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铸仙敌溶之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九十七章铸仙敌溶之器

    副兵器铺激烈的争斗引起了莫刑等人对主兵器谱的好奇,也不只有莫刑等人,就连在坐的江湖群雄也期待不已,虽然副兵器谱争斗很激烈,不过能入排名的兵器也只有鲁魁的青龙棍被元解看好,至于排名,最起码应该在十名之内,副兵器争斗终于进入了尾声,众人也舒了一口气,准备好看最为激烈的主兵器争斗。

    元解起上前笑道:“各位诸子百家的朋友,江湖同道英雄,这副兵器谱的争夺已经落寞,虽然今年的副兵器被提名的是往年最少的一次,不过请大家不要气馁,其实这次还是有不少的绝铁奇材,就是因为铸工不细,才导致了兵器本的破坏,虽然很多兵器没有入排名,不过很多朋友的副兵器虽然称不上数一数二,但也可以称的上绝好兵器了,至于有没有进排名,这些都是名利问题,还是希望各位不要太追求名利,好好惜手中的兵器,就算是破铜烂铁,我相信它也是有灵气的。今天的副兵器谱排名就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大家非常瞩目的主兵器谱争斗了,在这里我要多说两句,由于主兵器谱已经多年没有审核了,所以墨家家主决定将主兵器谱上,排名十至二十的主兵器重新审核一次,看有没有其他新的奇兵利器,这也是给大家一次进排名的机会,所以大家有什么好的兵器尽管拿出来一试,但是请住意一点,点到为止!”

    元解挥袖一甩向后走去,这样的动作就代表比试已经开始了,主兵器谱的争斗远要超过副兵器的争斗,所以元解话音未落就有两人同时上台,这两人面目冷酷,手持宝剑,向元解躬拜了一拜。

    一位一灰色劲装的男子上前一步道:“前辈,我乃常山赵子聪,自幼学习十八般武艺,手中更是握有祖传宝剑‘子龙剑’,此剑是由深山百年赤朱铁打造,剑长五尺六寸,重七十四斤,此剑吹毛短发,杀人封喉,其锋利自认为无可匹敌,今希望前辈为我审定一番。”

    元解扶须笑道:“百年赤朱铁是奇铁,如打造完好,剑赤红,如火中干柴,一触即燃,如真是完美,定能入剑谱排名!”

    “前辈!”另一位男子上前拜道:“我乃关山王第府王峻,今带有家传宝剑‘罗刹剑’,此剑非平常剑器,是由三种奇铁合造而成,由于铸剑之人铸功非凡,并给此剑下了剑定,从此此剑只认我王家人,其他人若拿了此剑,感觉此剑有千万斤重,所以此剑灵气十足,还请前辈定论!”

    元解惊叹道:“能下剑定的自古只有六人,第一位是铸帝共工、第二位是夏帝大禹、第三位是兵器王南雁、第四位是奇工孙兵、第五位是铸仙敌溶、第六位便是家父铸神元徒,至于本人学艺不精,还无法参透剑定这一境界,不知道阁下这柄剑造于何时啊?!”(剑定:又称下定,就是说铸工厉害的人,可以给刀下定义,让刀和人一样,给它们们赋予了生命。)

    王峻道:“此剑造于秦皇初期,不知道前辈为何如此一问?”

    元解惊道:“难道此剑是敌溶所造!?”

    台下一片震惊,敌溶是秦国最厉害的铸师,他造就出来的兵器不但可以削铁如泥,而且灵气十足,他曾经给秦皇赢政打造了八柄利器,这八柄利器被秦皇赐给了座下八大将,其中有蒙恬、王剪等名将,得到这八柄利器后,秦国的大将在战场之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后来被其他六国称为‘秦国八宝’难道这王峻就是秦朝大将王剪的后人,此事真是让人沸腾不已啊!

    元解也猜出了一个大概,笑道:“既然如此,那请两位先比试一场吧!”

    两人向元解拜了一拜,便开始交锋,台下的卢豪杰激动的向谢云道:“云儿,那王峻的剑都是由高人所造,想必你的这刀应该是由这六人其中一个所造,而且怒鸣刀灵气之盛,非等闲之辈所能打造,不如等会,你也上台去问问?”

    谢云正想说话,秦初却插了一句:“谢兄弟的怒鸣刀是刀谱第一位,何必上台去与他们比试,再说此刀之重,刀之利,一看就知道是谁打造的,也不必问谁了。”

    卢豪杰问道:“你知道!?”

    “当然,此刀是由兵器王南雁打造,虽然造诣上比不了共工、大禹,但是比其他人的铸器之术还是处处有余的,再说如今工共、大禹留下来的利器几乎没有,而兵器王南雁也只留传下来了这一柄怒鸣刀,前辈可想而知此刀的重要,就是卖出去,恐怕也要四五座城池相交才可买下!”

    莫刑等人听了秦初的话,大感惊讶,想不到谢云手中这柄刀不但价值连城,而且来历非常,莫刑听了秦初的话,连忙向秦初问道:“秦大哥,你可知道我手中的刀是何人所造!?”

    “八方铜镜刀是荀子的随利器,也是儒家的镇家宝刀,刀峰奇利,杀人封喉,不过铸此刀的人并不是什么有名之辈,此刀如此出名原因有二,第一,刀本就是由奇铁所造,再加上铸工完美,所以堪称一柄名器。原因二,就是它的主人是儒家第三代家主的荀子,荀子刀如命,对此刀的打造几乎要求极至,因为他的督促,所以才会出现这样一柄名器,虽然它不是名家所造,但是在兵器谱上也堪称一流。”

    莫刑有些丧气的道:“哎!我还以为是名家打造,可惜啊!不然我的刀也能下定。”

    秦初笑道:“莫兄弟不必气馁,正所谓是祸非祸,名家所打造的兵器一般都是下了定的,如果你的刀被下了定,恐怕你现在就不能拥有它了,所以下定的兵器不一定是好的。”

    莫刑突然转雨为晴,笑道:“也是,如果这刀被下了定,现在我还不知道拿的是什么破铜烂铁呢!”

    “你这是在说我吗?”独一脸色不好的向莫刑问道。

    莫刑连忙赔礼道:“独一大哥,我刚才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对你不敬的意思,还请海涵。”

    “算了,反正你说的也是。”

    江若惜道:“大师兄你也不必难过,墨争不是说有一柄元解前辈打造的宝刀嘛,你还是有机会可以夺得此物的。”

    独一听了,顿时精神百倍:“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还是江师妹细心,看来此趟是来对了,那柄刀非我莫属。”

    谢云道:“想必这次争刀的人很多,独一大哥你未必争的过啊!”

    卢云杰道:“是啊!争兵器的时候可不想兵器比试,那可都是下真功夫的招,要是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了,我看你还是小心为妙!”

    莫刑笑道:“这算什么,又不是没见过大风大浪,受点伤那也是应当的,就算独一大哥败了,不是还有我们嘛,一个不敌上第二个,二个不敌上第三个,我就不信这江湖武林有几个能与我们敌手的。”

    “如果是诸子百家出手,你怎么办?”秦初问道。

    莫刑有些惊讶,缓缓的道:“那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是没跟他们比试过,儒家的徐子囚师兄也不过和我打个平手,难道他们还会厉害到那里去,再说我们不是还有云弟吗,云弟一出手,我相信没有人敢上台来。”

    谢云苦笑道:“你别把我也拉进去,我可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江若惜笑道:“云大哥武功盖世,当年谢前辈在墨争也大战过,你既然有机会,也可以上台试试手,这样也不枉你与谢前辈的父子啊!”

    独一笑道:“谢老弟就这么说定了,如果我们不敌,你一定给我把那宝刀夺下来,你看你们手里都拿了宝刀,就我一个人握着破铜烂铁,你说你于心何忍。”

    莫刑听独一这么一说,不由自主的把眼光望向了秦初手中的长剑,好奇的问道:“秦大哥,你手中这剑应该是柄好剑吧!?”

    秦初淡淡一笑道:“哪里是什么好剑,和独一兄弟的差不了多少。”

    独一不信,道:“是吗,既然如此那你拔出来给我们看看!”

    卢豪杰也起哄的道:“也对,你和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也没见你拔过此剑,如果我没猜错,秦老弟这把剑不是平凡之器!”

    秦初摇头叹道:“既然这样,那秦初就认了吧!我手中这柄剑是剑谱排名第七的断愁剑,剑长六尺一寸,是由两百年金刚铁打造,也是出自敌溶之手!”

    “啊!”众人一阵惊叹,想不到秦初也拥有敌溶之器。

    独一上前伸手道:“给我看看,此剑到底有什么不同!?”

    秦初连忙阻止道:“独一兄弟并非我秦初不舍,只是我这剑是下了定的,如果拔出剑来,必定要饮人血才能收剑,所以你不能开!”

    独一奇怪的道:“有这等事!?”

    秦初叹道:“所以不是每一柄下了定的兵器都是好兵器,我这柄断愁剑杀气太重,所以我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拔剑的,再加上此剑饮血之疯,实在是让人害怕,一般刺到人体,没有被拔出来的话,它就会无穷无尽的饮血,直到血被吸干!所以此剑非善器啊!”

    几人被秦初这一段话给吓懵了,想不到世间还有这等怪事,江若惜指着台上的争斗道:“那王峻的剑是不是也这样!?”

    “他的剑不一样,虽然他的剑乃奇铁所造,不过杀气与灵气都无法与我的断愁剑相比!”

    谢云有些迷惑的道:“既然你的剑如此了得,为何才排名第七!?”

    “谢兄弟问的好,本来断愁剑可以与兵家排名第二的玄武重剑相提并论,但是由于此剑杀气过重,被别人认为是凶器,可是此剑确实造诣非凡,不得已才让了一个第七的排名给断愁!”

    “原来如此,秦兄能拥有此剑也是缘分,其实元解前辈说的没错,排名只不过是名利而已,只要好好惜手中的兵器,不管是什么,它都会有灵气的,虽然断愁剑出鞘见血,不过它不噬主人的血,可想它的灵气非同一般啊!”

    秦初大笑道:“想不到谢兄弟如此懂器,真是秦初的知己,秦初以前都把断愁当成一种负担,今听了谢兄弟一席话突然开朗,看来天下知己难求,今朝一遇醉三更啊!”

    独一叹道:“秦兄还有一柄旷世奇剑,虽然杀气太重,但总之也是有利器在手,像我独一一手废铁,我都不忧,你还忧什么!?”

    江若惜淡淡一笑道:“大师兄说的没错,秦大哥不必自责!”

    秦初叹道:“看来秦初是与各位相见恨晚了啊!”

    卢豪杰笑道:“现在见也不晚,你要是早点出现,那时候我们可能还没出山!”

    卢豪杰的一席话,引来了大家一阵喧笑,不过秦初手中的剑应该是敌溶献给赢政的那八柄利器之中的一件,那秦初又是谁的后人,看他手应该出了得。大家都只记得问秦初自己心中的迷惑,却忘了问他的剑是从何而来的!秦初你非同一般啊!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