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清清池中水

    “哦,原来是打劫的啊,我也很喜欢打劫…”听到后面的声音,夏焕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么大的林子哪会有人啊,突然,夏焕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急忙回过头,看见一高大的刀疤脸男子左手拿着一把穿环大砍刀,微笑着对他说道:“原来是小同行啊…”刀疤脸男子笑着的时候,脸上的疤痕因着肌的运动而扭曲着,再加上手上的大刀,让得夏焕吓的脚底寒气直冒

    “真没想到遇到一个小同行啊,既然是同行,就应该知道规矩吧…”刀疤脸男子笑着对着夏焕说道。夏焕看着闪着寒光的大砍刀,吞吞吐吐的说道“什么…规矩啊…”说完还咽了口唾沫

    “小子,你是刚出道的吧,连规矩都不懂,苟二,你来和他说…”

    “好咧…”刀疤脸男子说完,他的后走出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因着夏焕之前的注意力都在刀疤脸男子上,便没有注意到高比刀疤脸男子矮一个头的苟二;苟二对着刀疤脸一脸献媚的样子,然后不屑的对着夏焕说道:“小子,老大让我好好的教育教育你,听好了…”

    夏焕一脸木然,没想到刚刚穿越就遇到了强盗了,看来自己命不保了,还何谈韦爵爷之志?天啊,我不穿越了,我只是穿越小说看多了

    你给我开了个玩笑,我是做梦的,让给别人好不好,我要回去,美女、实力我都不要了,通通不要了…夏焕在心中语无伦次的呐喊着,之前的YY的爵爷香艳之路直接被抛到脑后,正所谓一鼓作气,现在夏焕在穿越后的世界中的勇气已经完全被刀疤男的大刀所吓空了

    “小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苟二看到心不在焉的夏焕,不耐烦道,“有,有…”夏焕被苟二的声音惊醒,连忙应道

    “听好了,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听清楚了吗…”苟二说出了那句极为经典的强盗专用语,让的几近崩溃边缘的夏焕直接被苟二给雷到了,不会吧,这就是强盗的规矩?难道强盗只会这一句?

    “听,听清楚了…”夏焕机械的回答着,“那就把钱交出来吧…”苟二随即便想着夏焕张开了手掌,夏焕从口袋中抽出一张红色的纸钞,**的头像清晰的印在上面

    “这是钱吗,还有这是谁的头像啊…”苟二觉得他在开自己的玩笑,脸色有些冷了下来

    “这当然是钱,上面的当然是伟大领袖**的头像,这都不认识啊…”夏焕看白痴一样看着苟二,苟二简直就快气炸了,刚要发作却被刀疤脸男子伸手拦了下来

    “小兄弟,大家都是同行,不要让兄弟的难做,否则,哼哼…”刀疤脸男子冷哼一声,同时轻轻挥了挥手中的大刀

    糟糕,我忘了我穿越了,这里的人不认识**,**啊,你一定要保佑我啊,“快把钱交出来…”苟二一脸凶恶的样子,看着夏焕,似乎夏焕下一秒不交出钱来就要把他给喀嚓了…

    “马上马上…”先保住小命再说吧,夏焕赶紧从口袋中抓出一把东西,夏焕的动作让得苟二和刀疤脸男子口水直流啊,哈哈其实我们也是刚出来混的,没想到第一次就碰到了一只肥羊,看起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夏焕张开手中,只有几张叠着的人民币,和两张自己涂鸦的黄纸,上面画着一条条扭曲的笔画…夏焕极为害怕的看着前的两人,唯恐两人下一秒就将他喀嚓

    “老老老老…老大…那那那那那…那是…”让夏焕意想不到的是,此二人脸上的表比他的还要精彩,那叫苟二的男子的双脚已经开始不断的颤抖着,刀疤脸男子咽了口唾沫,结巴道:“笨笨笨…蛋,老老老老…子还看不出来那是什么吗…”

    看着二人的表,夏焕极度郁闷,应该是我害怕才对吧?

    “咒术师大人在上,小的二人有眼不识泰山,请大人恕罪…”刀疤脸男子对着夏焕抱拳躬的说道,心中想着,怎么这么倒霉啊,还以为能遇到一只肥羊,没想到人家居然是一个咒术师…

    “大人啊,饶命啊,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啊…”苟二直接跪倒地上,抹鼻涕抹眼泪的说道

    夏焕此时的嘴里可以足足可以吞下两个鸡蛋,**保佑?算了不想了,**说过:“要保护自己”,现在抓出时机,准备逃跑吧…

    “咳咳…”夏焕轻咳一声,然后说道:“算你们两个识相,否则本上人发威可要你们好看…”夏焕心里高兴的呐喊着‘**万岁’,完全把刚才的囧态抛到九霄云外

    “大人说的是…”刀疤脸男子诺诺称是,而叫苟二的男子则早已吓得六神无主,夏焕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这么怕自己,但是他们之前居然敢打劫我,不宰他们真的是对不起自己,“好吧,您们把钱交出来就可以走了…”夏焕装出一副声明大义的样子说道

    “大人,小的上有小,下有老,实在是没有一分钱啊…”苟二嚎啕大哭啊,看样子十分的可怜,“大人小的们实在是没钱才会落草的,正在做几件买卖后回…”刀疤脸男子还没说完就被夏焕的一声冷哼打断了,“没钱就来打劫我啊!算了,老子心好,放你们一马,赶紧互相抱头蹲下十分钟不许出声,否则,哼!”

    “是的大人,小的立即照做…”随即刀疤脸男子与苟二便相对这蹲下抱头

    一分钟后…没有动静

    二分钟后…没有动静

    五分钟后…“老大,不要站起来啊,咒术师大人还没有走远,咒术师大人不会放过我们的…”苟二双手抱着头,颤抖着子说道,“起来吧,早就没影了…”刀疤脸轻叹着说道,四大帝国的咒术师个个都是贵胄啊,而且实力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等等,刚刚他手上的符咒怎么是纯黄色的,咒术师的符咒不是无色半透明的吗,而且我记得咒术师不自称上人啊…

    “苟二,快起来,咱们被耍了…”刀疤脸男子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诶,居然栽在一个臭未干的臭小子手上,不行,传出去我还怎么混,还有哪个山寨会收我啊…

    “什么!?可恶的小子…”苟二听到老大的声音后急忙起,居然这么丢脸,一定要把那小子剥骨拆筋

    “追,一定要把他给我抓回来…”刀疤脸男子说完便拿起大砍刀怒气冲冲的向着林中冲去

    让我们把时间调到五分钟前,就在刀疤脸男子和苟二刚刚抱头蹲下的时候,夏焕手忙脚乱的向着一个方向跑着,为了不使自己发出声音,还

    特意放慢了速度,跑出去两分钟后,夏焕以超越田径运动员的速度在林中肆意狂奔,人类的潜能在这一刻昭然显露

    跑了足足五分钟后,夏焕气喘吁吁的坐在草地上,他发现周围的树木变的稀少了,而翠绿色的小草却越来越密集,甚至比之前见过的还要高大

    “难道要出林子了?”夏焕疑惑的看着四周,休息了一会儿的夏焕为了防止强盗追上来,只好硬子继续向前走

    向前走了近百步后,夏焕终于发现树木稀少的原因了,他的正前方有着一池清澈见底的池塘,池塘极为足有三十米宽的圆形水池,如同一片小湖

    碧蓝色的池水让得经过‘大逃亡’的夏焕急不可耐的跑上前,他已经跑的口干舌燥,急需补充水源,没想到老天送到面前,哈哈哈。夏焕用双手捧着一缕清水送往自己的嘴中,池水极为甘甜,比超市里卖的所谓的什么牌矿泉水好喝多了

    喝饱清洌池水的夏焕惬意的躺在岸边,突然发现裆部传来了阵阵麻痒的感觉,麻痒感越来越强烈,害的夏焕不得不伸手去抓,该死的蚂蚁,刚才咬我的蛋蛋,真是…此时夏焕想起先前自己那里被蚂蚁咬过,现在居然突然痒起来了…

    夏焕边抓着裆部便向着池水中心看去,额,我是不是眼花了?

    被池水浸湿的墨色长发,弯曲的娥眉下是一双兰质蕙心的眼眸,她的眼眸中倒映着碧蓝的池水,仿若一汪波动的秋水;透明的水珠挂在她那毫无瑕疵的嫩肌肤,白玉色的俏脸微微泛红,此时她从池水中伸出粉雕玉琢的小臂,在池水中轻轻的滑动着,一圈圈无色的涟漪在池中

    向但疑酥滴水,含风浑讶雪生香…看着眼前冰肌玉骨的少女,夏焕觉得天地间所有的一切的消失了,在他的眼前她,他忘记了自己的穿越了,忘记了可能在被强盗追杀,还忘记了额—自己放在裤裆里的手…

    从池水中冒头的少女嫣然轻笑着在水中嬉戏着,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被某人偷窥了…

    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尽收在眼前;这句话用来形容现在的夏焕再适合不过了

重要声明:小说《咒破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