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强化咒纹印(上)

    “使用高阶咒术时,有些手印基本上要结出三次以上,一般高阶的使用,都需要100次以上的手印,最重要的是,高阶咒术还有可能会失败,失败后极有可能会噬主…”

    “范例第一页,凝星咒,唯一一个大陆上所有咒术师都能使用的咒术,使用的手印是一三五七九(本书咒术师使用的印结今后将用数字表示)…”

    “一三五七九,这五个手印不就是之前老师教我的吗…”

    “激电咒、雷光咒…怎么没有五星以上的咒术呢,全都是低阶咒术,还范例,连中阶和高阶咒术都没有…”夏焕有些生气的合上了书本,想我这么厉害的穿越者,最少也要有五星咒术用用吧,这本书的作者是谁啊,居然不把五星以上咒术写进去,恩?莫邢,这不是院长的名字吗,算了,我还是先把手印练好吧…

    “唤铭印,作用是召唤出体内的咒纹,原来是召唤咒纹的手印,有图示就是方便,双手食指与中指交叉,小指与无名指相扣…

    然后在念一句咒文,精华所聚,心为印,凝华实之纹,现精连之咒…”

    “咒纹印马上就要出来了,糟了,我还不会用这啥咒纹的呢…”上次损失了两年先天能量,已经把夏焕心疼的要死,感觉到那股异样的波动,夏焕立马放开了结印的手…

    夏焕正在练习手印的同时,楼下两人的战斗也进入了白化。

    三道透明的冰刃从空中激而出,分别攻向沐形的脖颈、前以及肚腹。凌空而下的冰刃甚至比正常速度还有快上数成,要是被冰刃碰到的话,他就会被比头发丝还细的锋刃切成四段!

    “你是不可能躲得开的,认输吧…”霜亚淋的体开始下落,上扬的嘴角带着自信的光芒,双手保持着印结,似乎随时准备将冰刃停下。

    这么快的速度,这么近的距离,根本躲不开了…沐形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放弃了生的念头。

    “这个白痴…”

    三道透明的冰刃穿过了沐形的体,却诡异的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鲜血飞溅。

    “嗒”霜亚淋右脚脚尖轻触地面,紧接着单膝蹲下,以便消除下落的惯。他双眼一凝,因为他刚好看到了冰刃穿过沐形影的景惊讶的想到,怎么可能…

    “很惊讶吗,这是我领悟的第一个先天咒术,‘双向召唤’,也许对其他咒术师来说是一个比较鸡肋的咒术…”淡然的轻笑从霜亚淋的后传出,在他原先站立的影缓缓的消散,一个大白色的五芒星阵缓缓的旋转着,一个壮硕的影清晰的浮现。

    “它的作用就是让我与有契约联系的生物在一瞬间交换方位,而且是以召唤的方式进行换位,因此会有一些时间差,也就是这一点时间差让我躲过了你的攻击…”

    “先天咒术吗,不过对唤灵师来说,这个咒术一点也不鸡肋…”霜亚淋站直体,半转过头,轻笑着看着沐形。

    “你以为这个咒术很强吗,它是要以先天能量为代价…”沐形的嘴角高高的扬起,“来吧,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

    “先天能量为代价!?那岂不是说你每用一次都会减少自己的寿命吗,不过是一场切磋比试,你疯了吗?”霜亚淋的脸颊上滑下一滴汗珠,心中暗暗想着,这家伙的打法太疯狂了…

    “这是我第一次用这个咒术,主要是想试用一下威力,好了,我们继续吧…”沐形十指一动,紧接着,远处的戒哥怒吼一声,径直朝着霜亚淋冲去…

    “这家伙,现在该怎么办,一个双向召唤已经完全打乱了我之前思虑的步骤,已经到我后去了,而且距离也拉远了,得我只能和他的式灵战斗…”霜亚淋思考中闭上了眼睛。

    “是有什么陷阱吗…”沐形那只土黄色的眼睛一阵跳动,因为那契约的特,他能够分享戒哥的视野!自然他也看到闭上眼的霜亚淋。

    “水流,动…”不知何时,霜亚淋的前多出了一阵碧蓝色的符咒,符咒一圈圈的旋转着,同时带着一圈圈的蓝色的清水从中涌流而出,流水瞬间便将前者包裹在其中,如同一个巨大的水球。清澈的水流中,霜亚淋的影清晰可见。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把你破开…”沐形双手的印结开始变换,清晰的五芒星浮现在戒哥的背后,一丝丝无形的能量导入它的体内,之前的消耗顿时得到了极致的补充,被冰刃划伤的角质皮肤开始慢慢的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裂波拳!”沐形一声轻喝,得到指令的戒哥顿时一跃而起,其高度甚至与三楼齐高!

    轰!戒哥巨大的子一落而下,如同从空中抛落的大铁球,巨大的铁拳一触地面,厚重的青石地面顿时被砸的一片龟裂,一股半人高的土黄色冲击波霎然间席卷而出。

    “呵…”霜亚淋的嘴角轻扬,十指一动,‘大水球’中顿时分出一股清流,清流冲击而出,如同决堤的洪水,哗啦啦的朝着土黄色冲击波扑去。

    土黄色的冲击波与以泄洪之势扑来的清流相遇,清凉的水花在半空中飞溅,浓郁的水雾湿润了空气,四周的气温也因此下降。冲击波在激流中极其顽强,依旧逆流而上。而大量的清水却不断的从‘水球’中分离,源源不断的冲刷着。

    恩?他的能量可真多,之前的‘落岩’消耗了我大量的能量,然后又把能量给戒哥使用‘硬化咒’,这一次的裂波拳已经消耗了我全部的能量了…沐形脸上因为能量的消耗而一片苍白,嘴角却依旧上扬。

    即使激流不断的冲刷,冲击波依旧缓缓的前进着。

    “可恶,这土属的冲击波怎么会这么顽强,按理来说早应该被我的水流冲散了才对,这样持续的冲刷已经快要将我的能量耗光了,之前的三星咒术已经消耗了我一半的能量…”

    “只能这样了,散!”霜亚淋轻喝一声,包裹住自的大水球瞬间散开,原本冲刷的激流顿时翻起一股巨大的浪卷,最后完全淹没了土黄色的冲击波。

    “没想到这次平手了,我们的能量都耗光了…”霜亚淋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能量的消耗已经给他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不,你错了…”沐形话音刚落,一股土黄色的能量瞬间冲出了那漫街的水流,最后在霜亚淋前一米处毫无声息的消散。霜亚淋瞳孔一缩,要是冲击波再前进一米,那输的就是他。

    “怎么可能,被水流冲刷了那么久,怎么还会有能量突破出来呢…”霜亚淋不敢置信的说道,即使是坚硬的磐石,在流水一复一的冲刷下都会风化,一个小小的冲击波居然那么强力!

    “你知道它为什么叫‘裂波拳’吗,因为这一招本来就是克制水属的,表面上看上去是一股高大的冲击波,其实它只是一条直线,破点攻击加上土克水的特,最终让它冲水流中冲出,但是也因为流水的冲刷而耗尽了能量…”

    “这是我们第一次切磋,成绩是,一平…”沐形轻笑一声,迈开步子朝着大楼走去,之前切磋心切,把夏焕落在楼上了,那小子会不会把花瓶老师推到呢?他轻轻摇了摇头,用脚趾头想都觉得不可能…

    他摇头是什么意思,是蔑视我吗,哼,下次我一定会赢的…霜亚淋双指一挑,之前汹涌的清水全部化为水蓝色的光点缓缓升高,在阳光下折出绮丽的光彩,最后消散在空气中。

    “那两个小鬼连先天咒术都用出来了,只可惜还是太弱了…”霜亚淋走后,一个黑色的影缓缓的浮现,脚踩着湿润的大地,赫然是第六组的老师,魔渊。

    “头好痛啊,这些手印做还是很顺手的,可是三十六个我怎么记得下来,这本书说咒术都是三十六手印不同的搭配使用出不同的咒术,也就是说要把所有的手印都记下来,而且每一组咒术都是一组若干数手印组成的,头疼啊…”

    夏焕靠在柔软的枕头上,觉得全跟枕头一样软,看来脑力劳动所产生的消耗丝毫不下于体力劳动的消耗。我夏焕是个天才,怎么能连三十六个简单的手印都记不住呢,头晕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