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会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七十五章会儒

    清晨的阳光很烈,看来夏末真的来了,谢云每天起的很早,每天重复的练习运气,看来这么好的武功不是一登而上的,不过今天却很早有人敲响了他的房门,是东方府的下人,叫他到大堂去一趟,谢云来到大堂,堂上的来客是子路与颜蓉,此时的颜蓉已经除去了脸上的纱巾,其人果真十分俊美,让人有些惊羡,东方朔坐在正位好象等了很久。

    子路见到谢云便起道:“谢公子你来了。”

    谢云道:“子路前辈不知道找谢云有何事?”

    东方朔笑道:“听子路说董天师想见你。”

    “董天师?”

    子路笑道:“他是我的师傅,听说谢公子的威名早就想见见公子了,今特地叫我来请你。”

    谢云道:“谢云何德何能,哪里来的什么威名。”

    “谢公子就不必客气了,你一掌败道家,现在许多人都知道公子的厉害了。”

    谢云笑道:“那不知道董天师见我何事?”

    “这个子路就不清楚了,谢公子去了不就明白了。”

    谢云有些为难,这时在一旁的东方朔笑道:“那你就去吧!带着明儿一起去。”

    谢云奇怪的道:“带明儿一起!”

    东方朔笑道:“明儿格拘束,带她去也好见见世面,听我的就是了。”

    谢云道:“那好吧,几位稍等一会。”

    谢云扛着七尺大木盒带着谢明与子路等人上了路,其实从东方朔府上去圣人山不过一里多路,有什么事传个话来就可以了,也不必劳驾亲自来人请,不过儒家不愧是儒家,每一件事都做的天衣无缝,有规有矩。

    谢云等人来到了儒家圣地,不过并没有见到董天师,而是见到儒家的几位大弟子在堂前等候,其中少不了儒家数一数二的高手,谢云当然明白这场景不会有什么好事,不过既然来了,就入乡随俗吧!

    子路请谢云坐下后离开了一会,没过多久又出来了,这次脸色有些难看,子路走到谢云面前躬一拜道:“谢公子家师正在清修暂时不能接见公子,不如公子先与我几位师弟们斗斗学术?”

    谢云不明白的问:“天师既然叫我来想必是有安排,今突然不见这是什么意思,还要我与几位斗学术,是不是要羞辱谢云一顿才能见天师啊!”

    子路笑道:“公子说笑了,我们儒家有一个规矩,凡是要见天师的就要与儒家的弟子斗斗学术,当然公子是家师亲自请来的肯定不要,不过既然家师现在没有时间,公子不如就与他们斗斗,其实我也想看看公子的博才多学。”

    谢云有些生气的道:“既然这样,那谢云还是走为上策,谢云无点墨,怎么能与你们儒家百年学基比斗,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这时在一旁的年轻男子轻笑道:“我还以为怒鸣刀的接班人是何等了不起的大人物,今一看实在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谢云冷笑道:“我也以为儒家学术是百家之中最高的学术,今一见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你~”

    “子修不得无礼,公子既然不愿斗学,那就喝口清茶与子囚下一局棋如何?”子路陪礼的道。

    谢云坐下道:“也好,不过谢云的棋艺奇臭无比,怕是吓了子囚前辈啊!”

    子囚笑道:“谢公子客气了,其实子囚的棋也不怎么行,下棋只不过图个兴趣而已不必当真。”

    子路笑道:“那就开始吧!子修你去后堂把棋取来。”

    “是,师兄。”

    这时在一旁的谢明拉了拉谢云,轻声的道:“哥,我看还是别下了,我们走吧!”

    谢云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吧!”

    说话间棋已经摆好在前,谢云坐于左,子囚坐于右,外面刚好一娄阳光照了进来,此时正是辰时,由于山势比较的高,太阳照进来也比较的快,谢云棋艺确实不怎么行,面对徐子囚的进攻一点也招架不住,在一旁的谢明也只能静静的看着,没到半个时辰谢云就已经出现了败象,看来再过不久谢云就要惨败了。

    这时在一旁的谢明心急如焚,微微的碰了一下谢云,手指棋盘二十九路十一手,谢云心领神会,果真局势开始有些微动,谢云左边的棋子有所解脱,子囚微微一笑,将子压制在谢云的右上路,谢云此时负面受敌正处于焦急状态,谢明手指在谢云的背上一画,谢云脑海突然一闪将棋堵在了左下路,于是一局棋三人在下,本来已经必输的谢云渐渐恢复了领地,子囚也有些震惊,两人足足下了三个多时辰仍旧不见高低,江山个占一半,就连在一旁的子路也上来观战,谢云的子越来越奇。局势开始有所改动了,子囚极力挽回僵局,不料一失足,让谢云占了上风,谢云乘胜追击,子囚一路退守,此时的局势对子囚非常不利,就连子路也惊吓了一跳,子囚可是他们之中棋艺最高的,想不到与谢云下了足足有五个时辰,而且子囚处于败势,这连他都不敢想象,谢明靠谢云很近,衣服又长,她手上的动作当然不会有人知道,由于谢云的谨慎,子囚最终没有找到弱点败下了阵,这一场棋战也终于在午后时分结束。

    子囚起拜道:“公子棋艺惊人,先放我十二子,想不到子囚还是败了,这一战子囚输的心服口服。”

    谢云起道:“前辈客气了,谢云真无才识,其实这局棋赢的是前辈。”

    子路笑道:“谢公子棋艺惊人就连谦虚之心也是如此高尚,真是让我等见识了,我等可谓是无颜以对啊!”

    颜蓉上前道:“现在已经是午饭以后了,怕打扰公子下棋所以没有请餐,现在棋局以定,公子等人还是先用餐吧!”

    子路笑道:“公子这可是儒家为你开的先河啊!”

    谢云奇怪的道:“为什么?”

    子路笑道:“公子有所不知,儒家一向准时就餐,过时再餐是儒家大忌,今可是唯一的一次哦!”

    谢云躬道:“谢云实在是不知道,那我们还是下山再吃吧!”

    子路道:“哎!公子既然是儒家的客人,照顾不周也是我等的过错,怎么还能让公子下山再吃,公子还是请用餐吧!”

    “既然这样,那谢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颜蓉上前道:“公子请用餐。”

    谢云道:“你就是当的颜蓉姑娘?”

    颜蓉面带红晕的道:“正是。”

    子路道:“公子我们儒家虽然不忌吃什么,但一向不提倡鱼酒池,所以一三餐便是一些粗茶淡饭,希望公子见谅。”

    谢云道:“无妨,无妨。”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可董天师仍旧没有出来见谢云,谢云口上没说,可心中也十分纳闷,到了落之时,子路从后堂走了出来,来道谢云跟前躬一拜道:“公子家师有请。”

    谢云起带着谢明,子路上前道:“公子家师只见你一人,所以谢小姐是不能进去的。”

    谢云道:“既然这样那我还不回去算了。”

    子路笑道:“公子不必担心,我已经把莫大人叫过来了,莫大人会带谢小姐下山的。”

    这时莫刑从外面走了进来,谢云对谢明道:“明儿,那你就先和师兄下山去,我等会就来。”

    莫刑走了过来道:“云弟、明儿你们也在啊!”

    子路笑道:“莫大人家师现在正找谢公子有事,你就带谢小姐先下山去吧。”

    莫刑道:“原来子路兄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事,那好吧,云弟我就带明儿先下山了。”

    谢云点了点头,跟着子路去了后堂,后堂有一座若大的大前供奉着一座孔子石像,石像下面坐着一个老人,那人就是董天师。

    董仲舒睁开眼睛,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谢云,然后对子路道:“子路你先下去吧,记住,没有我的许不准任何人进入。”

    “是。”

    子路缓缓退去后,谢云躬道:“晚辈谢云见过前辈。”

    董仲舒笑道:“公子不必客气,公子请坐。”

    谢云将肩上的七尺大木盒放于后,然后席地而坐,与董仲舒面对面对坐着,好象是两尊武神尊者,十分霸气。

    谢云道:“不知道前辈找晚辈有何事?”

    董仲舒笑道:“听说公子一表人才,而且武学奇高,心中便有几分想见之意,今见到公子,公子果非常人,模样神武,一看便是成龙之相。”

    “前辈过奖了!”

    “哎!我一点也没过奖,刚才我还听说你棋胜子囚了?”

    “其实我并没有得胜,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公子说了实话!”

    谢云一惊道:“前辈这话的意思是?”

    董仲舒笑道:“其实这局棋子囚本来就赢不了你,因为你有人相助,而且这人与你出自一家。”

    谢云一听顿时心惊道:“前辈果真了得,竟然处室内,可心却能穿越千山万里。”

    “公子过奖了,其实我找公子来只是为了一件事,不知道公子愿意帮忙吗?”

    “前辈请讲。”

    “公子武学之高,已经不在老朽之下了,老朽苦学了近一生,仍旧有一个迷解不开,所以今特向公子请教。”

    “既然前辈都弄不明白,那晚辈就更加不懂了。”

    “公子请听我讲,我想公子一定知道。”

    “哦!那前辈请讲。”

    “我儒家要术之中有一段奇语,说:‘归田于心,斯其理,经脉通骨,在其一,不思量,静心神、不气不归,上九天。’这一句究竟是何意?”

    谢云笑道:“原来前辈是来晚辈武学的。”

    “不不不,这是我们儒家要术,不信我可以给你秘籍看。”

    董仲舒说着便从怀里取出一书,上面写着《十三路内脉经法》,谢云拿过来一看,心中突然一惊,道:“这不是《大繁经》吗?”

    董仲舒道:“大繁紧出自我儒家十三路内脉经法中,也是经中之圣,不过由于老朽悟不高,所以一直领略不到大繁经中的这句话的意思,还希望公子告之。”

    谢云摇了摇头道:“想不到天下武学出自一家,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保留的,其实......”

    谢云将大繁经中的重点全部告诉了董仲舒,其实谢云的武功并不只有儒家的,他上的武学各种各样,而且每一种都是绝世之术。但董仲舒是武学奇才怎么会连自家的武学也弄不明白,其中定有蹊跷,只是谢云还蒙在鼓里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