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许…

    “法轮咒!”

    一声轻喝落下,一高速旋转的轮盘在空中划出一玄异的弧度向蛊女攻来;蛊女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因她的双脚被两朵黑云所包裹。

    “云缚术!”不远处的树丛中,三道人影及一兽影潜藏其中,几人刚至此处,便发现蛊女对白衣青年做出攻击,不是不想出援手,而是来不及。

    “宵小鼠辈!”蛊女心中暗骂,只是金色圆盘实然来至前,时间已不容她多想。

    毫不犹豫,她将手中布偶向圆盘一抛,布偶迎风便长,待长至一丈时圆盘贯穿而过,一瞬将其腰斩,只是布偶后的蛊女早已不见其踪。

    失去目标后,金色圆盘停在半空,它的边缘遍布着锋利锯齿,中心处,金色的梵印释放着微光,为月夜添上一丝微弱光彩。

    白衣青年捂着口,其上连接的白线已然消失,但他却隐隐有股不安之感,明显那蛊女在他上施放了蛊,而且是先天蛊咒!

    他放眼四周,希望能找到蛊女踪影,当看向前方土地时,滚瞪的圆眸顿时流出两行晶莹泪滴,那被金色圆盘腰斩的,正是他那名瘦高的同伴!

    尸体皮肤上白色能量早已消退,它皮肤枯黑,表皮紧贴着骨骼,上的肌似也全部消失,仅留那张脸皮可辨认份,腰斩部位没有一滴鲜血。

    “罪过…”树丛中,念株双手合十,口中不断念着,似在为自己罪行做出忏悔,让一个人死无全尸,虽直接凶手不是他…

    “怎么办,我感觉不到老铉的量了,难道他遇害了?”沐形心中一紧,不过却无丝毫不安之感,那种感觉十分奇怪,好像他曾感受过。

    “不可能,如果地上的人偶就是一具尸体的话,加上便会人形的,就是三具,照你之前所说,在第三声惨叫前仍感到黄铉,也就是说,他还活着,或许隐藏在附近也说不定…”

    念株睁开双眸,对他来说,可没忏悔的时间了,现在要赶快抓住真凶然后超度此处的亡灵才是要紧,至于夏焕,他自然不担心,因其不相信夏焕如此容易就挂在蛊女手中。

    夏焕望见那腰斩画面瞬间瞠目结舌,他心中暗想,林月他们也来了,我必须想出解救的办法!

    看着手中的布偶,再望向远处地上的尸体,夏焕的头开始犯晕,“到底怎么办,一定要想出,不然一定全军覆没的!”

    “如果实在想不出…”夏焕单拳紧握,他绝不会让同伴死在这的!

    “啊!!”

    一惨然之声再次吸引四人目光,白衣青年痛苦的捂着腹部,子在地面不住翻滚,其面容早已扭曲,滚动间惨烈的嘶声不住发出。

    远处树丛,蛊女正藏其中,敌暗她明,她才不会站在那当靶子,而且那圆盘也多次折转不知其出处,那奇特的云咒术…

    蛊女倚靠树干,三道白色影半跪着围在其旁。

    她的嘴角微翘,笑意中充满快感。她左手握着一白色人偶,人偶腹部插着一根银色长针,她伸出右手,白色能量在其手中纠结,很快便形成一银色长针。

    她观察着左手人偶,不知下一枚针该往哪放,白衣青年叫得越大声,她心中的快感便增加一分,这是她使用此术最为苦恼之事,因每次下针均要犹豫许久。

    “一下子就玩死了太可惜了,你们快去把他们找出来,我在好好玩玩…”蛊女话音刚落,周遭半跪的人高人偶便消失不见。

    “现在又不知放哪了…这里是不是很好…”蛊女做出卡哇伊的笑容,右手猛然间将长针刺入手中人偶的后

    “啊!!!!!”不似人声的惨叫响彻整片树林。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救他,看样子他一定是中了那妖女下的蛊…”念株后背已被冷汗浸透,如此惨声之下,即使是他也不好受。

    “不行,我们现在出去,第一会成妖女的靶子的,另外,我们也不会解蛊,也不了解那蛊的特,贸然施救,恐怕会适得其反…”沐形眉头仅紧蹙,“那妖女实在灭绝人,看样子白衣青年仍会被折磨一时还不会死,所以我们要在此刻抓住那妖女…

    这时,两道凌厉劲风袭来,沐形汗毛一竖,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被发现了,虽不担心自己遭到攻击,但是位置一旦暴露…

    那两道白色影的拳头赫然击在一高大黑影之上,两声细微闷响顿然传出,沐形暗叫一不好,只是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第三道白影蓦然出现在三人相对中心,两只白色的手臂瞬息伸长,转眼间便将三人捆绑!长手转动间,三人以被甩至半空。

    做出一击后,那三道人影诡然缩小,最后变成三个白色布偶,其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森白。

    见主人遭袭,戒哥向半空急速跃起,粗长的手臂展开,一个大合抱便将半空中的三人尽数圈入,落地时三人回过神,发现戒哥竟处于白衣青年旁!

    “哈哈哈,除了趁机跑掉的那个,你们人全齐了,你们一定很失望把吧,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要解救的对象却早已顾自而逃…”

    蛊女那尖锐笑声环绕林间,沐形三人皆是牙关紧咬一脸怒容,她这是想将夏焕也激出来!而此刻,后者也在树后犹豫不决。

    两滴冷汗从额间滑下,他的心开始挣扎,那蛊女显然猜到他未走远,因他不放心自己的同伴,若是同伴寻来,夏焕能不管吗?

    “算了,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只能你出来…”

    蛊女话音刚落,原本站立的沐形三人各捂着自一部位痛苦的嘶嚎着,与此同时,蛊女从一旁的树丛掠出,在她手上,有四个人偶,其中一个人偶体插着两枚长针,另三个人偶各插一枚。

    “你们好好享受我蛊咒的乐趣吧!”话语间,四枚长针现于蛊女前,一瞬之内,四声惨叫又一次打破了夜空的宁静。

    沐形疼痛稍轻,因契约的关系,他受的疼痛会被戒哥分担一半,就想他当初分担戒哥的伤害一般,蛊女针扎人偶时,他仿佛感到有一杆长枪刺入自己体,那被贯穿的疼痛被分担一半仍有如此痛苦!

    “怎么样,我人偶蛊的味道不错吧,起初,宫里的后妃均用此蛊铲除异己,或嫁祸他人,不过当时的蛊只能间接影响,而且效果极其缓慢。

    如今结合咒术后,直接从你们体内截取些微寿元制成人偶,当人偶受到伤害时,你们也会受到相应的疼痛!只可惜我蛊体未成,否则必针针见血!

    怪只怪你们太大意,哈哈,人偶上的白色能量,是由我的寿元组成的,如此,你们接触它时,我的寿元就会进入你们体内窃取…

    蛊之所以称蛊,就是因神不知鬼不觉,等到那发作之时,你想要清除,也为时已晚,哈哈哈…”蛊女癫狂大笑着,折磨却没有停止,一枚枚长针不断形成。

    “你们痛苦的死去时不要怪别人,要怪就怪那个不将义气的同伴…”言语间,长针再次落下。

    “啊!!”

    林月皱眉起,虽然她也受到蛊咒,只是那疼痛之感与念株、白衣青年二人相比轻了许多,她直视妖女,似有一层雾状物从体内飘出。

    蛊女那癫狂的笑眼瞥向林月,其眼色瞬间转变为一种狂,就好像某人在某地突然发现一座金山一般。

    “完美,太完美了,我竟没有发现你如此完美的体,若是以你之作为蛊寄之体,必然能在数年内达到完全蛊体,不像此如此脆弱…”

    蛊女自言间踏步向林月走去,她要立刻得到那个体,只有得到她,她才能成就至高蛊咒!她一直期盼着,已经等了十年之久!

    她向着她靠近,四枚长针已然刺入其四肢,林月体不住扭动,不管是谁在此况均是如此,蓦地,她的双眼变得空洞,体也停止摆动,之后,她便起站立。

    此时蛊女已走至林月两米前,她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只要碰到她,只要碰到她就能得到一个完美的蛊寄体!

    顿然间,蛊女的左肩搭上一只手,而她的手则触到一结实的膛,她惊疑抬起头,愕然发现,那是挡在林月前的夏焕!

    夏焕面无表,冰冷的唇缓慢张开,

    “你,不许动她!”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