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盘龙之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九十九章盘龙之争

    虽然四面黑暗,人声却隐现其中,大家喝了茶点,便开始谈论今天的这柄神器到底是什么模样,可以入什么排名,能与先前的哪些兵器可以相比,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一点也不在意天色已经变黑。

    过了半晌,元解等人从后台走了出来,元解上前一步道:“起灯!”

    话音刚落,便见到四面灯火刹起,一下就哄亮了整座墨争城,刚才的寂寥瞬间烟消云散,谢明悄悄的睁开眼睛,脸上的那丝惧意,已经褪去,江若惜上前拉着她的手,对谢明轻轻一笑。

    元解见灯火已经点起,便大声道:“实在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今天是墨争最后一场比拼,而这场比拼的礼物就是元某的不才之作。”元解说完,便对着后的几位弟子道:“把它抬上来!”

    众人听到这话,目不转睛的望着墨家观站台,不一会儿,墨家几个弟子把一张桌案抬了上来,桌案上面凸出来很多,想必是放了什么东西,不过由红布盖着,很是神秘。

    元解上前把红布揭掉,突然一道白光从中涌现出来,不一会儿,这道光芒才消失,众人一阵惊叹,都在赞叹元解的铸术,听说铸术神奇的人,能把一柄兵器‘揭红光’打造出来,以显示兵器对铸器人的尊敬,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揭红光:就是把刚打好的兵器,治凉后,放于红布之下,等要揭开红布时,便可见到一阵白光,有这样铸术的人十分罕见,除了元解说的那六大兵器王以外,恐怕也只有元解才会这种神技!”

    元解抱拳向众人道:“各位,这柄就是元某打造的盘龙刀,此刀重八十六斤,长六尺二寸,刀由百年玄铁打造,外表虽黑,却十分锋利,有刀中霸者之称,由于玄铁铁质十分坚硬,所以本人用了六年的时间打造,才勉强将此刀完成,而今天的原则就是在墨争战台上取的最后胜利的人,便可得到此物,还有一点此刀我已经测定好了,盘龙刀在刀谱上排名第八,得到此刀,就等于拿到了名谱,希望有能者得之,那就看谁与此刀有缘了!”

    独一准备起上去,被秦初拉住了,独一不明,问到:“秦兄你为何拉我?!”

    秦初笑道:“现在不是你上去的时候,就算你能取胜,到最后体力也会不支,还是让他们争斗一番吧!”

    独一点了点头坐了下去,可是元解话过了半晌,却不见一人上台,看来都知道其中奥妙,不敢轻易上台,都在等着黄雀在后,独一见大家都不动,要起,这时谢云道:“独一大哥莫急,总会有人是台,只要有人上去,战斗就不会休止了,你千万不可妄动。”

    独一按耐不住的道:“你不上,我不上,到底什么时候才开打!”

    莫刑笑道:“听云弟的话准没错,他们不上我们就不上,看谁按耐不住,现在是比耐心。”

    “耐心!我可没他们耐烦,要打便打干什么那么多麻烦!?”

    卢豪杰指道:“你别看他们一个个镇定自若的样子,其实心里跟你一样,你就放心吧,总会有人上去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哎!我真是弄不明白你们中原人心里想的是什么!”

    时间过了很久,众人仍旧没有一点头绪,都在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没一个人上台去,谢明望了望众人,奇怪的道:“哥哥,是不是结束了!?”

    江若惜摸了摸谢明的脑袋,惜的道:“傻妹妹,才刚刚开始,怎么会结束。”

    谢明指着台上道:“其实现在上去,也不会有人和独一大哥打,独一大哥你就上去吧,我相信没有人会上去的!”

    谢明的一席正说到独一的心坎上去了,独一笑道:“还是明儿聪明,我看不要再等了,我上去就是了,要来的就来,我独一也不惧。”

    莫刑要拉独一,谢云道:“那就让独一大哥上去吧!”

    独一起便上了战台,他这一上去,倒是震惊了不少人,台下开始一片议论,却没一个人上台,独一见没人上来,便道:“战还是不战,不然我就取下这刀了!”

    秦初一听这话,摇头叹道:“独一兄弟说错话了!”

    谢云则微微一笑道:“我看未必!”

    卢云杰问道:“云儿这话何意?”

    谢云道:“战与不战都一样,独一大哥的武功江湖上的人,大部分都已领略,他这一上去,倒是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对手。”

    卢豪杰接道:“云儿说的没错,其他有名望的人更不敢与他动手,赢了倒还说的过去,要是输了,那以后就难以在江湖上立足了,除非一些自以为事的人,不然没人敢动独一!”

    张段天见到独一上去,笑着对李翰林道:“翰林,你说谁会上去与他争斗!?”

    李翰林一脸憔悴的道:“我们都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谁想去斗,就上去斗吧!”

    张段天见李翰林心之差,想必是为了七位徒之死,所以也没有多问,静静的看着下面的人交头接耳,却没一个人上台。

    诸子百家也十分纳闷,本来只要有人上台,大战就会拉开,可是那人上去了这么久,台下仍旧一片喧闹,没一人上台,这可是墨争有史以来最尴尬的一次,就是连元解也脸色极为难看,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剑魔见状,起上前道:“各位,如果还没有人上台,那这柄盘龙刀就归这位兄弟了!”

    台下一听这话,马上就沸腾了,没过多久便有一男子站了上去,手中握有大刀,一脸杀气的站在台上,对独一道:“我乃柳洲白胜,今天就领教一下阁下高招!”

    独一见有人上台,笑道:“我乃天山独一,很高兴能与你一战,请朋友出刀吧!”

    白胜见独一如此求战,二话不说,提刀便向独一砍去,独一哪会闪躲,提刀与那白胜对去,白胜见独一上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独一就快到跟前,白胜突然一闪,消失在独一的面前,独一子一怔,连忙向背后望去,却不见白胜的影子,独一突然感觉头顶一凉,马上提刀向头顶劈去,白胜便是在独一上空,不料独一纵刀劈来,白胜连忙使出全气力,向独一的刀砍去,独一见白胜刀势之强,快速用双手顶着刀,不料白胜内力之深,独一有些把持不住,脚下的青石岩开始发出破裂的声音。

    江若惜惊道:“大师兄会不会出事!?”

    莫刑道:“妹妹放心,那人绝不是独一大哥的对手!”

    独一挣开了白胜的击杀,得到攻势的独一,提刀便向白胜狂砍过去,白胜心头一惊,连忙闪躲,独一趁势,一路追击,把白胜的毫无去处,白胜一时反击不了,再加上独一如虎豹袭来,他心中一震,顿时起了杀念,于是趁独一不备之时,使出了一枚暗器,独一见到暗器,心头一惊,快速闪躲过去,白胜二话不说,反击独一,独一哪还沉的住气,这分明就是小人所为,独一心中怒火狂起,连忙气运丹田,左手握刀,一声断喝:“呔!”

    白胜便被独一砍去了一支手臂,在地上痛苦的哀叫。独一丝毫没有手软,准备一刀了结了白胜的命,白胜不能躲避,脸色吓的铁青。

    剑魔见势,连忙上前叫道:“英雄手下留!”

    独一要砍下的刀停在了半空,可白胜的脸色依旧没有改变,反而更加暗黑了,独一道:“这等卑鄙小人,竟敢用暗器伤我,如不是我手快,早就被他的暗器所杀了,这样的祸害,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你为何叫我住手!?”

    剑魔双手抱拳道:“英雄武功了得,只是没有必要和这种人纠缠不清,你已经断了他一支手臂,我看事就此作罢,也不至于让我们墨争难做。”

    独一收刀骂道:“你这小人,今天大爷我看在墨家面子上饶你一命,后再让我见到你,别怪大爷手中的刀!”

    白胜连连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剑魔叫人把他抬了下去,这时台下一阵叫好,都在赞叹独一恨分明,可是接下来上去的会是谁,独一武功了得,而且杀气腾腾,要是惹怒了他,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台下的人都在踌躇不决,诸子百家倒也有了几分着急,想当年可没有出过这样的事,今天倒是例外了一次,难免有些措手不及。

    看到众江湖人犹豫不决,儒家子路边一女子,面挽轻纱,一白衣飘飘,只见她上前躬道:“大师兄,就让如舒去会会他吧!”

    子路向那女子看去,脸上有一丝惊讶的道:“你是女子,还是暂且看看吧!”

    那自称如舒的女子道:“师兄,我们儒家已经献出去一柄宝刀了,如今这柄神器倒有几分与八方铜镜刀相似,如果此时不去争,到时候就会流落外人之手,师兄还是让如舒上去吧!”

    子囚笑道:“大师兄,岳师妹可是很少请求于人,你还是让岳师妹上去吧,反正现在也不会有人上去,既然如此,诸子百家定会有人上台,与其这样干等着,还不如让岳师妹上台去试试!”

    子路摇头道:“既然二师弟都这么说了,那如舒你就上去吧!记住不可杀人!”

    岳如舒微微点头,便飞上了战台,她这一上去台下的人一阵惊慌,因为诸子百家的人都上去了,这宝刀就跟他们无缘了。

    其他诸子百家见儒家派人出来了,心中也暗自盘算着,岳如舒一上战台就亮出了手中的长剑,独一双手抱拳道:“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岳如舒也不答话,提剑便刺,独一心中一惊,连忙起刀挡之,岳如舒纵一闪,竟到了独一背后,独一提刀向后砍去,岳如舒提剑刺去,刀剑相对,隐隐之中显露出一股寒气,独一见那女子好生了得,也不推迟,连忙使出了自己的绝招‘左绝罗’,岳如舒趁独一聚集刀势的时候,剑走偏锋,要取独一命,独一何许人也,横刀一劈,只见一股无形的刀气快速向岳如舒袭去,岳如舒挑剑舞起一阵剑气,顿时空气中出现了两股气流,气流一阳一,一快一慢,倒也十分清楚,只是两股气流威力之大,绝非一般真气所聚,独一的刀势急速向岳如舒劈去,岳如舒却不退缩,反而前进,独一见之,杀气大起,纵进入气流之中,要与岳如舒一决高下,岳如舒与独一的两股真气相冲,引起了一阵惊响,一道白光向四面扑去,谢云连忙用真气护住边的人,才避免了气流对人体的袭击。

    白光闪烁,让人睁不开双眼,可是耳边却能听的到沉重的打斗声,声音之强,威力之大,听这声音便可知晓,白光过后,独一与岳如舒正打的难分那舍,岳如舒的剑,独一的刀,在每一次的撞击后,都会擦出金黄色的火光。

    卢豪杰奇怪的向莫刑问道:“刑儿,你可认识那女子!”

    莫刑摇头道:“不认识,只听说那女子剑术超群,与人交手从不留,在儒家里面,是出了名的冷血杀手。”

    谢明惊讶的道:“那独一大哥会不会受伤!?”

    秦初道:“放心吧,独一兄弟虽然武功不如那女子,但是成功退还是可以的。”

    江若惜一脸担心的道:“我怕的就是大师兄败而不退!”

    谢云道:“独一大哥好战倒是出了名,不过,他要是败了,师兄你就上去帮他吧!想必你有把握对付那女子!”

    莫刑摇头道:“我也没有十分把握,听说那女子是董天师的收关弟子,恐怕与子囚不分高低!”

    秦初笑道:“莫兄弟尽管上,今天这柄盘龙刀我们是要定了!”

    莫刑笑道:“有秦大哥这一句话,莫刑就放心了。”

    独一与岳如舒大战了百来回合,岳如舒略占上风,独一不服气,要与岳如舒一决高下,岳如舒手中长剑在手,有怎会畏惧,独一纵而上,又与岳如舒大战了几十来回。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