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吓到了

    经过了近一个月的学习与了解,夏焕其实早就知道十八岁还没有凝聚出咒纹印的概念,那就是废材中的废材,要知道,皇家学院招收测试天赋的年龄是十四岁,也就是说黄铉用了四年的时间还是没有凝聚出咒纹印,可以想象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他在学院遭受到了多少的嘲笑与唾骂

    更重要的是,黄铉出咒术师世家!黄家代代都是咒术师!其祖上数位在咒术上的成绩可谓是登峰造极,做为黄家的直系血脉,黄铉在十八岁的时候依旧没有凝聚出咒纹印,连他妹妹黄雨璇都已经是三星咒术师了!正因为这样,他成了皇家学院最有名的废物,因此还得到了废材哥的‘美名’。

    现在真正的黄铉行踪不明,作为他的替代者,夏焕必须要背负黄铉所有该背负的以及所有不该背负的,而此时的场景已经让得夏焕的钢牙绷的紧紧的,端是再一用力就有可能因为用力过猛而嚼碎

    “就是他,我不会认错的,学院最著名的废材哥我们又怎么会认错呢,大家说对不对…”紫袍男子后的一个穿朱红色华服的男子笑着说道,其话语中嘲笑的意味尽显

    “对对对,你看,那快要冒火的眼睛,还有那紧咬的牙齿,除了我们的废材哥还能有谁?”另一个穿青色华服的青年也笑着应和道

    看着眼前的三人,黄雨璇的小脸上流露出一抹极深的厌恶,这三个人仗着自己是咒术师的份屡次来找老哥的麻烦,可以说黄铉离家出走的八成原因是眼前这三个人所造成的

    气极的夏焕还是抵不住自己的一腔血,迈开步子就向着紫袍青年冲去,他的体角度微微倾移,以左脚为体的重心轴承,右脚向着左前方踢去,纵然是知道在这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中,纵然是知道对方敢嘲笑自己一定是有强于自己的实力,但是夏焕觉得还是忍不住了,因为他是一个年轻人,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样的羞辱已经深深的刺激到了他的小心肝,现在的夏焕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绪,在自己原来世界中的学校里,他也没少打过架,只不过每一次打架的原因都是对方先出手的,这一次,是他第一次不遵守自己的原则就出的手,而且也是在异界中的第一次出手

    “老哥,不要…”少女话音未落,夏焕已经从了冲了过去

    站在最前方的紫袍青年一惊,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十八岁都凝聚不出咒纹印、平时面对自己和死党嘲笑一声不吭的废物,今天竟然忍受不住出手了?天啊,废材要出手了,那可比母猪上树都要少见

    而紫袍青年后的朱袍青年与青袍青年心中也暗乐道:天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夏焕的一记踢腿并没有惊人的气势,却转眼来到紫袍青年脸前,目标分明就是他的左脸脸颊;紫袍青年后踏一步,躲过了夏焕的脚背,心中暗道:废材就是废材,连近技巧都没,这么简单的踢腿也想踢到我?可是他的想法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第一记踢腿被对方闪过后,夏焕紧接着转过了自己的体,以右脚为重心轴承,左脚脚跟带着前一脚的余力,更加快速的击向紫袍青年的左脸,如同一道弹出的长鞭!大意且没有准备紫袍青年顿时被踢到在地,而紫袍青年后的两名武者也知道夏焕的废材之名,所以并没有多加注意,总之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出手的夏焕

    “怎么可能!?”看着被一脚踢翻在地的紫袍青年,朱袍青年与青袍青年心中一阵震撼,难道这家伙修炼咒术不成,反倒去修炼武术了吗…

    “天啊,老哥…”黄雨璇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随即一脸兴奋的大叫道:“老哥好样的,一定要把他打的满地找牙…”

    夏焕也一片愕然的看着倒下的紫袍青年,不会吧,看样子对方应该是一名咒术师,怎么会这么弱?夏焕却不知道,紫袍青年这么弱是多方因素的,首先,对方是沉迷酒色的贵族子弟,子早就被掏空的七七八八,其二,他仅仅是一名两星咒术师,根本算不得如何强横,更何况对方对这个凝聚不出咒纹印的家伙如此的不屑,在体素质、大意,实力不算顶尖的三方面因素下,最终才被气愤的夏焕一脚踢翻在地

    紫袍青年捂着时刻传来火辣辣疼痛的左脸脸颊,一片木然的看着夏焕,不可能,不可能,我居然被全校最著名的废物踢倒了,不可能,这绝不是真的…

    绝对不行!这样的奇耻大辱他如何能够忍受?也许在这个消息极为灵通的学院中,他立马就会成为今八卦的最佳专题‘看废材哥如何将两星咒师踢翻在地’,很快他就会成为全校皆知的‘名人’、路人饭后闲聊的笑柄,那要叫他如何在临京城立足?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恼羞成怒的紫袍青年脸上的肌一片扭曲,他的心中只有一个疯狂的念头,心境扭曲的他早已将夏焕的背景抛到脑后,一个碧色的咒纹出现在他的前,紫袍青年十指轻动间,四张碧绿色的透明能量符咒漂浮在他的四周,最后贴上了他的四肢,碧绿色的光芒闪过,符咒隐没其间。

    紫袍青年的速度顿时激增一倍,紧握的右拳直接对着夏焕的脑袋轰去,拳头的尖部带着淡淡的碧色光辉,强劲的气流立刻将夏焕的头发吹的肆意飞扬,夏焕心中想着:要是这一拳被打实,那么自己不死也会因大脑受损变成一个傻子!

    “去死吧!小子!”紫袍青年的声音显然在刺激之下扭曲变形,眼眸之中带着淡淡的复仇快感

    “蒋华,不要!”紫袍青年后的两个死党急忙出声想到制止已经眼红的前者,因为夏焕是咒术师世家的直系,就算他再如何废材他也是直系,平时冷嘲讽戏谑一下也就算了,要是夏焕真的出了什么事,可不是他们能担待的起的

    “快阻止他…”朱袍青年神色慌张的对着那两名青衣武者说道,可惜这时候紫袍青年的右拳已经临近了夏焕的侧脸,两名武者纵使实力再强也毕竟是武者,攻击距离有限,此时的场景他们算是束手无策了

    “老哥!”黄雨璇料定对方不敢对老哥怎么样,可是事实却和她想的根本不一样,对方对面子的看重程度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想,就算现在她想出手也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夏焕将要被爆头之际,一只泛着土黄色光点的粗壮臂膀挡住了夏焕的脸颊,紫袍青年泛着绿光的拳头击在这只粗壮的臂膀

    他只觉得的拳头犹如击打在一块柔软的棉花,紧接着便是因着自己的劲力产生的反震之力,在臂膀如同棉花一样的中连人带着子如同离弦之箭般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

    夏焕只觉得自己的脸贴在了一层厚厚的棉帛之中,质感极为柔软,他的半张连都陷了进去

    那是什么!?紫袍青年极为不甘,今天竟然被人摔了两次了,一次是被夏焕踢翻,一次是因为这个‘不速之客’棉花般的肌所弹飞…当他起定睛观看那个阻挡他的家伙时,他的嘴能一下吞下几个鸡蛋

    天啊,鬼啊…夏焕回过神,看着突然转过头,冲着自己做微笑表的救命恩人,顿时如同受惊的猫,惊慌的向后跳了一步,双脚不稳,股与青石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甚至连股上的痛感都已经忘却了,因为他真的吓到了,那个神秘的‘救命恩人’,居然是一只猪首人的怪物,大家可以想象,在你前有一个高大人影,然后他突然转过头,而你看见的却是一只冲你微笑的猪脸,那脸上的肥一阵扭曲,那咧开的猪嘴…你也不会好到哪去…

    这只猪首人的怪物高近一丈,粗壮的臂膀上是一块块虬扎的肌,丝毫看不出其有如棉花般的触感,膛上白色的毛更增加了它的粗犷,水缸粗的腰肢下是一件皮质的短裤,如此魁梧的生物正在冲夏焕微笑,最重要的是,它的一只眼眸是土黄色的,一黑一黄!

    “哈哈,老铉,你还是这么可…”就在这时,学院大门处传来了一阵似有若无的轻笑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