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跑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八十八章跑路

    一屋子的人除了几位年纪大一点的长辈,其他的人都是一头雾水,更不明白什么铁尸会,除了几个人干瞪眼,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谢云看着赖民生手中的令牌问道。

    赖民生叹了一口气道:“是追杀令!”

    “追杀令!”所有的人都惊讶的把这几个字喊出了喉咙,无缘无故怎么会出现一道追杀令,这真是太不可思意了。

    谢明眼睛有些微红的问:“那哥哥会不会出事?”

    卢云杰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希望不会出事吧!”

    莫刑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两个人是什么人?你们可以把话说清楚一些吗?”

    赖民生坐了下来,看着手中的铁牌,内心一阵恐惧,缓缓的道:“这就是当年令江湖武林极为恐惧的铁尸令,只要铁尸令一出,得到此令的人,从来就没有活下来过,所以每当有人收到令牌时,就知道自己离死亡不远了。”

    江若惜有些震惊的道:“那为什么这样的令牌会出现在云大哥的上?”

    卢云杰道:“因为只要是你想杀的人,都可以找铁尸会,只要你出钱,他们就出力,不过他们有三不杀,就是:不杀军人,不杀无名之辈,不杀皇族之人。其他的他们都杀!”

    独一道:“难道就没有人站出来说过话?”

    卢云杰继续道:“他们的实力非一般的江湖门派,而且里面的奇人异士多不可数,就说刚才的那两个人,这两人武功了得,杀人未曾失过手,手上的血案更是数不胜数,可是有谁敢去抓他们!”

    谢云问道:“铁尸会究竟的什么帮会?”

    “铁尸会其实就是一个杀手会,这个帮会创办的比较早,连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创办的,而且其中人数不下上千人,虽然江湖上人人皆知铁尸会,却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也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想,不过在二十多年前,这个帮会便渐渐隐退了,没想到现在依旧存在!”

    江若惜问道:“既然不知道他们的在哪里,那想要杀人的人,怎么和他们联系?”

    “这个很简单,只要到每月十七号的那天,在自家的门口摆上一柱香,点起一盏灯,挂一块黑布,就会有人上门来,按照对方说的人,他们会制定出这个人的价,想要杀人的人把钱给了,三人之后便可见到要杀的人的首级。”

    “那是谁要杀云弟?”

    赖民生摇了摇头道:“不清楚,铁尸会一向以原则著称,而且手段十分厉害,天下江湖没有什么事是他们不知道,不过云儿你无须当心,黑白无常再怎么厉害也不是你的对手,我怕的是铁尸会将会无休止的追杀你,江湖险恶,不得不当心啊!”

    谢云无奈的苦笑道:“母亲说的对,这就是使命,你们放心吧!区区铁尸会奈何不了我!”

    “那成婚的事怎么办?”赖民生有些为难的道。

    “看来只好麻烦赖叔叔了,我不想因为我一个人的事,而让林亭长家也受牵连,明我们就走,至于晓君,就说我谢云对不起她了,希望她嫁个好人!”谢云说这话的时候,感觉有些堵的慌,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林晓君,但是要他对林晓君说出这样的话,他真的不敢说,而且他好象欠林晓君很多,从一开始,他就注定一生都无法偿还!

    “好啊!依我看我们立刻就走!”其中最惊喜的肯定是夏灵儿,本来还想去挽救谢云,如今看来都不用自己出手了,一切太风顺了,让她都不敢相信,尤其是听了谢云的话,她内心的影终于冲破了包围,一个乐观的夏灵儿又回来了。

    赖民生有些生气的道:“云儿都这样了,你还笑的出!?”

    夏灵儿感觉自己太反常了,连忙收敛了一些,苦笑道:“我这也是苦中作乐嘛!”

    谢明走到谢云的边,轻声的问:“哥哥,真的不和林姐姐成婚了吗?”

    谢云摸了摸谢明的长发,苦笑道:“哥哥是一个一生都平静不下来的人,晓君跟着我只会受苦,离开我,我相信她会过的更好!”

    独一上前道:“谢兄弟,既然你决定离开,那你打算去哪里?独一虽然武功不如你,但危急的时候也还算是一个帮手,不如我们一起同行吧!”

    莫刑道:“我也是,反正朝廷已经免了我的官,以后就跟着云弟一起走江湖吧!”

    “这...其实谢云也不知道去哪里,怕是耽误了大家啊!”

    卢豪杰上前道:“云儿,刑儿他们既然愿意跟着我们,那就一起走吧!路上有个伴多好,而且大家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分开了还真有些舍不得!大哥你说是不?”

    卢云杰拍了拍谢云的肩膀道:“去处我倒是有一个,不知道云儿愿意去吗?”

    “卢伯伯请讲。”

    “你四叔不是在北平有块地嘛!而且家阔绰,不如我们就去他那里待一段时?”

    “这个...是不是有点...”

    卢豪杰道:“就这么定了,反正他又不是什么外人,也许他还希望着云儿去他那里,云儿你就放心吧,恩公的兄弟,那可都是真英雄真豪杰,绝对不会像你想的那样。”

    “那一切就听卢伯伯的吧!”

    赖民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云儿啊!赖叔叔本来想留你在边,想不到出了一些这样的事,人生就是这样,十有**是不如意的,赖叔叔害怕你一个人在外面吃什么苦头,如今看到你有这样一群朋友,赖叔叔就放心了,如果有时间就来看看赖叔叔,你们要走就快点走,听说北平的李府是北平一片的大家族,早点赶到那里,铁尸会就没那么容易下手了,赖叔叔就不留你们了。”

    谢云准备跪地一拜,被赖民生看出来了,连忙上前扶起谢云,苦笑的道:“你这是怎么了,还没跑路,腿就不听使唤了,记住赖叔叔的话,难儿膝下有黄金,以后千万不可以这样了。”然后转向小二叫道:“小二把后院的那几匹马和马车给牵出来。”

    夏灵儿上前抱着赖民生哭着道:“义父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灵儿一有时间就过来看您!”

    “傻孩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哭,是不是想给义父丢脸啊!义父当年也是了不起的人物,以后你也给我记住了,不要有事没事就哭,虽然你是女儿家,但你可是我赖民生的义女,这话要是说出去,你叫我脸往那搁啊!”

    “灵儿知道错了,灵儿以后再也不哭了。”

    “这才像是我赖民生的女儿!”

    莫刑走上前道:“赖叔叔莫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还是受我一拜吧!”

    莫刑刚要下跪,赖民生脚一抬,一下就把莫刑给提了起来,莫刑子一震,惊道:“原来赖叔叔也会武功!?”

    赖民生笑道:“不要以为你赖叔叔什么都不行,我的武功可厉害着!”

    夏灵儿哭中带笑的道:“这话可一点也没吹,我义父那可是当年.....”

    “灵儿!”赖民生突然打断了夏灵儿的话,缓了缓气道:“你们应该上楼去收拾行礼了,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于是都应了赖民生的话,上楼把行礼都打拴好了,才不依不舍的向赖民生告别,赖民生没有出来相送,把自己关在了房间,叫小二送给谢云一笔数目不小的钱,谢云推脱不掉,只好接了下来,谢云几个晚辈静静的在赖民生的房门口拜了一拜,才缓缓离开,心里都带着许多的愁和许多的伤,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在离席的那一刻,心中表露出来的伤心与空虚才是最真诚的感,而这份感将会随着时间改变越来越深刻。

    一路上卢豪杰有些不痛快,独一问道:“前辈,你怎么一路都沉着脸啊!?”

    卢豪杰摇了摇头道:“我思来想去,总觉的赖掌柜是在躲我们!”

    “此话怎么说?”

    “铁尸令才出现,他就赶我们走了,这不是怕我们连累他吗?”

    “你胡说!”夏灵儿打开车帘怒道:“我义父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谢明拉了拉夏灵儿的衣角道:“夏姐姐,卢叔叔是在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我能不当真吗?我义父对他们这么好,反而落了一的不是,他说这样的话,就没有摸摸自己的良心!?”

    卢豪杰听了,问道:“那他为什么立即赶我们出来,就算是赶路,也可以由明天出发,他不就是怕我们连累他吗?”

    “我义父怕你们连累他!?你说什么笑话!我义父可是当年...”

    “夏小姐!”谢云突然把马拉了过来,向夏灵儿道:“有的时候话说多了也会伤感的!”

    夏灵儿把车帘放下骂道:“就你能耐,那你和他说吧!”

    一路上虽然不怎么惊心动魄,但卢豪杰与夏灵儿的关系越来越僵,谢云没有打算让夏灵儿跟着他们去北平,就饶着道向庐山镇而去,这样也好安全把她送到家里,心里的一块石头也就落了地,夏灵儿也不知道北平在哪里,所以也不知道方向,就这样跟着谢云,以为谢云不会再把她扔下,谁知道谢云从来就没打算留住她。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