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夜谈

    踏步向前,他的意识深陷回忆中,脚步被本能支配着向前踱步。

    此刻瞻星大门上,一孤寂老人负手而立,那抹落寂与就像飘飞在半空的雪花,谁懂雪的寂寞?

    两条孤独影宛若十字线般交叉。

    夏焕一呆,老人正是那在瞻星出现之人,原来他也找不到归宿,孤独着望着寂寥的雪花,如同自己一样。

    “前辈,你就是那天的…”夏焕也不知为何,似要找一人在这漫天寂黙畅谈将自己孤单与他人分享,他知道,老者同样如此。

    “前辈,为何你如此这般…”

    老者仰天一叹,这世界本就如此,有快乐还有痛苦,有相聚更有离散,有笑语便有那沾湿衣襟的泪水。

    “无为何,只怪命运如此弄人,谁不想过着富足,家庭和睦,妻贤子孝的生活?只是有太多的变数,大多的不尽人意…

    “你也有类似的经历吧,来,喝吧,莫让少年愁白头,借它消愁吧…”老者不知从何处取出两小坛酒,坛口被红纸封上,却遮掩不住那怡然酒香。

    又是命运吗…夏焕一阵失神。

    兀然间一股浓郁酒香将他惊醒,他很少喝酒,更别说是白酒了。只是那酒香令他忍不住撕开封口。

    “这是好东西,冬夜长得很,不介意与老夫我把酒夜谈把…”老者将酒坛举起,澄清的液体不断灌入口中。

    夏焕只觉一股辛辣划过灌入喉间,只是想起父母正在衰老的脸庞,酒味却开始变淡,“雪啊雪,你无牵无挂随风飘落,而我又何去何从呢?”

    ……

    “老哥这家伙,这么晚了还不回家,老妈都担心死了,不会又和上次一样玩失踪吧,应该不会,据了解老哥实力已经暴涨,没理由啊…”

    临京城街道上,一可少女撅着小嘴穿过万家灯火,脚步飞快的掠过一块块青石地砖,显然在近半年中,实力得到了提升。

    “可怜我啊,每次都当跑腿,丑时已过半,还让弱的小女儿出去,只知道关心老哥,重男轻女的坏老妈…”尽管如此思想,她的脚步却丝毫不停。

    雪花飘飘,落地已化冰。外台阶下,风凛寒,白雪寂廖,二人孤坐,把酒畅谈…

    “我叫南宫阙,只是火熔帝国一名普通唤灵师,因某次任务,而来到澜冰帝国,任务过程中,偶然结识了北冥姗,也就是我后来的妻子…”老者痴心一笑。

    “谁曾想,她竟是北冥族长唯一的女儿,而南宫家早已没落,她父亲阻挡我们在一起,北冥家族在澜冰帝国势力极其庞大,我根本无法与之对抗,,于是我们决定私奔,远走天涯…

    不久,我们被发现了,原来,北冥家族是澜冰帝国最强的唤灵师家族,而姗儿更是负了北冥家传承近千年的两大战兽之一,借助战兽的气息,我们根本无法逃出北冥族长的手心。”老者南宫阙神色一暗,再次灌入一大口酒。

    夏焕没有出声,静心聆听着老者的事迹。

    “当时我的几个好友听到我的窘况,纷纷前来相助,只是他们那时的实力,均是螳臂挡车,因当时的北冥族长是大陆上最强的唤灵师,他将北冥带上了巅峰。

    为了帮助我,那些好友尽数战死…”一滴滴泪珠自其脸庞滑下,转眼已连成一线。

    “也因如此,我们才得以逃回了火熔帝国,那时,莫邢已是皇家学院的院长,他收留了我们,因为这样,我才得以苟存,那时我惊喜的发现,她怀孕了…”南宫阙温然一笑,从大悲到大喜,也就是那样吧。

    “好景不长,孩子出生那一天,北冥族长带着族中众多长老来到学院向莫邢院长兴师问罪,要求将我们交出去…

    院长却没那么做,于是,大战便爆发了,当时的战斗震动了整座临京城,最终学院不敌北冥家族,为了不彻底得罪火熔帝国,北冥族长将她与刚出生的孩子带走了…”讲到此处,他已是老泪纵横。

    老者擦掉泪水,“按理,我应该已经死了,却被院长誓死保护。之后我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因我的不长进,被院长狠狠的揍了一顿。”

    “院长把我打醒了,我开始努力修习魂修之道…十年过去了,那时我自觉我的实力可以救出妻儿,我便与院长的好友易红尘一起北上澜冰…

    那年冬节,我们以深思熟虑的计划成功潜入北冥府,并且见到姗儿,不知为何,她却蓦然反目,在她的攻击下,我没有反抗,我在想,死在她手上多好…

    只是易红尘却救我逃离,自己却重伤垂死,从此之后,我的心就已经死了。但是我还欠院长一份恩,为了报恩,我一直呆在学院。每年冬节感受着凛冽的寒风,着自己的伤口…”南宫阙清酒自其口中再次灌入。

    “没想到前辈竟有如此过去,我在想,姗前辈是否有何难言之隐又或者…”夏焕刚一开口,就被其打断,“不用说了,我的心已经死了…”

    “或者是北冥族长以前辈命相,为了前辈不受伤害而出此下策呢?”夏焕双目如炬,老者的经历实在太过悲凉,他无法眼见如此节。

    南宫阙默然,他曾经也是如此想法。

    “北冥族长已然死,既然如此,前辈为何不去查探真相呢…”夏焕嘴角上扬,对于眼前的老者,他是颇有好感。

    “你是如何得知北冥族长死的…”老者一惊,蓦然不敢相信。

    “前辈不是说北冥族长曾是大陆最强唤灵师吗,现在为何不是,前辈先前所讲,族长比院长还强,能超过他的定然存在,不过唤灵师却寥寥无几,这样说来,他已然死…”夏焕的分析令老者瞠目结舌,茫然不知所措。

    “这么多年,把我的所有志气全部磨平,如今,竟被一青年指点,是啊,我怎能不去调查真相呢,我自己的妻儿,我一定要弄清楚…”老者心中暗自下定决心。

    “好了,年轻人,这么晚了,你家人应该担心了,早些回去吧…”阙老袖袍一挥,抖落上的雪水,其眼中的神色略有变化。

    家人,自己还有家人吗?这个世界,我还有亲人吗?夏焕开始在心底不断反问,没有亲人,我又有什么意义生存下去呢?

    想到此处,他眼前的场景蓦然一变,那是一美丽妇人亲自为其喂粥,另有一可少女亭立一旁的温馨画面…

    她们…对了,这世界中我还是有亲人的,她们就是我的亲人…”夏焕黯然神色突然焕发出异样的光彩,我怎能如此落寞?

    “诶,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奇怪,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的,现在又是大晴天,摸不透,摸不透啊…”阙老心中一声轻叹,不服老不行啊…

    “阙老,您上次说女人是老虎,这与你此次所讲毫无关联,搞不懂…”夏焕抓抓头,似又恢复了往的乐观。

    “咳咳,这个你会知道的…”阙老轻咳一声,似乎在回避这个问题。

    “其实,我晚上出来还有一件事的,只是碰巧今是冬节,想起了一些事…”夏焕目光诚然一凝,他希望一定要成功。

    “何事?”视其认真目光,阙老急切问道。

    “我想试试,我现在的能力能否凝聚出朱雀影…”夏焕嘴角上扬,这才是至夜未归的真正原由。若非触雪伤,恐怕早已完成。

    “好,好,我倒想看看你究竟到了何种程度…”阙老轻笑声中,瞻星的大门被再次打开,内在星光照耀下,一片通亮。

    ……

    朱雀台之上,夏焕不想起半年前初试之,自己竟连鸟影都未折而出,更是被第七组那两个胖子嘲笑…

    现在的夏焕,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谁都可以欺负的废材哥了…他握起右拳,一层天青色光芒覆盖其上,瞬间将之包裹。

    实力进度不快,基础却极为扎实,不过是院长弟子教出来的学生…阙老静立一旁默默的观看着夏焕的动作,心中暗道。

    拳尖与朱雀像相触,天青色的光芒顿然迸而出,霎然间布满整座朱雀像。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