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先天咒VS先天咒

    “老铉这家伙,我们也都看不到了…”沐形用手挡在眼前,雷光咒没有任何攻击,只是那突如其来的强光是无差别的,没有通知队友贸然使出类似的咒术是很不道德的,因为一个不好,反倒令对手有利。

    “果然,这咒术只能控制住脚踏实地的人,若是我们之前在空中,便可脱困,虽然现在被困,但是我们依旧能做出攻击…”

    念株微微一笑,他之所以闭眼,其实是在观察‘画地为牢’的变化,当他发现能量可以出阵时,他便毫不犹豫的使出法印帮助夏焕。

    “你刚才用的那是什么?”见夏焕已经脱困,林月也不再担心,而是问起了念株。

    “这要从坐禅宗内外门说起,所谓外门就是俗家弟子、来历不明剃发为僧者,心杂不定者,无心思禅者…”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了,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虽然在强光下看不到…

    “坐禅宗内门分三门,以方向首分别是南伏魔,北罗汉,西金,而我则是南伏魔的弟子,修炼禅术法印,梵印只是南伏魔三**印之一…”

    “因此民间还有人称我们为禅术师,其实我们应该统称为僧,在坐禅宗,我们称之为法僧…”念株双手合十,一谈到坐禅宗,他极其自豪。

    伏魔…金…罗汉…是三大修炼体系吗,看来和尚真的不容小觑…林月低头冥思,之前那充满金光的梵印绝对不简单…

    “啊!”

    就在林月思想时,一声痛苦的嚎叫划破长空,同是雷光也开始消散,沐形三人一惊,只见那被称为呆子的肥耳男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着,他眼眸泛白,显然已晕死过去。

    原本在其周围的‘水团墙’也化成蓝色光点缓缓消散。

    先前水团墙范围之外,夏焕左手托着右手小臂,口不断起伏着,此咒消耗了他太多能量,没想到借水传导,消耗会增加那么多,而且效果也变得极差。

    “呆子,你怎么了…”见肥耳男晕倒,猴脸男一阵紧张,若是他有什么不测,他如何向四人组的其余二人交待…

    “他没事,水虽然能增大我咒术的范围,却也将咒术弱化了,他只是被电晕了,体并无大碍…”不远处,夏焕站直体,呼吸逐渐平缓。

    时隔半年,这个咒术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半年间他不知失败了多少次,就是现在,也只把它完成了90%,先天咒术,果然如谢舞瑶所说那般难以领悟,就算领悟了,能否将他习得也是不知。

    “我给它起名叫滞留拳,是我独一的先天咒术…”夏焕抬起双手,左手依旧托在右手之上,其上不时闪烁着天青色电花。

    “可恶的小子,你以为就你有先天咒术吗…”猴脸男双手不断结动印结。

    同伴被击败,也就意味着自己孤军奋战了,而且那能用禅术的小和尚也已经发现自己咒术的弱点,他们的远程攻击也能够同时攻向他,不得已以,必须要用那招!

    夏焕虽然没有多少咒术战队经验,但也知道不能让他使用出先天咒术,否则自己会很麻烦,右手十指一张,一张天青色符咒兀然出现在其掌中,有了被一招反制的教训,他当然做了许多准备。

    “雷咒,激电术!”

    “土咒,岩墙!”

    一面厚实的岩石自猴脸男前升起,天青色的细小闪电转瞬即到,在其上留下一道较深的伤痕,随即消散在空气中。

    “岩石会将电引到地下去,你的雷电攻击对我没用…”猴脸男说着闭上双眼,手中的印结不断凝结,一开始所结的印本就是防御咒术。接着,才是先天咒术!

    “白痴,之前的闪电没有任何效果,充其量像一把锋利的刀,最重要的是能量的消耗极低,这才是我修习的目的…”

    “我原本就是将它当成——子弹用的!”夏焕转首一瞥,望见那俏丽的容颜,一股无比强大的信心涌上心头,右手做手枪状,左手托着右小臂,做出对沐形等人来说怪异的动作。

    林月,你好好看着吧,这一次,我一定很靠谱…”

    玄异符纹顿时浮现于他的头顶,咒纹边,两颗天青色的小球一边自转,一边绕着符纹公转,球体旋转间,无数天青色光点融入他的右手指尖,夏焕心中轻念一声,其影却蓦然消失。

    “夏焕独创咒技,连环雷枪!”

    他在心低轻喝一声,同时右手指尖不停的出一道道天青色电光,毫无列外,均是先前所使用的激电术,这是以激电咒为依托衍生出的咒技…

    “哇靠,不用三十六印竟能用出咒术,难道他独创了第三十七印不成…”远处的沐形不错愕,可那的确是激电术…

    “他真是黄铉…”林月一阵失神,被自己那样欺负的他,居然能爆发出如此实力…尤其是击倒肥耳男的场景,深深撼动了她的心。

    “这大概就是咒技吧,也是咒术强于禅术的地方…”念株摇首一叹,禅术是极为死板的,而咒术却能衍化出适合的咒技,以便发挥咒术的最强威力。

    只是那面岩墙如若有生命一般,无论他从任何角度击,均被前者所阻挡!那种敌人近在眼前却无法攻击的感觉令他有些蛋疼,不过有了远处林月鼓励的目光(他是这么认为的),他开始观察岩墙的死角,一旦被猴脸男完成先天咒术,那就糟了…

    夏焕不敢松懈,只是右手的持续击,令他的手产生强烈的酸麻感,尽管是雷系咒师,可雷电之力便不驻留他的体内,因此他的手隐隐有麻痹的感觉。

    不行,一旦停止攻击,他会立刻专心凝印,此刻因防御分心,凝印速度自然缓慢。滞留拳必须近使用,难道就不能阻止他了吗…

    就在此刻,那金色的法轮,悄然临近。

    恩?这就是刚才帮我脱困的…那熟悉的金光,这应该是念株用出的,没想到他也好强,是来帮我的吗,只是这样会不会不公平,我们可是一对一…

    “白痴,刚才他们还联手对付你,你怎么就不行…”见夏焕犹豫的样子,沐形高喊一声,希望能打消他的疑虑。

    虽然如此做真的可行,但夏焕还是觉得不好,这是他一个人的战斗,在林月面前展现魅力的时刻,怎能让别人抢了风头?而且从原则上讲,他是绝对不愿做出这种事的,虽然再次被沐形几人鄙视…

    “你们都不插手,让我来!”夏焕伸手做停止手势,及肩黑发一摆,心中暗想,若是连猴脸男都收拾不了,那他这半年不就白练了。

    “这家伙,又在逞能,就算要在心仪的女生面前耍酷也不需要这样吧,完了,这回一定又会坑爹…”沐形心中哀叹,这个表外甥怎么这么笨…

    “小心!”林月眉头一皱,这白痴决定的事没有能阻止,只能提醒他注意安全。

    念株微微一笑,并不说话,只是那悬浮的法轮却诡异的消失在空气中。

    话虽如此,但是同伴不选择出手后,他反而感到后悔,只是说出去的话就不能收回来,那也是他的原则,这是现在的问题棘手了…

    这时,大地微微颤动,显然,猴脸男的先天咒术快要完成了。夏焕的额上滑下两滴汗水,他真不知道如何下手,那龟壳一样的岩墙还不断阻挡着他的攻击。

    可恶,可惜缺少强大爆发力的攻击咒术,不然一定打爆他…夏焕依旧绕着猴脸男攻击者,那滴水不漏的防御令他的心又急切了几分。

    没办法了,他的咒术要完成了,只能拼一拼了…夏焕垂下右手,左手搭于右小臂,双手道内贮藏的森白能量莫名的暴窜!

    森白能量被引动时,头顶的两颗咒星各出一道天青色光线融入右手,随着后天能量的注入,一道道电丝在他手臂上流窜,电流被森白能量以一个玄奥的轨迹旋转着。

    岩墙后,猴脸男手印停止变动,那双眼蓦然睁开,没想到那个愣头青竟让他完成先天咒术,简直毫无战斗经验,或者说,实在太笨…

    “小子,你很幸运,我除了是土系咒师外,我还是金系咒师…”

    岩石消失,猴脸男顿然浮现,他手中有一半透明金色咒符,咒符毫无半丝气势,只是在一瞬间变长,最后变幻成一根两丈高金色圆棍!

    “金咒-如意棒!”

    猴脸男挥动长棍在半空一圈,转瞬间便扫向夏焕的前

    “咔…”

    只见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来,夏焕脸色一片苍白,右手紧紧抓住‘如意棒’,尽管那只手已经骨折。

    夏焕的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的笑意,滞留拳,爆发真正的威力吧!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