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所谓竞争

    “咒术师盟会的存在除了团结及稳定大陆咒术师外,还会接受平民、商旅或国家的委托。盟会将委托分为甲乙丙丁四级,其中甲等难度最高,乙次之,丙丁最末。

    而铭纹就是从委托中得来的,完成一百次丁级委托就能成为一纹咒术师,依次类推,完成一百个甲等任务就是四纹咒术师,据说甲等任务分普通甲等与高级甲等,铭纹的赋予均有盟会监控…”

    “不过以你们现在的水准,最多只能接受丁级任务而已,要知道,乙等以上任务极有可能出现术咒术师…”谢舞瑶轻声一叹,要不是因为邪咒师,他们会很幸福吧…

    “术!?”夏焕顿然一惊,他从未听过这个名词。林月同是如此。

    “所谓术,就是指忌之术,多数况下是不能使用的,因此也有严格的划分,术分为天地人三级,通常地级以下是不完全止的,“破血越阶”属于地级术,而我们所说的术咒术师,无一例外,都是掌握了天级术的咒师…”

    “天级术中,有一种惨无人道的术,可以将他人的先天能量(寿命)硬生生的剥离!加到自己上,每个人上都存在先天能量,平民也不例外,而他们为了活得更加长久、获得更多的先天能量,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甚至不惜屠尽一座城池…”谢舞瑶骨节因用力而握得发白。

    “什么!获得先天能量!?屠杀整座城!”七人均是骇然,如此说来,那术师的人已完全泯灭,不足以称之为人!

    “竟然做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为何术还能存在于世?”夏焕双拳微颤,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竟为自己剥脱他人的生命!

    “因为人的贪婪,谁不想活的更久?因人的负面惰而衍生的灭绝人之事,自人类诞生起便已经出现…”念株口中不断念叨着,似在为因术逝去之人超度哀悼。

    “有意思,真想第一个任务就遇到术师…”沐形嘴角上翘,似乎永远都是最淡定的一个,不过大家都知道其“疯沐形”的外号,也是见怪不怪了。

    其余几人神色略有所同。

    “自屠城事件发生后,天支帝国(五百年前统一大陆的国家,以天干地支为名。)人心惶惶,商旅不敢出行,各城店铺倒闭关门,全国经济一片萧条。而论到术更是谈虎色变。

    为了将帝国回复往繁华,皇帝召集全国各类修者,开始全力捕杀隐藏在各个角落的邪术师,那是一个混乱的时代,带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术师的原则,不知有多少无辜惨死…”讲到此处,她的神色一黯,那残酷的虽已成过去,在后人眼中却依旧惨烈。

    “咒师,就是在那时代中脱颖而出。对于武者及普通人来说,术简直就是他们的天敌,史书上最大的剿杀战,武者死伤过十万,若不是三代咒术师(咒帝为一代咒师,其三徒为二代,依次传承,到夏焕不知道多少代了。)们力挽狂澜,大陆就是术师的了…

    因此,咒师如今地位如此之高,更是成为修炼主流,原因在于术,据说术是一个二代咒师开发的,我觉得是谣传,咒帝只有三个徒弟的…

    而遗留下的术师苟延残喘近千年,百年前却兀然嚣张出现,火熔皇室险遭毁灭,皆因院长出手才逐一摆平…”谢舞瑶低首轻叹,院长为火熔做得实在太多了…

    “这世界,有人希望长生不死而泯灭人,在人眼中是邪恶亦或是聪明?而有人却甘心为不属于自己的付出生命,在人眼中是无私还是白痴?为何人心如此复杂!”夏焕眼中光芒不断变化。

    迎着凛冽的寒风,众人默然。

    “希望你们能在任务委托中获得实战成长,消灭术对你来说,还太早了…”谢舞瑶依旧低着头,半响后,缓步向大楼走去。

    “不,老师,消灭术又如何,如果每个人的心都充满正义,又怎会去行邪施恶,人不应该自私,只为自己,因为自私,多了很多邪恶的事,不是吗?”面对谢舞瑶的背影,夏焕蓦然出声,前者影一顿,却并未回头。

    “没有真正无私的人,每个人都为着心中所想而奋斗,有奋斗就会有竞争,尤其是在利益面前,人的心是那么脆弱的不堪一击,每个人都在竞争利益,然后从金钱**再到****而已…”念株拨动着念珠,“如此循环,最终走向堕落而已…”

    “没错没错,为何有每个民族都有美好积极的传说?那只是在负面消极中对光明的一种盼望而已,你说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即使是仙,也会为了私下凡与凡人相恋,更何况是人?”沐形淡然一笑。

    林月默然。

    听了二人的话,夏焕只觉得自己的心再次找不到目标了,如此说来,他也是自私的,穿越前幻想着穿越,穿越后才想到自己的父母,都是为自己考虑!

    “强者为尊,每个人都想变强,可是人却有生命限制,术,是剿不完,灭不尽的,这就是咒师还存在的意义…”一充满磁声音自众人后兀然响起。

    七人回头,只见三位书生打扮的青年立于后,红黄蓝三条发带分别束缚着三人漆黑长发,英俊白皙的面庞上带着柔和的微笑。

    说话的正是当中一人。

    中间那名书生又说道,“你的想法很不错,人若无私,有又何尝出现恶者,只是,却很幼稚,没有人会想要被他人强加某种念头,无私也好,邪恶也罢…”

    “念由心生…”左边书生道。

    “修炼亦修心,只有心强大的人,才能战胜邪念,希望你好好记住这句话,说出那句话,说明你还不够自私,我看好你…”

    右边书生欣然一笑,七人只觉眼前一花,那三位书生青年顿然消失,似从来没有出现。四下观看,却始终不见其踪影…

    “这太邪乎了…”霜亚淋眼角一抽,心中暗道,耍人不带这么耍的…

    “有意思…”沐形嘴上扬得更高了。

    夏焕似陷入呆滞,三青年消失时那赞许的目光直接印入他的心底,那三人又是何人,如此诡异的实力,而且比自己大不了几岁…

    “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进来,不想进行三阶段了吗?”大楼门内,谢舞瑶那特有的声音已然传到七人耳内。

    七人这才有所反应。

    越过门槛,夏焕六人进入楼内,楼内宛若棋社,摆放着一张张朱红色方形矮桌及其落座的矮凳。

    一层东角,有一矩形柜台,台面堆积着如山般的委托书,而谢舞瑶正拿着一叠仔细翻开着,望见七人进入大楼,立马挥手示意其过来。

    “柜台上的,都是现阶段临京城周边的丙丁委托,你们慢慢挑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宣布一件事,为了你们有更好的成绩,我决定将你们被分为两组,有竞争才会有进步嘛,不过念株,念株呢?”谢舞瑶话音未落,就开始寻找起来,不过却并未发现。

    “看门的说和尚不是咒术师,所以不准他进来…”夏焕愤愤然,和尚怎么了,自己那个世界,和尚连五星酒店都住的起,还进不了你一个七层小楼?

    “本来想强行进来的,念株这小子…”沐形言语略带惋惜,他已经好久没有打架了,平凡的生活太久了,****啊…

    “念株是个好孩子,训练至今还未陪我练过拳,不像某些人天生欠虐…”谢舞瑶摇首一叹,似为自己想当淑女却不能当而感到悲哀。

    明明就是你有暴力倾向…四人白眼一翻,心中均是如此想法。

    六人翻看着委托书,时间飞快流逝,当饿感袭来,众人才发现时间已至正午。

    “老师,为何没有一个任务是有意义的呢,不是找牛就是护镖,一定意思都没有,我想要有咒师对抗的那种,最好是有术师…”夏焕将手中那叠书纸轻砸台上,书纸触及台面,一张红字委托书飘飞而出,瞬间引起了他的注意…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