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家伙们打起来了

    “哈哈,老铉,你不会真吓到了吧…”一个穿白衣的青年从远处不缓不慢的向夏焕走来,白皙的脸靥带着一抹戏谑的微笑,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一个土黄色的五芒星篆画在他的左前襟,最让人惊奇的是他那一只黄色的眼眸!这是一个长相似妖的男子。

    夏焕看着眼前走来的妖异青年,大脑一片失措,他根本不清楚对方的份,但是他从妖异青年脸上的表看出了一点玄机,那分明就是和好友开玩笑的神,因为夏焕以前开死党玩笑的时候脸上的表与他如出一辙…

    “不过说真的,这是第一次见到你出手呢,记住下次出手的时候一定要先和哥们说一声…”妖异青年的嘴角似乎抬的更高了,这样才像自己想要的人生啊…生活是什么?那就是有钱花、有妞泡,偶尔带兄弟出去打打架闯闯祸,该平凡的时候平凡,该**的时候**,这样跌宕起伏的人生才才是年轻人该过的生活…

    “喂,你想带坏我哥啊…”黄雨璇双手插腰,一脸防备的看着妖异青年,似乎妖异青年不是什么好货色…她心中想着,老哥现在失忆了,十之**会被他们再次带坏,正所谓学坏三天,学好三年,她可不想老哥变得和妖异青年一样。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他的‘老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那个,我是好人…”妖异青年左眼眉毛一挑,似乎对黄雨璇的说法不满意

    “切…”黄雨璇嘟了嘟小嘴,有一股想竖中指的冲动

    “老铉,刚是不是吓了一跳,看到你一股就坐到地上去了…”妖异青年走到夏焕的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这,这头猪…”夏焕伸出手被妖异青年拉起后,指着高大的猪首人的怪物说道

    “那当然是小圆了,对了我差点忘了,戒哥刚刚晋入三阶,你都不认识他了,难怪会被吓一跳…”妖异青年摇头说道,“戒哥?!”夏焕惊疑不定,戒哥…不会是…

    “对了,‘戒哥’是我刚给他起的名字哦,这名字够威风吧,那可是天蓬元帅的别名啊,哇哈哈…”妖异青年一阵自豪,似乎在感叹自己的博学多闻

    “不就是一只猪嘛…”黄雨璇翻了翻白眼,小脸突然露出一丝惊色:“你进阶了…”

    “为了我的两个好当然要进阶了…那就是泡妞…”妖异青年右手伸出了两根手指,不坏好意的扫了黄雨璇,然后将左手搭在夏焕的肩膀上说道:“还有什么叫一只猪啊,它可是我唯一的式灵,还是我们‘七匹狼’帮的守护兽呢…”

    天蓬元帅的别名,还真像…夏焕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想不到这世界的人连天蓬元帅的别名都知道…

    “泡妞是两个好吗…”黄雨璇眼睛微米,似乎在看傻子一样看着妖异青年

    “当然是两个了,你想想啊,泡到美女别人是不是会嫉妒啊,嫉妒是不是想搞破坏啊,搞破坏我们当然要打架啦,对不对啊黄铉…”妖异青年面容夸张的说道

    “你当我老哥跟你一样啊…”少女心中想着,果然是有其猪(猪曰:关俺事…),必有其主!

    而此时紫袍青年的脸色可谓是一阵青一阵紫的,对方居然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存在,然后在那边谈笑风生,根本没把他当回事!最重要的是,震飞他的竟然是一只猪头!一阵阵碧色的能量顿时从紫袍青年前的围绕咒纹旋转的咒星中蒸腾而出,在青色能量的衬托下,紫袍青年的脸已经完全变成了青色…

    感受到附近的能量异动,妖异青年轻移目光,对着紫袍青年微微一撇,嘴角顿时挂上一抹玩味的笑容…而夏焕此时才反应过来,也看向紫袍男子…

    “老铉,你觉得怎么收拾他才好呢,难得你爆发一次,哥替你找场子…”同时又小声的在夏焕耳边说道:“等等带你去一个地方,美女绝对正点哦…”

    “……”夏焕只能报以苦笑,说道美女他就有种怪异的感觉,脑海中经常浮现那个差点要了他小命的青衣少女…

    一个个奇异的手印在紫袍青年手中飞快的完成,每当完成一手印,碧色的能量就会凝结出一张青碧色的符咒,当第八张符咒完成之后,紫袍青年才停下了手中动作,同时双手剑指交叉,八张符咒分别溶入了他的四肢,一股迫人的气势顿时从他上散出,原本漆黑的眼眸出现一抹异样的绿光

    紫袍青年重重的喘息着,一次凝聚出八张符咒对他一个两星咒术师来说的确是不小的消耗,苍白的脸色被溶入体内的绿茫所代替,泛着青色的光泽,那怒极的目光似要喷出火来,那个妖异青年居然不攻击,而是等着他进行准备,那玩味的笑容分明就是**的蔑视!黄雨璇也看戏般的注视着他,如同看向一个表演的小丑。

    你们,你们都要死!紫袍青年的眼神越发的疯狂,对着后的两个武者大喝一声:“牛A、牛C,给我干掉那个女人和那个废物!”同时又对着朱袍青年和青袍说道:“如果是兄弟的话,就帮忙…”

    “得令!”两个穿紧衣的武者犹豫了一下却不敢怠慢,虽然有些顾忌夏焕等人的份,不过他们毕竟是紫袍青年家族中的人

    “蒋华,莫冲动…”朱袍青年与青袍青年劝解到,心中想着,要是我们有你那么硬的后台我们一定也会出手的

    “哼!胆小之辈!”话音刚落,气息平复的紫袍青年便以先去两倍的速度向着妖异青年冲去

    “戒哥,咱们进阶第一次出手呢,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下,让他们知道我们‘七匹狼’帮的厉害…”妖异青年还是那么随意,双手做出一个奇异的印结,土黄色的光芒顿时从‘戒哥’上不断的扩散着

    “水旺得土亥,其名戒哥,坎水化坤土,其量不变,强魂以强灵,强灵遂制敌!”妖异青年手中结动着手印,口中不念出夏焕听不懂的词汇

    妖异青年话音落下,前顿时出现了一个土黄色的五芒星,五芒星泛着土色的光泽,开始不断的旋转,那只妖异的黄眸的瞳孔也变化成了一土黄色的五芒星,令常人为之颤抖;与此同时,一个一摸一样的五芒星出现在‘戒哥’的后,这个五芒星比妖异青年前的五芒星还要巨大数倍,似有似无的无形能量不断通过五芒星注入戒哥的‘体内’,原本肥结扎的猪脸立即消瘦了许多,两根泛着寒光的獠牙从它的嘴中弯延而出…

    高大的‘戒哥’踏着沉重的步伐迎着冲来的紫袍青年冲去,巨大的脚掌踩在地上却诡异的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两名穿深青色紧衣的武者踏着稳健的步伐,一左一右向着夏焕兄妹接近着,行走间没有散发出一丝的气势。两人心中一阵郁闷,居然让我一个大男人去抓一个小女孩(居然让我堂堂武者抓一个普通人废材)…

    “老哥,接着,你到我后面去…”黄雨璇说着向夏焕扔出了两张天青色的透明符咒,随即结动印结,一个个奇异的印结出现在她的手中,天青色的咒纹印缓缓的浮现…

    夏焕接过前者抛来的符咒,符咒入手十分柔软,却直立在他的手中,似纸非纸,似帛非帛,符咒不是能量的吗?不过他此时想的可不是这些

    首先,作为一个男人,面对危险却躲在一个女人后面,那种感觉让夏焕非常的憋屈,拳头不自觉的紧握着,他暗暗发誓,他一定要摆脱这种状况,努力提升实力,以后决不能让这一幕再次发生!

    “小家伙们打起来了…”两百步外,两个穿黑衣的人影在树下是那么的显眼,周围的人却没有发现他们,其中一个黑影淡淡说道

    “让他们打吧,眼前的场面让我忍不住回想到当初嚣狂的年华,年轻人就是这么锋芒毕露啊…”另一个黑影的眼中露出了回忆的神,对此他深有体会,心中想道:没有适当的方法,想让这些血气方刚的少年不打架,那是不可能的…

    “是啊,看着就行,只要不出人命…”黑影人露出了一丝微笑,森白色的牙齿让人不寒而栗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