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现!

    门外房柱旁,沐形三人围成一圈,显然是在商量。

    “这家伙靠谱吗,刚才老铉被折磨的死去活来,难道真像他说的,手臂被强化了?”沐形小声说着,生怕被不远处的某人听见。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看绑在笨…黄铉手上的两块木板倒是不简单…”林月急忙改口,心中想着,那家伙,总是让人家心。

    “妙手医仙倒是未曾听过,不过江湖上传闻,有一毒手郎中,其有绝无仅有的先天接骨术,接续断骨之时,还能令其更加坚韧、坚硬…

    不过因那咒术手法实在惨无人道,每每都会令受术者产生极大的痛苦,甚至有些人在术中无法坚持而亡,因此他被冠以毒手郎中之称……照之前的场景,我们的确是遇到他了…”

    念株边说着边擦着冷汗,毒手郎中在医学界的负面名声十分响亮,没想到现在跑到这来了,看他的样子,显然混的不好…

    “毒手郎中!?这家伙这么有名,我看我们还是给他好了,这家伙不好相与,而且黄铉还重伤在里面…”林月秀美一颦,显然还在为夏焕担心。

    “没错,毒手郎中刚出道时不仅医术惊人,实力也是极强,因接骨术可是开出天价,据说一次要五十万,但是很快,他的负面之声便鹊起大陆,无奈他只好开始减价,据说他消失时的费用是十万,现在,只要一万了…”念株用十指计算着,怎么算也是他们赚。

    仔细商量之后,沐形三人回头正对郎中。

    “敢问施主前辈大名…”念株双手合十作揖,要是确认了名字那就可能真的是那位了,那样的话,夏焕反而因祸得福了,因他的臂骨已被接上。

    “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妙手医仙敖是也,别磨磨蹭蹭的了,你们谈了那么久,总该把钱交出来了吧…”敖眉头一皱,他最近手头非常紧,若不是如此,根本不会为来历不明的小子接骨。

    果然,毒手郎中敖!只要在大陆上稍微走动就能知道的大名,虽然名声很臭,但是天干大陆三大最强医术师之一谁也无法否认!

    念株默然点头,那是之前与三人打定的暗号,只要确认此人份,就不得不给钱,但是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砍价,不论哪个世界,都是如此。

    “原来您就是江湖上有名的敖前辈,失敬失敬,只是我们经济并不宽裕,上加上钱庄里的一共只有八千两银子,这是我们所有的钱,不知可否…”沐形一瞥念株,只要他一点头,自己就立刻开始砍价。

    “八千两…”

    敖瞳孔一缩,心中暗想,果然,我也真是穷疯头了,这种份不明的穷小子也没几个钱,算了,八千两也不错了,至少又可以逍遥一阵了…

    “只有那么多吗?我可是…”

    就在此刻,沐形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们只是离家出走的小孩子,上能有八千块已是极限,若是觉得不够,前辈可从我等家族中索要…”

    “八千就八千…”郎中顿然一急,他的外债不知几何,若是几人家族的长辈有一位是自己债主的话,那亏得的反而是他…

    沐形心中大叹无趣,因敖的大名,他还特意另行准备了十个砍价方案,目前连一半都未曾进行,对方居然败退了,他当然觉得郁闷。

    事解决,三人便进入房间探望夏焕,虽然毒手郎中的名声真的很烂,只是那接骨术真是有着特效,只见他平躺在单人木之上安静的睡着,被一同绑在绷带上的青碧木板缓缓的放着柔和的绿光,令人不自觉的魂骨一舒。

    望见安然熟睡的夏焕,他们心中顿时松了口气,至少八千两没有白费…

    ……

    青石官道依旧连绵不绝的向前方伸延,道旁,两匹骏马正安静的食草,草地虽已发黄,但此时也没有比这更好的食物。

    不远处,一高大界碑竖立官道一侧,苍劲的‘东海县’三个大字清晰印入眼帘,显然,他们已来到东海县,虽然处西北边角。

    遇人则噬的海怪到底是何物呢?从此向东南驱车行进一,便可到达那东海之滨!霜亚淋轻抚着拭铭刃,在临海前,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他提起由宝石雕琢成的匕首,一奇异符纹顿然浮现,那是他的咒纹印,四颗咒星绕着咒纹缓慢旋转,一丝丝蓝色的能量不断融入拭铭刃中。

    首先,他用匕首在前虚空中一划,一咒符大小的蓝色矩形便已形成,紧接着,龙飞凤舞般自其上篆画出一道道蓝色的符纹,片刻之后,一张剔透的半透明蓝色咒符悄然完成!

    拭铭刃是他师父给他的,使用它,无需结印便是能使出咒术!当然,前提是必须学会绘制三十六符纹,还要掌控好输出能量的度。

    “准备好了吗…”

    不远处,方世御停下手中篆画用的小楷,因前小瓷碟中的朱颜砂已然用尽,数张白色的咒符上尽是朱红色符纹。

    “目标,东海!”

    ……

    次早晨,天还未亮,急促的敲门声便惊醒了夏焕几人。沐形打开客栈房间的门时,发现一着白衣的年轻人出现在门前,他的脸色一片严肃。

    不到半个时辰,三人便唤醒隔壁房的林月,之后飞快冲出南城门。

    年轻人自称是盟会派来告之突发事件始末的,同时也是提醒并做出督促。

    他们得到盟会传来的消息,言道小宜镇小桥村再次出现诡异失踪事件,而这一次更是极其严重,当天早晨,进附近林中砍柴的十数位村民全体失踪,其家人痛然悲恸。

    盟会的意思就是,催促接受委托的咒师,也就是夏焕四人,必须立即赶往事发地点,务必将此事查的水落石出,给民众一个交代,也是咒术师的责任云云。

    南城门某段城墙之下,倚靠着一白衣人影,若是夏焕几人在的话便是能将之认出,他就是之前对其做出催促的青年。

    他的嘴角兀自露出一抹微笑,与此同时,另有三道影出现在他的后。

    “老大此招实乃妙哉…”其中一人竖起拇指夸笑道。

    “我们跟上,这样的机会也不多,不得有丝毫披露…”青年朝后几人淡淡说道,“一旦发现任务目标,直接出手,至于那些炮灰,任其自生自灭吧…”

    “你们看,我的手能动了,早上还有点儿疼…”夏焕提起用白布挂在脖颈上的右臂,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只是当他将手背转到手心…

    对常人来说小事一桩,只是夏焕却痛的直接在地上翻滚,其余几人均是无奈摇摇头。

    一路上,夏焕逞能不是一两次了,每一次都苦了自己,只是他的手臂恢复的速度也蓦然加快,出城时还未能握住的拳头已然可以攥紧。

    只是那桡骨与尺骨似乎还未治愈完全,夏焕每一次想要强行转动却都如之前一般,据毒手郎中说,他的两支前臂骨不知断了几节,若非是遇上他,否则右臂早已残废,说道此处,敖还不忘说自己医术何等高明,那医疗费收低了多可惜之类的话。

    时间在行路中流逝,太阳偏西时,他们已然望到那座小镇的轮廓,镇子的城墙便不高,在广阔的平原上却也让人一眼瞧见。

    只是他们的目的却不在于此,而是归属此镇管理的小桥村!沿着流经小镇的河流,几人继续向南行去。

    小桥村外,有一片不大的树林,是村民们生活用柴的来源,在没有天然气的时代,柴火永远是普通人家最好的选择,至于供照明的奢侈品可不是他们所能使用。

    此时的林中,一位村民小心翼翼的摸进林中,因失踪事均是发生在隐蔽的树林中,若不是他与亲戚家的柴都用尽、为了冬的取暖,打死他也不会进入这片森林。

    见天色已黑,他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毅然投其中。因失踪事件均是发生在白天。

    突然,他发现附近有了异响,当他回过头,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两滴冷汗悄然滑下,当他转回头时,一道消瘦黑影赫然出现在他前,他的双眼一瞬间瞪得滚圆,瞳孔缩的不能再小!

    “你的寿元,归我了…”黑影发出幽幽的声音,白皙右掌一伸,一道白光瞬间将村民笼罩。

    “不!!!!”

    村民眼前一黑,从此再无知觉。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