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大衍咒帝

    房间内顿时安静了下来,静的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轻轻楚楚。夏焕的呼吸因内心慌张而加快,虽然他极力的克制,可是效果却极为不佳。

    夏焕的神院长全都看在眼中,看来他的疑点越来越多了,心跳加速,呼吸加重,手心的冷汗,放大的瞳孔,他应该心虚到了极点了吧,哼哼,我猜的**不离十了。

    “说吧,我知道你会说的…”院长的声音突然变得充满磁,那话语围绕在夏焕的耳中,后者的心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念头,全部招了…

    不行,绝对不行,说了就真的完蛋了,在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属于他,他一旦招了,那他不就成了异类?会不会被抓去解剖什么的…还是招了吧,这样你就不用担惊受怕的了,都已经有两个人发现你不一样了,你早就被怀疑了,还不如现在就招了…

    两个不同的声音开始在夏焕的心中进行着激烈的拉锯战,每每有一方占据上风就会被另一方迅速拉下。

    难道和他说,我叫夏焕,我是从地球来的?老大,这些人虽是强大的咒术师,其实都是些古代人,恐怕连什么是星球都不知道吧,那我招了又如何解释?那岂不是乱上加乱?到时候答的模棱两可的,等着自己的,就是古代的那种酷刑了…于是夏焕既定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绝对不能招。

    等等,这奇怪的声音…夏焕又想起了院长催眠蓝眸少女时的画面,糟了,这老头想用这一招来对付我。短短的几秒钟里,夏焕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挣扎了数个小时,当他把心坚定下来后,他才发现院长的声音有问题。

    好家伙,这小子的意志力居然这么坚定,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呢,要是他死不承认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证明他不是黄铉,他脸上的那张皮也不是假的,没有任何的伪装,假如他不是真的的话,那这两个人岂不是比一母同胞的双胞胎还要像!

    “我就是黄铉,只不过我前些天离家出走不知怎么的就失忆了,而且您之前也不是叫我是黄铉吗…”不知不觉中,夏焕就觉得自己的体能动了,不过觉得体还是很软,他勉强的半跪着,心中异常的镇定。

    这小子,怎么前后差距这么大,失忆吗,倒还说的过去,要是真的是两个人的话,那就太可怕了…院长又陷入一阵沉思,现在该如何收场呢。

    “我知道了,等能动了,就赶紧走吧…”院长心中轻叹一声,没想到一个小辈的心智居然如此坚定,诶,始料不及啊。不过只要你在学院里,就会有露出马脚的一天…

    “不,我还想向您请教一些关于咒术师的问题…”夏焕轻笑一声,他之所以会变得镇定起来,就是因为他发现了院长说话的声音有问题,如果院长有证据的话,就不会用这种小伎俩来让自己招供,而且说出去他也会很丢人的。

    差一点,就完了,夏焕的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的心智可一点也不坚定,没吓得尿裤子已经很不错了,之所以过去,完全是因为他认定院长听不懂自己现代的知识,比如说星球是圆的啊,他们说是方的怎么办?难道要我全部解释一遍,然后再搞个心说?on-my-gad,我才没那么伟大呢…

    不过更多的关于咒术师的信息,夏焕还是很感兴趣的,因为院长之前说过,他已经是咒术师了。

    好小子,我小看你了…院长看向夏焕的目光也有了些许的改变。

    “既然没事了,那我先走咯…”黄雨璇松了口气,赶紧去向老哥交差吧,我肚子都饿了。那个妖女叫林月,除此之外,貌似没有一点资料了诶,真是太不小心了,居然都被发现了…

    “那家伙的妹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已经是三星咒术师了…”看着黄雨璇远去的背影,郁兰的眼神如同泛起涟漪的清池,我应该更加努力才行,像今天这种局面至少我应该要有实力去应对才是…

    “按照您刚才的意思,我已经算是一名咒术师了吧…”夏焕抬高了自己的左手,示意自己的左手之前召出了院长口中的先天咒纹印。

    “的确,你是有了先天咒纹印,但是你只能算是一名预备咒术师,你要先弄清楚星辰阶和无星的普通人的区别…”院长心中暗想,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有些东西告诉他也无妨。

    “首先你要了解,咒术师和普通人的差距有多大…”夏焕突然想起妹妹黄雨璇讲过的咒术师实力对比。

    “可以说,在各国元首眼里,低阶咒术师根本是毫无做用的,顶多只能算是炮灰,高阶咒术师也只能当做低阶咒术师的领队者而已,也就是炮灰队长。”

    “既然如此,一个连低阶咒术师都算不上的预备咒术师又算得了什么?”夏焕原本腾跃的心瞬间被打击的坠落谷底,预备咒术师,算不得什么…

    “你见过真正强大的咒术师吗…”半响后,凝重的声音传到夏焕的耳中,院长的瞳孔开始收缩,那眼神中的骇然竟然被夏焕捕捉到了!

    夏焕此时的心起伏不定,连院长也要惧怕的存在吗,咒术师,真的能那么可怕吗…

    “真正强大的咒术师逆阳,乱五行,咒天地,通幽冥,破九天;衍卦兆象,卜万物之命。在史上只有一位能被称为真正的咒术师,唯有他。他也是咒术师的创立者,所有的咒术都是因他所传的咒术衍化而来的,他是天干大陆上的第一位咒术师,在咒术界,他的地位无人取代,人们对他的信仰远超仙、尊。甚至所谓的仙和尊,在他手里也只是一只蝼蚁…”院长握住自己手掌,似乎在说,我也只是一只伸手就能捏死的蝼蚁。

    “他,他是谁…”夏焕已经完全惊呆了,他发现自己的体又不能动了,光听他的事迹就能有如此强大的威慑力,他,到底有多强!

    “他没有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只有一个称号,大衍咒帝!”夏焕的瞳孔已经缩小到极点,他感觉自己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自己的血液开始倒流了,甚至连呼吸都只有出的气了…

    这太可怕了,这位千百年前的人物,还只是一个称号,就然自己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七道血红色的轨迹从夏焕的七窍中涓涓流淌,一滴滴红色的梅花在单上绽放。

    “砰”的一声,夏焕晕倒在单人之上。

    “真是的,老哥到哪里去了…”黄雨璇来到南广场的高塔下,却发现此处已经人去楼空,那张八仙桌也已经消失不见。少数的青年男女左手牵着右手,在偌大的广场中悠闲的散着步。

    “真是的,难道还要我去找他吗,没信用的老哥…”黄雨璇嘟起粉润的双层,叫自己的妹妹去收集美女的资料,自己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坏老哥…

    “黄铉那小子,居然不来看自己的兄弟…”一个带着淡淡的妖异气息的白衣青年捂着自己的头,似乎是在南广场寻找着什么,漆黑色的眸子没有了昔的光彩,那原本令女人嫉妒的皮肤也变得有些干硬。

    “亏我还想带他去那个地方呢,人去哪了呢,算了算了,今天不去了…”总之沐形很无奈,差阳错的差点被逆风搞成白痴,有机会可要去报仇,自己居然被记了留校察看,NND,那个叫蒋华的家伙,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

    “额…我怎么了…”夏焕捂着自己的头,刚才的感觉差点让自己的头炸了,好像自己晕过去了…夏焕低吟一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发现院长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

    怎么回事!?院长的表好奇怪,是因为我流血了吗,不可能,这死老头才不关系别人死活,那是因为什么呢…

    这小子,这么快就醒过来了,第一次听到大衍咒帝名号的普通人起码应该晕上一两天吧,没想到他只晕倒了一个时辰…学院里只有一个人和他是同样时间醒来的,那岂不是说…

    大衍咒帝的名号普通人是不知道的,或者知道的只有‘咒帝’两个字,而他的全称只有高阶咒术师才有资格知道,不到高阶咒术师的只有拥有先天咒纹印的人才能知晓,也就是说,必须是先天咒术师!大衍咒帝的名号也是属于另一个变相的天赋测试。

    “好了,吃下它把,能走了就回家收拾东西去,别忘了你已经被留校察看了…”院长从衣襟内拿出了一颗乌黑色的药丸,递到夏焕的前,那一幕不让夏焕联想到一部电视剧中的场景,那是一个叫做济癫的和尚,他把体中的污垢搓成一颗乌黑色的药丸

    然后让人吃下去…

    呸呸呸,我才不要吃那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