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被发现了?(上)

    见鬼,这说的可有点悬,夏焕一说出来就开始纳闷了,哪来的鬼啊,后世科学都还没证明灵魂的存在呢。可是能很多人都不信,而且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在当今社会也不算少,其中就包括灵魂是否存在。

    之前少女的样子不就是一活脱脱见鬼的样子吗?其实夏焕也不想有这个奇怪的想法,可是来到这个世界后所见所闻已经让这个来自科学世界的家伙倍感无奈,咒术啦、式灵啦、五芒星阵啦什么的,已经让他对原本世界的观念有了很大的改变。刚才少女出现异常的时候,夏焕脑子里不自觉的就露出了这个想法。

    “哦?你是说她看到了…”院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很奇怪夏焕是一眼道破少女的况。

    “我是…”夏焕刚想说我是猜的的时候,原本安静的躺在白衣少年怀里的少女似乎被什么惊醒了,骇然出声“不要,我不要看到你们…”

    “诶…”院长轻叹一声,伸出自己的右手,他的右手与年龄完全不符,肤质光转凝华,如同初生的婴儿。其光洁的右手双指开始在前篆画着一个又一个奇异的白色符号,似某种咒语,又似某种阵法。

    一旁的夏焕则看得晕乎乎的,眼前的符号可比那些什么β、γ的符号复杂多了,他怎么也看不明白这些符号组合在一起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当院长完成篆画后,所有的符号组成了一道流光进了那名少女的额头,少女睁开了幽蓝色的眼眸,全顿时被定在那里,片刻后,她回复到正常。

    “你叫什么名字…”院长暂时放下夏焕问题,专心问起少女。“我,我叫蓝暧儿…”少女神色木然,就如同被催眠了的病人,十分机械的回答着。

    “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院长说的很慢,语言中似乎带着淡淡的魔力,传到夏焕的耳中犹有回音,一圈圈的回在他的脑海中。

    “不,不要…”少女变得木讷的眼睛顿时出现了一丝强烈的波动,似乎在极力的挣扎着什么。院长似乎知道自己的话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随即又说道:“不要害怕,慢慢说。”

    这一次似乎起到了一丝作用,不过一会儿后,少女又开始挣扎了起来,双手抱着头,秀发一片凌乱,眼神中的波动似乎比之前更加剧烈。因着少女的挣扎,白衣少年隐隐有着被她挣脱的势头。

    “看来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不少呢…”院长再次叹声,右手一挥,少女顿时安静了下来。白衣少年的额头滑下了几滴汗水,这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好了,接下去的事我会处理的,你先回去吧…”院长右手再次一挥,一旁的黑衣中年人随即缓步走了上来,要接过白衣少年手中蓝眸少女。

    白衣少年将怀中的少女交到中年人手中却便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一旁,他似乎对夏焕来了兴趣,他很奇怪一个十**岁的人过来干嘛,是测试吗?貌似这种年纪的都已经做过测试了,对了,之前离开的那位漂亮姐姐好像就是个例外…

    “黄铉同学,请问你来有什么事吗…”蓝眸少女的事暂告一段落,院长开始专心问起夏焕的事来了,他隐隐感觉夏焕很不一样,只是他也觉察不出哪里不一样,眼神是心灵之窗,几乎没有人的眼神是相同的,就如同人的灵魂也是不同的一样,是几乎不可能被模仿的。可是当院长看向夏焕眼神的时候,那种寂落的孤独之中带着淡淡的顽强的眼神他怎么会看错?会是某国的高手变幻的吗,可是他上毫无半点咒术能量…于是乎,院长越来越觉得夏焕很奇特…

    夏焕也被院长看得心里毛毛的,难不成…这老家伙有那种癖好吧,不我可不,我的取向可是很正常的,虽然我还是处…忍俊不的他暗暗的咽了口唾沫。

    “我,我是来做测试的…”夏焕马上甩掉了脑海中胡思乱想的念头,办正事要紧,这老头看起来也应该不是那种有特殊好的人吧,他这样想到。

    “哦?你是来做测试的,你不是已经做过一次了吗,我记得那一次也是我亲自主持的…”院长眉头一挑,心中想着,很好,我就让你测试…

    “你是说,你的手上出现了一个特殊的印记?”科长王万完已经远远不是惊讶那么简单了。青衫少女低了点头,这时,他、她才看见紫红木桌上的那块牌子,他很奇怪,一个人的名字居然能起的这么怪的。

    “快,快让我看看…”科长确认后急不可耐的站起,用炽的目光看着青衫少女,让人觉得其中似乎有些特殊的意味。青衫少女皱了皱眉,她知道对方的眼神没有那种意思,因为这位科长大叔之前还说她是花瓶内,很不屑的样子内。可她还是觉得特别难受,试问一个女孩子被四五十岁的大叔用那样炙的目光盯着,能好受吗?

    尽管如此,少女还是不愿的伸出了右手,闭上了自己那望穿秋水的眼眸。这关系到她能否使用咒术来恢复自己的实力,她知道必须尽快的恢复实力,不然被那人发现,她的处境就很微妙了…

    淡淡的白色雾气再次飘腾而出,如同柔软的棉花糖。柔软的雾气在少女红润的晶莹掌心中组成了一个奇异的符纹,因为符纹太过虚幻,所以很难让人联想到是一个奇特的符纹。

    “对对对,就是它…”王万完的口水似乎都快流到地上了,那表简直是饿狼见了肥羊,半响后他才下意识的注意到自己失态了。他轻咳一声,毕竟是几十年的半人精,拿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口水,张口道:“小陈啊,快出来,我们学院要多一个新的学员了…”

    “什么…”这时,房间中的侧面突然打开,一个大约二十三岁,带着眼镜的白衣青年探出头来,疑惑的看着科长王万完。他的头发糟的如同凌乱的鸟窝,宽阔的额头下是一对有着凌厉的剑眉,与他的书生气质截然相反。眼镜下是一只高耸的鼻梁,甚至比夏焕的还要高一些,白皙的面庞上长着许多干硬的胡渣,白色的衣服上有着或黑、或黄的污点,似乎很多天没洗了…

    “老师,你找我…”白衣青年手上拿着一本红砖那么厚的书,似乎之前极为认真的阅读。当他看到青衫少女的时候,微微一惊,糟了,平时没有邋遢惯了,没想到难得今天能碰到一位美女,看来是新转来的学生,完蛋了,我在女学生们心中玉树临风的形象…

    “说多少次了,虽然你是我的弟子,但是在工作时间要叫我科长…”王万完再次发出一声轻咳:“还有,作为人民教师,你难道不觉得你应该注意下你的形象吗,尽给我丢脸…

    白衣青年被科长训的连大气都不敢出,唯唯诺诺的点头称是,诸如下次一定注意什么的话连连说出…

    “这位,是我们皇家学院的新学员…”王万完说着似乎觉得少了什么,对了…“这位女同学,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白衣青年顿时竖起自己的耳朵,甚至对之前受训的时候还要高…

    “我叫林月…”青衫少女顿了一顿,似乎在想些什么,迟疑片刻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白衣青年看着林月若有所思的美丽样子,不一呆。

    “你赶快去资料室给我等级林同学的信息,喂,和你说话呢…”王万完说着走近白衣青年就要一个爆栗敲下去的时候后者似乎觉察到什么突然惊醒:“我马上…”话音未落就一溜烟的往侧面内跑了进去…哈哈,本年段的校花似乎要换人了…

    “他叫白沐愉,是本学院的青年教师之一,也是我唯一的徒。”似乎是看出林月眼中的疑惑,王万完出声解释道:“因为最近轮休,所以我暂时派他管理学员资料库…”

    林月心中直翻白眼,你跟我解释什么,我无所谓,只要能提升实力避开那家伙…她不知道的是,她这种特殊体质已经深深的被科长看重,虽然学院里不止她这么一位…

    白沐愉?那不是学院最帅的青年老师之一吗,居然是资料室科长的徒弟,喂,你个糟老头居然敢这样教训我心中的白马王子之一的白沐愉…门外的黄雨璇眼前出现了一幅英俊的脸庞,同时愤愤不平的想着,忍不住的跺了跺脚…

    “谁!?”科长、黑衣中年人陈三、林月以及拿着一个资料表格刚刚从侧面中出来的白沐愉震惊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