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阶段前夜

    耀眼的天青色光幕自高台上冲天而起,转瞬间已临到内穹顶,光幕上窄下宽,幕内似有一模糊鸟兽,因太过朦胧看不出其真切。

    “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吗…”夏焕单手捂着口,脸色一阵发白,没想到实力提升后,消耗增长竟如此之大,几乎已抽出己所有后天能量。

    “想要凝聚朱雀像,不是想要凝结就能凝结的,其深奥玄机必然需要深刻领悟,你也发现它所需要的能量不断增加了吧…”阙老之声自一旁响起,“你的实力越强,所要凝聚朱雀实影的难度就越大,因己能量增长,凝聚朱雀像用的能量就会越多,为了控制这些能量消耗自然大…”

    “那就是不可能完成了…”夏焕蓦然一惊,照阙老所说,实力越强,凝聚朱雀实影难度就越高,这样如何完成?何时才能毕业…

    “年轻人不要急着下定论,如果不能完成,魔渊那小子又怎会带你们来此呢?”阙老神秘一笑,让夏焕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魔渊的确做到了,那天的朱雀实影还清晰印入眼帘。

    “量由心聚,气由印凝,会心而结,散心而乱,是以闭息凝神,辨其量之变。观量之衍,自寻蹊径,方能随心所…”半响后,阙老一字一顿讲了一通夏焕不明所以的话。

    “自寻蹊径?”夏焕一愣,不等于没说吗。

    “没错,这是古书大衍论里所讲的控量之法,据传是咒帝本人亲自所著,不过也有人说是咒帝某位弟子所著…”阙老淡笑道一声,“就像先天咒术一样,自寻蹊径,这位大人所以一点不错。”

    那古书到底是哪个2B写的,都不写聆清一点,简直就是坑爹,算了,自寻蹊径就自寻蹊径…夏焕一脸愤然的样子让阙老想起了某个人,一时却想不起来。

    “我就不信斗不过你这只破鸟…”话音刚落,其右拳之上再次覆上一层青光。

    “臭老哥,原来你在这里…”朱雀台下,一可少女双手插于腰上,因喘气前一起一伏,俏脸庞略带嗔怒。

    “居然这么晚还不回去,你玩失踪晚上瘾了,失忆也不带这样的吧…”黄雨璇小嘴一撅,似乎在赌气。

    “阙老指导我修炼呢,对了,这么晚了,你跑出来干嘛,万一有坏人怎么办…”夏焕抓了抓头,这个可的妹妹老是让他头疼,可也无法奈何。

    “你还知道关心你妹,要是真关心就应该早点回去,老妈担心死的说…”黄雨璇说着将目光移向一旁。

    “阙老,这是我妹妹黄雨璇,不过我可能要回去了,太晚家人会担心的…”看着黄雨璇嗔怒的模样,夏焕心中一软,他又找回家人的感觉…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阙老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那小子也姓黄,怪不然以前连凝朱雀影时的表都如出一辙…”

    回到黄府,并没有想象中的责骂,反而黄母亲自细心的为其准备好饭菜一旁黄雨璇心中大呼偏心,那股温暖的感觉令他心中一颤。

    夏焕狼吞着桌上的饭菜,却感受到柔和的目光,黄铉母亲沐静正默默注视着自己,他不回想起以前吃饭时母亲注视着自己的样子…那就是母

    不自觉的,一颗泪珠便已滑落,因额头一侧头发阻挡,沐静并没有发现。

    “铉儿,自从院长葬礼,母亲已有近半年未见你了,今冬节,为何你夕未归…”沐静接过夏焕手中饭尽的瓷碗,柔声道,“另外,你竟然喝酒了…”

    “我只是陪一位叫南宫阙的前辈聊天而已,他喝酒时溅了几滴到我上,我真的没喝…”夏焕一惊,这什么鼻子啊,我只喝了几口而已…

    “真是这样?”

    “真是这样…”

    “如此便好,只是南宫阙前辈是唤灵师,不然请他指点我家铉儿也是不错…”沐静轻叹一声,似乎为此感到惋惜。

    为何我总有一股深入狼窝的莫名感觉呢,算了不管了,吃饱了再说…夏焕接过沐静盛满饭的瓷碗,大口的啃食着,吃相极不雅观。

    “老哥,你们是不是要开始第三阶段的训练了…”黄雨璇小手托着下巴,他早已习惯夏焕的吃相,自从失忆后就成这幅样子了。

    “是啊,据魔渊说,第三阶段不在学院内进行,还搞得神神秘秘的,说到时就知道了,真不知道他整天想些什么…”夏焕声音极其模糊,但勉强可以听懂。

    “这样看来老哥也不清楚了,据说第七组已经进入第三阶段四个月了,真不知道他们为何进行的那么快…”

    “咳咳…”因咽的太快,夏焕喉咙一呛,整张脸憋得通红。

    “你就不能慢一点吗…”见其异状,沐静急忙为他灌下一口清汤,数次之后,其气色略见缓和。

    “四,四个月?!”能说话后夏焕第一句蹦出的就是这句,要真是那样,他们与第七组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老妈,我吃饱了…”夏焕放下碗筷,火急火燎的冲出了大门,因速度太快,导致放下的瓷碗不断的摇晃。

    “我没看错吧,那是老哥…”黄雨璇使劲揉着俏的大眼睛,红唇因不可置信而长大,因为他的速度比她还要快…

    沐静会心一笑,便没有说什么。

    “那些家伙都已经进行第三阶段了,我却连基础咒术都不会一个…”夏焕跑回房间,重新拾起那本《三十六印》,翻开咒术概要仔细观看起来…

    “明天就要第三阶段了,也没多少时间了,晚上能练多少就练多少,反正背下手印再说,“雷光咒”,好像很有用,跟闪光弹一样;“激电咒”,中程攻击咒术,雷系攻击咒术速度最弱,无特殊;雷隐咒,借用雷电之力隐去自先天能量感应,还行吧,有点鸡肋;其他的不是太坑爹了就是不适合我…”

    ……

    在黄府的东南边角,有一块巨大的空地,空地上铺就厚厚的青石,无任何特殊。半年前的夏焕才发现,此处正是供练习咒术之用。

    “激雷咒的手印,一三二四八…”对于如此靠前的手印,夏焕自然不会陌生,比起半年前,少了几分生疏,多了一分凝练。

    都说柿子捡软的捏,相对于流程复杂的辅助咒术,激雷咒略显简便。

    一张天青色通透符咒现于夏焕的眼前,这是他实际意义上凝聚的第一张符咒。符咒薄如蝉翼,散发着淡淡荧光,为死寂的冬夜添上一抹亮丽的风采。

    “去!”夏焕剑指一挥,符咒受能量指引瞬间化为一道青色电光,在其下青石上击出一浅薄小坑。

    似乎知道自己会失败,在符咒掠出之时,其双手便开始做出印结。

    月夜,浮云自其周遭不断飘动,时而遮掩,时而释放前者那朦胧之光。

    如此反复许久。

    “哔…”一道道天青电光在四周不断闪动着,青石空地早已布满浅狠。夏焕口急速呼吸着,显然练习所消耗的能量不少。

    “可恶,被舞瑶老师指导了那么久,练习基础咒术却如此难以完成,尤其是这攻击咒术,死也得不到其要领,根本达不到那遇见蒋华时妹妹所用的威力…”细小的天青色光点从四周不断融入他的体,为咒星补充失去的消耗。

    “只有领悟加上实践,里外交融,融会贯通……这世界,没有一步登天…”魔渊的那句话再次从他耳边响起…

    夏焕闭上双眸,双手印结不断变幻。

    “领悟,交融,贯通,最后自寻蹊径,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夏焕睁开双眼,一张天青色符咒俨然出现其右掌之上,迅速融入其手中。

    “激电咒!”夏焕右拳一挥,其拳尖天青色光芒一闪,一道狭长闪电激而出,在其前的青石地板留下半米深的大坑。

    “原因竟如此简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惯、格、处事方式,同样,每个人使用咒术也大相庭径,之前因太过模仿雨璇而难以发挥,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难道这就是舞瑶老师说的咒技?”夏焕

    摸着下巴思索着。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