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被缚

    此时小桥村外的气氛有些怪异,那一排排的村民或拿着火把或拿着简易武器,那模样简直就要活剥了刚进入小村的四人。

    面对村民仇恨的眼神,夏焕几人却无法将之放在心上,因那道黑影俨然进入村庄深处,现在不追的话,恐怕就没机会了…

    “我们是受委托来调查的咒术师,之前追踪一黑影人到此,我们怀疑那人就是人员失踪的真正罪犯!”夏焕的脸色有些急切,显然他很想快点揭开那人的份。

    “你放,要真是咒术师,又怎会杀害无辜村民呢,你们分明就是一群邪恶的术师,张二的死你们如何解释?”

    显然那名遇险的村民叫张二。

    其中一位领头的老者脸色稍显平淡,只是那憋红的脸表明,赫然怒火中烧。其后的一众村民也一同应和。

    “偶米头发,这位施主,我们今早接到消息,此村十数名村民兀然失踪,不惜风餐赶来,刚至林外,却听闻诡异惨声,遂然进入林中,我们发现事发地有一神秘黑影,看见我们就开始逃跑,我们追踪那人至此,请各位不要误会,我们发现他已然进村了…”

    念株上前一步,希望能将村民劝解。

    “这是我们的红字委托,难道还能有假!”沐形不想和他们瞎扯,急的他立马就想冲进去。

    “我们都不识字,你们随便拿出一张纸就想当成委托书吗,空口无凭!”一青年出声反驳,其后的年轻男子纷纷响应。

    “那你们要如何相信我们是受委托的咒师…”林月秀眉一蹙,显然这群固执的村民完全不听他们解释,那频繁的失踪事件已让他们极为敏感,一见到陌生人自然不会认同。

    “一是找出是失踪案的祸首,二是明去官府见证你们的清白!”那领头老者用顽硬的语气说道,看起后众人脸色,均是听从此人所讲。

    “那我们选择明去见官…”夏焕嘴角浮起一抹异样的笑容,对着村民说道。

    其余三人皆是疑惑,若是如此行,那黑影不就无法发现了?不过看他有成竹的样子,三人觉得,他这次应该不会坑爹…

    “把他们绑起来…”之前反驳的青年轻喝一声,同时转过头看向夏焕等人,“想要证实自己的清白,就自缚双手,免得结印来害人…”

    “你…”沐形紧咬着牙,那青年让他极为不爽,若不是因其非咒术师,若不是盟会明文规定无故不得攻击常人…他早就把他打趴下了!

    ……

    时间回到早晨。

    进入东海县后,霜亚淋等人便急速向东穿插,谁曾想,哪儿有海?前方尽是一片望不到边的丘岭,看了地图才发现,不是来到海岸线就能直接看到海,要绕过这片山才能到达平缓沙滩。

    沙滩旁,一孤崖之下,有一小鱼村坐落,几名妇女正补着渔网,本应该下海捕鱼的渔民三三两两坐在自家门前愁眉苦脸的讲论着。

    海怪的出现,已让这平凡的小渔村人心惶惶,那漫长的海岸线,只要有渔船或人入海,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因此也没有人抱着侥幸心理…

    如此数后,小村的经济开始难以为继,不仅如此,东海县90%的渔业也受到影响,每每渔民出航均是提心吊胆,东海县令得知后,为使境内百姓恢复往平静及渔业生产,不得不发出红色委托求助京师的咒术师…

    村口,霜亚淋等人漫步而来,只见村口有一中年老妇守望着远处的海面,那泪珠不停的从其眼角滑落,她双手颤抖着,似遇到极为悲恸之事。

    近前一打听,原来她的儿子因家里的窘境,昨不惜瞒母出海,只是已经十三个时辰了,还未归来,她本想出海寻找儿子,却被众村民阻挡,无奈只能在此流泪盼望。

    霜亚淋听后若有所思,之后便进村了解更多关于海怪的况,当报收集完成,三人悄悄离开小村,在岸边开始游起来。

    他们并没说出咒术师的份,因没有希望便没有失望,若没完成任务,这些村民岂不大失所望,更有可能因大喜到大悲而崩溃。

    据村民所说,海怪主要是攻击海面的渔船以及沿岸行走的路人,袭人事件均发生在近海,若如此推断,其应是近海生物,只是有目击者称,海怪长五丈,其面目狞狰可怖,一口便能将一活人吞下…

    有人说,海怪是一只大乌贼,有人说,海怪是一只巨鲛,更有甚者,于霜亚淋所想相同,作案的是乃一只翻海蛟龙!

    但是他们在海边走了半,却丝毫不见海怪踪影。

    “没法了,只有出此下策…”霜亚淋哀声一叹,难道海怪还能感觉他们不是普通人所以不主动发出攻击?原本准备好的什么结界、咒术都泡汤了…

    “下策?!”郁兰与方世御有着些许疑惑,之前他明明只说有一上策…

    “下策就是——以为饵,引鱼上钩…”说道此处,他的目光不开始在郁兰上扫视起来,据谣传怪物都喜欢吃人类的美少女,因此某些人口稀少的种族每年或隔数年举行活祭,而祭品往往都是…

    方世御微微皱眉,视其眼色便知晓其意图,“难道你想让她去当饵吗,她并不擅长战斗,要是海怪的实力难以想象…”

    “有何不可,有你的结界在,外加我这个水系咒师…”霜亚淋微微一笑,同时转头望向郁兰,见后者犹豫的目光,他的心中闪过一丝不忍。

    “可是…”方世御眉头一紧,总有一丝不妥的感觉。

    “没那么多可是,做任务就会有风险,你看看那村庄的况吧,就算没接受委托,我们能坐视不管吗?若是一不除水怪,这里一不得安宁…”霜亚淋低着头,显得极为悲伤,实在不行,只能使用那被师父列为术的咒术了…

    郁兰的眼眸中挣扎之意明显,毕竟不论谁被指名去当可能命丧兽口的饵都会如此,甚至犹有胜之。

    “让女人出手,真有你的…”

    一旁,方世御蓦然向海面行去,也许霜亚淋那样说有他的道理,也许那样能顺利成功,但那毕竟是也许,其变数太大了。

    他双手不断变化着印结,一股白色的圆形气流在其周围扩散,那将要浸湿他鞋子的海水均被挡开,他所过之处形成了一海水真空。

    “那你就在此当我们的后援吧…”霜亚淋轻摇其首,以表示无奈,计策已成下下之策方世御,而人已然下海,自己没理由不跟上去…

    一阵白色的浪花过后,霜亚淋也消失在海面上…

    ……

    月儿从云雾中隐现,为大地添上一层朦胧光彩。

    此时夏焕四人,被关在一简易木笼中,据说村长,也就是那领头的老者,已经飞鸽给镇长,前者将在明被送往瓯南县衙。

    “老铉,你那是什么意思,那黑影人就要被我们抓到了…”沐形依旧愤愤不平,对于他,被关在这里相当的憋屈。

    “戒哥还没被召还吧…”夏焕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另一个问题。

    “没有,怎么,你是说…”沐形恍然,心中暗赞夏焕聪明,如此缓兵之计竟出于夏焕之手,实在是于前几坑爹形象不同而语。

    林月与念株被蒙在鼓里,丝毫不知二人所言。

    小村一侧,有一间毫不起眼的木屋。

    一黑衣少女正抓着自己柔顺的长发,其面容显得极其痛苦,子在木上不安的扭动着,她的眼珠时而显现时而消失,那充满血丝的眼白十分可怖。

    “啊,求你不要那样做,我杀的人已经够多了…”少女发出柔哀求之声,那言语中带着极度的不忍与深深的自责。

    “哈哈,那是不可能的,你的体是我的,从十年前进入你体那一刻,你就是我的…体”少女柔的声音蓦然一变,其变化后的声音极其尖细,若是有人听到,定叫那人耳膜生疼。

    “告诉我,之前你为何要反抗,一名咒术师的寿元可以抵上两个甚至是三个普通人的量,只要有四名咒师,我就能成就完全…体…”那尖细之音再次传出,

    “他们被绑起来了,现在是大好机会,不能结印的咒师等于废物,快去杀了他们,夺走他们的寿元!”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