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蛊咒师!(下)

    “哈哈,你现在才明白,可惜你见不到他们了,柿子挑软的扭,杀咒师,也要从受伤的累赘开始…”话音刚落,一泛着紫光的符纹便从她的脚底升起,夏焕定睛一看,那赫然便是一酷似某种毒虫形状的咒纹印!

    “和你讲了半天,现在,去死吧!”

    只见那蛊女双手结动印结,一股股白色的能量从她体内升腾,白色能量如同丝线般在其前纠结着,犹如理不断的乱麻。

    蛊女的十指弹动,如织毛衣般,那白色丝线开始编织。首先丝线形成一白色球状物,很快丝线在其下蔓延,一人形物体在她前悄然完成。

    “玩偶咒!”

    蛊女一声轻喝,前漂浮的人偶凭空消失,夏焕左手挡在前,希望能为自己减轻伤害。只是一道凌厉劲风从耳边刮过,预想的攻击并没临到他上。

    “啊!!!”

    两滴冷汗从他的额间滑下,虽然目标不是他,但是那凄惨之声,也令他不住战栗,同时他也惊讶自己背后有人,难道是沐形他们?想到此处,夏焕不免开始担心。

    蓦地,四人人影从夏焕后的大树下跃出,其中一瘦小人影似已负伤,被一精壮青年扶着臂膀,看其脸色,似乎极为痛苦。

    诡异的白色符纹遍布瘦小青年的额头,符纹不断增多,其眉头也不断皱紧,痛苦的嘶声不时发出。其余三人均怒视蛊女,他们自以为隐藏的极好,却还是被她发现了,原本想在蛊女做出攻击,后继不力之时出手,只是未曾想,她在声东击西!

    “哦?四个?看来我还是大意了,不过这么多咒师送上门人家怎么好意思…”蛊女似乎极其惊愕,话音刚落时还做了个可的表

    那领头的白衣青年神色一凝,这个女人,实然可怕,四个人的量果然不能完全隐藏,被发现也是必然的,只是…

    “蛊咒师是吗,据我了解,蛊咒师曾在百年前在火熔作乱,此事平息后,便化鸟兽散,在大陆不知所踪,蛊咒是蛊术与咒术的结合,据说蛊千奇百怪,只要是能害人的东西,都是能将之炼蛊…”

    白衣青年故自镇定,面对被称为最强术师之一的蛊咒师,他可不能大意,他和夏焕不同,其对蛊术有着些许了解,因此在气势上决不能落入下风。

    “而你的蛊,就是人偶吧,据传,天干时期,皇宫内便出现这样的蛊,用布偶或木偶来诅咒他人快死对吗!那现在,你的蛊咒又是怎样?”

    白衣青年刚回头望向同伴,这时异变便突起,那中了玩偶咒的瘦小男子全皮肤均被一白色能量包裹,细细一看,他的体就如同一巨大的人偶!

    夏焕趁机逃到树后,那变异的男子形,正如他之前所见的完全相同,他拿起右手的人偶,除大小外,两者相差无几,就在他从衣襟抽出‘雷隐咒’之时…

    “啊!!!”

    那异变的人偶伸出右拳一瞬间便将毫无防备,扶着他的同伴的右击穿,那精壮男子眼珠瞪得滚圆,眸中尽是不可置信,只是不容他多想,一股永恒的黑暗便将他昏暗的视线所吞噬。

    紧接着,一层白光从瘦小人偶右拳扩散,一瞬之间,那精壮尸体便被白光包裹。那蛊女伸出白皙的手掌,一白色丝线顿然连接其上,数息后,那精壮人偶开始缩小,可见尸体中还未消失的寿元正被其吞噬!

    非正常死亡时,寿元能量还会在人体内持续一段时间,不过其流失的速度是活人的数百倍乃至更多!通常,只有寿元完全消失,尸体才会开始**。

    余下二人皆是怒不自遏,蛊女的行为等同鞭尸!甚至更严重!此行更是咒师盟会严令止,一经发现,均处以凌迟!

    领头的白衣青年与后瘦高青年对视一眼,此次出师不捷,猝然未防之下损失两名同伴,白衣青年心中极其自责,现在,他要为他们报仇!

    “他就交给你了!”白衣青年顿然向蛊女冲去,他可不擅长远战,而蛊女正在吸收同伴的寿元,分心之下,定然不能使用全部实力!

    “空压咒!”

    形转化间,白衣青年手中不断变化着印结,他要一口气将自所有强力咒术运用而出,而空压咒就是其中之一。

    蛊女周遭的空气变得如若实质,她只觉得一块大石压着自己口,同时呼吸开始紊乱,形转动都承受着莫大压力。

    “凝空拳!”

    转瞬间,白衣青年已然临至蛊女前,无形的空气在其拳上凝成一近乎实质的透明拳,右拳全力挥出,他的动作毫无迟滞,面对杀人如麻的蛊女,他无一丝怜悯。

    前方,蛊女没有闪躲,因其无法闪躲,她张开纤长的藕臂,起自己的酥迎接着白衣青年的攻击,后者虽然惊讶却毫不迟疑,手上的无形拳蓦地增大一倍,拳开始旋转,刹那变化成一无形尖锥!

    “力符咒技,空牙锥!”

    “啊!!!”

    惨然惊叫再次划破寂寥夜空,白衣青年定睛一看,前人儿赫然已被自己贯穿,只是那人却不是蛊女!视其型,竟是先前中了‘玩偶咒’的瘦小男子!

    那惨然之声!白衣青年回头,只见蛊女白嫩手掌贴在瘦高青年口,白色能量瞬息内便将其包裹,接着,他的型开始缩小,最后,蛊女手掌悄然出现一小型布偶!

    白衣青年与夏焕瞳孔均是收缩到极点,后者终于知道人偶的不同,原来自己手上所握的,实然是那叫张二的村民尸体!

    前者则是骇然!在一瞬间移形换位!若次次如此,那自己必然不是对手,同时也在懊恼自己为何要踏上这趟浑水…

    “啊!”

    其前的瘦小影可不容他思想,那被白色能量包裹的右拳狠狠击出,似在埋怨对方将自己带到此处,一击之后,那变为人偶之人蓦然倒地,瞬息内,他也变成一小型布偶。

    白衣青年被一拳击出三米之外,艰难起后,他捂着口,环视着三具人偶,心中一片悲恸,他们自出道以来一直陪伴着自己,对他唯命是从,表面上他们是手下,其实他早已将他们当做亲弟弟看待。

    “咒术师,你就这点实力吗,本来想开胃前刺激一下的,现在发现你们是如此不堪一击,力符师,也不过如此…”

    蛊女伸出猩红舌头轻手中人偶,瘦高男子的寿元还算可观,之前用‘人偶替’所消耗的寿元补足而盈,她灼的目光盯着白衣青年,能坐领头人,实力自然高,实力高,说明寿元更多…

    “你!不可饶恕!”

    白衣青年站直体,双手一玄奇印结悄然形成,与此同时,周遭的空气开始狂暴起来,强劲的气流以青年手印为中心,开始旋转。

    枯败草叶漫天飞舞。

    青年长发被风吹的凌乱,其满是怒火与仇恨的眸子死盯着蛊女,手中的漩涡宛若实质化,一息之间,狂风蓦然停止,只见青年双手握着一把由四道青绿色风刃所组成的特殊兵器,夏焕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它像一缩小版四叶风车,只是那边缘…锋利如斯!

    困兽犹斗!既然如此,我就痛快的解决你吧…

    蛊女眸子紫光一闪,白衣青年先前见过对方用此招控制过夏焕,因此不敢大意,他闭上双眼,影顿然变幻,他可不敢留在原地。

    “哼,你能逃哪去…”蛊女十指手印一结,三道能量人偶在前形成,分三个方向向白衣青年包围。同时婷立的倩影也蓦然前冲,双手从未停止结印。

    白衣青年没有移动,虽然看不到攻击,但是他能感到被蛊女锁定的量,显然对方发动了攻击,无法看清自然不能轻举妄动。

    “绞!”他一声轻喝,双手所握由风系能量组成的风车顿然旋转,气流暴动间,一横立的扁形龙卷风兀现其前。

    三道能量人偶在风墙中如破败的棉帛般被扯成碎片,锁定感应消失后,白衣青年微微喘息着,先天咒术的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小。

    蓦地,他睁开眼睛,只见一白色丝线连接入自己的心脏,一股冰冷之感从口传来,他只觉得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了一倍!

    “得到你的寿元前,让你见证下我的强大,这样你活在我体内也不算委屈,你说是不…”蛊女拉扯着连接入白衣青年心脏的丝线,丝线的末端在她手中越来越长!

    “啊——!”

    白衣青年的面容开始扭曲,他只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被蛊女硬生生扯出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