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章 多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五十三章多谢

    一骑快马向长安城奔去,沿途的百姓将士无一不让其道,此时的马匹一路畅通无阻,直奔到了皇宫城门前。

    守城的将军站在城楼上指道:“来者何人?”

    马上的将士亮出手中箭牌道:“玉门关紧急军,快开城门!”

    守城将军大叫道:“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城门吱吱作响的开启了,快马连过两道城门,最后一道下了马,一路小跑向前跑去,前将士拦住了那人,然后到门口跪地拜首道:“参见皇上,外面有玉门关紧急军。”

    汉武帝连忙叫边的太监下去领来,一看大笑道:“好!好!好!”连喊了三个好字。

    百臣不解,顿时便议论了起来,汉武帝放下手中竹笺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玉门关司徒第与匈奴人的主力部队浑邪王大战,杀敌方将士三千余人,打的匈奴人向北逃窜。”

    百臣一听,连忙俯地拜首道:“恭喜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汉武帝心大好,连忙笑道:“不必多礼,且听我说来,”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向边的公公道“快叫司马迁叫过来,给我好好的记下这一笔!”

    公公躬道:“喏!”

    没过多久外走进一男子,面如冠玉,着百色官服,右手拿一尺长笔、左手托着一卷厚厚的竹简,迈着小步,向前拜首道:“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汉武帝笑道:“卿不必多礼!今叫你来,就是希望你主笔,记下这一段佳话!”

    公公一听,连忙叫上的主笔官让坐,请司马迁上坐,司马迁整装而坐,右手托笔一一记下汉武帝所说的话,散朝后,司马迁来到史官,令手下人重新拟草一分备案。

    手下的史官问道:“大史笔,这神秘人要不要写下?”

    司马迁道:“写,将他的样貌、高、穿着、一一记下,到时候我要给他写一份列传!”

    手下的史官不明的问:“这种人也要写列传!”

    司马迁坚决的道:“写,当然要写,我还要翻查一些旧案,看能不能找到关于他的一些事迹!”

    “大史笔,这个可不好找啊!”

    “再难找,也要找!”司马迁十分肯定的眼神,让手下的史官没有再说下去,谁都知道他的格,只要认定了的事,他就决不退缩!

    苍茫的草原上,是一望无垠的草地,浩瀚的天际永远覆盖着大地,一片彩云在天边画着一条完美的弧线,引来一群飞鹰,此时的草原是安静的,没有部落,没有马蹄声,就连成群结队的白羊也几乎绝迹,天快要黑了,天边依旧挂着绚烂的色彩,染红了半边天,金黄色的白桦林,依稀的出现在眼前。

    刹时!三个人影飞速的奔跑着,后面追来的是一群匈奴兵马,安静的草原上,顿时又出现了马蹄铮铮的场景,匈奴人跨着战马,手里挥舞着弯刀,嘴里“嗷嗷!”的叫着,前面的三个人浑是血,好象是从死人堆刚刚爬出来似的,脸色出奇的苍白,看不见一点血色。

    “杀了他们,把那个女人留下,给首领消遣!”马上的男子大声的喊着,每个人听到他的这一声,嘴里的“嗷嗷!”声更大了,好象有什么东西刺激了他们的大脑,让他们充满了兴奋!

    前面的三个人,正是江若惜、独一、无二,三人出了天山,就被这一群人追上了,追了他们十天十夜,除了逃跑,他们没有任何办法,他们杀了匈奴兵马上千人,可是匈奴兵马就是穷追不舍,此时的他们已经疲惫不堪,十天来颗粒没进,看来他们真的要死在这茫茫的草原之上了,曾经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几乎让他们到绝望的尽头,除了用尽最后的力气奔跑,他们再也看不清楚前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独一提起刚刀,怒不可歇的道:“这样逃下去不是办法,无二你带着江师妹先走,我来挡下他们!”

    无二亮出手中的剑道:“不行,还是让我来吧!你和江师妹先走。”

    独一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争,我带江师妹走,就算到了中原又能怎么样,最起码你还有一个家,听我的话,带着江师妹走!”

    无二却没有半分退意,坚持的道:“我宁愿战死,也不愿偷生!”

    这时在旁边的江若惜,拭去了脸上的血迹,缓缓的道:“师兄还是别争了,他们要的是我,还是我留下吧!”

    “不行!”江若惜话刚出口,就得到了两人异口同声的否决,语气中带着十分的坚决、肯定及斩丁截铁,留不得江若惜有半分反驳。

    就在三人争论时,匈奴人已经到了咫尺的距离,独一二话不说,提起刚刀上前一阵狂砍,前方的匈奴人纷纷落了地,惨状百出,匈奴人见势,冲的更猛了,铮铮战马刹时震动整个大地,大地也开始了鼓鼓风声。

    三人冲上前一阵狂杀,不一会就将匈奴人的前方部队几百人斩落马下,后方部队一个接一个向他们冲来,三人实在是体力不支,根本经不起这番冲杀,上本来就已经伤痕累累,此时更是苦不堪言,匈奴兵马没有丝毫的停滞,狠狠的向三人冲来,三人由于这些天的颗粒没进,眼前已经是一片昏天暗地,就连上被刀砍了,也抖不起一点精力来。

    “别伤了那个女人!”一个匈奴士兵向前面冲杀的战友叫道,这下大家都很听话,惟独没有伤江若惜。

    不过江若惜就算没有受伤,可她的体力告诉她,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就在三人拼尽全力时,脚下的路突然深陷,使他们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的黑洞里去了,再也看不见眼前发生了什么事

    草原上寒冷的风静悄悄的吹着,天空上是一块无际的黑幕,上面繁星点点,给黑幕增添了不少的色彩,白桦林中间亮起了一堆火光,火光不是很大,可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它显得多么的刺眼,多么的绚烂。

    独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被血染红的手还在死死的攥着刚刀,他一醒来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手里抓着刚刀,指着火堆旁边的那个黑衣男子叫道:“你是谁?”

    男子脸上没有一丝惊讶,用手中的树枝捣了捣火,缓缓的道:“他们都走了,不用紧张。”

    独一连忙环顾四周,的确见不到一个匈奴人的影子,除了地上躺着的江若惜与无二,再无其他的人,独一上前推着无二喊道:“师弟、师第..”

    无二在独一的一番叫喊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独一紧张的脸,苦笑的道:“师兄,我们是不是死了?”

    这是独一第一次听无二叫他师兄,也是第一次见无二笑,他笑起来并不自然,可独一却觉得很亲切,独一笑道:“你死了不要紧,也别拉着我啊!我们得救了,匈奴人走了。”

    无二突然脸色一变道:“那江师妹呢?她怎么样了?她是不是...”

    独一见无二如此的紧张,向江若惜躺的地方看了一眼道:“她在那,我看她很累,所以就没有叫醒她!”

    无二紧张的表安定了下来,突然无二子一震怒道:“你干什么抱着我,快放手!”

    独一被无二的三百六十度的态度给吓傻了,脸一横怒道:“你这个臭小子,看我以后怎么给你好看。”说着便将无二甩在了地上,无二也只能心里喊痛。

    无二站起来时,第一眼见到那火堆旁的男子时,内心突然涌现出一鼓无名的怒火,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他有这种感觉,不过听说他救了自己,内心的那种排斥也渐渐缓和了许多,听了那男子的一席话后,内心反而对他敬重起来,觉得他说的话都是那么的有见地,比他师傅说的更生动,独一也是这样的感觉,不过都没有把话说出来。

    独一问道:“前辈,你要去哪?”

    那男子道:“一个我不想去的地方!”

    独一接道:“既然不想去,为什么又要去呢?”

    男子苦笑道:“不是每一件事,都能自己左右,就像你们现在,连自己下一步如何走都不知道一样。”

    无二道:“那你是从中原来的吗?”

    “对!”

    无二继续问道:“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应该算是一个太平的地方,不过千万不要走江湖,因为那是一个非常黑暗的地方!”

    “为什么?”

    两个人就像小孩子一样,脑袋里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那个男子却像慈祥的老人,给他们一一讲解,直到他们两个人都睡去,那男子才悄然的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