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雪思

    自院长逝去,已经过去半个月。冢前守孝七天后,魔渊重回第六组。而那一,莫诀才外出归来,据传闻,他因不孝之罪,已被学院高层封印监

    “额啊!!”

    学院内某座小山包,夏焕的双拳对着一块巨岩不停的轰击着,只见拳面早已血模糊,他咬着牙却从没放弃,时有一丝电光自其拳尖隐现。

    “自从魔渊宣布开始第二阶段训练他就如此拼命,真不知为了什么…”沐形讪然,这家伙不会是能修炼了连命都不想要了吧…

    “似乎不是单纯的进行第二阶段…”霜亚淋目光一凝,俨然发现其撞击墙面时隐现的那丝电光,不过其威势并不慑人。

    “体发肤受之父母,罪过罪过…”一旁念株拨动念珠轻念着。

    旁几人眼角均是一抽,您都把头发剃光了…

    “极限了?”方世御目光一瞥,发现夏焕已然倒地,口急速起伏着,血液自拳尖滴落在绿草上为其增添了一抹妖艳。

    不行,为什么就是不行,为何我就是做不到那一步?真的那么难吗,不行,我要突破命运,不能就此放弃,我一定能做到…

    夏焕双眼一睁,似有一刺眼毫光直而出,他提起彻骨之痛而颤抖的双手,再次站立于巨岩之前。

    “白痴,不要!”

    “你傻了吗!”

    “停下!”

    不远处,七人惊呼声刺入他的耳膜,他却无丝毫停顿,握起那更严重的右拳,“这一次,一定要可以!我已经失败无数次了!”

    夏焕目光一滞,他的右拳已然被一只宽大手掌接住,不管他如何使劲,都丝毫不得寸进。

    此人正是魔渊。

    “小子,想练以后我陪你练,你的手再打下去,就不知道能不能再用了…”魔渊淡然一笑,自院长死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出乎六人意料之外,夏焕嘴角一扬,并未就此退缩,而是对其挥出左拳,他要知道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

    “嗒…”

    “还不够…”其左拳依旧被接,魔渊嘴角上翘,从谢舞瑶了解,夏焕是七人中成长最快的,仅七天并掌握了空气摩擦技巧,要知道,当初的他,也不过如此。

    他看向夏焕的目光隐隐有了些许改变,那位的孙子,果然不同凡响,承受多年废材之名后,终于要开始爆发了…

    “还没完呢!呀!”夏焕轻喝一声,双拳电光一闪,一隐而没。

    “!竟然毫无作用…”他木然顿立,可见打击不小。

    “你的术,很强,只是,你连它的边缘都未曾摸到…”魔渊向前一推,丢掉失措呆滞的夏焕,其丝毫不加掩饰的评击深深刺激到他的自尊心。

    “对术的领悟同样重要,盲目练习只能触及它的表面,只有领悟加上实践,里外交融,融会贯通,才能发挥出一个术的最强威力!这个世界,没有一步登天…”

    夏焕只觉得自己昏迷前,魔渊那句话每一个字犹如一把刻刀般刻入他的记忆,话音刚落,前者只觉眼前一黑,便失去意识。

    魔渊的话,也同样落入六人耳中,其表各异。

    “既然没有一步登天,那就一步步走上去…”沐形嘴角上扬,其表淡然无比,似早已波澜不惊。

    “跟师父讲的一样嘛…”霜亚淋白眼一翻,似乎责怪魔渊没有新意。

    一步登天…是我太执着了,也许是因为这样,我才被他一次次超过,想起那夏焕险些命丧其手,林月不免有些惆怅,可能我已不是他的对手了…不过,我怎能输给一凡人!

    “偶米头发,师父说的果然是至理啊…”念株遥望苍天,他是为了振兴坐禅宗而偷偷跑出师门,为的就是要让师父刮目相看。

    没想到他已经开始领悟了…不行从今开始我必需倍加努力!那个人是我的目标!方世御脑海中立现一青年侧脸,与其相貌几乎毫无相差。

    “他已经脱去废材之名了,可是我却…我一定要努力…那么,也许会…”郁兰望着昏倒的夏焕,心中蓦然下定决心。

    夏逐渐远去,天色由转凉,学院内随风飘飞着枯黄落叶。大树下,黄绿斑驳的小草不知几经风霜。萧瑟寒风中,七道人影自一高楼上如一轻羽蓦然飘落。

    “这样看来,不久之后我们就可以挑战学院最高的八方塔了…”一墨绿色长发少女面露欣喜,嫣然巧笑间,令四名男子木然一呆。

    “偶米头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善哉善哉…”一清秀沙弥双掌合十,进三个月的练习,明显为其量制定,他的体重趋于正常水准。

    “你们四个,居然敢发呆,今体能训练加罚一倍…”一窈窕影自墙体一侧踱步走来,其脸靥带着极其亲柔的微笑,令人魂骨一酥。

    “还好还好,加罚一倍而已…”一白衣青年嘴角微翘,对于他,训练当然是越多越好,这样才有挑战,人生才不寂寞。

    “正愁魔渊外出没得练习呢…”另一青年剑眉一挑,似期待加罚越多越好。

    “没错没错…”另一名青年出声,一白衣宛如丛间白霜,高大鼻梁上,一对明亮星目似有青光闪出,那时尚发型已化作及肩长发,随风舞动。

    此人正是夏焕。

    自体能训练起,众人兀自发现体开始不断加强,列如奔跑、跳跃,无一列外被大大加强,均为不解。

    而那一,魔渊终于为他们解释了其中的原理。

    原来,这一系列的修炼计划是出于已故院长之手,据其研究,每一人的筋骨强度都是不同的,比如说某人长的壮实力大,某些人却体弱力小。

    最后莫邢发现,那是人体自与先天能量的一种融合,人在母体时就吸收天地能量以供生命之用,这些能量潜藏于体各处位中。

    这些能量进入胎儿体时不一定全会贮藏在道,散出的先天能量会与**融合,自此形成人体强弱之分。而武者的修炼,就是将自能量引出,强行融合**,慢慢的,他们的体就会变强,而引出的方法却极其残酷。

    和武者修炼相比,训练计划算是相对温和。

    “那就陪我练拳吧,我正好却陪练…”谢舞瑶温柔的笑着,四人快速向四周掠去,唯恐逃的慢就得当陪练。

    三声银铃般的轻笑飘在大楼之下。

    子一天天过去,训练还在持续着,转眼已入冬。

    南方的冬天,看不到银装素裹,冰天雪地。只有那刺骨寒风宣示着严冬的到来。在南方,下雪对孩子们来说等同于一种奢侈的期盼。

    只是今年冬至,却兀然的下起了小雪…

    皇家学院,一年轻男子立于院道中央,望着周遭飞舞的雪花,不免深陷惆怅,他想起来家乡的雪,虽其平生遇雪不足五指之数。

    青年静默,表如同萧索寒冬。

    两滴清泪自其脸颊滑下,每年冬至,老妈都会为他准备好气腾腾的汤圆,还会关切的说,吃完汤圆就要大一岁了…

    “老妈…”青年双拳紧握,似有一道道天青色电光一闪而没。每逢佳节倍思亲,青年眸中泪水已如决堤洪水奔涌而出。他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一直保持着乐观坚强的外表,但是,他的心很脆弱,真的很脆弱。

    “当初,我对你的视若旁者,老是和你顶嘴…现在,我再也吃不到你煮的汤圆、饭、菜…听不到你的唠叨…多想听到你的呼唤,就算是怒声责斥…”青年孤寂而立,人只有当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咒术实力又如何?韦爵爷艳福又如何?我只想回到父母边,听母亲关心的语重心长,怀念父亲揉着他的头,说声臭小子…

    “现在那一切,对我来说太奢侈了,穿越,为何要临到我?”

    不知过了多久,青年踱步向前,脑海中回忆的尽是家庭温馨场景,淘气被父亲笑骂、帮母亲做家务得到夸奖…眼泪从未间断,前襟早已湿漉一片。

    穷思双亲无归路,雪落迷途独自殇。

    茫然。再一次,他的心开始动摇,那抹感始终潜藏在他的内心,此次兀然激发,如同在其心底刮起了十六级强台风。

    蓦然贮步,夏焕抬头一望,自己俨然已站立在瞻星之外。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