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地啊

    恩?这里是哪?夏焕发现自己处在一片黑暗的空间之中,四周虚无一片,唯独能看见自己,夏焕害怕的呐喊着:有没有人啊!这里是哪?我死了吗?

    夏焕的声音在黑暗的空间中回着,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回答;这时,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前,夏焕惊讶的叫道,老爸?!第一张脸孔出现后,一幅幅至亲的脸庞也逐渐出现在夏焕的眼前

    老妈…老爸…爷爷…外婆…,你们怎么都来了,你们是不是很担心我,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乖乖听你们的话,绝不乱跑,我一定要做个乖乖男(夏焕:/流汗-很有难度…)…

    突然,夏焕前最新出现的脸孔破碎消散了,那是他的父亲…紧接着,便是他母亲的脸孔…

    老妈,老爸,你们不要我了吗…画面闪动的极快,夏焕如同抓向救命稻草的落水者,伸手抓下那些消逝的一幅幅画面…你们不要走啊…原本见到自己亲人满心欢喜的夏焕突然从大喜转到大悲,两行晶莹的清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最后垂挂在脸颊边缘,两条湿润的泪痕清晰可见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做,外婆,你不要走…每当一幅画面消失后,夏焕的眼角就会流出一滴泪珠,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夏焕可以说是举目无亲,无依无靠,当看到那些亲人好友的画面消失时不怅然涕下,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着最重要的东西,而对于夏焕来说,那些亲人永远是他最坚强的港湾,当港湾离他而去之后,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绪,在这一刻全然爆发,晶莹的泪珠如同倾盆大雨般急速落下,低落在黑暗空间的地面上,顿时水花四溅…夏焕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这么的脆弱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穿越的是我?原以为小说中的穿越者是多么的美好,现在自己穿越了,那骨亲离的痛苦顿时让自己无法自拔,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夏焕在心中喊叫着,却没有一人应该,不知道过了多久夏焕眼前变得一片虚无,而自己则失去了知觉

    这是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淡淡的檀香飘散在这个典雅的房间中,在房间的四面墙上各挂着四幅令人临其境四幅的山水画,一具具精致的木质家具整齐的排列在房间中,木质圆桌上摆放着一壶茶水,一道道金色的阳光从镂空的木质窗户上照而进,在房间的角落,有一张暗红色质地的木,木之上,一个清秀的青年正在安静的熟睡着,英气的眉头微微皱起,毫无痕迹的脸颊上有着一道细长的血痂,淡淡的哀伤出现在他白皙的脸上

    这时,一个穿着淡黄色的半袖襦裙的可少女推开了房门,两只琼玉般的雪白小手捧着一束滴的鲜花,这是清晨刚刚采摘的,上面还挂着晶莹的露珠。她那清纯洋溢的小脸正如手上的清新的花朵,散发着迷人的馨香

    她伸出白嫩的小手将墙角处的那束脱水萎蔫的花朵拿出后,又将手上的散发着沁人心脾幽香的花朵置入其中,随后将手中萎蔫的花朵扔到木质圆桌上,随即便踏着莲步走到夏焕的窗前

    额…老哥他是怎么了,他怎么哭了…可少女看着安静睡熟的中的夏焕脸上的泪痕,心中疑惑的想道:那次的事不会把老哥打击的这么严重吧,我可从没见他哭过…那些人太可恶了!

    少女边想着,白皙的小手不由的紧握着,美丽的蛾眉也紧紧的皱颦着

    老哥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为什么还没醒,那个可恶的妖女居然击断了我哥的肋骨!还好没有伤到心脏,否则老哥就真的回天乏术了…还有,竟然把我哥的脸给弄破了,万一破相了怎么办,妖女应该把你赔给我哥当老婆!不行不行,那个妖女良心太坏了,绝对不行…少女放下紧握的小粉拳,看着夏焕脸上的伤痕,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少女脸庞

    算了,都让她给跑了…可少女坐在长阔的沿上,摇晃着纤细的小腿,带着淡淡的惋惜轻叹一声(其实是自己看到死人吓呆了)…

    少女又回转过螓首,看着夏焕同时心中想着:可恶的老哥,一声不响的就离家出走,你妹的,害我担心死了…等等,他妹不就是我吗?呸呸…额…少女正在纠正自己话的时候,却听见夏焕轻咳一声,紧皱着眉头发出一声轻吟

    “额啊…”夏焕只觉得自己的前传来一阵窒息的疼痛,上下颚紧紧的咬在一起,大脑回转,脑中浮现出了许多的画面,清楚的想起了自己的口被螺旋尖锥击中,发出一声只有他才听到的骨骼断裂声,接着他就晕了过去

    “这里是…”夏焕想要抬起自己的上,却发现口处传来一阵更深的疼痛,与骨连结的左手根本无法动弹,无奈只好保持原位,出声说道,当看到坐在沿上一脸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可少女不瞠目结舌,片刻之后才问道:“你,你是?”

    可少女看着醒来的夏焕,顿时喜出望外,但是听到夏焕疑问的话语,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笑,跟我开玩笑啊…

    “你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夏焕追问着,自己刚刚明明在树林里,怎么一下子就到这里来了;可少女看着追问自己的哥哥,一片愕然,随即便伸出柔嫩的小手贴在夏焕的额头,夏焕只觉得额头传来了一片柔软的触感,看着少女玉藕般的小臂,脸上浮现淡淡的绯红…

    “没有发烧啊,难道是发神经?”感受着夏焕额头的温度,少女在口中喃喃的说着,同时发现了夏焕脸上浮现的红晕

    “老哥你开什么玩笑啊,你老妹都不认识了吗,还有,你脸红什么…”可少女说完,便将稽首移到夏焕的面前,夏焕直觉的一股淡淡的沁香传入自己的口鼻,他甚至觉得口的疼痛都减轻了不少正当他因为少女的体香而失神的时候,少女的两根玉葱指捏着他脸皮轻轻一拉,同时说着:“你个坏蛋老哥,居然连你妹的玩笑都敢开,你不知道你离家出去人家多担心你,你现在还假装不认我…

    “嘶…好痛!快放开!”夏焕脸上的皮被少女拉出后又旋转了近九十度,他完全没弄明白少女的意思,疼痛中的他只好伸出自己的右手握住少女的如玉般的藕臂,想要将少女的手拉开,却因为口及脸上的双重疼痛,没有挣脱

    “坏蛋老哥想起来了木有…”可少女说完便放开了扭着夏焕脸蛋的玉葱指,天真无邪的看着夏焕说道;可少女放手后,夏焕使劲揉着自己的脸蛋,嘶声道:“嘶…你真的认错人了…”

    “老哥,你傻了,连自己的妹妹都不认识了…呜呜…”少女看着夏焕的脸色,听到他似乎毫无虚假的话,明亮动人的大眼睛顿时变得湿润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倾盆而下…

    额…看着少女纯净的双眼上泛动着的泪光,夏焕心中想着:不会吧,居然要哭了,那比杀了我还难受啊…

    哼哼,每次用这招老哥都要举手投降,然后向我道歉,居然还想骗我,立马就露馅了…看着眼中流露出不忍的夏焕,少女在心中得意的想着,可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这位小姐,咳,是姑娘,你真的认错人了吧,在下…”夏焕话未说完,只看见可少女偏转过头,双手叉腰,如同清新樱桃的双唇向上撅起,前荷衣包裹下未完全发育的酥随着少女直立的柳腰傲然立,夏焕只觉得一股气上涌,连忙伸出能动的右手,捂着自己的鼻子,生怕自己那不争气的鼻子又流出那殷红色的液体,少女见自己的眼泪攻势完全失效,只好做出赌气的样子,心里想着:坏蛋老哥…再不承认就再也不理你了…哼…

    “我想,你真的认错人了,这里到底是哪啊…”幸好口处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不然以刚才那兴奋程度夏焕知道自己的鼻子一定会第三次挂彩,真是搞不明白,这个少女会什么一直说我是他哥呢…

    哼哼哼哼…真是的,一醒来就跟你妹开这种玩笑,还一直说我认错人了,真是太可恶了,看来不使用杀手锏你这个臭老哥是不会招的了…正当少女想着使出自己的‘杀手锏’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了墙角的紫红色柜子上放立的一张人物画像

    “你自己好好看看,这一次你不能狡辩了吧,臭老哥…”可少女指着墙角紫红色柜子上的人物画像,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超萌的可笑容,胜券在握的说道

    “大地啊,这绝对不是真的…”当夏焕的目光落至墙角的紫红色柜子上的人物画像时,他的嘴巴大大的张开,似乎能一下吞下好几个鸡蛋,心中念着,这绝对不可能…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