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会聚迎宾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一百一十一章会聚迎宾楼

    午饭开的很早,就是怕这些喝酒的人肚子饿,虽然桌上缺了几位,倒也蛮闹,秦初、独一、谢明、卢豪杰都已上桌,只是莫刑与谢云等人没有上桌。

    卢豪杰奇怪的问道:“云儿怎么不在!?”

    芸娘笑道:“卢大哥不必担心,云儿一早就和江姑娘上山去拜神了,所以现在也没回来。”

    独一奇怪的道:“谢兄弟难道起的比我们还早!?”

    芸娘笑道:“云儿出门时精神十足,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个可不行,下次我一定不能输给他。”

    秦初问道:“莫兄弟怎么没起来?”

    李少成敬道:“莫大哥说头有些痛,不想吃饭,所以在房中休息。”

    李二虎笑道:“几位就别问这么多了,人都在我们李府,不会丢的,今天三弟特别跑出去,就是为了给几位到白沙洲去捞打鲟子鱼,鲟子鱼可是很难打到的,不过,我家三弟一出马,准能捕到,几位可有口福了!”

    卢豪杰笑道:“既然这样,为何不叫我们一起去,也好做他的帮手啊!”

    李少成道:“前辈有所不知,我家三叔,出江捕鱼从不带人,说带了人,倒是给他添了累赘,所以我们都不敢一起陪同。”

    卢豪杰喝了一口酒道:“想不到这把老骨头还有忌讳,真是少见啊!”

    李冰傲突然起道:“我吃饱了,就先下去了。”

    芸娘正要喊她,李冰傲就跑去后堂了,莫刑还在房间里休息,可能昨天晚上喝酒太多,头痛似刀在割裂一般,让他好不难受,心中想着,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再也不喝酒了,越是想,头就越痛,无奈,只好把谢云教他的那一‘十三路内脉经法’在体内运行一遍,说也奇怪,莫刑将心法运行一遍后,体突然就温和了些,头也不再那么痛了。

    就在这时,莫刑感觉门口有什么异动,大喝一声:“什么人?”

    随着声音一出,门口的动静就越大了,莫刑起一跃,从窗口飞了出去,拦住了那人的前面,莫刑一看,惊道:“是你!”

    李冰傲趾高气扬的道:“没错,就是本小姐!”

    莫刑笑道:“你没事干什么要在我门口转悠?”

    李冰傲冷笑道:“这是本小姐的家,本小姐想怎么转悠就怎么转悠,你管的着吗?”

    莫刑摇头道:“哎!和你说话真费神,那你转悠去吧,我回房间了。”

    说着莫刑便转回房,李冰傲连忙叫道:“哎!听说你很厉害!?”

    莫刑回头苦笑道:“我很厉害?难道你没见过我动手吗?!”

    李冰傲故作正经的道:“见是见过,不过听说你没出全力,所以我想见见你全力以赴的样子。”

    “大小姐,你就回去吧,我很累,我也不是杂耍团的,没功夫和你闹,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李冰傲冷冷的道:“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了不起的大英雄,今看来,就是一般小辈而已,爹娘叫我敬你,我看还不如做个灵柩,一天三柱香的去拜最好!”

    莫刑苦笑道:“大小姐喜欢,那就去办,莫刑绝不阻拦半步!”

    李冰傲见莫刑不接火,只好气冲冲的跑了下去,一跑出莫刑的视线,她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口的兔子,蹦蹦乱跳,脸红的像要下山的太阳,幸好自己坚持住了,不然全给莫刑看见了,以后就不好见人了。

    这时谢明从别处走来,见李冰傲如此模样,倒是吓了一跳,上前道:“姐姐你没事吧!脸怎么红成这个样子,是不是生病了?”

    李冰傲摸了摸脸,奇怪的道:“我脸红了吗?”

    “像天上的太阳一般红!”

    李冰傲拉着谢明往房间跑,一边说:“可能是太阳晒久了,脸才红成这个样子,用水泡一泡就好了,妹妹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不然,姐姐会羞死的。”

    谢明肯定的点了点头,谢云与江若惜走了两个时辰的路,才到云霄观,拜了神上了香,也许了愿,才离开云霄观,不过,云霄观外的景色不错,江若惜觉得今天子平常,不会有多少人上山来拜神,所以拉着谢云观赏了一番云霄山的别致风景。

    虽然已经是冬季了,可是万物依旧充满生机,要开放的寒梅,随风而摆的树枝,黄而密集的小草,乱石堆成的小山,凉亭旁边的湖水,都是那么的生机骤然,给人一种很清新洒脱的感觉,好象超越的凡世间的一切纷扰,进入了另一个新生的安乐之地,面对如此的美景,谢云沉重的心也得到了解脱,与江若惜在亭内饮茶阔谈,直到午后才回去。

    谢云两人一回去,谢明就跑过来道:“哥哥,你们去哪里了?害我等了你们一天!”

    谢云微微一笑道:“去给明儿祈福,所以晚来了,秦兄他们怎么样了?”

    “谢兄弟还记得我们啊!我以为你有佳人在旁,将我们给忘了呢!”秦初从后堂走了出来,一脸的坏笑,后还跟着李少成等人。

    谢云上前笑道:“秦兄说笑了,能见到几位如此精神,谢云也就放心了!”

    李少成从后面走了出来,敬道:“谢兄弟,我们可等候你多时了,今天我在迎宾楼备了两桌酒席,希望能邀请几位一同前去,不知道谢兄弟答应否?”

    谢云问道:“怎么,就我们几个?卢叔叔他们呢!?”

    莫刑笑道:“云弟你可不知,三叔喝酒比不过我们,便去了白沙洲捕了一条四尺鲟子鱼回来,怕喝酒又输给我们,便几人躲在房间里吃喝,所以我们只好和少成兄去迎宾楼了!”

    江若惜笑道:“你们不要怪三当家,鲟子鱼是大补的鱼食,你们一个个血气方刚,要是吃了它,定会流鼻血,所以才躲在房间里偷吃的。”

    谢云问道:“江姑娘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听上次那位带我们去脯关的工头不经意的时候说的。”

    李少成道:“既然这样,那大家就和少成前去迎宾楼吧!”

    李冰傲奇怪的道:“哥哥,怎么不见嫂嫂!?”

    李少成脸色有些变动的道:“她恐怕睡了,我不好去吵她,所以就没叫她!”

    独一道:“李兄弟,这天才刚黑,小媳妇怎么就睡了,我看家里也没事,叫上她也没关系,这里不是还有师妹与谢姑娘几位吗?”

    李少成笑道:“独一大哥说的对,那冰傲你就去叫你嫂嫂过来,我带各位先去迎宾楼。”

    “也好。”

    李冰傲来到何莹的睡房,见灯火没灭,隐隐中还传来一声声哭泣声,声音虽然小,但是李冰傲是习武之人,所以能够清楚的听到,李冰傲见事不对,连忙敲门。

    没过多久何莹打开了门,奇怪的道:“冰傲!你怎么没和少成去迎宾楼!?”

    李冰傲走进房间,四处打量了一番,又看了看何莹有些微红的眼睛,便道:“嫂嫂为何独自一人在房间哭泣!?”

    何莹摇头道:“没有啊!我刚才就要睡了,所以没有灭灯,怎么会独自一人哭泣!?”

    李冰傲冷哼了一声道:“嫂嫂说慌,哥哥先前说你睡了,不好叫醒你,所以才没有让你去迎宾楼,怎么你却说刚刚要睡,而且我进来时,明明听到嫂嫂在哭泣,嫂嫂是不是和大哥闹不是了!?”

    何莹摇头道:“实不相瞒妹妹,我刚才确实在房间哭泣,因为嫂嫂已经半年没有回家,心中好生牵挂,这不,一想起,眼泪就流了下来,你哥哥本来叫我去迎宾楼,可是嫂嫂有些累,就推脱了,所以才让妹妹见到这一切!”

    “嫂嫂既然心中不痛快,那就和我们一起去迎宾楼啊!你不是很喜欢和明儿妹妹在一起吗?今天她可是说了,要为我们弹奏一曲离,嫂嫂不是特别琴吗?我看你就跟我去了吧!”

    何莹有些惊喜,却有些失落的道:“我看还是别去了,我跟你哥哥说不去的,现在又去,怎么好意思!”

    “嫂嫂多虑了,正是哥哥让我来叫你的,又怎么会怪你,嫂嫂你就别推辞了,要是去晚了,明儿妹妹可就把离奏完了啊!”

    何莹笑道:“那嫂嫂就和你一起去!”

    谢云等人先到了迎宾楼,迎宾楼是北平最大的酒楼,酒楼前面是市井街头,后面是溪流成河,如果满月的子,只要坐在迎宾楼上,便可见到天上的月亮,水中的月影,再喝上一壶好酒,听上一段小曲,简直比神仙还要潇洒快活,此地可是北平一绝!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