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回京(第二集终章)

    “滋…滋…”

    金色圆盘锲而不舍切割着白色巨蛋,其锋刃比之头发丝还要细上些许,也因此,它才能破开‘巨蛋’的表层,持续近半时辰后,圆盘近进入三寸。

    目视‘白色巨蛋’,其表面俨然角质化,随着时间流逝,它逐渐变得坚硬,且韧极强,目测其厚度,离夏焕本体至少一尺半有余。

    “念株,这样下去不行,老铉的量越来越弱,若是不能破开将之破开…”沐形眉头紧皱,他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两人对视一眼,沐形十指开始变幻,淡白色咒纹印悄然浮现在他额前,四颗咒星围绕咒纹做圆周旋转,咒星旋转间,一股股白色气流从中蒸腾。

    一白色五芒星兀现沐形前,白色气流尽数被五芒星吸入。不远处的戒哥后同时出现一更为巨大的白色五芒星,气流从其背后五芒星飘出,融入戒哥体内。

    戒哥仰天巨吼,黄色长毛疯狂的从表皮弥漫,很快,它的全覆盖上一层厚厚长毛,其粗壮的背脊还长出健壮的鬃毛。

    冲天獠牙更加粗长,如同两把锋利短剑,其土黄色眼眸更加深邃,它握紧因阶级提升而宽阔半分的手掌,下土地似脱离引力吸引,大量泥块在其手掌凝结成土黄色岩块,最后一尖锥拳悄然完成。

    念株撤离法轮后,粗大的岩石尖锥便迎‘蛋’砸来,一声闷响之后,戒哥拳上的岩石寸寸碎裂,而‘巨蛋’却丝毫未损。

    “落岩击!”沐形依旧不放弃,他牙齿紧咬,十指变动间,将半年前对付魔渊那招使用而出,如今四阶的戒哥定能将威力提升三成以上!

    巨大的影一跃而上,天空中,无数土黄色光点凝聚在戒哥有力的小腿之上,光点在空中形成一旋窝,蓦地,土黄色能量尖锥已然形成。

    尖锥在空中急速旋转,连同戒哥因引力坠下的影…下落间,它的速度几何提升,不足一息,其脚上尖锥已与巨蛋接触!

    能量尖锥接触巨蛋后,旋转的尖部在其表面寸寸深入,在惯作用下仅刺入半尺之余!惯消除,尖锥依旧旋转进入,待得巨蛋被钻入一尺之后,尖锥似耗尽能量,转眼化作光点消散。

    此招效果令沐形大失所望,如此下坠之速,竟只在巨蛋顶部留下一深一尺,宽两尺的凹槽,不过他的嘴角上扬,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惊愕到极点,那凹槽内部竟生出一条条丝线修补着巨蛋,丝线数量足有十数万,甚至数十万之多。

    如此数量的丝线,眨眼间便将那凹槽所覆盖,当其修复完成时,更多丝线从内部深处,丝线开始编织,最终形成一巨大网布将巨蛋包裹。

    被包裹后的巨蛋,犹如一白色岩块。

    “可恶!”沐形十指再次变幻,他一定要救出他,这也是来此前,表姐交待的,他也保证过,就算他死了,也不会让夏焕死的!

    “落岩连击!”

    ……

    徐徐海风吹袭,远处,桔红色的朝阳从东海升起,只是霜亚淋二人却无心欣赏如此美景,方世御在海底失踪两,如今生死不知,因在海底,恐怕…

    但他还是坚信他还活着,霜亚淋发誓他一定要找到他,而郁兰失神坐于其旁,望着那无边大海,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悲伤。

    “京师的咒师巳时就会到达,到时,就能…”郁兰望着霜亚淋淡漠的神,不知是难过还是害怕,声音微微颤抖。

    “到时,我会一起下海…”霜亚淋回头,目光一瞥郁兰,他眼神极为空洞,七人中,就属方世御与他的感最好,如今遭难…

    “可是,老师叫你先回去…”郁兰沉默半响,不知说些什么,因她知道前者此时心,换做第六组的任何一人,均是如此。

    霜亚淋站起,低垂的脸颊被影笼罩,叫他回去,可能吗,没有找到人前,他绝对不会回去,若不是体虚弱,不能使用寿元,他早已作咒术下海了。

    人体的寿元极其特殊,当人的体极弱时,它会拒绝引动,如若强行启用,那它极有可能在瞬间流失殆尽,到时,那人便会化为一堆烂泥。

    前夜他还想强行引之,若非被谢舞瑶发觉,此时难以站立于此。

    当他向前迈步时,他只觉眼前一花,一黑发老者已从旁经过,当他回头时,却并未发现那人踪影,他的心异常急切,那道人影…

    霜亚淋四下张望,那道人影已现于他前方,老者一轻叹,离别几不见,眼前的青年竟如此落魄,那失落的眼神及懊悔的神与当的意气风发大相庭径。

    “师父,徒儿无能…”

    霜亚淋对老者屈膝一跪,分离多,再见到恩师之时,他极其难过,师父对他的教导他从未忘记,策略对咒师生存极为重要,可是他却…

    “那女娃已经和我说了,噬人鲛的出现完全是意外,只是,你难道不知海底变数多大?我曾和你说过,那浩瀚大海,孕育了无数生物,噬人鲛也仅是其一,那深幽的东海,有岂是常人能预测的?

    贸然行动,付出的将是同伴的生命,此次学院训练结束后,和我回去重学过去的知识!”老者的声音稍显严厉,他不希望徒儿就此堕落。

    “你给我回京好好反省,我先去海底探查一番…”老者话音刚落,其体便化作一道激的水流,瞬间冲入前方无边洋流…

    毫无声响,那道影已消失不见。

    “师父,难道你就是盟会请来的咒师吗,那只噬人鲛如此强吗,难道火熔的水系圣咒师还不能将其灭杀…”霜亚淋双拳紧握,体微微颤抖,师父的实力,可不是一般圣咒师所能比拟!

    郁兰的双眸随着潮水一起波动,心中暗自祈祷方世御能活着被救出…

    “好了,任务失败,你师父也出马了,巳时也另会有一批水系咒师赶到,你们现在必须立刻回京…”不知何时,谢舞瑶的影浮现于此,视其脸色,显然也不好过,毕竟失踪的是她亲手教导的学生…

    “可是…”

    “没有可是,难道你连你师父的话都不听了?”谢舞瑶见其反驳,立马拿其师父搪塞,现在必须要让他离开,否则以他的个听到方世御极有可能死去的消息,定然会做出危险壮举…

    霜亚淋眉头一蹙,恩师之命难以违抗,但是他此时更想知道方世御是生是死,就算被师父责罚,也毫不吝惜…

    “那好,你留下来吧…”谢舞瑶对其无奈一笑,白皙的手掌搭上其肩膀,视其脸色,显然是答应他不再反对…

    “老师…”霜亚淋不可置信的望着她,因谢舞瑶决定的事很难更改,此时竟为他放弃自己的原则,因感动,他的双眸波动着。

    他只觉眼前变得模糊,当他以为是沙子飘进眼睛时,眼前的视线蓦地一黑,霜亚淋的体便向前方倾去,旁,谢舞瑶伸出手扶着他坠下的体。

    霜亚淋肩膀上,一白色的咒符贴在其上,谢舞瑶轻叹,唯有出此下策,才能将他带走。

    ……

    “嘣!!!”

    清脆的响声不绝于耳,林间某一空地,大大小小的坑遍布其上,周遭的树木被齐根倒地,而空地的中心,一似白色岩石的巨蛋依旧巍然不动。

    不远处,沐形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念株及林月也同他相差无几,为了救夏焕,他们已将所有能攻击的咒术(禅术)都用了一遍。

    只是岩化后的巨蛋毫发未损,坚硬的外层打穿后,另有一次韧极强的胶状物充斥其间,无论他们怎么做,均是无法将之破除。

    “不要白费力气,凭你们的实力,如何能将吸收了千百年寿元之能的邪蛊最后倾尽一切所使用的咒术,就连我,也无多少把握…”

    淡漠之声突兀响起,当几人以仅有之力回头,发现一蓝发精壮男子立于一倾倒大树之上,嘴角的弧度依旧是那么冰冷,古井无波的深蓝眼眸给人以战栗之感!

    此人正是第六组的直系领导人,魔渊!

    “为何你会…”沐形用仅有的力气开口道。

    “那是谢舞瑶的馊主意,现在必须立刻回京,我相信我的学生还是能撑到那的…”话音刚落,他的影闪现在巨蛋旁,单手一环一提,那一人半高的巨蛋以落入其手。

    “尾巴就交给你们了…”

    淡漠声音未落,其影便连同巨蛋一起消失不见。

    “就是这,大人,有术师…”此刻,一老者带着穿官服的中年人及大队士兵从林间走来,沐形几人暗自苦笑,原来这就是魔渊说的尾巴…

    ……

    深邃的东洋海底,昏暗的光线令人视清周遭景。

    此处,东海在此断裂,周围的山脉在此形成一深不见底的巨谷,一抹异样的亮光从幽深的巨谷之内浮起,这片水域顿然充斥着光彩。

    巨谷上空,在亮光照耀下,似有一人型黑影悬浮,他脸色一片惊骇,似望见极为可怖之景,若是霜亚淋在此,定会震惊,此人赫然是其下海探察的师父!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