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夏焕的第一咒星(上)

    “你那是什么表啊,你要搞清楚,你是量修,量修知道吗,为量修咒术师你就应该好好的掌握能量输出的量,一方面是为了省下不必要浪费的能量,另一方面是为了能量输出不能太小,那样咒术会用不出来的,你懂不懂!”谢舞瑶的俏脸微带着怒意,因为话说的太急,口如同波涛般一起一伏。

    “懂,懂了…”夏焕不咽了口唾沫。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谢舞瑶不免有些自责,我是怎么了,我不应该这样的啊,就算每次都被第七组那个女人压上一头也不应该这样的啊…

    “你再试试吧…”

    夏焕有些纠结的看着她,怎么语气变得这么快啊,刚才还是类似于责骂的语气,一下子又变得这么温柔,老大,我的心脏不好,你这样一冷一的,石头都裂开了…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只好努力了,我的目标可是咒尊…夏焕暗想着,同时十指又开始结出唤铭印

    窗外,雨停。

    只是那笼罩天空的黑云却并未消去,反而越发的加厚。一道道银色粗长的电蛇盘踞在云间,雷鸣声不绝于耳。

    “怎么回事,这已经违反了自然规律啊,阵雨停了,没道理还有这么厚的乌云,而且这雷声也十分反常…”谢舞瑶的秀眉一阵紧蹙。

    这场景夏焕却不知,因为他已经闭上了眼睛,按照谢舞瑶的指导,他要开始强化自己的咒纹印。他的心中隐隐有激动的感觉,这是他要成为咒尊迈出的第一步,也是关键的一步。

    天地之间又刮起一股诡异的大风,院内的大树开始摇摆,脆弱的花草被大风卷的四散纷飞。八方塔顶的依附的巨大符咒在空中急速的摇曳着,淡淡的白色光芒从符咒中亮起,八座高塔的塔顶顿时出一股异样的白光。

    晨会场中的沐形与方世御艰难的在大风中行走着,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被大风掀倒,他们的衣摆被风吹得高扬,连束缚头发的发带都被风吹到空中,长发在空中凌乱的飘散着。

    “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坤塔的塔顶,一个苍老的影站立其上,周围肆虐的劲风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在他的后,一穿紧衣的人影皱着眉问道。

    “是他们…”苍老影回过头,赫然便是皇家学院的院长,他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无奈及无力感。如果夏焕在这一定会惊呆,因为魔渊竟然是院长的徒弟。

    “您是说,被封印的…”魔渊的脸色带着极深的无力感,以及一丝恐惧!

    “他们想要借着雷电之力破阵吗,不过很可惜,就连他们巅峰的时候也没有突破这个封印,更何况他们已经被封印了近一百年了…”院长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沧桑,一百年,转眼间人生短短的百年已过!

    “渊儿,你觉得第六组的学生怎么样…”院长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轻和,如同宠自己后辈的慈祥老者,魔渊是他收养的孤儿,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他却将他当做视如己出。

    “他们的天赋都很不错,但是,他们的实力太弱了,而且根基极差…”魔渊直接开口言道。

    “既然如此,你就赶紧训练他们吧,你不想输给他吧…”院长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无奈,“你不会怪我将根基最好的学员都归到他的第七组吧…”

    “不会,师父的意思很明白了,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训练根基差的学员来战胜他所教的根基好的学员,以此来证明,我比他强!”

    “你明白就好了…”院长转过头,他的眉头却紧皱在一起,他隐隐有一股不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呢,自从这些家伙被封印后,他们的手下就销声匿迹了,这股感觉来自哪里呢…

    “快,变化印结,吸收周围的能量,你现在输出的先天能量根本不能维持咒纹印存在多久。”谢舞瑶的声音捎带着急切,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夏焕是她教导过的第一个学生。

    “聚!”夏焕八指交叉,小指与大拇指分别相扣。他的咒纹释放出天青色的雷光,只见大量天青色光点不断的被某种力量吸引至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天青色的光点越聚越多。

    果然,属值达到90以上的他,在雷电天气中能吸收到的雷电能量是普通咒术师的两倍,哼,你们等着吧,等他成为真正的强者,谁还敢说我是花瓶老师…

    谢舞瑶转过头,顿时被眼前的景吓了一跳,这个笨蛋搞什么鬼,一愣神的功夫居然吸引了如此多的能量!

    只见休息室内遍布着天青色的光点,光点越聚越密,很快就形成了天青色的能量雾气飘散在房间中,而且雾气的密度还在不断的增加,甚至还有液化的趋势。

    “你这个笨蛋,你在干什么,赶快给我停下来,我叫你凝聚能量是让你吸收的,你却一个劲的聚集,你看看,吸引了这么多能量,万一失控了怎么办,再这样下去我和你就死一块了…”谢舞瑶完全不顾自己形象的大吼着,希望能将闭眼的夏焕叫醒。

    “聚集聚集聚集…”黑暗中,夏焕看到有许多天青色的光点飘在眼前,而且光点越聚越多。他想,这应该就是老师说的能量,可是他觉得这些光点还是太少,于是他拼了命的不断的聚集着,因为他觉得,这是我修炼的第一步,能量一定要足够…

    因此,夏焕以自的先天能量吸引的雷电能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谢舞瑶的预计,甚至已经让她都感觉到了危险,所以她才不顾形象的大吼着。

    “好像有人叫我,恩?起雾了?”夏焕睁开眼睛,发现休息室内到处充斥着天青色的雾气。谢舞瑶的秀眉紧蹙着,气雾朦胧中,那若隐若现的俏脸让夏焕看的一呆。

    “老,老师,能量是不是不够了,那些光点到哪里去了?”夏焕有些紧张的问道,光点消失了,那他不是白白的聚集了半天吗。

    “这些都是,你一下子吸引了这么多的能量,你想自杀吗,你自杀也不用拉上我把…等等,你快点吸收能量,吸收到吸不动为止听到了吗,尽量把危害减小到最低…”谢舞瑶的白玉般光洁的额头浮现出点点汗水,一脸凝重的说道。

    “现在,以咒纹为中心,给我吸,快点…”谢舞瑶无视了夏焕疑惑的目光,这样危急的关头她哪有时间向他解释。

    “额,好…”带着一脸惊奇,夏焕重新闭上了目光,手中的印结再次一变,一股极为微小的引力从咒纹中心辐散而出,周围的能量雾气一丝丝的被其吸引,缓缓的融入他的咒纹之中。

    我吸我吸我吸,随着能量的吸收,咒纹的引力越来越强,原本由电丝所组成的虚幻形态也开始改变,变得越加凝实,甚至有了实体化的趋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天空中的雷电异象,紧接着就是他引来了正常雷系咒术师四五倍的能量,甚至连我都感到棘手…”谢舞瑶轻叹一声,希望他能将能量减小到我能控制的地步吧…

    “五芒星真空界!”大风中,一位穿白衣的青年艰难的结着手印,他的脚下顿时出现一巨大的白色五芒星,一股淡白色的圆形能量笼罩着整个五芒星。

    “谢了…”沐形整理下衣服和凌乱的长发,没想到大风把他整得如此狼狈不堪,如果不是这个真空界,他可能因为实力不济而被风带到空中了吧。

    方世御没有说话,神色黯然的站在那里,任凭衣发凌乱。

    静默。

    大风中扬起的尘土已经完全遮蔽了视线。

    “我想说,你不用对那家伙的话那么在意,也许我们现在很弱,但不代表我们不会变强…”沐形露出标志的笑容,“没有实力的人,一场风便可以将他随意的倾倒,不是吗?”

    “我是为了变强而变强!”

    为了变强,而变强!?沐形的一句话令方世御的脸色微微的动容,我不想变强吗,我对自己表示怀疑吗,我没有一颗变强的心吗?他不断的反问自己。

    “一时的困惑与艰难,最终成为我的踏脚石,我相信…自己。”沐形轻笑一声,“或者叫,自信…”

    “你就不担心他们成为你的绊脚石吗…”方世御的眼神一阵波动,忍不住反驳道。沐形依旧保持着微笑,“在成为踏脚石之前,它们是我的绊脚石…”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