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衍周天

    “这就是你们将要训练的,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何我从高处落下,却毫发无伤,其实这也是能量控制训练的一部分,这几天讲解了这么多,我想你们对能量控制很了解了,今天开始,早晨的训练课改为跳楼练习或凝朱雀像,你们那个就那个,不过我先说好,专心一致才能成大器,分心只会令进度更慢…”谢舞瑶重回檐上,用教师语气言道。

    “老师,你是怎么做到坠楼无损的…”比起凝朱雀,夏焕更好奇这个,要是学会了,我不是比小强还小强?

    其余几人目光皆是一凝。

    “大家都知道,五星之下无法外放能量,只能以印结凝聚符咒,但是,咒星能量能依附体表,因此,将能量与空气不断摩擦,以产生巨大阻力,从而抵消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坠楼之速瞬息即变,如不准确把握时机…

    所以你们还是从底层开始练吧,详细的我会指导你们,但是具体做法需自己领会…”谢舞瑶展颜一笑,如让人沐浴风,却猜不透她的心思。

    也是这一刻,她真正得到第六组全员的认可,虽然沐形几人心中时常骂其是虐待学员的暴力女教师…

    时间流逝,转瞬已落。今夜天空异常明亮,不知是那月华或是那星光。第六组七人精疲力竭躺在草地上,正前方是一颗两丈高的大树,今不见魔渊,他们便将一天时间花在此处,却毫无所获。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必须超过他…平静的方世御决然起,双手十指互动,一白色咒纹顿然浮现,三颗白色咒星急速旋转着。

    “这家伙,真有毅力…”沐形几人自然不肯被对方超先,相继挣扎爬起,绿叶在各色光芒照下更显青翠。

    “陛下,快入亥时了…”崇铭帝侧,一锦服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其双眸如鹰隼般锐利,双手藏于袖间,眉宇间略带长年居高位之傲气,言语稍带尊敬。

    “先年之测,国富民强,朕加行新法,举国欢腾,终达夜不闭户,然今年之运不知有何变数…”崇铭愁云未消。

    “实乃陛下贤明,与占星毫无关联,此等咒师测吉为好,凶兆实则蛊惑人心,恕臣斗胆进言,陛下切勿不可言信,大街上江湖术士还少吗?”老者抱拳,脸上深带决然之意。

    “先帝遗命,莫敢不从,你还知道百年前的大乱吗?”崇铭轻叹一声,朝中大臣俨然分成两派,一则听信占卜,二则视其为鼓动人心,妄言也。

    老者骇然惊恐,那是火熔立国以来最严重的大乱,因其原因导致举国哗变,各地叛乱不断…

    “若不是这些卜者提前预知,恐怕本朝及你的家族早已覆灭…”百年间,每代帝王均重视占卜,为的不是风调雨顺,乃是杜绝前事之乱。

    “静观其变吧…”崇铭轻挥衣袖,示意老者不要再讲。后者眼中狠之色一闪即使…

    高台阶下,十余道黑影盘膝而坐,脸色极为苍白,当第九次往光墙中篆画符纹,能量便是消耗完毕,损失大量鲜血之后他们已无力再行。

    “大衍周天阵即将完成,各位辛苦了…”院长立于乾位,脸上带着一抹和善笑容。

    “你就笑吧,这应该是你最后一次用了,老大哥,人老了,某些东西还是少用的好…”震位,一青袍老者眉间略带不忍,言语尽是委婉之意。

    “是啊,老家伙,何必这么拼命,像老夫云游四方不是很好吗?”坎位,霜亚淋的师父满是奉劝之意。

    “院长,你真的要…”离位,先前那惊现于夏焕前的老者双目一阵波动,似有水珠浮现,红芒一闪,眸中尽是决然之色。

    其余四位均露黯然之色。

    “子时将至,各位速速退去…”院长袖袍一挥,一股气浪席卷而出,七人猝不及防,被劲风吹落高台,此前与院长对话三人稳住影瞬即扑上,却遭四圆柱光墙阻挡。

    “此乃吾之命,老夫早料到有这天,该来的总归要来…”院长神色一黯,十指一屈,四圆柱光墙顿时由需凝实,其影开始模糊,直到视线完全阻挡…

    “院长!”

    “老家伙!”

    “邢哥!”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学院内,萧瑟微风呼然飘过,为平静夏夜添上一抹悲凉之感,树下草地上,七人一个激灵,同时睁开眼眸。

    “这股感觉…”夏焕眉宇一锁,却又感不到什么。

    子时夜半,一丝丝寒冷微风飘散在天地间,苍穹星辰轰然大亮,宛如一颗颗小太阳,使人在夜晚将周遭看的一清二楚。

    “星光,聚!”

    中心域。众人望向穹顶,每一颗星辰犹如一盏耀眼明灯,瞻星内清晰看见一道道光柱自宙宇中直而来,分别注入大衍周天阵之上由七道符咒组成的玄异图案。

    光柱进入后,玄异图案似形成一漩涡,将星光四分,最后注入四圆柱。

    “星光已经被聚集了,剩下的,就是悟视其内所藏之天机,老夫活了好久了,唯一牵挂的就是那最小的孙女…”

    片刻之后莫邢双眼一凝,时间可不容许他分神。

    “大衍之道,谓之天。夫之道,窥天,然者必提命。逆天遂天诛,吾送命以窥天机…”

    院长十指不断变化着印结,一丝丝森白能量自其全各处逸散而出,每一条丝都与另一条丝相连,丝线有粗有细,如若人体内那连接着的血管。

    丝线如有生命般向回收缩,莫邢额上,一滴滴汗珠似雨滴般滴落,强行将先天能量撕扯出体外,不是谁都能做到,人体内的精力无法自然跑出体外,强行出,一旦失败,轻则肢体全废,重则当场死亡。

    先天能量最依赖本体,其作用便是维持人体生命,精力剥离后,那人也即将消亡,对于咒师来说,等同于自杀。

    森白丝线被一莫名力量拉扯,分别向四周延伸,最后像蜘蛛网般贴在圆柱上,再也无法回归本体。每当先天能量进入一片,莫邢脑海中便会多出一繁琐字符。

    “子时已过半,他的气息逐渐减弱,恐怖,诶…”阵法外,先前站立八卦位七人中的一人哀叹着,莫邢曾是咒术界传奇之一,只是未曾想…

    “不可能,百年前为祸火熔那两人均是被其击败并封印,他是火熔咒术当之无愧第一人,今断然不会就此而陨!”之前站于离位老者显然极其激动。

    “南宫,那都已成过去,现如今我们都乃风烛残年,也许某就会…此事之后,回去看看你那婆子,以免留下遗憾啊…”霜亚淋的师父言语略带惆怅,时间永远是人最大的杀手,即使最强咒师如何,千古一帝又如何?先天值,是固定的!

    被称为南宫的老者顿然一惊,目光定格半空,当年因一误会离家多年,自觉愧疚而无颜面对,至今已是数十年之久。

    “易红尘,你也好意思说,当年你也是有很大责任,莫不是因你的小命…”之前站立震位的老者似为南宫感到不平,开口言道。

    “黄雳,你这家伙,当年那件事是我永远的痛,你竟敢提…”易红尘老脸一红,那是他平生最丢脸的一次,对他来说永远也抹不去。

    “切,不知是某人逞强,结果碰上鸡蛋碰石头…”黄雳轻笑一声,他与前者做死对头这么多年,每次斗嘴都是他赢。

    雷电略克水,再加上对方那独有、迄今为止唯一能破除“弱水封天”的先天咒术,他这些年可是一直被压着,易红尘目光一转,“有动静了…”

    高台之中那耀眼且刺目的星光亮度再次增强,整座瞻星均被星光所充满,崇铭帝等人在强光下难以睁眼。

    “不好,红尘你赶快出手…”黄雳目光一凝,似乎看到了什么…

    强光来的快,去的也快,当光芒减弱时,崇铭帝睁眼望台,双目尽是惊疑之色,高台中站立一人影

    ,他手中攥紧一无色透明纸张,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听从黄雳之言冲上高台的易红尘!

    偌大高台上,却唯独不见莫邢的影!

    PS:《第二集(上)训练》就此结束,新章即将展开。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