舞弊者,当场失去全部资格;杀伤人者,视比赛过程判定;不得使用除自制灵符外的任意咒术载体,一经发现,以舞弊论处;不得使用拭铭刃、朱颜砂等贵重咒术器具,比赛展现的乃是个人实力,依靠外力怎能算做强大?

    不得…”辟祯侃侃讲着长达十万字的比赛规则,不知他是如何记下,不但字字有理,且条款清晰,在场学员无不郁闷,三十人不到的比赛,他竟背出这样的规则…

    据细心人观测,那规则八成是大陆立冠大比的规则,因普通比赛,无需注意如此多的事项,要打便打,要停便停,惬意自在,可见那全大陆的大赛,是多么复杂。

    “此规则绝大部分乃是由大陆大赛规则组成,为的便是让你们及早适应,现在抽签轮空学员…”辟祯神色肃然,话语略显严厉,环视在场学院的目光犹如鹰隼般锐利。

    此时,一名青年导师从导师群中走来,他双手环抱一透明晶体箱,箱内放置近三十枚折叠的白色纸签,辟祯伸出手触在晶体箱顶盖,一股暗劲自手中传出。

    箱内似起了大风,二十五枚纸签在其中飞舞。辟祯单手一抬,那股暗劲顿然消散,他自虚空一抓,晶体箱内莫名少了一张纸签!而他手中却兀然出现!

    当着在众学员之面,辟祯摊开手中纸签,那用小楷写的“黃鉉”二字清晰异常。

    望见那二字后,众学员或欣喜或忧愁,忧愁的学员是因为知道煮熟鸭子飞了,至于第六组,是忧愁、欣喜的矛盾心理,轮空又如何,人又没在…

    “现在,请剩余学员上前抽签,抽到什么名字,他就是你第一场比赛的对手!”辟祯将手缩回袖内,立于晶体箱一旁闭目养神。

    照着每组上前一名学员抽签的顺序,二十四枚纸签均被取走。

    “请第一组卢进学员极其对手进入五芒星阵…”那手拿透明晶体箱的导师对着第一组最前方那名学员发出提醒,同时也暗示他的对手。

    一短发青年从一组学员前行至五芒星阵,他对着众学员提起手中纸签,笔记鲜明的正楷落入众人眼帘,其上写着沐形。

    阵外,沐形嘴角上翘,他之前还为抽到的签而无语,他抽到的竟是一女孩名,他可不喜欢打女孩子,当然,蛊咒师例外…

    缓步走向五芒星阵,沐形扭动着脖子,心中想着,半年内碰到实力相等的咒师不足十指之数,因此实力提升缓慢,加上担心夏焕,至今还未突破四星,不过,对付他还是很够了…

    “四星群控唤灵师卢进,请唤灵师世家沐公子指教…”卢进嘴角带着一抹自信微笑,若是他在此战中战胜沐形,那他必然在学院中名声鹊起,同时,也想看看唤灵师世家子弟的能耐。

    “不甚荣幸…”沐形嘴角扬得更高,想挑战沐家子弟的地位,那就尽管来吧,四星又如何,群控唤师有如何…

    望着火药味十足的二人,那抱着水晶箱的导师单手剑指指向阵心,一道白色光柱顿然出,紧接,一圆形光罩便将二人包裹,光罩直径约有十丈。

    “既然如此,第一场比赛,立即开始!”

    导师轻喝落下,阵内的沐形与卢进十指均组成一个个玄异手印,数个白色五芒星自阵内浮现,数声巨大兽吼震响整间密室!

    ……

    这里是哪…为什么漆黑一片…难道我死了…夏焕望见眼前的无比黑暗,心中暗下结论,无论如何努力,却无法睁眼,周遭传来冰冷刺痛感,体无法从中摆脱。

    夏焕蓦然一惊,难道他又回到?之前灵魂感到一股莫名剧痛便昏晕过去,巨蛋内是何况他也不知,更不知如今是何年马月。

    最让他惊讶的是,为何他没死!若是封闭空间,没有空气,没有养料,他如何生存!从之前动作来看,巨蛋明显密封!

    体动弹不得,夏焕的思感却极其活跃,似乎无尽的时间,他都在想着如何出去,只是这样的况久了,人如何坚持?

    不知过了多久,夏焕的意识几近崩溃,那深深的寂寞与孤独无人体会,他甚至不说话,连自言自语都无法做到。

    他在想,为何不让我死,难道我连死都不能吗…

    “那是…”

    大约过了三天(夏焕估计),他的思感陷入疲惫,然而就在此时兀然在黑暗的体内发现一丝光亮,他的意识便在体内搜索,只是那丝光亮如同萤火,时而闪亮时而扑灭。

    但他还是不放弃,因为夏焕有种预感,只要找到那丝亮光的源头,自己就可能破开束缚,重新回到那个充满阳光空气的世界!

    只是那亮光却诡异消失。

    他不住寻找着,但即使思感再活跃,也会困倦,夏焕也不例外,只是当他犯迷糊时,那丝亮光却再次惊现于他的意识之前!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