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逃

    所谓空气切割,便是将某一区域短暂形成一片真空,真空环境下,人自然不能生存,但是方世御在却不同了,那真空结界,与前者有异曲同工之妙,却远胜前者!

    在车厢内静默那么久,实际上是在观察敌人数量,实力,在确认对方人数之后,霜亚淋不再迟疑,终于选择出手,无奈对方早有防备,攻击不见成效。

    “小子,你找死!”眼镜男已然怒极,这小子竟没死,现在反倒被其教训,他心中一阵发狠,没死也好,现在一定把他活活烧死!

    “咒师是受人尊敬的君子,我们接受委托,那是为了替普通人完成不能完成的,实力越强责任就越大,你们充其量只是一群利益小人…”

    霜亚淋目光沉凝,双手印结一变,一玄异手印悄然形成,其体内,一股森白能量疯狂流动。那碧蓝色咒纹闪现间,气劲顿然飞散,如同降临暴风!

    四颗蓝色小球疯狂自转,宛如四道小台风眼,一股股蓝色气流从球内急涌而出,在其前隐隐形成一咒符轮廓。

    “快阻止他,这小子在引动寿元,他要使用先天咒术!”

    眼镜男后,那粗野男子脸色蓦然一变,先天咒术,连他都未曾领悟,那需要莫大的机缘,若是被眼前那青年成功使用,他俩今难有命之余。

    虽提醒同伴,自己却也不忘印结,面对先天咒术,他不能有丝毫大意。

    得到粗野男子提醒,眼镜男断然不敢迟疑,袖间所藏咒符瞬然飞出,其脚步顿然飞退,他必须拉开距离,因两人间距实在太近,若是对方反噬…

    不过某些事却不是他想的那么顺利。

    “五芒星真空界!”

    “木咒,玫瑰刺!”

    两声轻喝落下,眼镜男瞳孔骤然一缩,其下蓦然浮现一白色五芒星,在他眼中如惨色骨白,一抹骇然之意油然而生。

    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急迫之下,用手不断敲击着结界表面,却徒然无功。真空界,可以阻挡物体进入,自然能反道而行。

    慌乱之下,他根本无法注意那从死角飞而来的碧色针刺!

    “老刘!”

    粗野男子惊怒一声,两道青绿风刃脱手而出,眼镜男老刘再怎么说也是与他合伙好几年的同伴,若他死了,他一人恐怕难以善了。

    风刃虽快,却快不过早已飞的木刺。木刺长近三十厘米,如同苍翠暴雨,将老刘头部完全笼罩。

    与此同时,眼镜男抛出的咒符也飞至霜亚淋前,原本短轻薄的灵符瞬然间变化成一火焰长箭,那灼划过空气留下一道白色尾焰。

    “水流,动!”霜亚淋终于完成他那独有的先天咒术,前符咒急速旋转,一圈圈蓝色清水从中涌流而出,不足片刻,扩散的流水便将前者包裹在内,如同一个巨大水球。清澈的水流中,霜亚淋神色淡然,目光凝视即将临体的火焰箭。

    破空声划过,火焰箭如探囊取物,顿然深入水球之内,那锋锐的矢尖毫无阻挡的洞穿他的左,留下一个焦黑的小洞!

    火焰箭在水球内黯然消散。

    被长箭洞穿后,其脸上无丝毫惧色,似早已不惧死亡,他嘴角略带笑意,不生出一股怖人寒意!

    “啊!”

    此时,黄昏已至,天空一片蒙黄,正如那被锢的老刘。数根木刺均没入其眼眶三分之二,血珠流淌间,结界蓦然消散,那具体悄然倒落。

    车厢内,郁兰俏脸一片惨白,泪珠因慌乱而流出,她杀人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条生命竟消逝在其手中…

    方世御一样不好受,对于刚出道的新人,杀人可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

    “别伤心,我们是自卫杀人,不杀他,我们就会死…”水球内,霜亚淋的声音蓦然发出,其形却兀然消散,紧接着,那影又在水流内凝聚。

    “怎,怎么可能,你竟然…”粗野男子神色惊恐,他亲眼见到火焰长箭刺穿其心脏,按理霜亚淋应立即死。

    “很吃惊吗…

    这是我独创的先天咒术,自然会演变出适合它的咒技,它叫‘水无影’,只要被咒术水球包裹,他人对我的伤害等于零,因我的体早已融入水中,受到伤害便会重组…”

    霜亚淋淡然一笑,左处的疼痛却不断传来,最近才有创新咒技的想法,只是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完善,此时心脏虽未损伤,肋骨却可能已被击断。

    自寻蹊径!如果说先天咒术是可以教导后人的,那么咒技就是独一无二的,完全依靠个人的领悟及摸索,在以咒术为基础,不断的完善咒技!

    对于咒师来说,咒术仅是基础,咒技才是重中之重!

    “你!”粗野男子骇目圆瞪,他实在想不到随手伏击的少年竟掌握强大的先天咒术,令他震惊的是,少年还能使用以咒术为基本衍生出的咒技!

    而且,那少年不是一个人!同伴受逆袭而亡,只剩他一个简直毫无胜算,至于逃跑,他不是没想过,而是不敢,一旦逃跑,对方报告盟会,便会直接发放乙等委托!到时他将面对扑天盖地的追杀,抢夺委托书不犯法,但是杀人夺宝未遂,他会死的很惨!

    “盟会明文规定,咒师不得私斗,无仇怨谋杀者,处以绞刑,夺财杀人者,车裂!逃者,凌迟!”霜亚淋一字一句刺入粗野男子心脏,那仅存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他还不想死,他还有很多愿望没有实现…

    “求你放过我…

    我上有七十老母,下有待哺双儿,丁级任务赚不了几个钱,为了家里的生计…”粗野男子双膝一屈,体蓦然下跪,其眼中尽是哀求之色,鼻涕泪珠哗然流出,

    霜亚淋目光一滞,此场景他极其为难,万一真如他所说,将他杀死,那就是害死人家全家人!他断然不会伤及无辜。

    他将头深入车厢,方世御与郁兰均是点头,回过头,霜亚淋暗松口气,对方没有丝毫异动,从此可以证明对方所说是真的。

    故意将后背露给敌人,就是为了测验对方是否在说谎。

    “我们不会将此事告知盟会,希望你好自为之…”话音刚落,其影顿然消失,连带车厢内的量也无影无踪。

    三人走后,粗野男子抬起头,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在降临的夜幕下并不明显。对方毕竟是稚嫩少年只要忍一忍,还是会过去,接着,就是便是让其付出代价!

    带着一抹疯狂笑意,粗野男子消失在原地。

    粗野男子离去后,一消瘦黑影顿然浮现,黑影一声轻叹,随即也消失在原地。

    树林深处,一青年单手紧贴自坐于树下,其脸色一片苍白,与之前设计逆袭诛杀老刘时的威风大相庭径,那贯彻骨之痛已让他无丝毫反击之力。

    青年两侧,分别站立一男一女,那名女子呈吃惊状,她实在想不出为何会这样,刚才还好好的,一下就…

    “怪不得要逃,原来你早就做好打算了…”那名男子蓦然出声,心中一片惊愕,能将戏演的连自己人都骗过,这家伙…

    “快走,万一那人发现不对,就糟了…”霜亚淋强忍疼痛,咬牙硬是蹦出几个字提醒同伴,随后脖子一歪,便昏死过去。

    方世御朝郁兰轻点下颚,之后便将晕倒的霜亚淋抱起。后者伸出白皙的手掌,一团绿色光芒是瞬间融入其左伤重之处,现在危机关头,只能做些紧急处理。

    处理完成后,三人再次消散。

    “原来如此…”霜亚淋先前所倚靠的树后,一道黑影口中默念…

    ……

    寒冷冬夜,明月孤立,险峰之巅。四道影在月光下是那么的不和谐。

    “快挖,不靠谱的家伙!”

    山顶中心,夏焕双手青色电光不断闪烁,落雷之声不绝于耳。

    “很快了…”

    夏焕心中哀叹,全体一致决定,因他的不靠谱,惩罚他挖出一个洞供众人今晚做应急之需,只是他心有余心却不足,山顶的岩石可全经历风霜打磨的无数年的沉淀,堪比金属。

    不过在某女的目光下,全力结动印结,心中暗自发苦…

    “可怜的侄子,绝对是十足妻管严…”不远处,沐形咋吧唧嘴,却不敢大声,唯恐被在气头上的某女听到…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